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孩儿》

第三回 月下拜高人 汲水烹茶成绝诣 天涯共此夕 云鬟缟袂起遥思

作者:还珠楼主

前文徐元礽由香谷子背了上路,连同黑孩儿且谈且行。元礽才知天门三老,头一位是梅花老人梅隐君,第二位是师父柴寒松,三师叔石云子,除武功剑术外,更练有不少绝技。

香谷子随又谈起,三老之师竹老翁偶往南疆山中,遇见一伙采伐肉桂的商人为恶兽所困,伤人甚多,一时仗义拔刀,除了大害。内中有一葯商周玉峰看出异人,格外礼敬。竹老翁回山不久,玉峰便寻了来,登门求助。据周玉峰说肉桂还在其次,那产树之处各盘据有一条大蟒,两树相隔约有二里,以前山民便曾发现此树,因内有一蟒头生肉角,厉害无比,没敢招惹,又恐官府知道,逼令采桂,伤害多人,事还难望其成,本不向外吐露。近一年来那蟒忽然犯性,离树远出为害。附近数百里内的众南遭其吞噬者数已近千,人都逃光。那蟒近来越出越远。眼看是个大害,为此山民齐向玉峰哭求,请其设法将竹老翁人请去除害,为此万里远来求救。

竹老翁最好义,明知那蟒厉害无比,非人力所敌,一则自负武功智计,来人词意诚恳,带来的礼物当中又有一件是成形首乌,恰值最心爱的侄孙正患弱症,非此不救,就仗自己丹葯静心调治,为了不常回家,得信已晚,至多也只保得他多活十年,并还不能娶妻。自己童身未娶,老弟兄二人只此一条根,本就愁急,有此灵葯,立可起死回生,心想天下机缘哪有如此凑巧?不因上次救人,怎会送上门来?别的礼物可以退回,那首乌来人虽是内行,连根带土一起掘来,毕竟路途大远,灵气已然减了一些。救人心切,惟恐迟延,到手不顾细问来意,便如法炮制,与爱孙服了下去。受人厚礼,事却畏难,于理也说不过去,何况又是义举。想了一想,把心一横,决计前往,便把三个爱徒唤来,连指点了三日三夜,把平生所学一齐传授,方始起身,由此便没了音信。三老见他行时十分自负,说是手到成功,并且只消用计布置,无需亲手向前。又听师父平日所说,以前在深山中遇到过的毒蛇猛兽不知多少,有的比蟒还厉害,均为所杀。竹老翁又未告知南疆毒蟒如何长大凶恶,素日信仰太深,只当无事,也未在意。

及至一年期满没有回来,又听人说南疆毒蟒大得出奇,那最厉害长大的,便真是个飞仙剑侠,也未必容易除它。人在十丈左右,不必那蟒来追,一口毒气喷将出来,一近人身便遭惨死。三老闻言,越发惊疑,仗着师门心法已全学会,立时起身赶去。寻到当地一问,周玉峰早已弃家出走,不知去向,去年虽曾除蟒取桂,主持的并不是他本人。蟒也十分长大,虽有奇毒,常时远出伤人,但是行动不快,只由一位汉客用汁诱杀,山人一个未伤,便将那蟒烧死,连残尸也用葯消化,深埋上中,不久玉峰便走,别的全不知道。又寻到当时主办几个葯商,挨个打听,说汉客年貌极似竹老翁,可是事完先走。过了三四月,玉峰方人山采葯,一去不归。怎么想想不出个道理,于是寻遍山人,又在西南各省打听。竹老翁多年盛名,相识人多,不知怎的,自从最后深山一现,更无一人再见到他的踪迹,三老怀念师恩,心终不舍,知道师父武功智计,无人能敌,耳目最灵,又精剑术,便是山行,遇见多厉害的蛇兽,老远便自警觉,定能量力行事,除非和除蟒取桂一样。非拼不可,就说不胜,也不致受什伤害,怎会杳无音信?又以师父素敦孝友,每年必归扫墓,心疑去往别处,也许回家途中相左。当经议定,分出一人回家守候,下余二人赶往各位师执家中以及素喜往来游行之地分头寻访。似这样轮流寻找了八九年,把所有名山胜境,几于踏遍,始终未得一点消息。

未了一次,三老中石云子最有心计,机警过人,想起师父名满天下,熟人甚多,自从那年深山除蟒便未再见,行时又将本门心法倾囊相授,大有从此不归之意。如在人间,必还是在野人山一带隐居,决计仍往山中,专择那亘古无人的森林暗谷之中搜寻。这类森林往往数百里不见天日,其中蚊虫大如黄蜂,俱有奇毒,什么凶毒的蛇虫猛兽都有,便是山中生蛮,都无一人敢于走入一步。石云子念师心切,自恃智勇,却不顾一切,对于蛇虫、毒兽等物一毫不以为异,特用巧思,预制悬床面罩和一身别出心裁的防身睡衣。那件防身衣用百炼柔钢所制,由头到脚密布两三寸长的毒刀钢刺。睡前相好当地形势,不是藏身皮囊以内高悬树上,便是穿上这件千刃铁衣,连头带脚一齐罩住,将用头发结成的网形悬床挂向树枝之上,人卧其内。为防大群猛兽骤然来袭,或是寡不敌众,又用苦功练成一手三暗器,能一举手同时发出三样连珠镖弩钢丸,曾在片刻之间打死三四十条白额青狼,另外还有几枚特制的硫磺毒火弹,能放大片毒烟,多厉害的蛇兽遇上也被吓退。就这样,那森林也难进去。

幸仗吉人天相,机缘巧合,来时在山口内遇到大群野骡。这类东西,看是蠢然一物,生性猛恶无比,又最合群,内有两个为首的,只一开步,后面骡群便潮水一般涌将上去,不问前途有何险阻,一味朝前猛冲,不论死活永无回顾,为数又多,走起来成千累万。最多的大群,往往一两天过不完,远望过去,黑压压,密层层,布满山野之间,也看不清是多少,当时惊沙滚滚,雾涌沙飞,万蹄踏尘,天鸣地动,声势猛烈异常,人当其冲,逃避稍迟,晃眼便成肉泥。遇救那人乃是一个山酋,走到山口的外面忽然遇上,两边高崖,躲避不及,地势又狭,万无生理,一路急喊狂奔,想要逃往口外,后面骡群已自追到。眼看首尾相衔,危机一发,野骡奔驰又猛又快,本来非死不可。石云子恰在崖上,也因发现骡群,上崖躲避,见状激动侠肠,将随身飞抓套索掷将下来,刚将人套住往上提起,骡群已由山酋脚底猛冲飞驰而过,只下手稍缓,立被撞翻踏扁。山酋自是感激万分,强行请往山寨款待,问知将入森林寻师,苦劝不听,除多备食粮而外,又将家传至宝一粒茶杯大小的雄黄珠送作防身避毒之用,有此一珠,无论多么厉害蛇虫决不敢挨近,离身三尺便即晕倒,听人宰割。

石云子仗此一珠,虽然不畏蛇虫之害,但是别的险阻仍多,费了好些天的心力,仅仅走进了一二百里。后来简直无路可通,又发现一处天险,地势卑湿,瘴气浓厚,如非身带宝珠,早已身死。想来师父也不会到这等地方来,方始废然而返,又费了好些事,走了十多天方始脱身出险。这日夜宿荒山古树之上,醒来忽然发现离树不远倒着不少独角犀牛,已经身首异处。这类野犀,皮最坚韧,刀斫不伤,猛恶非常,竟会死了那么多,自己也毫无觉察,刚要起身下树,觉着头脑昏晕,有异寻常,再往四外一看,大片毒岚恶瘴,正以那树为中心,化成片片彩云,浮沉地面之上,往四外散去,料知夭明前连遇毒瘴与犀群合攻之险,不知遇何异人来此解救,居然平安无事。昨晚原因山行迷路,人又倦疲,分明已发现左侧有一深壑,两崖满是各种果树,鼻端隐闻腥腐之气,这等地方瘴气最重,无如心身交疲,无力行走,自恃身藏雄精、悬床精巧,不畏瘴毒与蛇兽之险,哪知这等厉害!对方既然救人,就当救彻,怎不将我唤醒,指点几句再走?

正寻思间,猛想起睡前因当地形势险恶,床罩放下将全身套住,怎会松开?心中一动,忙往身边一摸,忽然摸着一个麻布口袋,内有一本绢写的书。瘴气尚未退尽,不敢下地,就树上坐起,打开一看,乃师父以前说过那部最珍秘的《猿公剑诀》,外附白色的葯丸三粒,大如龙眼,还有一封师父亲笔的信。大意是说那年约他除蛇的人,本是武当派名人之徒,因师父为人所杀,仇敌还在穷搜不已,没奈何逃往西南边境,隐姓埋名,借着采办生葯避祸,以免被仇人寻着,一面下苦用功,预备练就一身上好功夫,一心一意寻着仇人为师父复仇。这日因见自己诛杀怪兽,知是高人,当时倾心结纳,想拜师恐露形迹,先未明言,问明住址以后,便将所营葯行解散,本要专诚登门,苦求收录。不料机缘凑巧,偶在深山石洞之中得到这部剑诀,前半和自己所有一样,后半不特有图无解,并有好些奇书古篆,一字不识,心中大喜。正要起身,恰逢到山中发现毒蟒,葯商山人想起上年自己独杀怪兽之事,正在商计如何访聘这人,本愁孤身上路,恐与仇敌狭路相逢,身遭毒手,剑诀还被夺去,混在葯商山人群中,同来聘请,可以掩饰,同时又得到成形首乌,便赶了来。见面之后,互相密谈了一夜,因见那人甚是诚谨忠义,那部剑诀更是生平梦想珍籍,当即应诺。惟求慎秘,故作勉强应聘,一面把三门人召来,把平生武功、本门心法尽量传授,事完同去野人山,又在前取剑诀地方寻到好些灵葯元丹和一本奇书。此丹乃前人采取各种珍奇葯草合炼而成,功能轻身益气,却病延年,师徒二人隐居山中好几年,才将剑诀奇书全部参悟。先并不知门人终年苦寻自己下落,日前偶往近处闲游,由一寨民口中得知门人对师苦心,深为感动。天明前因闻野犀猛啸之声,为数甚多,居山日久,深悉兽性,疑是山人山行为野犀所困,连忙赶往。望见大片桃花毒瘴笼罩之下,树枝上悬一草囊,正与寨民所说寻找自己的爱徒相似,只奇怪这类野犀猛烈无比,闻见生人气味定必向前猛冲,尤其头角尖锐,差一点树木一撞就折,何况这多一群。另一旁林箐中还伏有白额青狼,怎会围树怒吼,未敢近前?既恐人为野兽所伤,又疑人已中了瘴毒。因自己炼成避瘴解毒之葯与破瘴之法,师徒二人合力将瘴气冲散,杀散兽群,上树一看,果是爱徒石云子,虽稍中毒,人并未死。这才发现身旁带有雄精异宝,因不知此宝妙用,未用丝网悬向外面,包藏太紧,不能尽发它的妙用,致为瘴毒所侵,昏迷难醒,幸遇自己,不然也是死数。本想醒后相见,无如所学道书尚未完工,而新收门人的仇敌也是自己的大对头,事须隐秘。惟念三老对师忠义,特将剑诀留赐,令照所添图解,回转天门山,师弟兄三人一同勤习,学成之后,绝少敌手,本身还享长寿。另外各赐三元丹一粒,也在炼剑以前同服,此后师徒再见无期。当地为野人山最深处,各种猛兽凶禽千百成群,毒蛇大蟒巨如车轮,更有极厉害的瘴毒,中人立毙,其他恶物尚多,到处危机四伏,纵将剑诀炼成,一旦遇上也是难当,千万不可再来。自己不久也要他去,便来也见不到。只要谨记师训,多行善事,便算报我,何必在此一面?因此将去毒的葯塞入云子口内,代用雄精滚转全身,不等人醒,留书而去等语。

云子深知师父性情,既然对面不见,再寻无用,哭喊了几声,体力逐渐恢复,只身上酸麻还未去尽,随即觅路赶回天门,与梅、柴二人说了经过。由此起,三老便同在山中炼剑。炼到第九年上,刚刚炼成,师父忽然回转,才知那后收师弟,乃长年名震关中的小侠路云飞,自将剑术炼成之后,又勤习了数年,才与杀师仇人定约,同往黄山天都峰顶决一存亡,定约就在下月十五。三老便同随去。对方料定路云飞多年隐迹,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又听人说有天门三侠在内,越生戒心,也约有不少能手异人相助。这场恶斗好不热闹,直斗了三日三夜。三老这面不愿结怨伤人,事先早请出一位前辈丐侠王鹿子,为首两个元凶除去,立时出面制止,迫令双方讲和,于是双方便遵命停止厮杀。三老还想在事完后请师父师弟去往山中款待,人已失踪。石云子平生爱才,偏生所收两个门人均都早死,虽然不再收徒,对于师侄后辈,只合他意,无不爱护非常,先听柴寒松一说便甚嘉许,去了必有教益。

香谷子对元礽说完前事,又把云子性情为人告知,使其见时好有准备。元礽自是感激,见那山路相隔轩辕庙竟有好几十里,中间还隔着几处峰岩,心方不安。忽然路转峰回,绕出两座小峰、一片树林,便到了月镜岩后幽谷之中,月光如水,幽谷无人,不时由两旁石崖上传来一阵阵的幽兰暗香,知离轩辕庙只有半里来路,不便再行谦谢,只得仍由香谷子背负前行。刚出谷口,便见庙前松梧疏林之中站着高矮两人,道装的一个貌相清癯,身材高大,胸前长髯疏秀,对面一个身着前明衣履、头挽小髻、身材矮瘦的老者,同坐月光之下。面前山石上放着一个茶炉和几个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回 月下拜高人 汲水烹茶成绝诣 天涯共此夕 云鬟缟袂起遥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孩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