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孩儿》

第五回 斗三关 神拳惊巨寇 临大敌 铁掌救娇娃

作者:还珠楼主

同来贼党当中有一明白的,知道再如动武,不论胜败均要丢人,忙使眼色止住。小贼原是一时怒火,猛然醒悟,暗忖报仇不在当时,只得勉强忍住,假装大方笑道:“我因兄台武功高强,不知内家劲功如何,稍微领教。不料兄台小题大做,倒显小弟小气了。请到山上一谈吧。”元礽暗骂:“任你有多狡猾,难逃恶报!”接口笑道:“徐某才疏学浅,不知寨主有意相戏,致多失礼,望勿见怪。”小贼随问三人姓名,陪同上山。

到后一看,原来平崖后面地势洼下,还有大片盆地,后寨便在里面,风景更好。小贼将三人安置在崖侧小峰旁一所小楼之内,因离正日已近,凡能到达山顶后寨的,不是主家至亲好友,便是接到请帖的对头和江湖上成名人物,因此款待也极隆重。各大小宾馆均派有专人陪侍,并设了两处戏台,候客消遣。

元礽见山上人多,急于想知秦瑛黑孩儿兄妹到来也未,入楼坐定,方想如何访问。马云见各宾馆都是地大人多,小楼上下只两大间,孤悬小峰腰上,好似主人平日游观之所,临时用来待客,料知不怀好意,便将知宾贼党胡仁义辞退。元礽见人退净,就说:“慾去外面走动,访两朋友。”马、罗二人只当往寻吕氏双侠,答说:“我们也要和金刀钱正春与铁爪孙十五见上一面,只是徐兄与小贼仇恨已深,双侠曾有会前不可交谈之言,如寻别的朋友,也须留意。小贼凶横,什事都做得出,言动之间最好审慎一些,须防冷箭才好。”元礽见他情意殷殷,随口谢了。

三人刚要出门,忽有人送来一信,大意说元礽种毒已深,最好暂时不要走动,晚饭后便可任意所如。否则此时贼党添了两个能手,出去必要遇上,一个不巧,吃亏还要误事,最好晚饭前谁也不要出去。底下不曾具名,只画了一个小黑人,当是黑孩儿所写,笔迹偏又不对,书法秀劲,于是疑心秦瑛所为,本极信仰黑孩儿,何况来书又似心上人所写,立止前念。

马、罗二人本甚机警,料知发信人必非庸流,又见双方竟把自己认为同道,元礽已有那高本领,此人自更高明,无意中得此大援,好生暗幸,随又向元礽探问来历和此行用意。元礽因来信把马、罗二人连在一起,明已认为同道,也就不再隐瞒,便把来历说出,只将秦瑛报仇一节隐起。二人才知元礽是天门三老门下,越发喜出望外,倾心结纳。

晚饭后,二人见先前知宾未来,另由一名章金龙的贼党作陪,是个久跑江湖的老贼,不住探询元礽来历,席散辞去,知道贼党十分注重。二人悄对元礽道:“老贼如知你是天门三老门下,决不敢于侵犯。照适才贵友来书,好似另有高人暗助神气。我虽不知徐兄出外何事,但料小贼自来凶横好胜,初次当众丢人,必不甘休。此行定有事故,也许有人寻事。徐兄毕竟人地生疏,多高本领也要小心。我二人不才,意慾陪同前往,不知可否?”元礽不便说是往寻秦瑛,再三推谢,力说“无妨”。二人料有难言之隐,只得罢了,随将宝剑暗器带上,一同下楼,假作闲游,并往各宾馆中访看朋友。

元礽初意想访看三蒙面男女来宾是否有黑孩儿在内,等寻到所居宾馆一问,说这三人晚饭前离开,想在附近游行或在看戏。元礽重又寻到戏场,见看客甚多,只不见三人踪影。问知崖下大寨前面盆地上还有一座戏台,疑心三人在彼,改道寻去一看,那戏台设在寨前一片大约十亩的广场之上,搭有高大席棚,火把灯烛灿若繁星,男女客人都有。绕行了两周,一个人也未找见,觉着回去也是无聊,便在台侧寻一人少之处坐下,暗忖:“黑孩儿原令事前将小贼气功破去,在未翻脸以前,一主一客,如何寻他动手?方才连寻不见,也许黑孩儿不愿自己先见秦瑛,有意避去。照此情势,分明在未破小贼的气功以前见不到人。”正想不起如何下手,心中愁烦,忽听隔座有两人低声谈论。元礽虽不懂江湖黑话,见那两人神情不善,时向自己斜视冷笑,便留了神。一会后面又来三人,也在低声说笑,猛一回顾,正是吕氏双侠。另一人好似贼党知宾,因双侠不理自己,想起罗干传话,料有原因,便不再回顾。

随听双侠说道:“想不到英雄会前还有这等热闹好看,使我们长了不少见识。少时贵山主如率来宾上台,愚弟兄不揣冒昧,也想上去献丑一回呢。”陪坐贼党答道:“敝山主原因小狗欺人太甚,身是主人,不便当时计较,料定小狗狂妄无知,必要逞能,为此少时将戏停住。众来宾如有雅兴,不妨上台一试身手,还请二位小侠助威把场才好。”双侠笑道:“我弟兄虽然才疏学浅,最恨不平之事,对于双方也无嫌怨,只过得去便好。”贼党似因双侠口气隐寓不平之意,有些不快,赔笑答道:“其实双方比武,胜者为高,都是单打独斗,无什不平。真要恃强,清风道长和洛阳三杰均已来到。如有偏袒,随便出场一个,也将小狗打发回去。敝山主本定英雄会上与他一分高下,为了方才有人说话,敝山主觉着小狗欺人太甚,看得起他,才想试试他的功力,行家对面,点到为止。双方素昧平生,身是客位,便有多大来头,也不应如此欺人。如若放他过去,情理难容!少时上台,小狗只稍知进退,也不与他一般见识了。”

元礽终是忠厚,明听对方连骂小狗,因未指出姓名,仍然不想发作,正在暗中生气。贼党话未说完忽然住口,因贼党对面骂人,不愿回看,正觉奇怪。随听双侠笑道:“这是哪位爱抱不平的明公?大概嫌这位不该出口伤人,点了他的哑穴,本领也是真高,愚弟兄与这位同在一桌,会连声音都未听见,竟被他将人点倒。你说我们丢这大人,有多冤枉?总算手下留情,没有鱼目混珠,把愚弟兄认为一党。再连我们一齐点倒,以后如何做人?也不知点穴明公是什家数,妄自分解恐有误伤。哪位高亲贵友请抬贵手把他解开,省得外人见了笑话。”

元礽回顾,那贼本在指手画脚,忽然变作目瞪口呆,泥人也似,言动不得。双侠说话再一带刺,引得旁观诸人除贼党一面全都哗笑起来。那贼身不能动,心内明白,耳听双侠肆口讥嘲,又急又气,脸上汗珠都有豆大,偏生坐处在人行道的边上,双侠均坐对面,三面同党,无一外人,谁也没看出有人经过。穴是怎么点的,双侠话虽难听,所说多半实情,其势又不能任其干着。

隔座两贼,一名花刀王春,一名铁沙掌陆连芳,本是河南有名水贼,与小贼佟元亮交厚,刚来不久。平素强横,也不知道来人深浅,听人指点元礽在场看戏,少时还要激他上台比斗,信口开河,大撒野火,想激元礽动手,代主人出气。一见同党当众丢人,又听主人说过双侠厉害,身后那人更是难惹,闻言空自气愤,但又不明解法,王春便往后寨送信。陆连芳最是粗豪,以为双侠放刁,起身走过,强赔笑脸道:“二位兄台,我们都是主人请来的外客,不能坐视鼠辈暗放冷箭。请先把人解开,主人出来,索性将英雄会提前。外来鼠辈谁不服气,上台见个真章,明后日痛饮寿酒。”双侠正要答话,忽听陆连芳刚说得一个“我”字,没了下文,原来三不知也被人点了哑穴。众目之下,并未见有一人近身,不知如何被人点中,当时一阵大乱。

内中只元礽发现陆连芳正指手画脚之际,相隔第三桌上有一瘦矮老人手指微动,心中明白,意慾就便与双侠亲近,忙走过去笑道:“小弟虽未看清这两人如何被人点中,许是哪位前辈高人听他们话大欺人,用神沙手法点中的吧?二位兄台虽然素昧平生,大名久仰,将他解开再说如何?”双侠惊道:“这飞沙打穴,粒米穿金的绝技,当世除天门三老外,连家师共只三人,倒有两位不曾见过。照此说来,打的定是羊车穴。兄台想也高手,我虽不会,解法尚知一二,你我各解一人如何?”说完,大吕把手一拱。元礽知他成心要自己露脸,也拱手道一声“请”,双双伸手,朝两贼脊骨上伸二指一捏。二贼同声怪叫,当时醒转。众人又是一阵大乱,台上也早停住。

佟元亮恰陪两个新来能手饭后游山玩月,闻报大怒,立即传令赶来。佟元亮进门,见元礽已将人解开,正和双侠叙谈,越发不是意思。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同来恶道清风道长人甚阴险,恐其不照预计行事,先就发难,暗中扯了他一把。佟元亮会意,强捺怒火,手朝三人一拱,道声“多谢”,便纵上台去。被点两人带愧交代两句,闪向一旁。

佟元亮到了台上,二次拿手一拱,笑道:“后日家父七旬正寿,本来不想举动,后经亲友门人力劝,家父也因人生七十古来稀,江湖上的朋友有好结果的甚少,自从金盆洗手,隐居纳福,直到如今,始终过着太平安乐日子,便小弟不才,蒙各地高亲贵友、水旱英雄照应抬爱,也创了一点小基业,养活不少苦朋友。因而想起江湖上朋友结局不好,多半由于互争意气,以致身败名裂。虽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实与江湖义气有违。自来二虎相争必有一伤,意慾借着家父寿日,请天下英雄来此赴会,借着三杯薄酒,与平日有过节的朋友释嫌修好,以全江湖义气。一面请各位嘉宾随意上台施展本领,使那无知之辈开眼长点见识。真要双方有仇不能化解,也请就此一会,一对一分个高下,不论胜败,当场揭开,从此不许循环报复,否则便由愚父子与到场诸位老少英雄、仁兄仁弟群起而攻,过这三天,不许江湖上再有仇杀之事。万一有什争执,也由英雄会到场人出来公断。本定后日举行,适才清风道长、铁指禅师席间谈说此会用意固好,但是拳脚刀枪无眼,寿日乃是喜事,万一伤亡太多,岂不扫兴?本想今夜提前开会,又恐在下交游不广,以及闻名未见、住址不明、无法下帖的各位高人奇士驾临稍晚,正在为难。适才接报,本山有两位来宾被人无故点穴,今日还有几位素昧平生的来宾也似有心赐教而来。既然赏脸,自然不便有违雅意,不过以武会友,来者是客,会期只管提前,仍请诸位按照原议单打独斗,胜者为强。在下本有对头,因是主人,不得不让来宾先上。除非有人定要当时赐教,那是无法,否则就先请别位登场了。”

元礽早就跃跃慾试,听完正要起立,吕氏双侠暗中止住,缓得一缓。忽有一个大汉纵上台去,笑道:“在下姜飞熊,为了小徒前日冒犯虎威,久慾拜山请教。因往外省访友未回,日前回到江西,蒙山主赏脸,赐我一封柬帖,星夜赶来,与老山主拜寿,就便领教。自来开场没好戏,身有要事难于久留,随便山主赐教几招。今日不能讨得公道,在下学艺不精,死而无怨。万一保得残生,回家抱孩子,也好早作打算。”姜飞熊原是北省有名镖头,今春徒弟保了一趟镖被小贼夺去,等到由外赶回得知此事,正要寻来,忽接小贼请帖,忿怒交加,特意来此拼命。到后一看,见贼党中颇有几个能手,惟恐不胜,势成骑虎,心想小贼比那一僧一道好斗,意慾拼他一下,如被打败,便回去变卖田产赔还客人,由此隐姓埋名永不出世。人本豪爽梗直,身又高大,声如洪钟,看去甚是威武。

小贼本意当日对头甚多,无端来了一个徐元礽,当众丢人,颜面难堪,慾借独门暗器找回场面,先将元礽打倒。说完斜视台下元礽,正在冷笑,准备先让两场,然后出场,指名要元礽上台比斗,不料姜飞熊纵上台来。方要答活,台下忽又纵起一人,先朝双方把手一挡,说道:“老山主会规最是公平,无论多大本领的人,至多每人只比三场,以免车轮战法的流弊。我知今日上门生事的人甚多,如若挨个动手,便是天神也无此长力。姜朋友说开场没好戏,实在有理。我杨老幺虽然不才,与山主交好多年,也还能代作一分半分主意。凭我手中一枝蛇矛,想代山主和姜朋友见个高下。胜了不说,如若打败,我代主人赔镖如何?”小贼知杨老幺乃长江有名水寇,武功甚好,心想今日强敌甚多,一齐指名索战也实讨厌,随口笑答道:“镖银小事,当初原因姜镖头手下欺人大甚,一时误会。既承光降,便不上台赐教,会后也必发还。杨兄既愿代小弟向姜朋友领教,遵命就是。”

姜飞熊听出杨老幺语带讥刺,神态凶横,心中气愤,闻言拔下金背虎头刀,自去下首站定,“怀中抱月”,把手一拱,说一声“请”,杨老幺见他神态激昂,连名姓也不问便亮刀相待,不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回 斗三关 神拳惊巨寇 临大敌 铁掌救娇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孩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