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七矮》

第九回 孽尽断肠人 剧怜绝代风华 与尔同死 功成灵石火 为求神山葯饵

作者:还珠楼主

  郑元规万没料到妖人记仇心切,会以本身元神向其拼命,骤不及防,竟被用本门最

恶毒的邪法附上身去。又见旁立妖人本多面带愤激,见状全现喜容,知道自己已后来居

上,恃宠强横,又非同种,结怨已多。日前师父又当众言明,传以衣钵,令为群蛮之长,

人心越愤。这类邪法阴毒无比,一经附身,便如影随形,成了附骨之疽,难于摆脱。这

还是师父在此,妖人震于积威,恐用法力炼化。”仇人不过受点伤害,元神却要消灭,

心中顾忌,暂时无害。否则就算精通邪法,能够抵御,不致当场出丑,日后仍是防不胜

防。不由急怒交加。列霸多也似此举出于意外,大怒道:“徒儿不必惊慌。有我在此,

如敢伤你一根毫发,必将他生魂火炼百年,受尽苦痛,再行消灭,以为儆戒。等我除了

这些小狗,再代你去此一害便了。”

  随听有一幼童怪声怪气喝道:“不要脸的狗妖人,死在眼前,还吹大气。你那妖徒

说得不差,我先送你一丸石火神雷,看看你这不死之身怎么炼的?如禁得住,我便服

你。”说时,语声好似发自右侧地底。妖人师徒闻言大怒。列霸多首先扬手,一道妖光

朝那发话之处射去,正待施展毒手,语声忽止。右侧地底忽然蹿出一人,三尺来高,生

得豹头突眼,紫发凹鼻,大腹短腿,周身皮肉宛如翠墨的丑怪幼童。才一照面,瞥见众

人俱在妖光外层,还未动手,喊了一句:“这里不对。”一掉头,又往地下钻去。妖人

师徒闻声回顾,人已一闪无踪,跟着又在妖光之外出现。列霸多更加暴怒,忽听地底一

声大震,身后山崖立时震塌了数十丈一大段,中洞一带当时震裂,整座妖寨竟被揭起,

连同大小碎石、寨中陈设灯火之类飞舞空中,高涌起百十丈。旁立男女妖童十九重伤,

虽精邪法,未受大伤,也被这一震之威吓得手忙脚乱。列霸多一声怒吼,扬手一指,那

高涌百十丈的碎石尘沙,立似潮涌一般往左侧远方飞去。同时人影一晃不见。郑元规和

众妖人全都暴怒如雷,纷纷杀上前去。

  众人先见敌人内江,两相不和,同床异梦,妖人乖张狠毒,又听出前遇云萝娘竟是

列霸多之妻,料其必败。方在心喜,石完忽由地底飞出。甄氏弟兄方恐有失,石完已然

隐身地底。跟着惊天动地一声大震,石完飞出光外,将手一扬,一片墨绿光华挡向前面,

那么强烈震势立被禁住。众人见他小小年纪,如此法力,全都喜爱。又知石仙王的独门

石火神雷,虽不似魔教阴雷阴毒,却是猛烈得多,一般山峦只消一雷便成粉碎。列霸多

逃时那样急怒张皇,许被震碎肉身也未可知。正想询问详情,妖人已夹攻而来。众人早

有准备,只因南海双童再三劝阻,才未动手。石完一到,心中一放,越发起劲。因知那

片彩瘴本就奇毒,又经妖法炼过,邪气甚浓,定必厉害,一动手,便连在一起,合力御

敌。

  石完一面动手,口中大喝道:“那狗妖人列霸多不像先遇贼狗丑怪,坐在洞中和常

人一样,差点没有认错。幸亏事前遁往地底,听见有人说话,得知底细,破了他所设禁

制,通行妖阵,暗中寻去,隐在所坐玉榻之内。因见邪法厉害,惟恐一击不中,除他便

难。正等得心焦,妖人忽然率众走出。我照所闻除他之法,埋伏了一粒神雷,再将妖阵

移动,然后退出。果然不多一会,妖阵被我引发,所有埋伏,连同许多奇怪妖幡、刀叉

之类,齐向神雷撞去,这一来威力更大。此时妖人快要复体的肉身固成粉碎,连那些邪

法异宝也必全毁。师父、师伯,看我这事做得多好!”边说边笑,手舞足蹈,高兴非常。

  郑元规等闻言大怒,纷纷厉声咒骂,发出各色飞刀、飞叉,暴雨一般向众夹攻。金、

石二人见敌人声势猛恶,邪法、异宝甚多。郑元规更由手上发出大片紫、黑二色的火星,

微一接触,便化成大片雷火妖光,纷纷爆炸,越来越盛,邪气奇重。因是恨极石完,专

朝甄氏师徒进攻。心想:“妖人曾得陷空老祖与列霸多两派真传,炼就玄功化身和金精

神臂,如不将他元神除去,便将他杀死也是无用,尤其是幻化无穷,最难捉摸。石完贪

功好胜,年幼无知,一不小心,便为所伤。列霸多肉身己毁,剩下元神,更无顾忌,来

去如电,捷于影响。虽有专戮妖魂的至宝修罗刀,惟恐打草惊蛇,暂时还难使用。”只

得先把玉虎金牌宝光放出,并且同发太乙神雷。双方杀了一个难解难分。

  易鼎、易震见久战不胜,心中不耐,见敌人妖火更盛,当地早成了一片火海,比在

滇池上空还要厉害得多。因金、石二人又不令走开,无从施展,急于立功,冷不防飞出

玉虎宝光层外。内有几个妖人也是该死,见战场上敌我神雷、妖火、法宝、飞剑互相恶

斗,光焰万丈,上冲重霄,敌人各在金光银霞笼罩之下飞舞冲突,一任全力施为,无奈

他何。多厉害的邪法、异宝发将出去,与那金、银二色的宝光一撞,不是当时消灭,平

白毁损,便被荡开冲散,休想近身,自己这面反倒折了法宝、刀叉。敌人在宝光防护之

下,又把太乙神雷发个不住,稍微疏忽,不死必伤。妖人正在急怒交加,忽见易氏弟兄

各驾遁光冲将出来,以为妖火奇秽,专污敌人飞剑、法宝,容易得手,意慾杀以出气。

万没想到七矮飞剑、法宝,开府时均经太清仙法重炼,不怕邪污,宝光更可由心隐现。

五个妖人刚一窝蜂飞扑过去,易氏弟兄本是诱敌,辟魔神梭连同太皓戈、火龙钗早已准

备停当,只是宝光隐而未现,一见妖人拥来,突然发难,一齐施为。五妖人瞥见金光电

耀,火雨星飞,方觉不妙,已是无及。当头二妖人首被神梭宝光冲成数段,再吃火龙钗

一绞,立成粉碎。另三妖人:一个被梭上飞钹打死,又被太皓戈追上一绞,当时了帐;

一个为二人的飞剑裹住,还待施展妖法抵御时,石完在旁看出便宜,扬手一片墨绿光华

急飞过来,将妖人全身裹住,南海双童连发神雷,连先一妖人全数震成粉碎,形神俱灭;

只剩一个被飞钹打断一臂,滴血分身,见机遁走。

  经此一来,众妖徒固是仇恨越深、势不两立,易氏弟兄也藏身神梭之内,一味左冲

右突,往来追杀。遇到邪法厉害,便埋头不出,只把法宝、神雷发之不已,梭中飞钹更

雪片也似打将出去。梭头风车精光电旋,众妖人一个闪躲不及,撞上便无幸理。这伙妖

徒十九都是生蛮野人炼成,天性野蛮,恃强任性,本不怕死。郑元规居心险诈,知道众

心不服,早想扫除异己。见此形势,正好借刀杀人,不但没有提醒令其留意,仗着自身

法力高强不致受伤,反倒假装义愤,巧言相激,引使自寻死路。似这样斗了三天,众人

一个未伤,妖徒却是伤亡大半。这才警觉,不似以前专一拼命,不顾死活,才稍好些。

  列霸多偏是一去不来,双方都觉奇怪。众人又见阿童、灵奇预期未来,均疑来时被

列霸多发觉,正在易地相持。只是敌人最厉害的便是所炼千年毒瘴,为何也不见使用?

好生不解。心想:“妖徒纷纷伤亡,只剩下几个最厉害的,如把郑元规除去,大功便成

一半。”大家都是越杀越勇。内中石完几次想要飞身出去,单独应战。甄氏弟兄深知列

霸多最是深沉阴险,此时不出,不是被阿童、萝娘绊住,便是恨极石完毁他肉身,急慾

报仇。只因知道石完在玉虎神光护身之下,木能伤害,故意隐藏不出;等一离开众人,

出其不意,立下毒手。石完不过仗着乃祖一丸神雷侥幸成功,如何能是对手?再三禁止,

不令出斗。石完无法,先还乘隙伤了两个妖徒。后剩的几个功力较深,连众人急切间都

伤他不了,何况石完。空自气闷,无可如何。

  斗到第六天上,众见郑元规独在光山火海中幻化飞腾,出没无常,只把妖火发之不

已,与太乙神雷互相激撞,霹雳之声宛如千万天鼓同时怒鸣,加上远近山峦峰崖受震纷

纷崩塌之声,端的猛烈无比。宝光、剑气与满空雷火交织成一片光网,照得数百里方圆

一片山野成了一个光明世界。那条重用妖法祭炼过的金精神臂,从未见他用过。经这未

了几天,妖徒又被金、石二人的七修剑和南海双童的丙灵梭,冷不防伤了几个,剩下才

只四人。石生几次要将修罗刀放将出去,均被金蝉止住。

  到了半夜,忽听洞底起了异声。郑元规面色大变,厉声大喝:“峨眉小狗纳命!”

说罢,扬手先是一片极浓厚的黑雾。众人见妖雾浓密异常,正发神雷想要击散,忽见一

片金霞凌空飞堕,正是阿童、灵奇二人赶到,好生心喜,忙与会合。石生首先问:“小

神僧怎么来得这么迟?可与妖人列霸多动手么?”阿童方答:“我和灵奇为助萝娘成道

转劫,事完便即赶来,并未见什妖人。莫非妖孽元凶竟被逃走了么?”众人闻言,大出

意料。正待询问经过,忽听一声怒啸,列霸多突由空中现身,已变成了一个血人,身上

环绕着数十道暗绿色的妖光,凌空飞舞而至。同时郑元规也施展神通,杀上前来。

  石完早就惦记着一件事情,因列霸多尚未现身,不敢前去。一见他化为血人飞来,

与地底所闻无影仙人留音预示一般无二,心中大喜。为防敌人警觉,不便明言,凑到甄

艮弟兄身前,把二人手一拉,怪眼一翻,故意喝道:“妖人邪法厉害,二位师父允我先

由地底遁往云萝娘那里歇上一会,再来除他就容易了。”说罢,当先便往地底钻去。二

人防他犯险,不知何意,立即跟踪赶去。到了地底一看,所行竟是去往妖窟一面,入地

甚深。本想将其唤住,问明再说。不料石完异禀家传,本来就难追上,石完又见师父追

来,只当领会,越发得意,飞行更快,相隔又近,晃眼便到妖窟中洞之下,甄氏弟兄只

得随同赶进。不提。

  原来列霸多邪法甚高,近日更将昔年走火入魔的肉身修炼复原,眼看神通越大,可

以恣情纵慾,为所慾为。自恃邪法炼就云罗毒瘴,并有好些厉害邪法和七煞乌灵毒刀,

天仙所不能当,所以明明算出劫难将临,毫未在意。反因来人俱似未成年的道童,认为

峨眉门下多半速成,入门不久,仗着几件法宝,便令下山修积,凭哪一样也非对手。再

见对方根骨甚厚,想起所有妖徒十九人,当初传授他们道法,原因彼时困处山中,不能

远出,心志又大,不问质地好坏,只要有人走近,便行法引来,以致品类不齐,十九凶

横蛮野,全无人性,时常惹事,成群结党,互相蒙蔽,早就心生厌恶。他想:“自从郑

元规来投,互一比较,这些门人竟是差得大多。而且郑元规先后引进数人,无一不是能

手,自然另眼看待。众门人不但不知自省,反而妒忿,日常倾轧,嫌师长偏心。自己又

是一个惟我独尊的性情,自然有气,如非念在相随多年,直恨不能全数杀掉。本想复体

之后,大开门户,又觉尽是这些丑怪野蛮之徒,岂不遭人轻视?所以曾令郑元规等先期

物色。难得今日遇到这么多好根器的幼童,如能收到门下,真乃快事。”想到这里,竟

离中洞要地,亲出应付。对面之后,列霸多越看越爱。正杀蛮徒立威,忽然变生仓促,

那等防护严密的肉体原身,竟为来人神雷所毁,方始警觉,知道仙偈留音必将应验。如

换别的妖人处此境地,不是惊慌失措,必定恨毒仇人,先与拼命。列霸多却是阴险狡诈,

为人沉骛,一经警觉,便知事关重大。此外还有一个强仇大敌也快发动,所炼邪法毒蝗

如被破去,多年愿望全成泡影,永无复仇之日。自恃炼就小诸天不死身法,精干玄功变

化,多厉害的人也难伤害自己元神,略一寻思,立生毒计。

  列霸多强捺怒火,舍了敌人,赶往中洞。费了六日的心力,将先前震碎的残尸血肉

收集拢来,施展邪法,使其凝成一个血人,仍坐在榻上。再把元神附将上去,拼受痛苦,

放出毒蝗环身啃咬,使与本身心神相合,这一来增加了极大凶威。等到邪法、妖阵全都

准备停当,他再用晶环一看,门下妖徒已然伤亡殆尽。又看出郑元规只保自身,与敌相

持,未以全力施为。分明借着自己回时所说“只将敌人绊住,等准备停当再下毒手,一

网打尽,以防怀恨多年的老仇敌知难而退,不来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回 孽尽断肠人 剧怜绝代风华 与尔同死 功成灵石火 为求神山葯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峨眉七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