《长眉真人专集》

第06回 巧得干莫 古篆神碑先示偈 言寻朋好 青山碧水远闻歌

作者:还珠楼主

  任寿看完,才知双剑通灵变化,威力绝大,端的危机一发。方才只稍冒失,未将剑

匣寻到,先去取剑,便是凶多吉少。不由惊喜交集。碑文看完,便自隐去,也未写出古

仙人的名讳。惟恐符诀又隐,忙即用心默记。记熟之后,想起太清仙法并未学过,单记

符诀仍是不行,金霞一闪,朱文忽隐。这等旷世仙缘,自然不舍抛弃,太清仙法偏又不

会,好生为难。后觉为时已久,双剑已在时发奇光,伸缩不停,看神气似要离峰挣起。

剑如自行归匣,立成泡影,甚或为剑所伤,都在意中。

  万分情急之下,忽想起师父所传气功。虽说是道家扎根基的要诀,未说太清仙法,

但是灵效甚多。起初无暇练习,还不知它妙用。后来连用它治愈两次大病,信仰越深。

近三年来日夜用功,不特耳目聪明,体力也比前强盛得多。这次中毒奇重,本来万无生

理,照郑隐说,就是事前仗着闻了灵葯异香,吃了一点蜂蜜,即便治愈,人也成了痴呆,

再说也不会好得那么快。每一谈起,便觉奇怪。前半月因气太弱,听了郑隐的话,不敢

运用。日前不耐病卧,郑隐又是一去不归,试一用功,共总两三天的工夫,便能下床行

动。今早更觉真气已然凝炼,可以随意运功。碑上所说真气,不知是否相同。时机难再,

稍纵即逝,好容易有此旷世难逢的良机,失之交臂,岂不可惜?此是修道人深山降魔防

身的神物利器。人家为求一口好剑,都难于登夭;我在一日之间连得两口,并还有两件

法宝可得。立志修道,管什艰难危险?心念一转,更不再计安危,忙把真气凝炼,如法

施为。初意未必有效,许还受伤,因为向道心坚,竟把死生祸福置之度外。譬如以前所

习就是太清仙法,冒险下手。谁知仙缘遇合,早已注定。前遇悸散子,正是一位前辈地

仙,所传坐功,也正是大清仙法的基本功夫。近三年来,再一用功,无形中功力大进。

虽还未识微妙,仗着资禀纯厚,定力坚强,明明危机瞬息,一发千钧,稍微失闪,便不

免于身首异处,竟能处之泰然,即此定力信心,已立不败之地。

  任寿准备停当,做梦也没想到,事情那么容易。刚把诀印一扬,先是碑上一片红光,

微微一闪,那碑立时由大而小,化为玉圭,迎面飞来。剑匣也双双飞起,随在圭后,作

品字形,似要往两旁斜飞过去,又被那圭吸住神气,飞并不快。任寿始终气定神闲,目

光贯注前面。一见神碑化为七寸来长一柄玉圭,霞光隐隐,迎面飞来,更不怠慢,左手

法诀一扬,右手一招,先把玉圭接在手内。百忙中看出圭上似有一种牵引之力,将剑匣

吸住,猛触灵机。圭接到手,先不藏起,试将那圭朝左边剑匣一指,圭上忽有一道其亮

如电的红光飞出,将匣裹住,耳听身后龙吟之声,也未回顾,忙又掉头,移向右面,另

一剑匣也被红光裹住。心中大喜,相隔又近,往前一探身,刚用右手把双匣接住,猛觉

身后奇亮。回顾紫、青双剑,光芒大盛,暴长了好几倍,正在向外挣扎,伸缩不停,精

芒电射,耀眼慾花,知道剑将还匣,时机已迫,忙用收法朝前一指,刚将匣口朝外,紫、

青双剑忽似惊虹电射,连挣两挣,离峰而起,对准自己飞来。

  任寿看出玉圭妙用,行法时双手倒换,本是极快。一见飞剑来势纯熟,试用玉圭朝

前一指,红光二次飞起,双剑竟被挡住。经此一来,看出宝光竟能随意伸缩,越发心定。

便用宝光指住双剑,任其缓缓飞来,手中剑匣往上一抬。方觉冷气逼人,毛发皆立,玱

玱两声,宝光敛处,剑已入匣。试用手握剑柄,往外微拔,地的一声龙吟,那青索剑宛

如一道碧电,出匣尺许。拔将出来再看,和常剑差不许多,只是形制奇古,宝光强烈。

微一舞动,剑上芒尾立似灵蛇吐信,闪烁不停,最长时光芒竟达丈许以上。紫剑也是如

此。双剑一柄头作龙形,前有长鼻;一柄上盘青蛇,纠结如绳。试了几次,收发均无异

状,并能由心运用,全如人意,后又试出握在手里当兵器,也能一样运用。

  方自狂喜,忽然想起:“此次好些遇合,全由郑隐而来,当初又曾约定,无论是何

法宝飞剑,俱都平分。恰好全是双的,再妙没有,只不知他人在何处?如往卧眉峰寻那

神僧,为何至今不见回转?且喜法宝飞剑巧得到手,何不赶往寻他,大家高兴?也显得

弟兄义气。”心念才动,便听壁中风雷又起,四壁摇摇,似要崩塌神气。如换旁人,必

以为还有什么奇遇,决不甘心就退。任寿却是知足,虽听风雷之声与前闻相似,不特未

生贪念,反觉得意不可再留。又忙着去寻郑隐,便一手拿了翠峰,当时便退了出来。刚

出内洞,猛觉身后霞光连闪,似有一股极大力量由后涌来,再也立足不住,未容回顾,

便被逼出外洞,忙往洞侧山径跑去。刚到上面,便听一片隆隆之声响过,紧跟着山崩地

裂,一声大震。俯视身后,原洞已然合拢。不禁吃了一惊,暗幸方才未存贪念,否则岂

不封闭在内,活活闷死?由此多了一层见识,觉着凡事命定,不可强求。该为我有,他

人绝夺不去。否则,用尽心机,也是无用。

  任寿只顾忙着寻找郑隐,也忘了回转郑家。路上虽曾想起,由早起进洞,时已申酉

之交,历时已久。并且当地乃去卧眉峰必由之路,方才洞中雷鸣电舞,那等猛烈的威势,

郑隐如回,不会不知。再要听说是去寻他,定必跟踪来寻。一想不错,依旧前行。因服

灵葯,也忘了饥渴,只觉身轻体健,心神爽快,并未留意,一路飞步前行。走了一段,

觉着腹中疼痛,寻一僻处大解,下了许多污秽之物。起来再走,步履越发轻快,渐渐觉

出稍微用力一纵,便是好几丈远近。以前虽也能够纵过,却没这样容易。试再加远,也

是轻轻一跃,毫不费力,便已飞过。料知葯性发动,只大半日的工夫,便平空加了好些

本领,越发高兴。任寿本就心急,便飞一般往前驰去。一路蹿山过涧,纵跃攀援,端的

捷逾猿乌,其行如飞。

  正走在高兴头上,遥望前面,有一峰矗立,岚光如带,白云缭绕,横亘山腰,上面

嘉木葱宠,形势十分灵秀。细查附近景物,知道卧眉峰已将到达。便照郑家老仆所说,

往峰下赶去,快要到达,忽见大溪前横。因值日前大雨之后,山洪暴发,远近山水由此

汇流,往老河口流去,所经正是溪面最宽之处,两岸相隔竟达十余丈。任寿此时如在平

地,并非不能纵过。只因初试身手,始终不知自己能纵多远;又见溪流太猛,奔腾澎湃,

声若雷轰,看去声势惊人,拿不准能否纵过,惟恐万一落在水中,好些不便。只得沿着

溪流,往上走去。满拟上流河面较窄,谁知溪水环山而流,地势渐高,水面虽然较窄,

两边危岸相隔只有更阔,越发不敢飞渡。

  因闻郑隐就在峰腰一带寻人,一面沿岸急走,一面留神,往对面查看。见空山寂寂,

四无人踪,时见麋鹿游行,白鹤冲霄,飞鸣翔集。对岸洞壑玲珑,花树繁茂。侧面崖壁

上又挂着两条瀑布,玉龙夭矫,飞舞而下,直坠溪中。俯视下面,水烟溟蒙中,飞溅起

千重玉雪,亿万银花,越显景物清丽,仙景无殊,瀑布发源之处,已到尽头,峭壁排空,

削立百丈,上面苔滑如油,又肥又厚。细查形势,简直无路可上。方悔走错了路,想要

回身,猛听见对崖唱歌之声,宛如龙吟,与附近泉响松涛互相应和,合成一部极雄浑美

妙的音乐,听去十分娱耳。暗忖:“空山之中,竟有这等豪情高致的人,歌声又是那么

雄浑苍凉,必非庸流。”

  他抬头一看,对岸大片松林中,似有一人,口发狂歌,手舞足蹈,正在边唱边走。

再一细看,那人竟是一个矮胖和尚,赤着双脚,身穿一件破旧僧衣,又长又大,身后拖

有一两尺长,走起路来连跳带舞,疯疯癫癫,神态十分滑稽。猛想起郑隐所寻神僧,正

是一个疯和尚。所发歌声,宛如黄钟大吕,响振林樾,隔老远便觉震耳,好些奇怪。莫

非便是此人?又见疯和尚似要绕林走去,连喊:“神僧老禅师留步,容弟子过来拜见。”

均无回音。眼看和尚快要走往松林深处,心正发急,猛一眼瞥见两岸上下相隔虽有三四

十丈,中心壑底长年受那激流冲刷,越淘越深,又是石质,上面水宽,壑底溪流最窄处

才只丈余,并且两岸均有斜坡。形势虽陡,凭着当日途中经历,决能随意上下,暗笑自

己:“真蠢,上面虽宽,由下面走,越过溪水,再上对岸,不是一样?空自发急,有什

用处?”

  念头一转,立就斜坡急驶而下,越过溪水,再往对崖飞驰,赶进松林。遥望前面,

疯和尚正往松林尽头崖壁后转去,因为僧衣长大,拖泥带水,行动似颇迟缓,歌声也刚

住不久。知能追上,忙即赶去。及至转过崖去一看,倏地眼前一花,神僧不知何往,面

前却现出一片奇景。原来崖那面也是一道溪流,春波溶溶,清可见底,水流却不甚急,

涨将齐岸。来路这面,沿溪尽是垂杨高柳,对岸满是桃花,比起初来桃花坡所见还要繁

艳。桃林深处,现出一幢精舍,四外繁花环绕,灿若云锦。门前空出一片草地,浅草成

茵,整齐如剪。桃林旁边,放着几件坐具,如琴几。玉墩、棋桌之类,多是羊脂白玉所

制。景物清丽,从来少见,料是山中高士所居。

  疯和尚又到此不见,决计过溪寻那人家一问。溪不甚宽,本可跃过。因觉当地主人

不是庸流,冒昧登门,又是纵将过去,有失敬意,并还近于卖弄。遥望溪水,蜿蜒如带,

上流头似有朱栏横跨水上,忙即赶去。到后一看,果是一桥,红栏低亚,十分华美。一

头垂柳耗耗,低浮水面;一头通着大片桃林。前见房舍,早被花树挡住,这时重又出现。

桥对面并有一条用五色石子砌成的花径,宽约丈许,两旁种满草花,五色缤纷,甚是整

齐好看,似与林中精舍相连。略一端详,走过桥去。正顺花林前行,忽见林中飞起一道

银光,宛如长虹贯日,破空直上,映着黄昏前的日华,比电还亮。刚到空中,好似发现

生人登门,重又掉转,朝自己头上飞来。快要临近,在离地十余丈处略一盘旋,忽又升

空,往东南方飞去,隐闻光中有人笑语之声。

  经此一来,越料当地乃仙人所居,更生敬意。暗忖:“这里既是仙人宫室,当不只

飞去这一位,内中必还有人留守。”忙把衣冠一整,正待前走,忽见前面花径上走来一

个肩挑花锄的垂髫少女,前头锄柄上挑着一个平底花篮,中有几枝桃花,花朵特大,隐

闻异香,花也疏落落的,比起沿途所见桃花不同。看神气好似采花走过,忽见来了生人,

面现惊疑之容。任寿并不因为对方年幼而存轻视,见其立定,朝着自己上下打量,忙即

躬身为礼,笑问道:“仙姑,此是何处?哪位仙长居此?可容尘凡下士登门拜见么?”

任寿出身世家,人又谦和,先见疯和尚和当地灵景,本疑隐有仙人,又见方才那么强烈

的剑光,越发认定当地所居定是神仙中人,心有成见,辞色分外恭谨。

  少女先颇惊奇,及见对方言动谦恭,尊之为仙,由不得笑了起来。任寿见她闻言也

不回答,只管憨笑,方觉此女生得十分娟秀灵慧,怎的问话不答,一味憨笑?忽听桃林

深处另一少女娇呼:“二妹,怎还不来,和谁说话?难道这里还有外人来么?”少女闻

声回答:“姊姊快来,你看这人是怎么来的?”随见又一垂髫少女由花林中走出,见了

任寿,也是面带惊疑之容。前女笑道:“大姑刚走,此人想已早到,无论如何,也必看

见。就说他能穿入禁地,大姑怎会置之不问,各自飞走?莫非又是那位老人家引来的不

成?”后一少女年似较长,自一见面,便紧盯任寿腰间所佩双剑和手中法宝,闻言也未

回答。

  任寿来时,原将双剑挂向腰间,玉圭藏向胸前。只那翠峰高约七寸,约有两寸来粗,

无处存放,始终拿在手上。本意山中无人,疯和尚又与郑隐交厚,无关紧要。及见二女

注视,想起前听郑隐说,这类前古至宝,在未拜见师父传授用法以前,便得到手,也须

小心保藏,不可炫弄,以防宝光剑气上冲霄汉,被外人发现,引起劫夺。二女如此注视,

必有原因。同时又想起方才那道剑光,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巧得干莫 古篆神碑先示偈 言寻朋好 青山碧水远闻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眉真人专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