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真人专集》

第08回 涤垢浴清波 奇艳当前萦绮念 飞花呈丽景 香光如海起仙音

作者:还珠楼主

  郑隐见有人来,忙把衣服放下。口虽喜诺,觉着衣全破碎,污秽不堪,主人家无男

丁,无法借换。终日病卧榻上,盖着锦被,还不觉得;似此衣履破碎,伤疤累累,前胸

破了一大片,不能遮掩,如何出去见人?不去自是不舍。明知无衣可换,说也无用。正

在为难,忽见秋雁捧了一身新衣赶进,笑道:“大姊怎的性急?也不想想,郑叔病卧数

日,这个样儿,如何能去?”随对郑隐道:“此是三姑前日见你衣履破碎,恐愈后无法

更换,特令我姊妹赶做了一身。快随我们去往桃林西边红霞溪中自行洗沐,将衣换好。

另外一块灵葯,乃疯老前辈所赐,命你洗前将伤疤擦满,待有半盏茶时,再入水洗,包

你复原,不留半点痕迹。我家也有这类灵葯,但是好得没有它快。听疯老前辈口气,对

你十分关心。性又好酒,照例不醉不走,为时尚早。三姑最恨人脏,越干净越好。不要

心急。”郑隐闻言,喜出望外,连声称谢。偷觑二女,仿佛以目示意,急于更衣洗沐,

也未留意。

  郑隐随着二女由桃林中穿过,到一小溪前面,二女指了途向,各自走去。郑隐见清

溪如带,并不甚宽,当地正当溪中部最宽之处。两丈多高一座孤峰,云骨撑空,由水中

平地拔起,形势十分陡峭。上面好些大小洞穴,大者如拳,小者如足。无数清泉细流,

由这些孔窍中喷射而出,玉溅珠喷,夹着漾漾水烟,往下飞洒。溪中水色碧清,深只四

五尺,水底平沙如雪。只峰脚下略长着几丛水藻,翠带飘飘,随波摇曳。泉鸣潺潺,声

并不洪,与清风击石之声合为幽籁,自协宫商,甚是娱耳。峰上下碧苔肥润,一色鲜明,

杂以各种红色细花,已极鲜艳。峰旁更有一座小亭,兀立水上,碧瓦朱栏,大仅方丈,

另有小桥与之通连。亭中设着一个白玉短榻和一个珊瑚衣架,上挂一幅轻绢,知是主人

沐浴之所。妙在四外桃花,当中一片清泉,那峰好似一根碧玉簪倒插水内。两头清溪映

带,花光倒影,景色幽艳,水中再加上这样一座华美清洁的小亭。再一想起女主人花晨

月夕,清泉沐浴情景,心神先已陶醉。

  郑隐四顾无人,忙在岸上把旧衣全数脱下,裹成一团,弃向桃花树下。敷好灵葯,

待了一会。见那小亭地面明如晶玉,清光鉴人。恐有遗垢,遭心上人不快,先就溪边洗

净双足,捧了新衣鞋袜,赤脚先往亭内,望着架上所悬轻绢出神,疑此是心上人平日清

泉浴罢,拂拭凝脂之用。意慾先行把玩,还未近前,心头先自怦怦跳动。刚伸手要拿,

偶一低头,猛想起对方乃神仙中人,那位神僧遇事前知,如何可以生出遇想?再说这等

天人,理应香花供养,永为臣仆,也不应有此亵渎之念。忙把心神强行镇静,想要摒去

杂念。无如积想成痴,相思刻骨,又当无人之际,处在这等美妙景地,微一闭眼,便觉

心上人的婷婷情影和沐浴时的秀发披肩,柔肌如雪,活色生香情景,如在目前,满腔深

情热爱,老是按捺不下。由不得凑近前去,朝那随风披拂的粉色轻纳亲了一下。猛觉脸

烧身热,百脉慾沸。忽听疯和尚笑语远远随风吹到,不禁大惊,忙往水中纵下。吃清泉

一浸,心身自然清凉了些。暗骂:“我真该死!神僧和她现正等我同饮,如何在此胡思

乱想?心上人未必知我此时心意。长幼三人全是少女,也不会被她看见,神僧却瞒不过,

定被知道,如何是好?”心中惶急,先就水中跪下祝告,求其原恕。并说痴爱无垢,并

无邪念,望乞神僧恩怜,只求结为神仙眷属,同在一起修炼,于愿已足。

  祝罢起立,既忙着走,恐洗不干净;又无浴中,不敢再动那块轻绢。只得回往树下,

把旧衣撕下一大片,当作浴中,匆匆洗完。又去瀑布下面冲洗了一阵,觉得舒畅非常。

再看身上伤疤,已成了大片黑皮,微微发痒。顺手一揭,全撕下来,依然细皮白肉,和

未受伤一样,大为高兴。忙去亭内拭于水痕,将发理好,穿上衣履。重又向空拜谢,祝

告神僧,请求默佑。快要起身,目光又扫到那幅轻绢之上,勾起前念,心又一荡。暗忖:

“心上人乃天上神仙,此后能得常共往还,已是万幸,非分之想,决难梦见,想要一亲

玉肌,此生未必有望。这幅轻绢,曾经拂拭心上人全身,似此奇缘,难得遇到。反正不

作非分之想,趁此无人,稍微把玩,再亲它一下,略解相思之苦。便神僧知道,不过笑

我情痴,当不至于有什变故。”念头一转,忙赶近前,打算亲了就走。及至二次拿在手

里一看,不禁失望。

  原来那绢竟是新的,从未用过。方才因是初经奇丽,心荡神移,断定玉人所用。不

曾想到对方虽非尘俗中人,人品何等高华,如何肯把兰汤拭体之物公诸外客?匆匆亲了

一下,正在心情陶醉得趣之际,天人交战,猛又警觉,强制情慾,匆匆人水。不特未暇

细看,也未敢去取用,不料竟是新的。早知主人备作客用,也不致用那旧衣洗浴。暗骂

自己糊涂。既一想:“这块浴中不用也好,只要神僧怜我情痴,不为叫破,心上人必当

我误认御用之物,不敢妄动,背后如此,为人可知。”想到这里,一看亭中,尚有几个

脚印水迹,忙取破衣拧干擦净,方始起身。

  郑隐照着二女所说,赶到一看,席设桃花深处。心上人玉容微酡,似含薄醉,吃四

围花光一映,更增娇艳,低头不语,若有所思。灵鹃、秋雁正在分食一枚仙桃,操刀慾

切。对面坐着疯和尚,似已大醉,靠着树干,沉睡方甜,相隔约有三四丈。秋雁忽然回

顾,娇呼:“三姑,郑叔来了。”无垢竟如未闻。直到郑隐走到席前,想要拜谢,无垢

方始微笑拦阻,请同就座。郑隐悄问:“姊姊,神僧怎会吃醉?我还未及谢恩,请其赐

教呢。”无垢摇手,还未及答,忽听疯和尚梦中喃喃说道:“今天奇怪,我酒还未吃,

心先醉了。照此量小,以后如何是好?”底下语声便已含糊,只听出几句似偈非偈的醉

话。大意是说:良缘止此,情贵专一,人定胜天,不可自误。底下又听不真。一问无垢

所说何语,更连一句也未听出。暗忖:“听神僧口气,分明良缘前定。休说与这等天人

结为夫妇,便得一亲玉肌,百死何恨,怎会情爱不专?”心疑神僧暗示玄机,心中狂喜。

忙在心中默祝:“只求神僧大发慈悲,我与无垢姊姊果是夙缘,从此努力同修,万劫不

二。”果然心刚念完,疯和尚又在醉梦中说道:“祸福无门,惟人自招。只一失足,形

神皆灭。一劫都难,哪有来世?”郑隐越料语有深意。自知心志强毅,女的心性又极高

洁。我固不会变心易节,她也不致为我误了仙业。神僧必是恐我道心不坚,意在警惕。

当时也未在意。

  无垢心中有事,始终没听出所说何语。知其平日就是这样疯疯癫癫,好些话方才已

作长谈,便未理会。悄问:“隐弟,你想什么?给你留了半枚仙桃。稍进饮食,也该走

了。”郑隐先还借别。无垢笑道:“不必如此,听神僧说,你那好友任寿,已将藏珍得

到,现正想你。快些吃完,由我送你回去,行路较快,就便也可使我见识藏珍威力。”

郑隐一听无垢还要亲送,可知方才误会,已全冰释,情非泛泛,由此决可时常往还,不

禁狂喜。同时无垢已将仙桃推过。郑隐见那仙桃装在一个玉盘之内,好似无垢已然吃过,

只有一半在内。桌上除主人自酿的仙桃酒外,酒菜无多,精洁异常。笑道:“桃大如爪,

又是仙种,有此半桃,想也饱了。”无垢笑说:“山居无什兼味,隐弟不妨多吃一些。”

郑隐答道:“我还想向神僧求道,不知可否惊动?”无垢未答。疯和尚忽然惊醒,怒骂

道:“没出息的东西,你怕我跟去惹厌么?请还请不到呢。”说罢,奋身而起,一路叫

骂,拖着两片破草鞋,穿林而去。郑隐误以为真,急喊:“神僧请回,弟子岂敢无礼。”

一面飞步追去。疯和尚头也未回,看去走并不快,偏是追赶不上,接连几闪,便没了影

子。

  郑隐还待四下搜寻,连声求恕,忽见二女追来,说:“三姑请你回去,吃完好走。

疯老前辈向来如此,你追他不上,快回去吧。”郑隐无奈,只得同回。无垢见他面带愁

容,笑道:“我看你和他交情甚厚,怎会不知他的脾气?当初如何相识?”郑隐便把结

识疯和尚经过说了。无垢笑道:“这就莫怪了。此老最重恩怨,我看他对你甚好,决不

至于得罪。只管放心,吃完走吧。”郑隐见心上人殷勤劝饮,笑语生春,不忍坚拒。前

事似早无干,心更高兴,吃完起身。无垢令其并肩而立,取出一道灵符,朝空一展,便

有一片银光拥了二人,同时飞起。

  二人到后一看,才知任寿早起,往卧眉峰未归。书僮胡良,本经二女送回,因在途

中发生一事,刚到不久,见主人归来,忙即上前拜见。郑隐令往翠屏峰探看任寿在未。

胡良答说:“主人受伤第二日,我被申仙姑带到里面,在门外看了一眼,当日由二位姑

娘送到翠屏峰后谷,便行分手。我正要翻山回来,遇一怪老太婆,唤往她的洞内,住了

两日,赐一隐身灵符和两粒丹葯,吃后可以七日不饥。令在峰旁小洞中等,如见有人私

人主人所去洞内,立将灵符展动。守到昨夜,果见两妖人去往洞内,忙照所说将符展动。

老太婆忽然飞来,跟着便将妖人引走。今早见任大爷由当地经过,忽然折转,走往洞内。

两妖人也去而复回。老太婆也赶了来,随听洞中风雷之声,命我速回。午后往看,崖洞

已成了一片整的。”

  郑隐不信,同了无垢赶往一看,果是一片整崖,只得回转。郑隐还想赶回卧眉峰去,

无垢断定任寿必回,令在当地等候。郑隐见无垢肯留,甚是心喜,便将下人全数遣开,

陪在园中对弃。无垢连问疯和尚以前有何话说。郑隐答道:“起初雪中救人,原是一时

仗义。等到发现对方是位有道高僧,第二日便不辞而别。只在行前略示仙机,并留了一

封书信,指点拜师之事和翠屏峰灵葯藏珍,并未提起别的。日前误犯姊姊禁制,便由寻

他不见而起。”无垢闻言,也未再提。

  跟着,任寿回转。郑隐二次受了误伤。无垢见伤太重,知非寻常伤葯可愈,重又将

人带回家去医治。任寿看出二人十分情厚,颇代郑隐喜欢。又由胡良口中问知大概。心

想:“无垢两姊均是仙人,方才已见过一位,还有那位神僧,必与师父相识。他们都在

卧眉峰隐居来往,如往寻访,不知能否问出师父下落?还有双剑威力如此神奇,如不及

早见师传授用法,似此厉害,如何敢用?那两位老仙令我自练,也不知能否如意。左右

无事,何不用起功来?”当夜便照所说,按照以前坐功,运用真气,如法勤习。先还不

敢将剑全拔出来,未了试出只要真气凝炼,按照古仙人所留剑诀,用志不分,不特双剑

全可制住,收发也可如意,渐渐对着剑尖呼吸,居然试出人剑互相吸引,生出感应,能

以真气驾驭。到了第三日夜间,便能由心运用,无须伤人,飞出多远,均可随意收发,

随念而至,越发高兴。因青索剑煞气较重,决计把紫郢交与郑隐,自留青索和那灵翠峰。

  第四日一早,便兴冲冲往卧眉峰赶去。到后一看,灵鹃、秋雁一同迎将出来,引了

任寿往里走进,说是郑隐第二日便已伤愈,只前胸肌肉尚未长好,已和好人一样。任寿

心中一放,便同走进。和主人刚一见面,郑隐便把任寿拉向一旁,说起日前到家,刚上

完了伤葯,大姊无妄、二姊无咎先后飞到。始而互相争论,又把无垢唤向一旁,谈了一

阵。跟着,便由大姊作主,说二人夙世情缘,今生应为夫妇,只问郑隐愿否。郑隐自然

喜出望外。本定任寿到后,完姻合卺。昨夜无垢忽往房内,笑对郑隐说:“如为寻常夫

妇,至多修一散仙。以你我二人的资质,天仙也非无望。两姊便为此事争论。二姊竟说

你是我的情孽,将来必至两误。大姊却说我玉骨冰心,生具仙根,虽然有此一段情孽,

必能善处。随将我唤去说了。我因怜你情痴太甚,为我两受重伤旧前疯和尚又允力任其

难,只要我答应这场婚姻,必以全力助我成道。我知此人言出必践,更因二姊说话气人,

直言双方情投意合,我已心许。二姊无法,才由大姊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涤垢浴清波 奇艳当前萦绮念 飞花呈丽景 香光如海起仙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眉真人专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