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英雄》

第二回 剑气冲霄 绝壑雄风寻炼士 香光如海 万方仪态照华灯

作者:还珠楼主

  李琦正想往寻段、王诸侠,忽听男女笑语之声,兰珠已和诸侠一同说笑走来。张婉

首先笑道:“七哥,怎起得这么晚?莫非还有什心事么?”李琦见灵筠不曾随来,想起

昨夜梦境,脸方一红。兰珠笑道:“烈士暮年,犹有雄心,何况七哥英年壮志。我们这

里虽是世外桃源,毕竟大漠荒山,安居尚可,慾以一成一旅光复故国,终是艰难,怎能

免去心事呢?”李琦闻言,猛想起同来诸人尚未去看,好生不安,忙问:“大哥和诸兄

弟姊妹,今早可曾往看同来弟兄么?”王藩道:“七弟从来无此晚起。大哥和我们去过

了。本想还要唤你同去,被主人拦住。他们见主帅未来,当你近日太累,在此病倒,想

来看望。经我力言,说你睡得太晚,破例迟起,午后必往相见,方始罢了。”李琦因自

己素得众心,每次行军,必把部下安排停当。昨日被主人强劝,不曾亲去,今早是第一

天,理应早往慰问部署。没知段泉等诸侠两次想唤,均被止住,未得同行。幸是相随多

年的门人旧部,否则平日患难相共,才登乐土,便忘袍泽,如何问心得过。兰珠虽是好

意,几乎误事。心中有些不快,不便出口。张婉深知李琦性情,见他说笑勉强,以为先

前不留神,点破他的心事所致,恐其不快,方要开口。李琦忽道:“大哥且陪主人少坐,

我和二哥、五姊看他们去。”

  这时兰珠已命人备上一桌极精美的早点,忙笑劝道:“七哥吃完再去吧,已快摆上

了。”李琦正色慾答,金国士早看出兰珠格外垂青,早上又听灵筠暗表心事,想起好笑,

恐李琦性刚,答话太直,忙接口笑道:“七弟自来与他们同甘共苦,身先士卒,不去看

过,心决不安,勉强留下,也吃不好,不如听其自去为是。”兰珠笑道:“那我们也全

同去,看贵部有什需要,饮食起居是否如意,我好发令设备。七哥是自己人,有话吩咐,

无须客气。”李琦连忙答谢,说:“此间已是天堂,焉有不足之处。不过旧例如此。早

点珍品,已经拜领,昨日又叨盛宴。初来宝山,今午意慾与他们同饭。等老堡主回来,

再陪未座。不知可否?还望俯允才好。”兰珠早上已和段、王诸侠说昨日匆匆,不曾好

吃,当午备有接风酒筵,只差一个多时辰便要入席。不知怎的,对于李琦,竟是百依百

顺,闻言立时笑答道:“我因昨日简慢,今日另备有两席薄酒。七哥既以贵部为重,索

性由我告知家兄,不等家父回山,便先犒劳,大家同往红雪溪柳花教场,同作野宴,由

七哥校阅,使小妹也一观军容之盛,岂非快事?”

  九侠觉着万里投荒,眼看绝路,忽入桃源,望门投止。堡主素昧平生,尚未见到。

对方又是世外高人,虽然平居不废武事,只为山居猛兽太多,时须防御,安不忘危,并

防外患,原无兵戎之事。我等身是外客,带来这么多人马,本照旧例,不许外人入境。

虽因雪衣老人先为关说,到底谨慎为是,如何初来,便整军耀武?出自主人,尚且不可,

如由自己主持,无异向人示威,喧宾夺主,一个不巧,便易引出疑忌。又见兰珠诚恳天

真,只图结交来客,想到就做,任性而行,毫不盘算。虽是女中英侠,堡主娇女,全堡

爱戴,又是未来堡主,到底年轻,能否完全作主,也说不定。正在同声谦让,说:“我

等人多,蒙堡主破例收留,已是万幸,焉敢班门弄斧?万万不敢放肆。”兰珠力说无妨,

一面把手微挥,慧婢、海棠早往外赶去。兰珠随请更衣起身,并说:“家父不在,蒙堡

人推爱,照例是由小妹代行政令。只要不关公众,这类事等于平日偶然作乐游戏。那柳

花原一带,乃本堡阅军教场,风景甚好。因是专为演武防敌之用,向由家父和小妹作主,

可以不经众议,便宜行事。近数月来,家父因觉强敌近在隔山,惟恐万一有事,人少力

薄,难得劲旅天降。全堡人民最敬雪衣老人,听说是老人引来,全都高兴非常。以后直

似一家人,千万不可客气。”

  九侠知拦不住,只得听之,随同起身。走到路上,任龙和海棠对面迎来,说道:

“本定午问为新来诸健儿接风,备有牛酒,适听四妹命海棠来报,重又传令。好在食物

现成,天才辰刻,阅操之后,犒士不晚。马也备好,多是诸兄自带名驹,只换了一副鞍

辔。另外把堡主所乘小白龙,借与七弟乘骑。由四妹作陪,岂不是好?”兰珠与李琦本

是夙缘,一缕情丝早系在对方身上。听出任龙此举含有深意,心事已被看出,闻言心喜。

笑道:“龙哥真好。”任龙方答:“教场远在后山,离堡十里,这等慢走,岂不耽延?”

忽听远远驾铃响与群马奔腾踏地之声,由一条两行乔松对峙的石路上远远传来。紧跟着,

便见杨三同了两个健儿,带着十几匹良马,如飞驰到,那条松径宽约五丈,两旁都是苍

松翠柏,粗达数抱,矗立如盖。虽是隆冬,依然一片青苍,望若两条绿龙,蜿蜒于白石

大道之上,道旁更杂蔽着各种花卉,红紫相间,五色缤纷。马又一色纯白,配上红鞍紫

辔,远望过去,宛如一片白云,拥着几团红光,电驰飞来,显得人物风景壮阔清丽,美

观已极。一会驰到面前,杨三和两健儿行礼之后,便请上马,所乘的马共十六匹。李琦

知道随来白马只十四匹,余者俱为杂色,故以主人名马配上。马早洗刷干净,路多石地,

平坦清洁,一尘不染,人马衣饰又极华丽鲜明,真比画图还好。尤其李琦、兰珠所乘,

乃是一对年口相同的伊犁名产,又高又大,其白如霜,马毛又全剪短,只剩薄薄一层贴

在身上,映着日光,闪动起片片银花,长鬃如雪,喷气成云,顾盼腾跃,神骏非常。九

侠年纪,大的还不过四旬,又多是川湘江浙诸省的文武世家子弟,衣着素来讲究。来时

金、张二女侠料知盛况,强劝李琦稍留,全换新衣,戎装佩剑,分外精神。兰珠主婢也

匆匆换上一身侠女装束,披着一领猩猩红的披风,骑在马上,越觉英姿飒爽,艳光耀目。

李琦又是众中美男,相貌英武,凤目长眉,面如冠玉,上马以后,人更英雄。二马同行,

二人并辔而驰,端的一个英雄,一个美人,天生就一对,谁也不亏负谁。众人均想:

“这男女二人,真乃壁合珠联,无双佳偶。难得此女一见倾心,深情无形流露。小姑待

字,正好求婚,堡主回来,十九成功。”多以为是一段好姻缘。及见兰珠紧傍李琦之右,

满面春风,目光不时注向李琦身上,意甚亲切。李琦偏似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虽然答

话谦和,并不侧顾,神态甚庄,有时还像在想心事神气,往往答非所问。除金、张二女

侠外,都觉李琦平日任凭对方钟情热爱,不肯领受,还可说是女的才貌难与相配。像兰

珠这样人品文武,十全十美,从来未见,怎会毫不留情?往常还有一个敷衍,不使对方

难堪,怎会如此冷热相差?

  方觉奇怪,忽见曲径松林转处,先是一片山崖,上下种有千百株梅花,山中地暖,

满树繁红,多半含萼慾吐,带来十分春意。耳听群马嘶声,各人坐下良驹也昂首骄嘶,

互相遥应。马行更快,顺着崖坡,再转过去,驰入大片花林之中。还未走出,便见前面

林外,又现出大片平原,地上立着十几座帐幕,行列整齐。好些健儿正在两旁垂杨之下,

驰马为戏,蹄声得得,密如擂鼓,刀光矛影,映日生辉,各人均换了一身新的戎装,端

的人强马壮,兴高采烈。李琦想起今日处境,全由主人所赐,由不得心生感激。对于兰

珠,本未轻视,只因夙世情孽,一见灵筠,便自爱极。虽以萍水相逢,爱苗怒生,两情

未接,平素自爱,未生逻想,但是婷婷倩影,深印心头,怎么也放不开。又见人未同来,

生出一种极微妙的失望,神志不属,无心言笑,并非故意简慢。这时一见人已出林,岸

侧梅花更多,灿若红霞,教场地势广大,三面杨柳环绕。虽因冬日,尚是空枝,高林疏

秀,长条分披,柳芽未绽,己有生意。驰道两旁也和来路松径一样,种满草花,士马又

是那样欢腾。

  九侠刚刚出林,立时鼓角齐鸣,欢声雷动。晃眼人马归队,排成两行,立时鸦雀无

声。只见旌旗飘飘,刀光映日,连人带马,宛若木偶,静荡荡,齐整整,排列出一个梅

花形阵势,立在广场中心,一动不动,戎装兵器,一例鲜明。这等军容,再配上万树梅

花,一环高柳,两列繁英,大片平阳,越发如火如荼,盛极一时。按辔迎风,正觉得意,

忽闻轰雷也似一片喝彩,众声喧哗,汇成一片。定睛四顾,原来环着教场远近,多是平

地拔起,满生花树的奇峰怪石,峻岭崇冈。这时堡中人民也纷纷得信,远道赶来。因堡

中法令,凡关武事和对外敌,堡主具有无上威权,教场虽非禁地,向来不奉命,无人擅

人,相沿成习,来人均立在左近峰岭冈石之上遥观,见此军容,齐声喝起彩来。

  李琦既觉主人情重,又觉这等耀武扬威不是客礼,老大过意不去。兰珠却笑说:

“七哥,你看本堡人民对你们诸位如何?”李琦忙笑答道:“愚兄等蒙主人如此厚待,

何以为报?真教人惭感无地啊!”兰珠不知段、王诸侠被金国士暗中示意,借着领队为

由,催马往前赶去,任龙又早离开,去备花红犒赏,只二婢随马在后。见李琦和她并辔

徐行,笑语温和,满脸感谢之容,不似先前有问才答,表面谦恭,实则冷淡神气,芳心

更慰。兰珠侧顾无人,低声笑答:“七哥以后长居此地,本是一家,分什宾主,昨晚说

好序齿,以兄弟姊妹相称,怎又见外,不嫌高攀,唤我兰妹如何?”李琦方才心中有事,

不曾细看,这时见她换装之后,越显得明眸皓齿,微笑嫣然,光彩焕发,英姿美艳,比

起灵筠,正是一时瑜亮,难分高下。又明知她柔情慾吐,对己垂青,不知怎的,没有爱

意,反因这一问,想起灵筠如何不来?心中一动,忍不住脱口问道:“金侠女为何未

见?”说完,方觉不应如此冒失,有些懊悔。兰珠好似天真大方,并未在意,笑答:

“筠姊人真再好没有。今早我还强拉她来,后因有人寻她,匆匆走了。七哥想要见她,

我命海棠请去。”李琦方答:“我是随口问及,并无他意,不要寻了。”海棠已奉主命,

纵马驰去。李琦初来,不知堡中风习,觉着答活不对。又想起昨夜听说灵筠随父师徒同

来,已被堡主和朱武夫妻送走,只把她一人留在堡中,怎会有人寻他?疑是梦中所见瘦

长少年。笑问:“金侠女的师父几时再来?本领如何?”兰珠答道:“她本孤女,她义

父卫成庄,外号三射神叟,从小收养。此老实非端人。因和朱武旧交,又因他子卫壁不

思上进,空有聪明,特将筠姊留交朱夫人程贤贞照看,想把卫壁引到别一异人门下。不

知怎的,刚被家父和朱氏夫妻送走,竟会一人回来。”

  话未说完,鼓声又起。原来二人马已到达阵前山坡之下,坡上设有将台,段、王诸

侠已各引一军分成八队,面向将台而立。李琦照例先向八侠拱手,道声:“有僭。”飞

马到了台下,刚纵身上去,耳听身后娇呼:“七哥,我能上去么?”回顾兰珠主婢纵马

赶来,已到台口。晴忖:“她是地主,如何忘了礼让?”忙回头笑答:“此后愚弟兄均

听主人指挥,我先上台,便为向众宣示。”话未说完,兰珠已由相隔两丈高的马上轻轻

一纵,飞上台来,身法轻灵,姿势美妙,宛如飞仙剑侠,豪快绝伦。见面便妙目微苯,

带笑埋怨道:“七哥还是主呀客呀的,当真是见外么?”李琦忙即改口道:“兰妹休要

见怪,请来发令如何?”兰珠笑道:“你那阵法,好似诸葛孔明五行八阵。我虽略知一

二,但因年幼才浅,恐难服众。又听家父常说,先朝王师丢失大好山川,便因主将误用

此阵,不知正反生克变化,泥守成法旧套,致为敌寇所败。此阵自汉以来,兵家虽所常

习,但都只解形式,难悉精微。共有二百五十六个分合解破,连阵中人的兵器也各不同,

按照阵势变化,互人专长。我见八队健儿骑步不同,每队兵器共是两种,七哥当已妙极

精微,何必客气?”

  李琦因这诸葛八阵图变化无穷,自汉以来不少名将,仅岳鄂王一人完全通晓,故能

以少胜多,屡败金人。此是异人所传,这次孤军万里,转战投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回 剑气冲霄 绝壑雄风寻炼士 香光如海 万方仪态照华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漠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