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蚂蚁》

一六 森林鬼啸 狮声魅影

作者:还珠楼主

兰花又问:“那两条神金怪人并未看见,所说不知是否有理?”凤珠拦道:“此时暂且不谈,明早想好主意再作商量。”姬棠从旁接口,方说:“姊姊说得极是,此事关系非小。”忽听森林那面两声鬼啸,声甚凄厉,曳空而过,仿佛飞出老远方始停止,顺风传来,听得毕真。这时雨过天晴,月光如昼,照得远近湖山林野到处清明。因鬼声来路偏在湖西北寨崖角上林野之中,相隔尚远,遥望各处山崖上的号灯均作黄色,知道各地守望的人均已警觉,但未发现别的形迹。业已有人出动,正在四面窥探,因那声音飞得又长又快,决不是人。如在平日,必当怪鸟飞过,不会在意。当日因老妖巫派人来此恫吓警告,兰花连传密令小心戒备,刚刚天黑不久又发现了一次黑影,众蛮人都知敌人厉害,由不得添了许多戒心,稍微有点动静便加留意,不肯丝毫放松。众人在平台上仔细查看,森林那面仍是静悄悄的,并未有什影迹。方想山中怪鸟飞过,事出偶然,忽又听西南角上又是同样三声鬼啸。当地靠近湖边,相隔不远,可是用尽目力也看不见一点人影。防守蛮人已各持刀枪分头掩将过去,崖上号灯仍是黄色,仍未发现敌踪。

兰花越想越怪,忙令幺桃多取几枝镖箭毒弩,准备去往对岸查看。姬棠劝道:“兰姊先不要忙,这鬼啸之声恐是好人闹鬼,声东击西,乱人耳目。你是全山之主,不可妄动,可将平台上面这盏总号灯转动,传令他们各自留神戒备,不见敌人不可自相惊扰,就是发现姦细也照平日我们所说各守地段,看清来敌多少,再行分头合围,不许一拥齐上。存放兵器粮食之处更要添人把守,以防中他调虎离山之计。”因四人均住竹楼之中,自从姬棠出主意添设号灯之后,仗着以前练过,物料齐全,不消多时便全备好。这盏四色主灯刚刚挂上还没多时。兰花闻言觉着有理,再见敌人连影子都未看见,对岸蛮人业已纷纷出动,有的还拿着火把,虽未乱吹芦笙,看去人甚纷乱,忙将号灯转成绿色。众蛮人老远望见,便各赶回,鬼也不曾再叫。

兰花见凤珠自听鬼啸便离座而起,朝着森林那面远近眺望,似颇紧张,笑呼:“叔婆,可曾看见什么?我想这东西许是山鸟飞过的居多,未必会是姦细呢。”凤珠坐下答道:“我看此事大有可疑。第一次鬼啸由西南飞向西北,飞出老远才住,又长又快,共总几句话的功夫,又由西北飞向西南,发声之处似均在崖角不远森林之中,并非由落处北面飞回。头两声相继发作,我未留意;后来三声仿佛一个接一个飞起,带着那极尖厉的异声,同时往南飞去,仿佛有人主持,用几枝响箭一类的东西忽左忽右相继发出,否则无论是人是怪,多少也看得出一点影子,何况那声音又快得出奇。如我料得不差,多半敌人暗中闹鬼,想要惑乱人心。今日我在对面洞中晕倒醒来,曾令你父多派点人去往来路崖口防守,并将我那二十多个女兵换回。照理步行要走两三天才能往返,蒙你父好意,命人骑了快马赶往离此数十里的飞凤崖,传令沿途守望的人用警急信号令众女兵连夜赶来。彼时雨还未住,还有山洪阻路,恐她们初来,山路不熟,并还命人护送。并说,危崖人口奇险,下面飞索业已收上,崖口上面的飞桥又被我斩断,多厉害的敌人插翅难飞,不等接班人到,便令连夜赶来。”

“这些蛮女从小在我身旁,忠心已极,又都力大身轻,留守的这二十多个更是一些好手,便我同来这二十个,如非途中风雨太大,饥疲交加,遇见山洪阻路,也不至于那样艰难。你父发令时,我人正不舒服,忘了招呼两句。她们接到警急号令,不知我有何事发生,定必当时起身,连夜赶来。照我算计途程,至多天明前后必要赶到。方才鬼叫声音正是她们来路一面。老妖巫原有由森林来犯之言,当地也是大片树林,我日里曾经走过。听说西南角上过去不远便是森林人口,中间只隔两条小溪,一片里许长的石山。你们采荒不走此路,也不知有人防守没有?妖巫本人今日还未接到回信,决不会来。如在派人送信恐吓以前双管齐下,当场示威,另命几个徒党来此装神弄鬼、兴妖作怪,她们匆匆赶来,不知底细,中途相遇,岂不容易受人暗算?”姬棠接口道:“那代妖巫下书的人因感姊姊恩义,看出妖巫邪法全是骗人,老寨无什亲属,有一兄弟又在这里当小头目,日子过得极好,自己不愿回去。兰姊为防泄漏机密,又有点信他不过,始终命人暗中监视,不许妄自行动。另将一只小野猪作为他的替身,缒往崖下,向老妖巫回信。这鬼啸之声固是可疑,姊姊也料得有理,但那送信的人看去老实,不像虚假,如与妖徒分路同来,只要知道,便可问出。”

兰花闻言,正要命人去唤,忽见崖角号灯本已还原,忽然由绿而白,由白转红,照着预定信号,这样灯光转动当地必有变故,但是只限一地,无须别处往援,因此各地守望,连同搜敌扑空回来的蛮人并未惊扰,只有原在左近防守的十多个壮士飞驰赶去。同时,瞥见东北角森林那面也有同样信号转动,因相隔远,一有警兆,左近另有专人接应,只将芦笙吹起,由近而远,分三四面传将过去,跟着声便停止。凤珠见这样凶野粗蠢的蛮人居然能受兵法部勒,除方才几声鬼叫稍微惊扰,经兰花口吹银笛,发令禁止,主灯一转,立时复原。照眼前形势业已几处发现惊兆,一点也不慌乱,看去整齐已极,比前两次避暑所见胜强十倍,暗忖此女真个智勇双全。王翼虽是负心,得她为妻,应该满足。他已负心在前,今日见我又想勾引,实在可恶。如不看在兰花面上,岂肯甘休?便夸奖了两句。

兰花人最好胜,闻言笑道:“这哪是我一人的功劳。自从他(王翼)和时二弟来了,我们四人一同教练才学会的。为了他们一味勇猛,稍微有点事,便一窝蜂钻头不顾屁股,乱糟糟的。不打他们不怕,打得太重,又觉不忍。时二弟更不愿意,说人都一样,聪明绝顶的人固然也有,许多人才都由他的身世境遇和激励提拔、利害磨练而成。天生下愚都是生来有病;常人十九是为境遇所困,或是放纵已惯,埋没了他的本能,他也不肯上进,因而虚生一世。一味鞭打毫无用处,就是勉强学会,也和一柄百炼钢刀一样,只管苦心打造,锋利无比,没有主持人去挥动它,毫无用处。到了敌人手里,还变成自己一个大害。真能苦心教导,赏罚公明,没有造就不出的人。因此我们说好,我和侄孙女婿专一立威,但是雷声大,雨点小,由时二弟夫妇去做好人。平日无事,和他们同在一起做事,什么都是好言劝说;一旦遇到正经大事,或是有什警兆,便由我一人做主,轻易不罚,一罚必重,但是极少杀人,重在改过,以功赎罪。不消一年,居然做到全山的人成了一家,不像以前还有外族之分。无论何人均以犯规犯法为耻。无事之时,便我四人也和他们亲如家人;一旦有事,我便成了首领,令出必行,从无一人敢于违背,事情过去,仍和平日一样,因此人人胆勇,肯出死力。他们均知无论多么艰险的事,都是为了大家利害所关,并非专为我们四人。”

“不过他们一向怕神怕鬼,时二弟夫妇为此曾费不少心力口舌,百般解释,他们也颇相信;无奈成见太深,只管知道虚假,一到森林,或是月黑天阴之夜,只有一点可疑影迹、奇怪声音,仍不免于疑神疑鬼。怪人和黑猩猩刚出现时,几被闹得风吹草动都要惊疑。后来还是有人对面僮上,看出是人,带一野兽来此窥探,方始胆大起来。所以方才那样纷乱还是怕鬼的缘故。现在已好得多,得到号令敢朝鬼声来处赶去;否则,不先看出真假,天气再要黑暗,就怕受罚,不敢不去,也是伸伸缩缩。只要有个胆小的人疑心生暗鬼,一声惊呼,全都忘命奔逃,四下乱窜。历来山寨妖巫那样猖狂,便由于此。”

“因我法令最严,这枝银笛能发各种号令,按着声音长短快慢指挥一切,一经吹动,他们知我四人业已看重,此时亲自出动,无论前面多么凶险艰难,也必照令而行。今日黄昏前,我又重新布置,选出许多勇士,层层埋伏,由来路西北山口起,远近各地紧要所在俱都有人守望,各有各的专任,不奉号令决不轻举妄动。叔婆所说通往森林的来路树林一角,早派有人,藏处隐秘,休说妖党,便我们自己人不与明言也难发现。那一带地势我早看明,来敌无论何方均走不进,叔婆只管放心。那代妖巫传信的始终不曾离开一步,决无同谋之理。妖巫本意装神装鬼,打算吓人,她派妖徒来此,也决不会使人知道。这里每遇天阴月黑,常有各种奇怪鸟兽悲鸣吼叫,听去刺耳。今夜这类声音却是初次听到,又是大月亮底下,容易使人惊疑罢了。”

凤珠方想,兰花发令防备,业已将近黄昏,妖徒焉知不是早到?料定决非偶然,因见兰花好胜,自信太强,不愿拦她高兴,也未再说。姬棠心细,自将回信绑在野猪身上、命人送往山口之后,想起碧龙洲虽然孤悬水中,后面小桥相隔对岸太近,洲上近来土地虽多开辟,因王翼兰花均喜风景,竹楼四外还有不少花木环绕,又有一座玲珑剔透的小山和喷泉水洞,到处都可隐藏姦细。前收两只小狮业已长大,经过日常训练,天性凶猛,十分灵巧,对主尤为忠义,寻常蛮人身边再要带有兵器,谁也休想去往楼前一带走动。如是山中;日人还好一点,至多发威怒吼,不许来人走近;有那新由老寨来的,便要由四人分别指点,经过两三次后才能认得,要想走到楼前仍是不行。只几个服侍兰花的蛮女能喊得住。有时四人喊那些小头目到楼前问话,必须将它引开,或是分出一人去往楼下喝止,才可无事。否则一个不巧便被扑倒,往往受伤。洲上风景又好,楼离小桥又近,必由之路,除却寨舞欢会,二狮平日看惯,照例伏在四人身旁,等人散后各自归洞,不向来人发威。平日新来的人一不小心未由楼旁小径绕走,离楼稍近,必受虚惊。

兰花先觉好玩,引以为乐,日久嫌烦,便用铁链锁住,不令伏在楼下。到了夜里,如有不常去往楼前的人走过,仍要发威怒吼。四人因其不伤幼童,洲上人家都是兰花用过的蛮女和一些随同长期种田、比较温和干净一点的蛮人,分居楼前小山侧面,共只三四十家,二狮俱都认得。他们不奉命不去楼前走动,也就听之。当日因凤珠新来,又有二十名初来的女兵,恐其发威惊人,特意给了许多鲜牛肉,将其喂饱,把锁链缩短,关在楼旁小山洞内,打算天晴向来人分别指点认熟之后再行放开。姬棠因觉妖巫诡计多端,防不胜防,关心风珠,恐其受惊,先向洲上住家的蛮人通知,令其轮班守望,随时戒备,又在对面寨中选了二十名勇士,分成两班,防守楼前和桥口两岸。后又想起二狮大有用处,好在这些防守的都是旧人,狮甚灵慧,能通人意,只在他口中咬上一根短铁棍,便不再吼啸,见了生人照样猛扑上去,便将二狮领到楼下,交由两个新近嫁人、喂过二狮的蛮女轮流看守,埋伏在花林里面,以防万一。

先见兰花、王翼还在发令,因那号灯以前虽然练过,到底初次应用,特令几个聪明记得的男女蛮人分头指点,另外还要加上两种分合信号。事情尚多,姬棠急于要和再兴商量,并和风珠乘机亲近,匆匆选了二十名勇士便先赶回,布置停当,又将二狮迁到楼下。因听楼上再兴和风珠笑语之声,恐再兴疑她赶回窥探,事完重又赶往对岸,与王翼、夫妇同回。进门只顾随将说笑,也未提起。鬼叫一起,先听二狮在花林中走动,喉间微微轻吼,料知已有警觉,在彼发威。先并不曾想到用它搜敌,正在寻思,那二十多名女兵无论走得多快,也要半夜赶到,看神气姦细人必不多,久闻这些女兵均得凤珠真传,身轻力大,纵跃如飞,内有几个本领竟不在风珠之下,也许凑巧能将姦细擒到,岂非快事?

忽又听一声鬼啸隐隐随风传来,相隔比前要远得多,正是女兵来路一面,心中一动,方想说女兵走得极快,中途平地一带又有快马接应,天色一晴,山洪便退,比起凤珠来时一难一易相去天渊,何况又是轻身急驰,不似王、时二人和风珠来时,虽然带得人多,挑有许多东西,和寻常行路一样,无法走快。此时夜还未深,虽还不应赶到,必已走到中途。如其来得大快,人已上马,四五十里的平林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六 森林鬼啸 狮声魅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蚂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