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英雄》

第六回 绝壁助真仙 万丈寒潮参魔主 三关通大劫 千重霞影遁妖人

作者:还珠楼主

  二人商量了一阵,先想用身带宝剑刺穿一洞,伸手入内,取那灵符。谁知那冰比钢

铁还坚,剑扎上去,震得手都发酸。只听玱玱连声,休说刺穿,一丝裂痕俱无,连下好

几剑,看出无效。再后想起用火熔化,取出身带特制的千里火筒,拔去火闩,一按机簧,

立有尺许长一股火苗朝冰堆上射去。初意那冰又坚又厚,天更奇冷,随化随冻,灵符深

藏冰堆中心,必须化开两三尺方圆,五六尺高一个大洞,才能将符取到。哪知事出意料,

崔南州刚把火筒射向冰上,成全取出火筒还未发火,忽听轰的一声,宛如大蓬火葯被火

点燃,同时眼前奇亮,一蓬霞光拥着一朵金莲花,电也似急腾空而起,晃眼飞入高空暗

云之中,连闪两闪,便已失踪。金莲起时,具有极大威势,二人相隔太近,竟被那蓬霞

光荡退了好几步,几乎跌倒,火筒也被冲灭。

  二人惊魂乍定,见金莲已腾空飞走。再看面前冰堆,仍作莲花形,停在地上,只四

边往内凹进,现出大圈裂痕,仿佛中裂,离开地面,比前高了一些。试探着近前细看,

不由喜出望外,原来冰莲已与地面不相连接。最奇的是底层中心似有一股白气,将莲底

托住,轻飘飘地似可移动。想起女仙之言,二人分向两边托着冰莲,往上一抬,果然能

够移动。料无差错,忙往左侧移去,也未用什大力,那么大一朵冰莲,随手而起。二人

刚把它移向一旁,离开原处,猛觉手中奇重,冰莲立时坠地。一股白色轻烟正由冰莲之

下撤回,一闪不见。冰堆突然坠落,并震裂成了数块。料知禁法已破,赶往原处一看,

地面上竟有一个大洞。俯视下面,暗沉沉的,其深莫测,暗影中似有一点香火闪动,上

下相隔约有百丈。仙人当在下面,禁制已破,怎不出见?正待通诚叩问,忽见那比米粒

还小的一点香火渐渐加大,由暗影中上升,晃眼之间已结一朵红莲,上面好似站有一个

白衣道姑。红莲下面一条火线,细才如指,由那发火之处将那朵红莲托住,冉冉上升,

先由洞底暗影中往上升起。等到相隔穴口渐近,看出红莲花上乃是一个妙年道姑,穿着

一身雪也似白的道装,年约二十三四岁,容光美艳,望如天仙。知道女仙出困,忙朝穴

口下拜。未容开口,一阵旃檀香风过处,红莲己拥了女仙飞将上来,刚离开穴口,将手

朝下一指,红莲忽隐。随听风火雷鸣之声起自洞底,一会停止。穴口已经封闭,仍是整

片冰地。二人连忙下拜。

  女仙笑道:“你二人果是至诚,毫无虚假。我仗你二人之力,平安脱困。恩师灵符

不等人取,自行飞去,更见今日之事已是算定,特意假手你们结此善缘。我尚有事,不

能多留,一会便要分别。你二人曾说,要往西山树王峰去,我知当地隐居着有两位前辈

仙人,看你二人心性福缘,也许能有遇合。不过内中一位老前辈性情古怪,如知是我指

点前往,反而不美,或许生出反感。蒙你二人相助,无以为报,我以前所炼是旁门法宝,

未便奉赠。只有几粒灵丹,乃昔年西海磨球岛离朱宫少阳神君所赠。服上一粒,具有抵

御奇寒妙用,并能增加真力,充沛元阳之气。休说雪山高寒不在话下,便冷魂峪子午寒

潮的天险和魔头波旬婆所炼九寒沙、玄靠冷霰也非所惧。你二人可当我面服下,再稍传

你们导引之法,功效更大,以后无论多么猛烈的寒威,遇上也不妨事了。”二人和玉清

仙子一见面,越觉对方光艳照人,不可逼视。说话时老带着微笑,口气神情,和善非常,

语音又是那么清婉。闻言知其借此酬报,大喜拜谢。女仙含笑命起,随取灵丹,令同服

下,传完导引之法,演习了一遍。笑道:“我虽旁门,除却以前为人所累,行事失当,

专重感情,不计是非而外,无什过分恶行。就这样,仍受了许多艰难危害。如非恩师格

外垂怜,几次度化,又在洞中苦炼了二十九年,几遭惨劫。可见邪正不能并立,一入歧

途,便难挽救。惟恐你们上来把路走错,所传乃是玄门正宗扎根基的功夫,照此勤习,

又各服了一粒灵丹,便不再遇仙缘,也可得享修龄。此去树王峰,如有遇合,务须努力

前修,好自为之,天仙无望,散仙当可如愿。我恐这位老前辈念我旧恶,妨害你们,不

便送你二人前去。好在带有飞行甲马,山路虽险,并无妨害。只不可直向峰底飞落,未

经禀告允许,擅入禁地。虽然是凡人,不会计较,遭他不快,便成徒劳了。”二人重又

拜谢指教。还想请问女仙所去何处,何日才得拜见仙颜。女仙笑说了一声:“前途珍

重。”一道白光,已电一般破空飞去,直射天边暗影之中,一闪不见。

  二人便照所传练习,耽延了一些时候。成全知钟灵所说已然应验,惟恐去晚错过机

会,慾用飞行甲马,直达峰前里许落下,觅路前进。崔南州也不再持异见,只得听之。

二人随即飞走。崖顶极高,树王峰在西北方面,当日偏是雾重,到处布满阴云,相隔二

三里的高山便看不见影迹。成全这一性急,不觉把方向走偏了些,飞行又快。先以为雾

气虽重,好在甲马飞行,往来神速,树王峰山形日前曾经见过,那么大一座高峰,左右

还有别的山岭,容易辨认,不会寻它不到,即使锗过,也易回找。不料浓雾迷目,把路

走偏,岔往冷魂峪山口附近。二人先觉飞行颇远,怎还未到?雾气又是越来越重,觉着

天气甚冷,想起玉清仙子所赐灵丹,曾说能御奇寒,怎会如此冷法?还当葯力不曾发动,

哪知已深入险地。此时虽非子午寒潮发作之时,正当回潮之后,天气奇冷。如换常人到

此,身早冻僵,连身子也缩成了一个小人,骨髓皆被冻成坚冰,哪里还能活命。

  二人正在雾中乱走觅路,心想只要寻到日前所见左近山岭,便可走到树王峰下。忽

觉彼此说话,声甚低微,渐听不出,一任大声疾呼,也是无用。想起日前兰珠所说山中

最冷之处,彼此说话,出口便即冻凝,对面不闻之言,方始生疑,彼此说话已听不见。

成全人最机警,看出当地好些怪处,始生疑虑,忙拉了南州,待要飞起,去往别处查看,

猛觉身后吹来一股怪风。当地因是子午寒潮往来之地,冰雪多已冻成钢铁一般,终年布

满愁云惨雾,死气沉沉,更无一个生物。那风却是极怪,先由后面吹来,刚一上身,二

人便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未容回顾,那风已旋向前面,卷起一个大旋涡,在二人身前

旋转不已。定睛一看,风旋中好似裹有两个形若侏儒的怪人,穿着一身单白麻衣,背插

银叉,满头白发,左边鬓脚下挂着一串纸钱,腰间有一口袋隆起。乍看只是一条似人非

人的怪影,忽隐忽现。渐渐现出全身,挺立风柱旋涡之中,一双碧光闪闪的怪眼注视二

人,面容灰白,仿佛一个陈死人,由坟墓中刚爬出来。嘻着一张又像哭又像笑的怪嘴微

微一张,便有一团冷雾喷将出来。二人觉着一股冷气扑上身来,迫得人气透不转。对面

怪人似见二人未被冷雾喷倒,面带惊奇之容,神情越发狞厉,忽然一声极尖锐刺耳的怒

吼,立将双手一扬,待要发难。

  二人骤出不意,不知身已误入冷魂峪魔母波旬婆禁地之内,将守山两个雪魔惊动,

所喷冷雾寒毒异常,如非预服灵丹,早已倒地身死,连骨髓一齐冻凝,休想活命。就这

样,那股奇冷酷寒的毒气也是难于禁受。波旬婆门下守山雪魔阴毒异常,十分厉害,一

见两次冷雾不曾将人喷倒,不由暴怒,正待施为,眼看二人危机已迫。幸而成全应变机

警,觉着那股冷雾扑向身上,透骨冰凉,宛如隆冬时节,浸身寒潭之中,直打冷战,对

方又是两个相貌狞厉的鬼怪,不禁大惊,慌不迭忙将隐形壁一晃,先将身形隐去。紧跟

着,施展飞行甲马,拉了南州,飞身而起,往斜刺里遁去。南州逃时,因见面前突有鬼

怪现身,所喷冷雾彻骨生寒,又惊又怒,忙把李琦命带的五星神珠往前打去。吃成全一

拉,随同飞起,二人恰是同时发动。那五星神珠恰又是仙府奇珍,雪魔乃波旬婆魔法炼

成的凶魂厉魄,怎禁得住这类纯阳之宝的克星。那两雪魔也是天性凶厉,平日狐假虎威,

倚仗波旬婆强做护短,平日伤人太多。冷魂峪附近又产有不少雪莲、冰参等各种灵葯,

由那学道年浅,不知底细的人前往左近采葯,一时疏忽,误入禁地,为雪魔所杀的人数

甚多。只有日前金灵筠巧遇波旬婆,被其垂青,未为二魔所伤,反倒因祸得福。凡是误

走当地的,即使当时见机,逃得稍快,未遭惨死,也必身中寒毒,九死一生,多半残废。

  二雪魔也是恶贯满盈,分明见对方连经两次万载玄冰精英凝炼的冷雾,不曾喷倒,

非但没有戒心,反慾以全力施为,各自飞身纵起,待取背上冷魂叉,将对方杀死。还未

出手,敌人身形忽隐,突有五点五色火星连珠打到。那五星神珠具有极强大的人力,奇

热无比,又经仙人传授,已经发挥全力,休说凶魂炼成的魔鬼,便是百丈冰雪,也能当

时融化。崔甫州原是觉得魔鬼厉害,情急出手,五色火星电射飞出。二魔鬼似知厉害,

身形一晃,化为一团旋风冷雾,冲空慾逃,已经无及。当头一团冷雾先被火星打中,连

声也未出,当时消灭,化为大蓬急雨,瀑布一般,往下飞坠,就此消灭。另一团吃火星

打着一点边旁,只听一声惨号,雾影中飞起一条断去半条的臂膀,恶魔影子带着一溜灰

白色的烟气,箭一般朝斜刺里冻云弥漫的山崖之上射去,一晃不见。火星飞处,四外坚

冰积雪一齐融化,宛如山洪暴发,瀑布群飞,由高就低,上下流走。晃眼之间,方圆十

来亩左近的冰雪各融化了一大片。

  南州初次应用,不料这等威力。心方惊喜,忽觉恶魔逃窜的危崖上面,忽然厉声大

作,真似山崩海啸,万马奔腾,澎湃怒号,金铁交鸣,隐隐传来。成全猛想起异声与上

次穿云顶丙氏兄妹所说子午寒潮仿佛相同,心疑当地便是冷魂峪,雾中迷路,误投到此。

再一想起丙氏兄妹所说魔母波旬婆的厉害,不禁大惊,忙喝:“三哥,快收法宝。”南

州也已惊觉,刚将五星神珠收回,二人随同飞起。飞行甲马本有一片神光护体,拥着飞

遁,隔老远都能看见。这时魔母门人已被惊动,追将出来,子午寒潮也已发作,本来二

人处境仍是奇险。总算隐形壁神妙非常,成全想起冷魂峪的厉害,一经警觉,便以全力

施为,连人带宝光一齐隐去,才得无事。

  刚一飞起空中,便见方才危崖上冻云惨雾笼罩之中,似有一个崖洞。先是数十百股

白气,匹练也似向空抛起,其长无际,来势神速异常,由洞口飞出,上下四外乱飞乱射,

似在搜寻敌人神气。内有两三道,正追在二人的身后,相隔十来丈,便觉奇寒之气透骨

攻心,冷得周身乱抖。幸是身形早隐,见势不佳,忙即往旁闪避,再纵遁光向前高飞,

方始脱离冷气所射之处。情知厉害,惊惧百忙中回头一看,那一条条长虹也似的白气正

在满空交射,四下飞舞,已结为一片千百亩方圆的大网,电也似急往下罩去。到地似知

扑空,连闪几闪,突又缩小,化为一蓬灰白色的光丝,似惊蛇乱窜,往原来崖洞中投射

进去。同时洞口内随飞出两个俊美少年,各穿着一身雪也似白的短装,颈戴银环,背插

银叉,寒光闪肉,其亮若电。各将手往外一指,立有一股灰白色的寒烟激射而出,离洞

才十来丈,突然爆发。随听异声大作,比方才所闻还要凄厉猛烈,来势更比先前形如匹

练的虹气快得多。看去宛如山洪暴发,晃眼之间,大地上齐被布满,高达数十百丈,狂

涛怒奔,轰轰发发,汇为巨潮,中杂亿万极凄厉刺耳的异啸,潮涌而来。

  二人越发料定那是子午寒潮猛袭过来,连忙加急向前飞遁。不料寒潮来势比甲马飞

行还快得多,转眼之间竟快追上。先前随着寒虹追袭的冷气,又由身后扑到。直似山中

行路,突遇洪水暴发,狂涌而来,人在前面奔逃,快被迫上神气。相隔潮头数十丈,已

觉冷气侵肌。还不知道此时并非寒潮应出之时,乃是魔徒见守山雪魔一死一伤,当是来

了敌人,魔母夫妻偏在魔宫入定,不敢惊动,一时激怒,施展魔法,先放出百道寒虹。

满拟敌人任是隐形神妙,只要被迫近,立生感应,那奇寒之气也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回 绝壁助真仙 万丈寒潮参魔主 三关通大劫 千重霞影遁妖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漠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