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英雄》

第九回 别泪注金樽 惆怅天涯 断肠人远 清音鸣玉磐 荒凉石屋 十指禅修

作者:还珠楼主

  灵筠本定同行,因听兰珠说贤贞尚在家中相待,想起平日蒙她维护,情逾骨肉,无

话不谈,当此死别生离之际,焉能不辞而别。又见主人夫妇还是满脸悲愤,有怀莫吐。

虽是万分无法的事,也觉相识以来,人家深情爱护,无微不至,便这未了一段,连自己

的安危荣辱,也在对方掌握之中。人家用尽苦心,殷勤备至,自己却是一意孤行,事事

专断。固然身有难言隐痛,形迹却近于刚愎自傲,容易为人误解。又见兰珠说完前言,

握手示意,不令同行,神色诚恳已极,只得暂留。

  成全等走后,张婉埋怨道:“成八哥疾恶如仇,此行无异押送囚犯,你随他们一路,

岂不难堪、何况贤贞姊姊因今夜事闹太大,最奇是,老堡主竟早得知,方才密令七嫂,

将他信符交与七哥,听其随意处置。并令任大哥转告贤贞姊姊,请勿介意。到底她是卫

壁居停主人,面情难堪。又因钱氏兄妹和武氏父子处心积虑,已有多年,所结叛党甚多。

她那地方十分隐僻,男主人不在,只她和几个男女佣人,惟恐叛党搜捕不尽,前往隐匿,

不能离开。你们至交姊妹,事情她又知道,理应往别,我们也可借此和你多聚一会,何

苦同行?看人受气,你又难过。”说时,灵筠见室中只张婉心直口快,还在说之不已,

主人均是满脸忧容,愁眉不展。金国士虽似在想心事,但那关切之情也无形流露。想起

众人相待如此情厚,隔不多时便要分手,从此天各一方,前途更布满荆棘,决无善状,

忍不住触动悲怀,流下泪来。李氏夫妇和张婉也被勾动酸心,泪流不止。似此无声之位,

最是酸痛。四人泪眼相看,呆了一会。灵筠刚含痛泪,说了一句:“我对不起你。”国

士微笑道:“徒自悲伤,无济干事。筠姊方才曾以死自誓,万一生死两难,身受有甚于

死,又当如何?别的都是虚言,方才我传筠姊双镜合壁的本门口诀,除至火窟防身之外,

还有好些妙用,千万记住,不可泄漏。途中无事,务加勤习才好。”

  说罢,贤贞命人来请,说方才有两名叛党逃往当地,如非事前留意防堵,几被漏网。

如今只有贼女武凤尚未擒到,众人正在搜索,不能离开,请主人陪了灵筠,速往一晤。

并说成全押着卫壁、小翠故意步行,明午才能赶到鹦哥崖,灵筠明早饭后起身,还都不

迟。兰珠随命红杏取水,一同把脸洗净,往朱家赶去。

  到后一谈,才知老堡主任中迟对于叛党逆谋,竟比众人所知还要详细。因为受有高

人指点,又知爱婿夫妇和灵筠情厚,并有别的深意在内。为了立堡以来,第一次遇见这

等大事,叛党全数伏诛,单放走卫璧、小翠,明日公审,恐李琦、兰珠受人议论,特把

祖宗遗传的血箭取出。箭乃第一任堡主所留,附有铁券,专为遇到军国疑难,不及集众

公议,或因事有碍难,必须从权。此箭一经请出,全堡立似变出非常,生杀予夺,全由

堡主一人专断,不容过问。但是过了十天半月,甚或远至三年五载,十年八年,事完之

后,仍须由堡主向众宣示经过和当年不得已的苦衷。所行如有不合,不特要向堡人谢罪,

并还告庙认罪,自请惩罚,端的严重无比。此箭以前共只请过两次,均为对待外敌而用。

因堡民全守法,对自己人,尚是初次。此次除了众人通行无阻而外,全堡人民已无一人

可以往来各处路口。堡中埋伏的八阵图,也由任龙全数发动。许多细密布置,连李琦夫

妇事前均不知道。王藩等擒拿叛党,也由堡主传令,才行下手。

  灵筠闻言,料知中迟由于疼爱女儿,维护自己,竟然这等大举,想起前情,感愧交

集,望着李氏夫妇,凄然说道:“妹子今生无以报德,只有期待再生报答了。”贤贞见

她伤心,知其隐痛太深,强笑劝道:“筠妹不必悲苦。人事难知,遇合悲欢,命中注定。

谁知将来便无相逢之日?离情苦绪,贤者不免。虽不必强为欢笑,也无须多费愁肠,乘

此有限时光,好好谈上一会如何?”兰珠苦笑道:“此时夜深,筠姊明日还要上路。好

在甲马护送,飞行迅速,晃眼便可追上。莫如安歇一会,多养一点精神,明早起来,我

们再痛饮几杯,为筠姊饯行如何?”李琦接口道:“筠妹隐痛在心,满腹愁肠,你叫她

如何能睡呢?”灵筠忙接口道:“这几日我代兰妹看家,因不愿看人嘴脸,多受闲气,

只有陪老堡主谈上一会,终日均在昏卧,睡得太多。再说会武功的人,一两夜不睡也不

相干。何况他们走了一夜,比我更累,并还受伤。难道他们安睡,叫我一人上路不成?”

国士道:“其实桓师兄明日必到,只不知早晚。筠姊只要多留两三个时辰,便能遇上。

你先前太阿倒持,反主为奴,实太冤枉。双镜在你手内,别人不得妄用,你再把火窟虚

实得去,这厮反正无情无义,贱婢武功又非你的对手,离开铁堡,更无顾忌,落得就此

挟制,扳转回来,使其俯首听命,免受好些闲气。也许能将负心人管好,哪怕不是真心,

到底要好得多。”贤贞插口道:“五妹说得好。此是夙孽,否则筠妹那么聪明有志气的

人,怎会甘心受挟制欺侮,无异奴婢?若能转柔为刚,早就好了,哪有今日之事?”

  众人一直谈到天亮。贤贞好客,家中食物甚多,均极精美,又当良朋远别之际,恨

不能全数搬了出来。灵筠始而满腹悲愤,吞吃不下。后见众人这等情厚,忽然转念,暗

忖:“自己不过占了一点才貌和性情温柔的便宜,加以李琦痴情热爱。兰珠因和丈夫恩

爱太深,又知其心地光明,别无他念,不特不以为意,反更推爱,众人又均信仰李琦,

于是全都另眼相看。甚而以非为是,遇事容忍,全不计较。实则所遇诸人,全是有施无

报,实觉愧对。此次同行两人,一个把自己认为眼钉肉刺,必慾去之为快;一个又是忘

恩负义,心如豺虎。即便为了盗取灵葯藏珍,非我不可,有一丝天良未丧,但日受泼妇

蛊惑,也不会再念旧日情分。以后还想得到众人这等温情,除非是梦。不如放开愁肠,

暂且享受,免得为我一人,举座无欢,辜负良友高义。”念头一转,立时化愁为喜,慨

然笑道:“自来知己难逢,良辰易逝,人生如梦,为欢几何。此时已然想开,由我薄命

人先自免去悲怀,恭领主人与诸位的盛意。从此谁也不说丧气的话,共谋一醉如何?”

  李琦见她秀眉忽舒,皓齿嫣然,虽因一夜愁肠,玉容清减,这一变得满脸春风,笑

语从容,比起平日,又是一种美艳丰神,忙接口道:“筠妹说得极是。谁说丧气的话,

罚酒三大杯如何?”张婉笑道:“头一个要罚的就是你。在座的人,只有我能胜任做令

官。话不受听,固应罚酒,便是强颜欢笑,内里愁苦,也该严罚。任他如何工于掩饰,

也是瞒我不过。”灵筠朝李琦看了一眼,笑道:“自来诚中形外,有什心思,易被明眼

人道破。今日我却不怕,但要九妹说出道理,使人心服口服才行,不可故意罚酒欺人。”

张婉笑道:“你莫说嘴,你这时忽改常态,表面好似想开,实则内心沉痛过甚,成了麻

木,严格说来,恐比七哥受罚还更重呢。”灵筠力言张婉有心欺负,实非如此。张婉不

信,国士也在附和。最后还是贤贞看出灵筠心意,代为道破,问其是否如此心情。灵筠

方始心服。兰珠笑道:“便是这样,也比楚囚相对,要强得多,认真作什?”各人议定

之后,便又开怀畅饮。李琦虽打不起高兴,但是灵筠笑语生春,愁容尽扫,爱妻目光老

是注定在自己身上,恐其愁虑,只得强打精神,随同说笑,心情却是苦闷已极。金、张

二女侠早已看出,因恐酒落愁肠,兰珠又在暗中示意,全都装不知道。

  眼看光阴一分一分地过去,由清晨起,渐渐到了傍午。仗着随意小酌,不是豪饮,

谈笑时多,谁都未醉。光阴也更易逝,眼看交午。灵筠心急前途,对于众人,转更依恋,

心情矛盾,但又不得不走,已然辞别了两次。勉强挨到正午,贤贞也说不能再留,命人

把隔夜预为准备的小包裹和随身宝剑晴器一同取来,令同起身。李琦还想亲送,不好意

思出口,正和兰珠互递眼色,慾令代说。灵筠忽然眼含痛泪,慨然说道:“相知以心,

不在形迹,妹子此后虽然远隔天涯,耿耿此心,寝寐难忘。如蒙厚爱,免我受人闲气,

只请贤姊甲马飞送,无论哪位,均请留步吧。”李琦料知中有碍难,灵筠借话暗表心情,

只得罢了。行时忍不住再三叮咛,请其保重。灵筠因此一别,相见无期,不忍使其别后

柏思,更多悲苦,也便强忍悲怀,转相慰藉,请其珍重,努力虔修,勿以薄命人为念。

兰珠和金、张二女侠也各纷纷慰勉,互道珍重,如遇危难,务照昨夜密议行事。灵筠心

乱如麻,不肯辜负良友盛意,随口应诺。贤贞取飞行甲马,拉了灵筠,把手一挥,一片

遁光拥了二人,腾空而去。

  李琦早已接报,说叛党除武凤外,全数成擒。今早任龙先代堡主预审,问知武凤胆

小,日间内应未成,便知不妙。傍晚又见任龙手持大令巡行各地,越发情虚,仗着前和

兰珠同居数年,颇知门户向背,生克之妙。又因丈夫逆谋未成,心中害怕,暗命小翠强

迫卫壁行刺盗镜,全是为了当年求婚不遂之故,事成与否,均先逃走。出山之后,再等

卫壁前来会合,同往贼巢。不知怎的,看出不妙,连钱希唐也未及告知,先自遁走。不

料卫璧被成全隐形尾随,连小翠一齐擒住,正在暗中拷问真情。钱贼见堡中静悄悄的,

不像有事情景,心疑卫璧胆小,临事畏缩。又疑小翠不愿丈夫犯险,虽恨灵筠,不曾强

迫下手。自己先逃,反露马脚,不特仇未报成,就是逃往贼巢,也无意思。自恃机智,

长于应变,堡中情形极熟,慾往探看,未曾想任龙早在暗中埋伏停当。因其先往崖上,

无意之中脱出禁地,先后相差不过两三句话的工夫,如在下面,早已被擒。这一转念,

无异自投罗网,只便宜了一个武凤,叛党无一幸免。

  灵筠一走,李琦想起堡主放走这三人,全是为了自己,心方内愧。忽见一道遁光破

空飞来,落地一看,正是桓平,见面笑问:“魂消南浦,花赠将离,会短离长,古今同

怅。我知师弟此时情绪万端,特地赶来,送一喜信。可惜还是晚到一步,否则,借此留

得素心良友,同作壮游,岂不也是人生快事么?”李琦惊间何故。

  桓平随说:“大师伯刘蒙功行圆满,日内必要召见师弟夫妇,传以道法。来时,师

父说那藏珍火窟共是两处:一在月儿岛火山之下,一在滇缅交界深山之中,地名洛明尔

峰烟火崖。当初原是古仙人遗留的两处宝库。自来正教仙人每值道成,或是兵解转世,

惟恐所留法宝被左道妖邪得去,为害人间,多半是在事前将所有法宝飞剑分藏各处隐秘

之地。尤以这两处火窟所藏最多。月儿岛火海,每数百年开放一次,内有前古仙人所留

各种禁制和地水火风、金刀火箭之险。这先不去说它。烟火崖虽比月儿岛要差得多,但

那所在原是千年前火山出口,内中尚有大量烈火蕴藏未泄。先经一位古仙人行法封闭,

不久成道,事前藏了好些法宝、灵丹在内。九宫塔上所失奇珍,原因长白三仙误犯教规,

偶然疏忽,受罚之际,被一左道能手乘机盗去。因此宝为仙府奇珍,本身具有灵性,外

人不能使用,稍一出手,便自飞回,还与原主,心又不甘。恰值三仙受罚未满,无暇及

此。师父谷若虚受罚最轻,本意限满寻那妖邪索取。妖人恰在事前兵解,因为双方仇怨

太深,将此三宝连同自有的几件法宝一齐投入火窟之内。因有妖人一面宝网包没,外加

七面妖幡围绕,否则早已飞回。师父谷真人算出时机未至,而那九宫仙塔又经师祖洪都

真人行法封禁,埋藏在穿云顶下,令大师伯刘蒙三师叔燕云叟,就着受罚守候。便三宝

飞回,也只费事,并且师兄弟二人均要入定,不时神游,出外修积,万一宝光外映,被

强敌得知,跟踪来犯,虽然无虑,到底扰及清修。火窟在千寻绝壑之下,上面终年热雾

蒸腾,火毒甚重,附近山崖都被烧成红色,寸草不生。四外又有崇山峻岭和前古森林,

处处毒蛇猛兽,大如车轮的蚊蝇蚂蚁,噬人立毙。更有飞虫苦雨,细如牛毛,专噬人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回 别泪注金樽 惆怅天涯 断肠人远 清音鸣玉磐 荒凉石屋 十指禅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漠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