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真人专集》

第09回 古洞试仙环 花貌雪肤皆恶鬼 鲜花埋艳骨 血莲翠果拥红珠

作者:还珠楼主

  原来从任寿身后慢悠悠走来一个似人非人的怪物,只有三尺多高,通身灰白,头和

身子差不多一般粗细,两条膀臂却是又粗又长。面白如粉,满头白发,长约三寸,根根

倒立,刺猖也似。凹鼻掀chún,大口箕张,露出两排白森森的利齿。红睛怒凸,凶光四射。

说不出的那么丑怪狞恶,使人于万分厌恶之中,生出一种恐怖之感。看去行动迟缓,沉

着一张丑脸,冷冰冰的,由身后缓缓袭来。刚把两臂张开,待要向人扑到,相隔也只一

两丈光景,似因双剑出匣,精虹电耀,骤出不意,吃了一惊,已然前进,又往后退神气。

任寿处此黑暗阴厉、奇诡可怖之景,先颇害怕。既一想:“这东西非鬼即怪,看他形态

虽然丑恶,行动却甚迟缓,不似有什伎俩。也许此洞是座古墓,内中僵尸年久成精,变

得这等形态。紫、青双剑乃神物奇珍,难道还打不过鬼魅僵尸?”想到这里,心胆一壮。

刚把手中剑柄一按,还未拔出,目光到处,猛瞥见两旁和对面还有许多魔鬼影子,都是

身材高大,神态狞恶。作一大半环形环绕在怪人身后,张牙舞爪,飞舞而来,为数甚多,

时隐时现,也看不出数目多少。随同怪人一起行动,慾前又却,看去可怖已极。

  任寿虽有双剑随身,事前又听神僧指点,料知虽险无害,毕竟初次经历,见此凶恶

异常的鬼魅,也由不得心中有些发慌。一面纵身后退,一面刚把双剑拔出,还未舞动,

就这剑光如虹,刚刚暴长,快要离手飞起之际,隐闻身后鬼哭之声,凄惨异常。同时觉

着身后阴风冷气猛扑上来,和方才一般景象。前面恶鬼也凌空浮沉而来。暗道:“不

好!”百忙中抽空回顾。原来先前只顾纵避,一时疏忽,忘了身后就是牌坊,无意之中

退了进去。目光到处,发现身后也有四个同样的怪人,咧着一张阔口血chún,身后各有许

多魔鬼影子,正由四面包围上来。因其行动一律,看去迟缓,反更可怕。相隔还在三数

丈间,身上毛发竟会根根倒立。任寿的寒噤一个接一个,只管打个不住,一任自己镇慑

心神,把气沉稳,毫无用处。暗忖:“我并不曾害怕,如何直打冷战,和发疟疾一样?”

恶鬼大多,四面受敌,不敢将剑发出,先用双手舞剑。刚把身子护住,觉出身上冷战好

了许多,头脑重复清明,心神略定。忙大喝道:“无知鬼魅,急速退去,免得送死;否

则,我将飞剑发出,尔等连鬼也做不成了。”话未说完,当头五怪人本来静悄悄的,作

出向前飞扑之势,声息毫无,闻言忽然嗤嗤冷笑。身后那些恶鬼也相继同发怒吼,声势

越发惊人。

  任寿自将双剑舞动,所有怪人恶鬼均似怕那剑光,纷纷退避。相隔十来丈,重又立

定发威,似要伺隙而动,谁也不肯后退。任寿看出这些恶鬼畏惧双剑,看虽狞恶,伎俩

不过如此,稍微放了点心。连喝了好几遍,怪人始终不退,嗤笑之声反而更盛。加上恶

鬼怒吼和后面暗影中鬼哭之声,说不出那种凄厉刺耳。心想:“长此相持,如何脱身?”

想了想,便用青索防身,将手一扬,把紫郢剑发出去。剑光如虹,比电还快,随着任寿

心意,正朝那许多恶鬼飞扫上去,猛瞥见人影一晃,当头怪人忽然失踪。剑光过处,那

逃避不及的,当时斩断了十好几个。心中一喜,忙指剑光四下追杀。不料为首五怪人隐

遁神速,剑光一过,重又出现,隐现无常,老是除他不了。许多恶鬼虽被剑光斩断,有

时并还绞碎,黑影连闪,重又合而为一,兀自不退,纷纷暴怒,态更凶猛,鬼啸之声震

撼全洞,由身后传来的男女鬼哭之声也越发惨厉。这才看出仙剑只能防身,除此有形无

质的恶鬼尚难如愿。

  任寿正在惊疑,猛瞥见当头五恶鬼各把双手一扬,相继隐去,更不再现。再一细看,

那些恶鬼一见剑光飞来,虽急得左闪右避,飞舞悲啸,并非不怕,只是不肯后退,好似

身后有人逼迫神气。暗忖:“照此相持,终非了局。如用双剑护身,往回路冲出重围,

逃了回去,并非不能,但见了神僧,如何交代?再则,洞中这么多恶鬼,如往洞外害人,

早有传闻,怎未听人说过?也许本来深藏古墓之内,被自己无意之中引将出来,此时一

逃,定必群起来追,如再引出洞去,不知要害多少人,分明有进无退之势。既然立志学

道,初遇鬼魅便被吓退,岂非笑话?”念头一转,胆勇大壮,决计改退为进,索性往牌

坊里面杀去,深入重地,好歹也查他一个水落石出才罢。但这为首怪人,关系最大,好

似怕那剑光,只要能够杀死,去了首脑,剩下恶鬼,也许较易打发。

  任寿正在寻思如何方能除那怪人,猛闻到接连几声极难听的怪笑。紧跟着便有一片

玄云,黑幕也似,在来路不远出现。初出时,只有数尺方圆的一片黑影,突然暴长,潮

涌而来,前半来路立被布满,内中并还杂有一条条血也似红,暗赤色的微光,看去十分

污秽。紧跟着便觉一股腥秽之气迎面扑来,心头立时烦恶慾呕,头脑也有一点昏晕。想

起那日卧眉峰二女发动埋伏情景与此相似,知是邪法禁制。心想:“卧眉峰那么强烈的

风雷和烈火针箭,尚被仙剑所破,这类邪法妖鬼,能奈我何?也许双剑不曾合壁,威力

较差之故,恶鬼不怕,腥秽之气实在难闻,何不试他一试?好在双剑光长数丈,威力至

大,收发由心,已然试出恶鬼决不敢于近身,怕他何来?”一时性起,大喝一声,把手

中舞动的青索剑也发将出去。双剑乃神物,原有灵性,那片中带血光的妖云本来已被紫

郢仙剑挡住,不曾压到头上,双剑再一合壁,威力暴增,宛如青、紫两道长虹,交尾电

射而出。剑光也经任寿全力施为之下,比起先前暴长了好几倍。那片妖云前头才被剑光

绞散了些,立时电也似急往下退去,一闪不见,四外恶鬼本是前仆后继,见此强烈剑光,

也各吓得纷纷倒退,当时空出了大片地面。

  剑光照耀之下,再往前后一看,先前那座牌坊,不知怎的会到了身后,相隔颇远,

里面仍是黑沉沉的,什么也看不见。暗忖:“方才我只稍微动念,想要杀出重围,人并

不曾移动,怎会到了牌坊外面,退向回路?”心方不解,又见那些恶鬼仍然环绕四面,

张牙舞爪,慾前又却,口中不住悲鸣怒啸。但比先前要远得多,明明不敢上前,但又不

肯后退。经此一来,心胆更壮,越想越有气。心想:“双剑威力如此神妙,有何可怕?

神僧必是算出恶鬼快要出世,特意引我来此除害。这座牌坊大是可疑,为何牌坊里面那

等阴森黑暗,莫非邪法枢纽便在牌坊之上?何不将它毁去,看是如何,相机行事。”心

念一动,一面用紫、青双剑护身前进,行抵牌坊之下。

  任寿正在留神查看,待指剑光,朝上挥去,将其斩断,再作计较。猛觉脚底一虚,

身子往下一沉,好似踏在虚浮的软沙上面。眼前似有一片暗赤色光华一闪,仿佛整座地

面一齐陷落,堕向无底深渊一般。心方发慌,微闻老人叹息之声远远传来。这才听出与

第一次所闻一般无二。情知凶多吉少,不禁怒喝道:“我任寿堂堂男子,岂惧邪魔鬼魅?

是好的,现出原形,与我分个强存弱亡,闹这鬼蜮伎俩有何用处?”说完,不听回答。

晃眼之间,忽然脚踏实地,一点伤也没有受。定睛一看,四外光景昏茫,和初入洞时所

见天然黑暗又自不同,仿佛平常黄昏日落,天将阴雨那等暗沉沉的天色。前途似有一片

微光,按说应该比先前暗洞之中要亮得多,不知怎的,看去反比方才昏暗,只见一种凄

厉荒凉之景。又似孤身一人,独行大漠穷荒,四望黄尘漠漠,日星隐曜,平沙无垠,悲

风四起,一眼望过去见不到一点生物,说不出的愁惨凄凉景象。心想:“事已至此,怕

也无用。只不知荒山古洞之中,怎会现出这么大一片广漠平野?”后来细看,三面都是

黄影沉沉,无边无际。只有前面光影昏茫中,好似还有房舍,便朝有光之处走去。先恐

变出非常,全神指挥双剑,不令飞远,护身前进。

  走了好一阵,见无异兆,试将双剑收回,握在手内,戒备前行。又走了一会,果然

发现前途乃是一座形如城堡的小山,双门大开,气象十分雄伟庄严。忽听男女悲泣愁叹

之声,连同锁链拖动各种怪声,由内传出,比先前所闻还要真切。好似内中关着不少男

女囚犯,在里面喊冤诉苦,相对悲泣,惨痛非常。心想:“哭声如此悲惨,多半内里藏

有妖人,不知从何处用邪法擒了许多受害的人在内,供他凌虐,以致发出这类临死以前

哀鸣。神僧知我志切修为,命我来此解救无辜。反正归路已断,除非大获全胜,除此一

害,否则也回不去。我如不能胜任,神僧也不会命我前来。何不拼犯奇险,仗着这两口

仙剑闯将进去,与内中邪魔拼个存亡?如能除去,岂非极大功德?”想到这里,不由激

动义侠心肠。耳听内里悲号更惨,除锁链镣铐之声而外,并还杂有重石曳地和鞭打犯人

之声,耳不忍闻。更不寻思,手持双剑,便往门内闯进。

  刚进门不远,便见前遇为首五怪人,各纵一道灰白色的妖光,往外逃去,由自己身

旁飞过,一闪不见。事前不曾留意,怪人去势又快得出奇,等到警觉,忙挥双剑,回身

追杀,已无踪影。跟着又听前途呼冤悲号。心想:“为首妖孽想必就这五个矮鬼,看神

情对我十分害怕,已经逃走,无法追踪,莫如先去救人要紧。只要把被难的人救出,多

少总能问出一点虚实。”想到这里,重又回身,往前寻去。满拟被难人藏处定必隐秘,

门内本是大片广场,雾沉沉和来路所见差不许多。谁知就这回身转盼之间,竟换了一幅

景象:前面仍是一片平地,只有当中一条大路,通往最前面一座小宫城外。那城看去并

不甚大,上半有云遮住,依稀分辨出几片雉垛。大道两旁聚着三四十个少年男女,俱都

面容姣好,肤如凝脂。女的个个秀丽,均在青春。男的相貌也颇英俊,但都带着脚镣,

身背一条极沉重的锁链,衣不蔽体。那些少女更是衣衫破碎,只有一两片破布,略遮前

阴后臀。下面赤着一双玉雪双足,底平指敛,胫附丰妍,看去温柔细腻,俏生生瘦怯得

使人有柔若无骨之感。最奇的是这些少女虽然衣衫破碎,连那酥胸王rǔ一并露出在外,

偏是爱好天然,通身上下清洁非常,仿佛美人新浴之后,粉光致致,不染丝毫尘污。所

服苦役,却是令人看了发指,由不得激动义愤。

  原来大道两旁,一边堆满石块,荆棘丛生,沙砾满地。靠近宫城一带,地皮却是平

整,晶莹如玉。这伙少年男女,不知犯何重罪,一面拖着极沉重的锁链脚镣,一面还在

作工。有的手持铁锤,将整块大石击成粉碎,再用双手捧起,放往左近一个大铁锅中,

煮成沸浆。再由同伴用铁勺盛起,泼向宫前新修平地之上。左边一片地面,已修成了十

之七八,不知为何,又用锤斧铁锹之类,将其掘成大小碎石。再由那些背着沉重锁链的

少女背在身上,走回原处,重新击成石粉,放入铁锅再煮。看神气,好似有意磨折这班

少年男女,拆了又修,修了再拆,长年苦痛辛劳,永无休息。男的虽然受苦,因其眉宇

精悍,体力强健,一味作苦,连声也不哼,见了人来,也如无睹。女的却是盈盈弱质,

难耐劳苦,一面服着苦役,一面悲泣,哀鸣不已。又都生得那么容光美艳,弱不禁风,

受此惨痛活罪,更易动人怜爱。

  任寿天性义侠,见此惨状,觉着任是多大罪恶的人,也只处死了事,为何这等凌虐

残忍?本想发作,忽看出那些少年男女个个力大身轻,所戴刑具锁链,少说也有二三百

斤。看神气为时已久,这等苦痛,竟能长期忍受,已是奇事。尤其终日劳苦力作,沙石

横飞,竟会那样干净。不论男女,只有限两人身上现出几条鞭痕血印,似是受过毒打而

外,余者都是净如新浴。猛想起此非善地,这班罪人如是邪法擒摄来的民间少年,不应

个个生得这么美丽英俊;而且休说日常磨折,服此苦役,便处在这等形同鬼域的黑暗荒

凉可怖之境,吓也吓死,如何还有这等光艳照人的容华?且不理他,仍旧前行。

  刚走不几步,那伙少女见有外人到此,仿佛来了救星,十九停止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古洞试仙环 花貌雪肤皆恶鬼 鲜花埋艳骨 血莲翠果拥红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眉真人专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