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英雄》

第五回 苦意诉衷肠 夫也不良 天何此醉 有情成眷属 佳人绝代 国士无双

作者:还珠楼主

  依了王藩,明日告知众人,询问此针何来,便可查出来人是谁。李琦仔细寻思,觉

着堡中一向平静,素无外人。近年虽有侠盗武成来此寄居,因武凯求婚未成,一怒而去,

至今未回,武成师徒数人也先后离山。只武凤一人在此,今晚还曾同席,看神情不似坏

人,身材也与适见少女不同。恐又与卫壁有关,便告王藩,暂时莫向人说,只在暗中查

看,以免大惊小怪,结果查出无事,被人轻笑。一面把卫壁之事对王藩说了,请其相助,

暗中留意观察,暂时不要声张。王藩含笑应诺,随同安息。李琦为防万一,查看好了门

户,并把九侠平日行军御敌,防备暗算的传音铃,暗放在各路口上。那传音铃乃八侠成

全巧思精制,用百炼柔钢打成,长丝如发,蛛网般密布地上,每一头均附有好些银铃。

放在来人经过之处,寻常决看不出。手脚微一触动,各处银铃一齐颤动,发出响声。众

人闻警,立起应敌,灵巧非常。及至安好以后,天已将近丑时,终无动静,室中灯光早

熄。伏窗偷看,窗外月明如昼,到处静悄悄的,并无异兆。连日跋涉劳顿,也有了倦意,

只得上床卧倒,一会便已熟睡。

  次早李琦起身,先收丝网。遥望卫壁匆匆走来,由窗外绕过,知是寻找灵筠,便未

理他。再看园中已在张灯结彩,工役往来,热闹非常。段、王诸侠因跋涉辛劳,尚在酣

卧未醒。想起多年飘荡,明日便作新郎,难得兰珠美貌多情,又是前生夫妇,结婚之后

就要重返师门,同修仙业,方在喜慰。一眼瞥见昨日兰珠带回来的那盆连理珠树,正和

自己所得的一技琼花同供案头。那树虽小,但是花开繁艳,叶如翠玉,铁树苍鳞,与琼

柯玉干连理并生,佳气葱茏,香光并艳。方在凝眸爱玩,忽听身后有人微咳了一声,回

顾,正是灵筠独自走来,玉立婷婷,站在面前,慾言又止,似有愧容。匏犀微露,贝齿

嫣然,朝来容光,丰神艳绝。不禁面红心跳,忙即侧身相让,笑问:“筠妹怎起得这么

早?方才曾见卫兄从窗外走过,为何未来?”边说边往外走,想陪灵筠同往外间坐谈。

灵筠见他神色甚庄,知其故意矜持,微叹道:“小妹此来,专门是向七哥道歉。我尚有

事,待不多时就走,此问坐谈无妨,兰妹也快来了。”李琦不便再往外走,便请灵筠隔

桌对坐,方要开口,灵筠已慨然说道:“昨听家师波旬婆之言,得知前因,深觉愧对,

我也不便多言。只是命生不辰,相逢恨晚,请七哥珍重前途,好自修为,与兰妹同修仙

业,长生不老,勿以薄命人为念吧。”李琦见她说时星眼波澄,泪光慾流,似有无穷幽

怨,难于倾吐,由不得又生怜爱,忙把心神镇定,正容答道:“以后我视筠妹为妹,所

望彼此相知以心,相见以诚。如有用我之处,尽管言明,任何险阻艰难皆非所计。不知

筠妹信得过我么?”灵筠凄然笑道:“如信不过,我还不会来呢。暂时也无法说,且等

你仙山归来,再作长谈吧。兰妹原说就来,为何未到?”

  随见金、张二女侠同了成全走进,兰珠也随后赶来,诸侠纷纷起身,见天不早,知

是连日劳倦所致,互相说笑了一阵。灵筠用完早点,便先辞别。李琦见卫璧不曾随来,

暗问兰珠,也说未见。只当往寻灵筠,途中相遇,说完了话,便回朱家,也便放开。方

把灵筠来意告知兰珠,兰珠笑拦道:“七哥不要说了,老以为我不信你么?”李琦便不

再往下说。因为明天便是正日,中迟只此一女,贤孝英武,貌又绝美,堡中人民一向爱

戴,除中迟照例举办喜事而外,全堡人民均来凑趣。到处香花鼓乐,灯彩辉煌,充满着

一团喜气,由上到下,个个兴高采烈。堡内外观赏花灯礼乐的人民往来如织,指点欢呼

之声,汇成一片繁音。端的太平安乐景象,繁华富庶,盛极一时。

  次日李琦入赘,新房便是兰珠平日所居卧室。原名芳兰榭,四外花树罗列,中建台

谢,旁有危崖,满生兰蕙之类的芳草,为堡中最清丽的美景,隔日早经布置停当。二人

行礼之后,全堡人民因新婚夫妇女貌郎才,同是天人,想望风采,聚众力请新夫妇一同

骑马游行全堡,以志这万里良缘,一时之盛,永留佳话。二人应了,各骑骏马,出堡游

行。段、王诸侠骑马前导。人民自备的仪仗长及三里,一色鲜明。山居尚武,更有不少

武士和九侠部下健儿加入行列。只见刀光映日,旌旗蔽野,人民各持香花鼓乐,夹道欢

呼,追随不舍。新夫妇各按堡俗,穿一身红缎的绣花吉服,戎装佩剑,分骑在两头白毛

如霜,金鞍玉辔的高头骏马之上,满面喜容,并辔同行,前呼后拥,到处受人欢呼礼敬,

新夫妇也含笑挥手沿途答谢。人民均说,这等盛况佳话,从来未有。等到游行归来,沿

途风景胜处,或是广场林野之间,早已布满酒筵。兰珠还恐人民争进喜酒,无法应付。

后听海棠悄告,说任龙已放出口风,都知新郎不会饮酒,只由堡人推出三位老年人,在

新夫妇回宫时节,代全堡人民同敬三杯,略示敬意,这才放心。

  李琦和九侠诸人刚入堡门,便见两旁各花树上悬着无数大小纱灯,更有千百种奇花

异卉结成的各式花球花篮之类到处罗列,迎门一座五色鲜花结成的大牌楼高达五丈以上,

还未行前,便闻异香扑鼻,清馨染衣。二人并辔徐行,过了牌楼,走完驰道,到了前厅,

方始下马。二婢将马接过。随行仪仗早在牌楼前面停住,只由十五六岁的美秀男女所组

成的细乐队,和八十名手持香花宫扇的少女,引导前行。到了厅前,也自分开,由厅侧

两列花径绕厅而过,抄向后进礼堂。只十二名半持花篮半持炉香的美秀童男女引了新夫

妇,由正中踏着红毡穿厅而过。九侠改随在后。任龙已绕路抢前走去。李琦见万花如海,

百丈香光,到处花灯鼓乐,锦绣成堆,霞蔚云蒸,富丽无伦,觉着过于耗费物力,悄问

兰珠:“方才初出游行时,还没有这等穷奢极侈,为何转来,这等踵事增华,铺张大

过?”兰珠笑答:“你不愿意么?”李琦说:“并非不愿,只觉物力可惜,耗费太多罢

了。”兰珠微笑,尚未及答。任龙正由后厅急行绕回,随在身后,知道九侠为了光复故

国,奔走江湖,备尝险阻艰难,不喜这等奢侈,闻言凑近前去,低声一说。

  李琦才知堡中风俗,人民结婚,多是各人联合亲友至交,自备酒食,前往庆贺同乐。

主家除还礼答谢而外,例无设备。看去十分热闹,却不使主人喜庆之日,自己毫无享受,

反更操劳。而主家应办的事,都由一些至交至戚分任了去。所以主人只有快乐,毫无劳

苦。到场人数,也看平日为人和交情名望而定多寡。虽然贺客越多越好,主人却是坐享

其成。不像山外人家遇喜庆事,主人背着虚名,是他一生中的好日子,实则全家受累,

乐不抵苦,往往费尽心力,稍微招待不周,还要受人讥笑。有钱人家还好一些,穷人子

女婚嫁,往往不敢举办,等到事完客散,人已累得头晕眼花,四肢疲倦,重负虽释,精

力已竭,尚还有何乐趣?名为受贺,实在是受活罪一般。照着堡俗,众擎易举,人无闲

言,男女老少各随其便,借着主人喜庆之事,跟着同乐一两天,人人高兴。客人一半凑

趣,一半借以行乐,主家也少酬应之烦,彼此从容,互无拘束。

  只有堡主婚丧喜庆之事,例由公库主办酒筵。举堡人民视堡主之贤否,以为庆吊,

本来不受礼物。因中迟这一任政法修明,年有改进。加以山中天时温和,地利无穷,中

迟在位已三十多年,为人民开辟出不少富源,举堡富庶,享用不尽,人民惑戴恩德,已

非朝夕。无如祖宗遗法,中迟虽然贵为堡主,除却因公费用,或是祭祀行军,堡有大事,

可在公库随意支取而外,本身退居,比起人民,只有一个专厨,酒食随意,还可多用十

来个堡民轮值的男女仆婢,并无别的过分享受。人民老想报答主恩,苦无机会。一听小

主嫁人,新郎飞将军自天而下,又是仙人所说的未来救星,人是那么少年英俊,喜信传

出,举堡同欢。就这一两日夜之间,全堡人民纷纷集议,除分任打扫布置,音乐仪仗,

诸般职司,各有专人争前应征而外,一面连夜加工,互相争奇斗胜,到处张灯结彩,加

意铺张,恨不能把整座铁堡布置成一个锦绣天地,才对心思。为防中迟命人劝阻,事前

照规行事,暗中照预定集合,准备停当。一面由长老会推出几个年高有德的人往见中迟,

表面庆贺,并商议将来新夫妇继承堡里之事。中迟人甚精明,事无大小,无不知闻,本

来瞒不过去,无如万众一心,准备严密。那长老会又名辅政会,由士农工商各业人中推

选出来的耆贤组成,平日为堡主辅佐,又是堡主耳目,为之上达民隐,事无巨细,咸与

咨询。这班长老,多半年高德重,老成练达,历时两三代,知现堡主的恩泽深入人心,

决拦不住,便自己也极愿意助成盛况。经过人民纷纷推人向其求说,全都喜诺,帮助隐

瞒,借着议事,将中迟绊住。中迟亲丁稀少,任龙等后辈自然更不肯泄漏,竞被瞒过。

堡人早集合好,在各处等待,新夫妇游行回来前,仗着人多手快,就在两个时辰以内,

各照预定安排布置,虽是锦上添花,实在出于自动。兰珠早得二婢报信,因是体面的事,

再说也拦不住,只有听之。

  李琦闻言,越感到人民力大,善善恶恶,全出自愿。今日之举,如由暴君以威力强

迫人民供献,还未必有如此设想周到,穷工极巧。而一面是在肉山酒海,歌舞狂欢,装

点升平,穷奢极慾;一面人民却在痛苦呻吟,血泪呼号。一遇机缘,危机爆发,转眼之

间,身败名裂,昔日繁华,立成灰土,白耗费千万人的膏血。快意一时,徒留臭名,有

什意思。哪似今日这样,只管花团锦簇,奢华豪侈,因出人民自愿,竭尽心力,意犹未

足,举堡上下,一片欢声,哪有丝毫怨恨愁苦。人民富足以奉一人,虽用之如泥沙,而

取之不尽,只有慷慨乐赴,踊跃争先,毫无所苦。人民如在水火之中,便不额外生枝,

已是怨声载道;再要暴敛横征,穷奢极慾,竭泽而渔,以人民垂尽之脂膏,供少数人无

穷之享受,转眼灯灭油干,便不同归于尽,也为万夫所指,终至败亡。可见人力物力,

不怕消耗,但要上下都有。同是一样奢侈繁华,而因果好恶之不同,何止天渊。同时又

想到堡有贤君,需人为继。照着中迟和诸长老前夜口气,颇有令自己继为堡主的意思。

现虽志切仙业,不喜人间富贵,但是万里投荒,又带着千百个誓死相随的忠勇健儿,无

端受人恩德优遇,中迟无子,到时也不能置身事外,至少须为堡主和全堡人民出点力,

稍微报答,才能问心得过。

  李琦正在寻思,兰珠偷觑丈夫满脸喜容之中,微带沉吟,似有心事神气,正想询问,

忽见卫壁由侧面花径上闪过。这时观礼人多,分由厅旁两条花树对立的驰道绕望后厅礼

堂,有的随看新人,互相指点,全都低声笑指,喜气洋洋。独有卫璧皱紧双眉,急匆匆

朝着自己看了一眼,便往林中走去,甚觉可疑。紧跟着,又见钱小翠由人丛中往前急走,

乃兄钱希唐跟在身后,一闪即过。小翠更是愁眉苦脸,似有急事神气。刚过不久,卫璧

忽由林中闪出,不往里去,却走回路。猛想起灵筠自从早晨为自己上妆之后,便不再见,

不禁奇怪。再看李琦,目光常注在自己身上,卫璧匆匆往来,竞如未见。心想:“丈夫

连日所露口风,果似心口如一。可惜灵筠那好一个人,会嫁给这样一个卑鄙无耻的小

子。”忽听张婉笑呼:“筠姊怎此时才来?”灵筠答说:“我一直都在你们后面,只中

途有事,回去了一会,就赶来了。”兰珠知是饰词。再看李琦,仍如未闻。一行已由二

厅穿过,到了礼堂前面,中迟已吉服相待,音乐仪仗也早赶到。两旁宾相随引新夫妇入

堂,奏乐行礼。礼毕,引往新房,房中早备有两席盛筵。因新夫妇均非世俗男女,堡规

又与山外不同,这两席酒仍是九侠弟兄和朱武、程贤贞、卫壁、灵筠、任龙等每日一起

的人们。新夫妇以主人自居,在众人笑劝之下,各饮了交杯酒,便以主人身份,一同饮

宴。和平日一样,中迟也来加入。众中只卫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回 苦意诉衷肠 夫也不良 天何此醉 有情成眷属 佳人绝代 国士无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漠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