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英雄》

第三回 大壑飞身 雪地冰天援爱侣 灵峰取宝 晶门玉柱拜仙师

作者:还珠楼主

  前文说到李琦发现金灵筠推病,仗着六阳丸御寒,私往雪山盗宝,不禁大惊。决计

饭后也推病先睡,人静后连夜赶去,暗中尾随,先不露面。另留一书,说往穿云顶探路,

已于清早起身,请众人仍照预计,午后上路。主意打定,依然随众说笑,无如心中有事,

无形流露。兰珠已够细心,况又加上三女侠,全是知底关心的人,见他说笑勉强,时现

忧容,全留了意。李琦也未觉察,勉强捱到席散人去,一想:“同盟九人亲如骨肉,段

大哥和五姊、九妹对我爱护更是无微不至,不告而行,已是不合,如何推病再骗他们?”

只得和段、张诸侠又谈了一会,等众安卧,立照预言行事。好在用具衣粮,事前早已准

备,易于取用。为防累赘,又自恃功力智勇,将兰珠为九侠预备的双层驼毛小帐篷留下,

匆匆起身,开门走出。时当望后,堡中地暖,天色又好,晴空万里,明月流辉,玉字无

声,银星若焰,到处松影交加,碧云满地,所有楼台亭谢,山石林木,均似蒙上一层银

霜,夜景清绝。李琦心中有事,赶路心切,哪有心情观玩月华。堡中自来鸡大无惊,人

民到夜即睡,向不闭户。除各处山口而外,并无巡夜之人。虽有堡主所设防备万一的八

阵图,九侠和灵筠等人早经兰珠指点,通行无阻。李琦更是行家,经过多日清游,地理

已熟。本意灵筠由后山秘径绕行,此时赶往前山,路近得多,必能追上,但拿不定她已

否真去。好在绕路不多,特意赶往朱家探看。到了灵石仙馆前面,忽想起灵筠如和卫壁

同卧未去,深夜来此,被人看见,心迹难明。越想越不对,叹了口气,正要回转,打算

不问灵筠去否,反正明午要往穿云顶,就此起身也好。

  事有凑巧,在这转步回身之际,猛瞥见假山石后人影一闪,隐闻男女低语之声,似

有卫壁在内。恐对方步月未睡,被其发现,忙往左侧树后一闪。见石后走出一男一女,

男的正是卫壁,女的却未见过,踏着月光,正往梅林走去。心想:“二人已成夫妇,灵

筠如在,卫璧怎会深夜与少女同游?”心中一动,顿忘顾忌,也不再看后面,知左侧平

台便是灵筠卧室,忙即掩纵上去。见灯光未熄,窗也未掩,床前放着一双女鞋,帐帘半

挑,床上无人。灵筠所用的剑和镖囊,连同兰珠日前送的本山特产雪貂所制女擎,已全

不在墙上。才知果是一人独往。卫璧任她孤身涉险,自享现成,反倒乘隙与女子幽会。

堡中虽是男女交往,向无嫌忌,这等行为,最犯重条,一旦败露,本人身败名裂,还要

带累灵筠不能做人。心方痛恨,暗骂此人丧尽天良,得妻如此,还要做此下流之事。忽

见石后又闪出一个少年,正是日前闲游时所遇之钱希唐,兰珠对他十分厌恶。后听说此

人曾向兰珠求爱,被其坚拒,行为甚是卑鄙。乃妹颇有美名。后又遇见数次,因此相识。

忙于往追灵筠,无暇观察。双方路正相反,借着柳林遮掩,绕往林外,越过小溪,飞步

前行,一会便到前山出口。堡中自来太平无事,守人一向重外而不重内。李琦到时,天

已子夜过去,轮值堡人正在石室中饮酒守夜,未料到有人此时夜出,竟被偷偷走出。

  到了外面,避开正面,贴着崖脚,加紧向前飞驰。堡内外虽只一崖之隔,气候相差

天渊。靠近出口一带还不甚显,走出三数十里,便见冰雪载途,天气越往前越冷,寒风

透骨,冻云弥漫。到处静荡荡的,除却偶然听到一点冰裂之声而外,休说人迹,连个鸟

兽都见不到点影子。这时天虽大亮,一轮灰白无光的寒日,隐现在阴云暗雾之中,更显

得景物荒寒,死气沉沉。无风之处稍好,偶然行到当风所在,那迎面来的寒钊,吹得人

连气都透不转。冷气由袖领口内灌入,通体寒生,泱背冰凉。口里冒出来的热气当时成

冰,不消多时,面套上便冻起一层冰花,银霜也似。李琦虽然功力精纯,当此奇寒,也

难禁受。幸而兰珠痴情慧心,为他特运巧思,除御寒皮衣、头套、长靴、雪具与众一样

外,又用天山雪貂做了一件外套,本就轻暖异常,意犹未足,又将当地特产灵雀窠制了

一件内衣紧身。此均御寒绝品,尤其那灵雀案,雪见即溶,温暖异常,所以开头一段李

琦未用。越走越冷,勉强寻一背风所在,把这两件衣服里外换上,才温暖起来。可是就

这脱衣添换的工夫,手脚也几乎冻僵,这才知道厉害,心仍自恃。

  因想跟踪追寻灵筠下落,出山便穿上雪里快,朝前飞驶,一路留神查看雪中脚印,

均未发现。心疑灵筠由后山僻径小路绕越,未走正路。这样要远得多,照着平日所闻,

须到白鬼谷前的冰河左近,才能两路归一。算计途程,勉强可以追上。心急见人,一路

冲冒寒风,向前滑去。满拟到达冰河,只要发现心上人的脚印,立可追上。哪知天不作

美,中途下起雪来,就有脚印,也被新雪遮盖,如何寻见?又知冰河一带,所积坚冰时

常崩裂,往往正走之间,脚底冰河忽然中断,现出一个极大裂口,其深莫测,人坠其中,

休说性命,连尸首也找不到。此外并有雪窖之险,下面多是满布坚冰的千寻深沟,只上

面铺着浮雪,一脚踏空,掉将下去,命更难保。如走前山正路,便可不经此险。雪下这

么大,路若走迷,误入险地,如何是好?越想越忧虑,痛恨卫璧无良,令妻子为他犯险,

自在家中坐享现成,还不安分。心想:“天公不平,这么一个风华绝代,文武双全的佳

人,竟会甘心嫁他,死而无怨,岂非天下奇冤之事?”

  正在越想越恨,隐闻少女娇叱之声,由风雪中隐隐传来,时断时续,心中惊喜。断

定这等奇险的风雪荒山,怎有女子呼声?必是灵筠无疑。再静心细听,除阴风怒号,雪

花飞舞,浪骇涛惊而外,已不再有声息。觉着声音来路似在东北一面,当地恰是一片平

野冰原,四外冰山雪岭参差矗立,为雪所迷,已看不见一点形影,数尺外便不见人,雪

海茫茫,如何行法?先恐灵筠多心,意慾见人再说,不肯出声呼喊。正在愁虑,忽又听

得大群猛兽怒吼之声,震撼山野,甚是沉闷喧腾,为数何止千百。猛想起灵筠孤身无故,

怎会大声惊呼?只听喊了两声,底下便无声息,莫非骤遇兽群,已为所伤?这一急真非

小可,哪还再计利害安危,忙朝兽吼来处飞步赶去。雪橇滑行,本极迅速,晃眼驶出好

几里。顺坡而下,地势渐低,只顾朝那猛兽吼声来处追赶,顿忘远近。雪势渐小,兽吼

之声越发猛烈。因听不见灵筠声息,心中正在忧急,忽又听少女呼叫,也未听清,忍不

住脱口喊了一声“筠妹”!未听回答。随闻兽蹄踏地之声,宛如万马千军奔腾而来,声

势惊人。雪已不下,只来路高原上面起了一种极凄厉的异啸。跟着轰隆轰隆,天摇地动,

时听冰峰雪壁崩塌之声分外强烈,听去甚远。

  无心查看,仍然往前飞驰。目光到处,发现下面乃是一条峡谷,冰雪不厚,但也冻

坚。心想灵筠被困谷中,滑到下面,见路平坦,刚往里加急飞驰,忽听崖顶男女呼喝:

“那人要找死么?还不快逃,再迟就来不及了。”那地方两崖对峙,中现峡谷,里面地

势虽然宽广,但是入口一带谷径歪斜,更有怪石迎面挡着目光。李琦一心悬念灵筠安危,

听出猛兽吼声似在谷内,只顾前驰,什么也未想到。及觉少女口音在上发话,百忙中始

终不曾听清是否心上人的语声,当是灵筠所发,忙即立定,向上仰望。猛瞥见一大群灰

白色的独角怪兽,密压压似潮水一般齐声怒吼,由谷内转角上狂奔而来,已然离身不远。

一个个长约丈许,目射凶光,血口怒张,上下露出两列利齿,四蹄翻腾,朝前急蹿,其

行如飞,来势又猛又快,已将冲到面前。身后又无退路,两崖壁立,冰雪坚滑,无可攀

援。知道这类猛兽,跑起来千百成群,性均猛恶,见人一味猛扑,前仆后继,死不回头。

任多高明人物,也不敢和它们对面为敌,否则只有送死。情知性命危急,万无幸免,心

方一惊,猛觉眼前一花,一蓬套索已由崖顶当头撒下。惊慌忙乱中未及逃避,上半身已

被套住,往上悬起;脚已离地丈许。那大群怪兽已箭一般由脚底下蹿过去,依旧低头猛

蹿,并无一只向上仰望,万蹄踏地之声震耳慾聋。知是遇救,便不再强挣,任其拉上。

  到顶一看,那地方乃是离地数丈的一片平崖,上面还有数十丈的崖顶,靠壁有一个

石洞。面前立着两个少年男女,相貌均颇英美。套索也经男的代为解下。道谢一问,才

知男名丙纯,女名丙纨,兄妹二人隐居本山不远。当日发现大群猛兽雪犀,知道这类犀

牛肉最肥鲜,但最合群,每群至少也有千百个,最多时要经一两天才得过完,迎头去打,

多大本领也被冲倒,踏成肉泥。只有等其过完,将那落后的打上两只,才保无事。便寻

了来,先由丙纨下去引逗,激令来追。然后由丙纯用套索吊上,乘其快过完时,由后去

打。

  李琦才知先前少女呼声乃丙纨所发,灵筠并未来此,白跑了许多冤枉路,几乎送命。

便向二人打听,可曾见到一个着貂裘的孤身女子经过,并问往白鬼谷道路如何走法。丙

纯惊道:“兄台倒想得好。你既知白鬼谷、水晶原的地名,难道不知冷魂峪子午寒潮此

时正起么?你听隔山风潮有多猛烈。这还是寒潮的尾,离此当有数百里,不过受到一点

余波,已有如此厉害。你来时虽遇不上那寒潮,但来路一带气候必要大变,便是石人也

要冻僵,如何再走来路?除非等下面的兽群过完,由谷中绕走,反迎上去,虽要翻越两

处峰崖,但可避免寒威。此时却走不得。你说那孤身少女,照我看来,怎么也不会经过

上面来路。我看还是晚一点走的好。”李琦侧耳一听,寒潮声势比先前还要猛恶得多。

俯视崖下兽群,已延长了两三里路,还未过完,上下无路,只得耐心暂停。丙氏兄妹见

他满脸愁急,笑间:“那女子是你什人,如此心急?”李琦闻言脸上一红,答是朋友,

偶同行猎,雪中迷路。丙氏兄妹耳语了几句,丙纯对李琦道:“我与兄台一见如故,等

兽群过完,还得些时,我领你由崖上翻越过去,助你寻找如何?”李琦大为称谢。丙纨

笑道:“哥哥,人家找朋友心急,索性这犀牛不要再打,我二人送他去吧。”丙纯笑道:

“送过山去再来,也是一样,好在暂时还过不完呢。”说罢,便领李琦上路。

  原来洞侧有一崖夹缝,长约半里,通行过去,便是一条悬崖石栈。路虽险滑,仗着

三人都有一身极好轻功,又都惯走险路,一会走完。尽头又是一片危崖,满布冰雪,壁

上冰凌锋利如刀,若中途滑坠,立受重伤。李琦见丙氏兄妹已当先攀援而上,看去直似

两条大壁虎,身法轻灵已极。心想:“这两人神情吐属和那武功,均非平常山民。匆匆

巧遇,也未及问他们来历。”不甘示弱,忙即施展师传轻功,运用真气,飞援上去。丙

氏兄妹虽看出李琦不是庸流,终想冰雪陡滑,未必能够上去;又奉师命,不许向外人炫

露法力,意慾先上崖顶,再用套索缒他上去。及见他随后跟来,虽然脚穿冰鞋,前有刺

钉,到底不是容易,身法更快,好生惊奇。

  上面乃是一片山岭起伏的高原。李琦随着丙氏兄妹又翻越了两处峰崖,到一冰壑前

面。丙纯笑道:“前面是鬼神愁和雪地狱两处奇险,越将过去,便是往来必由之路。愚

兄妹只能送过鬼神愁为止。雪地狱乃大片冰原盆地,地面均是冰雪积成,有亘古不化的

玄冰,雪窖冰窠到处都是,地面随时断裂,稍微失足,直落万丈。本不想使兄台犯此奇

险,因见寻人心急,本领又高,当寒潮未过完以前,冰面难得中断。愚兄妹生长此山,

探出冰原左面下有实地,极少断裂,但比别处较高。兄台可把我这枝钩连枪带去,顺左

面雪冈前行,用以探路。冰裂以前必有一种狰狰之声传来,可加急滑过。声音如在前面,

便须立定,辨明方向闪避。你走这一带虽然不会遇上,不可不防。尤其冰冈高低错落,

崎岖难行,有的地方须由冰原绕过,非留意不可。”说时,李琦见丙纨两次慾言又止,

也未在意。冰壑深而不宽,最窄处只有丈许。丙纯说完,人已当先飞驶过去。丙纨刚取

套索飞向对崖,李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回 大壑飞身 雪地冰天援爱侣 灵峰取宝 晶门玉柱拜仙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漠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