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真人专集》

第07回 对枰试藏珍 紫电青霜森剑气 深宵寻异境 清溪明月艳桃花

作者:还珠楼主

  任寿闻言,知要行法,忙即留神查看。见疯和尚拉了自己,仍是并肩同行,开头并

未觉异,人也不曾飞起,依旧步行。走不一会,才看出双方虽是从容缓步,但那迎面来

的峰峦林树,开头看去相隔颇远,不知怎的,一晃便到了面前。再往两侧一看,道旁山

石林泉,真似急流奔腾,飞马一般由两旁倒退下去,快得出奇。心正奇怪,忽听疯和尚

笑说:“到了,各自去吧。”任寿闻言,惊望前面,就这回身转盼,晃眼之间,人已行

抵郑家园林之外。

  任寿再往林中一看,前面两株桃花树下,有一石制方桌,两旁石鼓,对坐着郑隐和

一个妙龄女子。女子生得长身玉立,美艳如仙,正与郑隐相对下棋。旁边放着几件茗碗

零食。女的固是极美,男的也是长眉星目,面如冠玉,衣冠华丽,丰神挺秀。这时斜阳

已快沉西,落日回光照在这两株桃花树上,人面花光,相对流辉,端的一双壁人,并世

无双。暗忖:“此时此地,本就画图无殊,哪里再找这一双神仙美眷去?此女定是申三

姑无疑。看二弟神情,对于此女,似有情爱。闻说神仙夫妻同修的颇多,不知此举于修

为上有无妨害,如能夫妻同修,岂非佳话?”正代郑隐喜幸,恐进去打岔,妨碍二人清

谈,意慾退回,回顾疯僧已不知何往。

  任寿正寻思间,微闻少女低语道:“林外有人,许是你那位好友回来了吧?”跟着,

便听郑隐高呼大哥。知被发现,只得迎上前去。郑隐见任寿腰挂双剑,惊喜问道:“先

听老禅师说,大哥已将翠屏峰藏珍得到,高兴已极。因他老人家滑稽玩世,说话疯疯癫

癫,又像真,又像假,不曾明言,再问便被骂了几句。虽知大哥才是神物之主,因为希

望太切,归后发现上下两洞均已封闭,先还拿不准。谁知果然成功,并还将紫芝兰长春

仙草千三百年才结一次的兰实服去。仙师前年所说,竟应在大哥身上,最奇的是,小弟

对于洞中灵葯藏珍,本来略知底细,只因此草乃九天仙府灵葯仙葩,禀两间清灵之气而

生,品最高洁,不沾丝毫泥土尘污,又无种子,只在结实之后由花茎上喷出一股香气,

形如青烟,其香无比,当时若无人收下,便随风飘扬,越飞越高,终被罡风吹化。偶然

遇到别的灵葯仙草神木之类将其吸住,才得保全,由此寄生其上,始能成长。开花结实,

均有定期,必须整整一千三百七十二年,分毫不差。但是仙果成熟后,一离花茎,灵气

便消去十之八九,所剩几片兰叶形的仙草,虽是道家炼丹珍品,也须七日之内连根拔下,

放人工瓶,先用灵泉滋养,另用仙法禁护,才能勉强存活一二年;否则不久枯萎,灵效

全无。小弟一来不知此草生根年月,上次采紫芝朱果时,丝毫看不出它有结实之意,自

料福薄命浅。幸蒙大哥福庇,服了一枚朱果,已是万幸,如何再作非分之想?想起大哥

那日心存客气,致误良机,将朱果失去一枚,心正难过,谁知大器晚成,奇福在后,居

然有此旷世仙缘。小弟从前年起,曾用无数心机,日夜留意,均无所获。大哥却是水到

渠成,不期而遇。可见神物有主,不是福缘浅薄的人所能妄想呢。”

  任寿见郑隐本和女仙对弈,自一见面,目光便注双剑之上,眉飞色舞,说个不完。

惟恐女仙怪其简慢,忙笑答道:“这位可是申仙姑么?贤弟怎的心粗,只顾高兴说笑,

也忘了向我引见?”少女已早随同起立,站在一旁,望着二人,微笑不语,闻言接口笑

道:“妹子申无垢,任兄怎知贱姓?”任寿未及答话,郑隐已先开口道:“我真荒唐,

只顾代大哥欢喜,忘了为双方引见。姊姊不要见怪。”随请归座。又由左近搬来石鼓,

三人同坐叙谈。任寿恐郑隐不肯多取,当着外人不便争论,先未提议分宝之事,谁知郑

隐早听疯和尚暗示,藏珍已被任寿得去,知其决不独占。便申无垢也听人说过诸宝来历

妙用和得主的来历,只不知二人曾有成约。等送郑隐回家以前,才听说起任寿为人如何

正直长厚,法宝到手,定必分赠等语。虽代郑隐欢喜,但因以前所闻洞中藏珍灵葯另有

主人,尚还未到,照所闻口气,决与郑隐无关,还不甚信,及至同了来,见壁洞封闭,

任寿未归,便借下棋等候,想要见识紫、青双剑、灵峰玉圭,以及宝主人是何因缘有此

奇福巧遇,故此未走。

  任寿听出郑、申二人早知此事,又正索观,便将玉圭、仙剑都取出来,一面诉说前

事,一面分别如法施为。因那双剑罡煞之气大重,先前几乎闯祸伤人,虽蒙异人暗中指

教,并知以前所习便是大清仙法,用以炼剑,不久便能如意施为,不必忙此一时。便把

青紫剑拔出半截,诉说它的威力。不料无垢见那双剑形制古雅,才一出匣,眼前霍地一

亮,碧电也似,寒光逼人,耀眼慾花。又见任寿诚厚义气,果如郑隐所言。心想:“紫

郢好似分与郑隐,不知比这青索如何?”一时关心,无意之间随手拿起,刚一拔剑,任

寿正在说话,见无垢将剑拿在手内,本来想拦,因素不善和妇女相处,又想对方已是神

仙一流,法力虽未见过,听她侄女所说郑隐被困情形和自己受迫试剑经过,两个未成年

的女儿已有那么高法力,想必无害。况且对方既早得知藏珍来历,此剑威力妙用,当所

深悉。不好意思拦阻,仍不放心。方笑说道:“申仙子,此剑威力太大,恐把附近花木

毁损可惜,不要全拔出来吧?”

  话未说完,只听锵的一声龙吟,一道比电还亮的紫光已离匣而起。无垢万不料此剑

如此威猛,手才按住剑柄,便自离匣而出,力大异常,虎口先被震破,鲜血直流。郑隐

在旁,见状大惊,急呼:“大哥,快些收剑。”口中说话,瞥见紫光电闪,尚有数寸未

全脱出。心上人一手紧握剑匣,一手正以全力强按剑柄,不令离匣飞出,偏又无此神力,

人已急得花容惨变,手都发抖。那只粉滴酥搓的右手,又被剑柄震破,鲜血直流。当时

心疼万分,更不再计利害安危,情急无计,抢纵前去,双手齐施,连剑带匣,劈手夺过,

口中急喊:“姊姊还不快丢!”说时早把剑夺过,觉着胸前微微一凉,那剑震动之力,

强大异常,料知把握不住,连念头也未容转,耳听心上人在旁急喊,也未听真,早连剑

带匣,朝侧面猛甩出去。同时耳听任寿惊呼二弟,底下话未出口,一片红光,已迎面飞

来。紧跟着锵的一声,紫郢仙剑已化为一条紫虹,离匣飞起。剑光刚一暴长,那股红光

也由身旁飞迎上去,将剑光裹住。回首一看,原来任寿满脸惊惶,手持一片玉圭,由圭

尖上射出一股红光,先将剑光裹住。然后抢上前去,把剑匣拾起,插向腰间。再掐灵诀

回收,手扬处,紫光忽然缩小,往匣中投去,锵的一声微响,便自合拢。这原是瞬息间

事。

  原来任寿正向申无垢示意之际,猛瞥见紫虹电耀,但未出匣,又值试演青索,走离

桌前两三丈,正和郑隐笑说前事,一时疏神,以为无垢想窥全豹,稍微担心,剑未完全

出匣,不愿大惊小怪,贻笑大方,没有十分在意,也未看出无垢手被震破。及听男女二

人相继惊呼,郑隐急呼得一声大哥,忽回身纵去。任寿转脸一看,不禁大惊,知道仙剑

厉害,休说上身,稍微扫着一点芒尾,或被剑光罩住,也不死必伤,万无幸免。危机一

发之间,无法拦阻。百忙中又瞥见郑隐为救无垢,双手夺剑,越料凶多吉少。不顾说话,

慌不迭先将玉圭宝光发出,想将剑光裹住,再作计较。想起前收剑时的危险,心正惶急,

不料这次双剑未同飞起,威力要差得多。对方只是无心观玩,又无敌意。那剑只因外人

动手,生出反应,并无伤人之念,又沾了一点人血,居然一收就回,毫未费事。

  任寿剑收到手,惊魂略定,方觉侥幸。回头一看,郑隐差不多成了一个血人,自肩

臂以下,直齐腹部,鲜血直流。所穿内外衣,也随伤处粉碎了一大片。人已倒在无垢怀

中,痛晕过去。无垢右手也是鲜血淋漓,左手扶抱着郑隐,高呼:“任兄快来!你二弟

为我一时无知,误拔仙剑,恐我受伤,情急心慌,将剑夺去。当时我正强按剑柄,想等

任兄助我收剑,不知怎的,心中一慌,没顾得喊大哥,剑柄一松,我和他恐都凶多吉少。

只要勉强支持一两句话的工夫,就我不喊,任兄也必赶到,决可无事。没料他会如此莽

撞,又是神力,冷不防将剑夺去,掷向一旁。我虽免去危险,他却被那剑光在胸前稍微

扫了一下。总算命不该绝,否则,就不全身粉碎,也必腰斩两段。此时血流大多,幸而

日前服过一枚朱果,此是寄生千年紫芝之上,比寻常果树所结灵效更大。大体虽然无碍,

疼痛却是难当。尤其胸前这一片皮肉,几被剑光全数削去,最薄之处,已快透穿脏腑。

寻常伤葯,至多将血止住,每日行动饮食,仍是奇痛难忍。生肌复原,不留痕迹,决办

不到。寒家颇有几种灵葯,今日又蒙疯老前辈赠了两丸大小还丹,可惜不在身旁。我意

慾将他接往寒家调养,但恐高空风大,适见玉圭尚可防护,拟请借我一用。并烦转告他

家,无须惊疑。任兄日前也请光临,同作小饮,赏花长谈如何?此剑在未拜师得到传授

以前,决不能应用,仍请任兄一同保管为是。”

  任寿看出无垢扶抱郑隐,满脸优惶之容,好似关心已极。郑隐斜倚无垢怀内,本来

满脸痛苦之容,双目紧闭。等无垢说到未两句上,目光微启,口角上似有一丝笑容。任

寿忽然醒悟,知道双方天生佳偶,经此数日患难,已种情根。郑隐当日为救心上人,这

一冒着奇险,身受重伤,越把芳心感动。又非世俗儿女,无所用其嫌疑,刚把人送回来,

又要接往家中调养。男的更是看出心上人对他一往情深,尽心照拂,不避嫌疑,喜出望

外,竟连所负重伤奇痛全部忘却。任寿心想:“假如师父不禁婚嫁,仙人如有夫妻似此

如花美眷,我便费尽心力,也必设法使其成就。”心中寻思,接口笑答:“二弟豪侠尚

义,对友情热。我和他萍水相逢,一见投缘,便成生死骨肉之交。藏珍本来因他而得,

不意灵峰被人借去,不知何年始得珠还。原想将此宝连紫郢剑一齐分他,小弟只取青索

一剑防身已足。既这等说,玉圭请仙姊拿去,双剑暂由小弟保藏,日内专程拜访。等他

伤好,再传收发运用之法便了。”

  无垢接过玉圭,喜道:“人生最难得者知己。我看贤昆仲虽是异姓骨肉,这等义气,

实在少有。我还有好些话要对任兄说。三日之后,他伤必愈,也许复原如初都不一定。

第四日正值中弦月上,卧眉峰天气一向晴美,仙桃也必成熟,务请任兄早日光临,同作

平原十日之聚,共商日后彼此修为如何?”任寿见郑隐伤势惨重,虽知仙人灵葯医治,

不致危险,良友关心,终是忧惶。一听无垢说得这样把稳,心情略放。再看郑隐,正朝

自己偷使眼色。无垢也似有些明白,面方微红,郑隐忽然微呻。任寿忙凑近前,正要慰

问,郑隐仰面朝无垢看了一眼,忽似有什警觉,面带惊惶,想要挣起。不料伤势太重,

血未全止,稍一用力,疼痛难忍,当时冷汗交流,忍不住“嗳”了一声。

  无垢意似优急,一面将他抱住,微嗔道:“你此时伤势甚重,非由我护送回去,灵

葯调养,不能复原。否则,你那伤葯多好,愈后纵不残废,也是半身伤痕,多么难看?

我已和任兄说好,你我均非世俗男女,事贵从权。你那心意,我也知道,不必作态,我

要走了。”郑隐闻言,面上一红,强笑说道:“姊姊待我恩重如山,我也无话可说,恭

敬不如从命。方才我陪姊姊在此下棋,不愿下人在旁惹厌,已全遣开。有劳大哥转告他

们,无须说我受伤,只说要随申仙姑前往访友,有个把月的耽搁。”任、申二人见他说

时声都疼得发抖,俱都心酸,不等说完,同声劝阻,不令开口。无垢随请任寿传了用法,

将玉圭一扬,发出一片红光,将人护住。匆匆说道:“他伤太重,不能久延,只好暂时

告别。三日之后,务请任兄光临,妹子定当扫榻恭候。”说罢,取出一道灵符,手掐法

诀,往外一扬,立有一片白光拥了男女二人,一同飞起,破空而去。

  刚走不久,书僮胡良便自寻来。任寿知他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回 对枰试藏珍 紫电青霜森剑气 深宵寻异境 清溪明月艳桃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眉真人专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