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皋兰异人传》

第四回 奉使命 连夜渡关河 儆凶顽 飞光援侠士

作者:还珠楼主

  且说铁牛奉了司空晓星之命,本定先赴黄山,寻到化名萧隐君的乾坤八掌地行仙陶

元曜师徒,问明丐仙吕暄诸老友下落,前往江、浙一带将人寻到以后,归途再往河南嵩

山,按照预定日月地点,随道汉中,去寻黑摩勒的师父娄公明等秦岭三老,交了亲笔手

书,按照预定日月地点,随同三老直飞青海西宁,与晓星、马玄子二老侠相见。

  铁牛因娄公明说乃师功候还不到收徒授业的时候,虽然黑摩勒收徒在拜师以前,不

能作罢,但对本门心法却须到了时机得了好剑以后始许传授。黑摩勒深知娄师只管平日

相对忘形不拘礼法,但是性情古怪,说出话来永无更改,不敢不从。先命铁牛往随第一

师祖七指神偷葛鹰学习武功,并炼那内家独门轻身绝技。葛鹰倒极喜他,不惜倾囊相授。

追随数年,练成一身惊人本领,剑术虽然不精,内外功均已到了上乘火候。

  铁牛终依恋着恩师黑摩勒,又闻自从黄山夺宝,随着娄公明同返秦岭旧居苦炼飞剑,

现已成功,新近奉命下山行道,和葛鹰说明,正要往寻,黑摩勒忽先寻来。拜谒葛鹰,

谢了师恩之后,两辈师徒快聚了月余。黑摩勒因铁牛坚慾相从,便禀知葛鹰,带了他一

同出去。铁牛路上询问乃师:“二位师祖俱是一样,何以葛师祖相待恩厚,娄师祖这等

见我不得?”黑摩勒答说:“娄师祖也并非不看重你,只为他老人家精于占算,凡事前

知,曾为你占过一卦。说你他年另有奇遇,此时传你,不特于你将来有碍。并且秦岭三

位师长,两辈门人每人均有一口极好宝剑,神物利器命中注定,不到时机不是人力所能

谋求,为此暂时不令我传授本门心法,实则好意成全,将来自会应验。至于不许你随我

同在秦岭,也另具有一番深心。我知娄师祖并非见你不得,到时就知道了。”铁牛因娄

公明见即怒骂“蠢牛”,不特不许师父传授,并还不许往秦岭多留,闻言心仍快快。由

此起,师徒二人轻易不曾远离,只黑摩勒有时回转秦岭见师,铁牛不便同往。好在山中

无多耽延,自在附近守候,等黑摩勒复命出来,师徒二人又合成一起。

  独单这次,黑摩勒追随司空晓星远游天山南北,并访雍、凉各地老友,恰值师祖葛

鹰命他代办一事,晓星又命他往浙江永康县一位姓虞的好友家中,助一世侄与仇敌相斗,

两处须有好几月耽延,不曾随往。铁牛把事办完以后,既想师父,又想见识见识南北天

山这些位前辈异人奇士,仍就赶寻了去。好容易万里奔驰将人寻到,又遇见雷坛大会这

等热闹场面,心正欢喜,不料才住了一日,便命回转江南。

  铁牛最感激敬服恩师和这位司空爷爷,照例闻命即行,心中虽然不快,却想早日赶

回。次日早起,在沙家连午饭半日耽延都不肯,和沙雄要了些热莱蒸馍吃上一饱,带上

沙家代备的干粮牛肉,立别众人起身。到了路上,暗忖:“我近年照葛师祖传授苦炼,

师父剑术虽未传授,却传我吐纳导引,轻身飞行之法。虽然日行千余里不算回事,但是

往返江南,万余里的长途,中间还有好几处绕道,就说归途有人带了同飞,连同各地绕

越耽延,至少也须经月才能回转。以前初出历练时还能遇见敌人,打上一场痛快,这几

年随了师父,名声越来越大,一些恶贼不是望风远避,便是见了先矮半截。我师徒向例

面恶心软,无可奈何,稍过得去便说上几句放掉。每日除照例拿了黄山积存的钱做好事

行善,渐渐闹得无事可做,有本领也没处使去。难得到甘肃来出点花样,那封启旺既是

不好惹,吃了那样苦头必不甘休,如回晚了,雷坛大会哪赶得上?封启旺恐不免于错过。

娄师祖又和我不对,与其归途和他同行,看他脸嘴,还要多出由江、浙到秦岭的好几千

里步行途程,莫如先到秦岭交了书信,更不停留一刻,直赴嵩、洛寻到鹿冠道人,照样

信交到即行,由此赶往黄山见着陶爷爷,约同江师叔去寻丐仙诸侠,求其携带直飞西宁,

岂不省事省力,快到好些日,还少受娄师祖的闲气?”主意打定,便把晓星所说寻人走

法反其道而行之。脚程本快,所行又是千百里荒凉无人的沙漠大野,日夜飞驰,不消数

日便横断黄河,人了陕西境,抄着山僻小径直奔秦岭。

  赛猿公娄公明、铁行脚寇公遐、竹仙剑祖公达这秦岭三公,都是关中剑侠名宿,所

居虽在秦岭或与秦岭相近,并不在一个地方,可是三老中寻到一位,那两位也同面见一

样。尤其娄、寇二老,住在褒斜附近万山之中,一在东峰,一在西峰,两峰遥对,一呼

即至。寇公家人众多,在东峰之下自成村落,鸡犬桑麻,吁陌云连,无异桃源乐土,远

隔嚣尘。娄公明却是独居西峰崖洞之中,石室广大,钟rǔ下垂,宛如晶屏缨络。洞门外

古木萧森,排云荫日,洞口云封,松涛四起,白石清溪和各种果树掩映其间,每值花时,

一望锦霞。洞前树上栖有不少灵猿,多晓击刺之术,捷逾飞乌,内中两个守洞老猿更是

灵异。此外还有各种珍禽异兽往来游行,人遇上时不必惊惶,只喊一声“来访娄公”,

便即自避。地名便叫仙猿崖,端的灵山仙境,洞天福地。铁牛原本去过,知道三老照例

总有一位在家,否则便往大自山积翠崖同居练剑,也易寻到。为图路近,信又是由娄公

明一人代转,便往仙猿崖进发。未到以前,所经都是乱山杂沓,怪石纵横,无路可通,

如非精习轻身飞行之术,便寻常会武的人遇上这么险峻难行之地,也必望而却步,无法

飞越了。

  那西峰深藏山谷之中,外面双峰交覆,一线中通,进去途更险阻,由谷口起十余里

远,满是高可过人的荆棘茂草。春夏之交,蛇虺野伏,稍不留神便为所伤,草刺多蕴奇

毒,中上痛痒难当,经旬不愈,甚或致命。等把十里难行草地走完,面前忽然陷下数十

百丈深、里许长一条大壑,过去又是绝壁当路,看是到了尽头。两壁削壁光滑,不着寸

草,只左边离地丈许有一天然石埂,最仄之处才只数寸,还有丈许中断,简直攀援飞越

均所不能。铁牛第一次来时,均难通行出入,全仗黑摩勒背负身去。内中却藏灵境,尽

头看似无路,实则缘壁右行有一夹弄,由此走出便是水碧山青,无殊画图。一路花光照

眼,芳草如茵,树色泉声应接不暇,直达西峰仙猿崖前,处处境物灵奇,除却西峰绝顶

平地拔起一柱撑天险不可升外,更无难行之路了。

  铁牛到了谷口附近,先把干粮取出,连同山中所采的野果,吃个半饱,缓行入谷,

再把内家真气调匀,轻轻纵向草棘之上,施展登萍渡水,草上飞的轻身功夫,借着沿途

荆棘草树的硬枝,都为缓劲,毫不停步,一口气由十余里草皮上飞越过去。到了大壑前

面,纵上石埂,脚踏实地更易飞行,贴壁而驰,一会便到尽头。顺着崖弄走出,入了平

地,一路飞驰,不消片刻,眼看仙猿崖在望。忽见对面花林中跑出一只苍背老猿,认出

是昔年苍白二猿之一,才要迎上询问师祖在否,苍猿想也认出熟人,返身跑去。铁牛想

试一试它脚程快慢,忙以全力急追,晃眼便没了影。穿过那大边花林,一道清溪后便是

仙猿崖。过溪时,又见苍猿在对岸招手,纵身过去,笑问:“娄公师祖可在洞么?”苍

猿龇牙,点了点头,随向前引导。

  铁牛照着师父所说,到了崖前先自拜倒行礼,将书信取出捧在手上。苍猿接过,便

往崖腰洞中飞纵上去。等了不大一会,忽听有一老人口音在喊苍猿:“去把那不听师命

的蠢牛给我唤进洞来!”跟着苍猿便在上招手。铁牛听他还是昔年口调,强忍着气,装

了一脸笑容,飞身上去。见那崖洞好似经过人力修治,比起昔年高大得多,甚是宏敞,

洞又向阳,日斜光照,映得洞中那些透明钟rǔ之上霞光万道,耀眼生辉,忙即恭身走进,

见洞中情景也与头两次来时大不相同。本来洞中前半截乱石磊砢,钟rǔ林立,快到中间

一段,更多牵衣挂足,阻碍横生,有好些地方不能随便通行,不是纵跃穿越,便是侧身

蛇行,始能走到主人炼丹打坐的广堂以内。这时因经过黑摩勒在洞中炼剑抽空修治,将

许多杂乱无章为人阻碍以及形质不佳的石块钟rǔ已全去掉,一面运用慧思,相度形式,

所留下的不是明若晶玉的钟rǔ,便是玲珑透瘦的石笋云骨,在清丽之中别饶古趣。因洞

高达十丈以上,石笋钟rǔ之属不下千百,有的自顶倒悬,有的平地突起,异态殊形,陆

离光怪,气象雄伟,五色相辉,令人身入其中,眼花缭乱,应接不暇。那人行道路最厌

的也有丈许,地质平滑如玉,日有灵猿打扫,净无纤尘。那广堂约有十余丈方圆,当中

设有一个铺有虎皮的丈许大小石榻,榻前一座丹炉,炉前一个大蒲团,旁边散列着一具

茶炉,两坛美酒,几件石几石墩和零星用具之类,左右均是形势奇特的危崖。上下洞穴

颇多,除却左壁之下有两崖洞是通往另几间石室外,余者俱是洞内外那些灵猿的窟穴。

正顶榻后是一片钟rǔ结成的大锦屏,约有七八丈高大,由洞顶居中倒悬下来,将那广堂

隔断,宛若天花散彩,缨珞垂珠,霞光灿烂,照眼生辉。

  铁牛知道锦屏后面丹室照例不许外人入内,见榻上无人,便即立定,暗忖:“前听

师父说,他把这里修得和仙宫一般景致,果然不假。”方自寻思,忽听头上有人骂道:

“无知蠢牛!你看什么?我在这里。”铁牛闻声仰视,右边危崖之上坐着一个身材瘦小、

貌相奇古的小老头,手抱着一个小白猿,一手正指自己笑骂,认得那是洞主,秦岭三老

的第一位人物,连忙跪倒,口称:“师祖在上,徒孙蠢铁牛给你老人家叩头。”娄公明

骂道:“你本来蠢得出奇,还自称蠢铁牛,顶撞我么?谁要你这样没出息的徒孙!惹我

生了气,不等人家收拾你,当时就把你这铁牛化成泥牛。”铁牛知他脾气古怪,伸手便

要人命,又气又怕。名份又是师祖,来时师父还再三叮嘱,见时无论如何折辱,不可犯

性顶撞,只得忍气吞声,一面将头连叩,口中连说:“徒孙怎敢放肆,求师爷爷开恩。”

  娄公明骂道:“我说你蠢得没葯医,你心中还不服气。连你师父已然炼成飞剑,遇

上强敌足能应付,遇事尚且三思。他把封启旺吊起,正嫌太过,你有多大本领,助纣为

虐,把人摆布成那个样子!常言杀人可恕,情理难容,何况又非你用真实本领将人擒到,

投井下石,太已可恶。你师父只收你这么一个孽徒,人家难道访查不出你的根脚?本来

明人不做暗事,既做了就不怕,也是你司空爷爷恐你吃人暗亏,想等约会到时,再使你

和敌人对面,又见你一脸霉气,故意把你遣开。原命你江南回来再到这里随我同行,此

举出人意料。并且敌人即便求人,算出你所走方向,也难追踪赶上,一到黄山万事皆休,

回来有好帮手同路,再有我携带,谁也奈何不得。你既偷懒图快,又嫌我老头子话不好

听,竟敢大胆违背,擅改行程,前后颠倒!照我看,你这脸上霉气,非给你师父丢人不

可。就算跑得还快,不致被敌人追上,前途必有险难。本来我想指点方法,你便可以无

事,但是你蠢得可恨,不足怜惜,正好借着别人的手,代你师父管教管教。你司空爷爷

所说的事我已尽知,自有安排,回信不写了,我也懒得指你明路。看你司空爷爷分上,

叫我这小雪娃引你出山。它送你不送以及去路远近,那就要看你的缘法,凭它高兴了。

你如怠慢了它,却是自我苦吃。蠢牛去吧。”说罢,便有一条白影悄没声自空飞坠。

  铁牛无故挨骂,面上不敢显出,心中却是气昏,哪里还敢开口?活也不曾听清。起

立一看,那白影正是娄公明手上抱的小白猿,火眼金睛,一身极细的茸毛白如霜雪,看

去虽极矫健灵慧,却只三尺来高。当地灵猿多半高大如人,小的极为少见,以为是洞中

苍白二猿所生小猿,当时未以为意,只图早走,省得受气,便装笑脸拜别出洞,那小白

猿便走向前去引路。

  铁牛知道这里猿猴十九通灵,又是奉命引送,怠慢不得,出洞先向小猿作了一揖,

笑道:“你想是洞中白师叔的儿子?可惜你不能人言,我却不懂你的话。按着师父和白

师叔的辈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回 奉使命 连夜渡关河 儆凶顽 飞光援侠士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