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蚂蚁》

一九 蛮女幺桃之谜

作者:还珠楼主

再兴夫妇虽然看出王翼连日借着采葯为名,和幺桃常时去往山东北一带走动,又不要人跟去,觉着可疑;但因所去不是森林一面,虽和幺桃同出,但不同回,二人身上都是一身污泥尘土,先当二人发生苟且,姬棠仔细查看幺桃神情又觉不似,对于采葯之事偏是那么注重,又不带人。每次所得无多,人却看去疲倦异常,仿佛那葯草不是容易可以采到,与王翼平日贪逸厌劳性情好些不符,分明改了常度。但他对于凤珠自到后第二日起始终庄敬,不像初来时一双色眼老注定在对方身上。如说关心妻病,又是口里好听,神情淡漠,心中奇怪,暗告再兴,设词试探,并要同往相助。以前二人有事多在一起,这次王翼一听再兴想要跟去,便面现不安之容,极力坚拒,第二日人便一去不归。

再兴先和王翼一样,和凤珠相见稍久,只兰花、姬棠稍微表示,便即离开。近日因王翼常出采葯,姬棠和再兴说好,故意不走,看凤珠是否讨厌;哪知凤珠非但言笑如常,有时再兴借故要走,反被留住。再兴因王翼不在房中,兰花又不知内中隐情,无须顾忌,本不舍得离开,凤珠一留,正合心意。连经数日,觉着王翼神情可疑,便照姬棠所说一试,果不愿其同往,也不知是何原故,夫妻二人先就怀疑。到未了一天,见幺桃去了一日,王翼更是一去不归,料有原因。姬棠忍不住和凤珠谈起,觉着近来王翼大改常态,与前不同,便对兰花也和以前不一样,表面虽说得好,形迹上好像疏远得多。

凤珠近日和姬棠情分越深,对于王、时二人之事虽未明言,彼此早已心照。王翼和幺桃背人亲热神情,也早有蛮女日常密告,知他夫妻关心自己,恐王翼昧良,有什阴谋恶意,笑答:“这个不足为奇,此人心术不佳,有好些不端之事被幺桃看去,恐其告发,本意敷衍幺桃,勾结一党,免被兰花知道,于他不利。幺桃年已成长,心性灵巧,自然借此挟制。恰巧兰花生病,有了机会,才借采葯为名,背人亲热。此举不过王翼心性不定,既恐幺桃走口,想要买动,又因天性好色,对方相貌也还讨人欢喜,乐得借此消遣,其实未必是他本心真爱幺桃,想要勾引。”

“至于他夫妻近来有点疏远,他们结婚时的情景我虽不曾见到,但照兰花那样情热,夫妻之爱决难持久。休说王翼这类喜新厌旧的薄幸男子,便是孟雄和我虽是老夫少妻,格外宠爱,如不是我深知他的性情和热极必冷之理,也未必能够言听计从,始终如一,年月一久情爱更深了。我一来便看出他们夫妻情浓到了极点,可是早晚必要变心,此事不能专怪王翼,一半也是兰花咎由自取。这类丧天良的人不值一提,照他那样外强中于,自私胆怯,就是恨我,他已试出兆头不佳,我非受欺的人,也决不敢有什别的举动。”跟着,又将第一夜王翼想要乘机挑逗,被四女兵吓退经过说了出来。

姬棠见再兴去往田里未归,兰花服葯之后午睡未醒,只凤珠一人在房,女兵都在房外,想了一想低声笑道:“姊姊虽是女中英雄,料事如见,我却不是这样想法。为了兴哥朋友情重,有许多话他不愿我出口,未和姊姊谈起。照我平日观察,王翼这人表面和善,内里刚愎自用,心更好巧。他这几日借着采葯,常和幺桃远出,又不要人跟去,神情鬼祟,决不是为了兰姊的病;否则,这类葯草香水崖左近常有发现。他们每去必是大半日,从来都是同出而不同回,双方相隔时间甚久,回时都是不等人问,便忙着说他二人采葯经过。最奇怪是无一次身上没有灰尘,到家必先沐浴更衣。那葯草采处就是深居壑底,至多腿脚上有些苔藓污泥,不应周身汗污,满面灰尘,人又那样疲倦,仿佛跑了不少急路神气。

“昨日二人天刚亮就匆匆起身,幺桃回时天已黄昏,背上汗已湿透,污秽不堪。到时我正由田里归来,见她麻布袋内所带东西甚多,还有一个灯筒。此去不比森林,又是白天,要灯何用?见我走过,忙即藏起,神情那么慌张。再看所采葯草一半业己干枯,像是老早采放一旁;另外一头却似刚刚掘起,根上泥土还是湿的,可疑之点甚多。王翼至今不曾回来,其中必有原因。姊姊常说事情往往出人意外,我已深知此人心术不正,像姊姊这样神仙中人,休说男子,连我们女流见了也不舍得离开。以他那样好色,管什利害。本来我不敢多嘴,一则我太敬爱姊姊,又蒙不弃,当我骨肉看待。既然知道几分,不能不说,还望姊姊随时留意,遇事防备,免得生出事来。这厮人面兽心,身败名裂并不冤枉,兰姊如为所累,或是知道丈夫为人,终身苦痛,岂不可怜?早日发现姦谋,无形消灭,大家都好。”

凤珠听完,想了一想,好似有些醒悟,笑道:“你夫妻好意早已心感,此时所说大是有理。兰花虽听我劝,教她对丈夫表面上不要太热,以免日久情淡,难于挽回;又极和我投机,日常相聚不舍离开。她和王翼已不似以前那样形影不离,但她终是热情女子,像这样一去不归,断无不问之理。我想幺桃必有话说,等她醒来,同往一问,我们旁观者清,必能问出一点道理。”

正说之间,兰花恰命蛮女来请。二女刚刚走出,再兴恰巧寻来,三人一同走了进去。见面姬棠笑问:“大哥又出去了么?”兰花微笑点头,并未再说。二女料有原因,暂时也未多问。见到了夜里,兰花因听幺桃说,日里往看,丈夫尚在守候,内中一次小人几乎捉到,又被逃走。为了夫妻长寿,非得手不可;但是这类灵物机警非常,防它警觉,不再出现,吩咐回转,非但不可泄漏,连幺桃也不许再往探看。好在所带食粮三四天也吃不完,又有一处山洞可以居住,左近生满避毒香草,不怕毒虫蛇蟒。昨日看出小人虽是出没无常,到了后半夜和中午以前必要出来朝着星月跪拜。当日夜里恐还不能回来,要候到明日中午,小人出来饮水,将其网住,才能回转。就是半夜成功,这东西见土就钻,非有大福命的人,休说得他不到,想看一眼都是无缘。网到之后还要搜寻它那生根之所,仔细发掘,也要多半日光阴才能完事。那些根须均极宝贵,一点不能毁损。回来最快也是明日午前。如其需人相助,必吹洞笛发出信号等语。兰花觉着夜里无人寂寞,坚留凤珠同榻夜话。二女见她丈夫两日未回,一字不提,也无愁虑之容,自是心疑,忍不住又设词探询,兰花只说:“人在采葯,要到明日中午才回。”凤珠知她不会说谎,更不会夫妻勾结阴谋暗算,好在房内外均有女兵随护戒备,决可无虑。见她意诚,勉强答应。

姬棠看出兰花有话未说,先辞回房,兰花也未深留。姬棠越想越怪,暗告再兴,借着王翼两日不归心生疑虑,暗中掩往偷看,一面留神幺桃行动。果然回房不久,幺桃便和众女兵说:“连日忙着采葯,又要服侍主人,不曾回家。难得当夜老夫人与主人同榻,添了几位姊妹,业已禀告主人,回家探望父母,就便明午去看大爷葯可采完。”一个人自言自语,和两女兵说了几句,便匆匆往下赶去。再兴夫妇凭栏窥探,见幺桃先往狮洞转了一转,出来换了一身旧衣,身上除所用腰刀外,还带有好些镖枪毒弩,先掩身林内,朝上张望,见夜已深,无什动静,悄悄绕着树林,由楼后小桥走往对岸,和防守的人说了几句,便急匆匆往香水崖那面驰去。再兴看出有异,兵刃暗器应用之物姬棠早代办齐,便同跟踪赶去。桥边两头均有壮士防守,追风、逐电二狮也在当地埋伏。二人朝守桥的人一问,答说幺桃身边拿有一面通行全山并可指挥蛮人的令牌,说奉主人之命,明朝去往森林有事,就便回家探望等语。

二人知道幺桃最得兰花宠爱,从不离身。自从兰花病倒,身边添了两个蛮女服侍,王翼说:“幺桃聪明,葯草生得细小,寄身灌木丛中,只她闻得出那香气。”由第一天带去采葯,每日同往成了常例。兰花卧床无事,贪和二女说笑谈天,风珠身旁照例留有数名蛮女相随,个个忠心勤敏,聪明仔细,只当幺桃随同丈夫采葯移植,并未在意。而那令牌共只七面,原备万一有事,为首四人无法分身,有什么机密要事命人往办,通行全山,兼作临时指挥之用,看得最重。制成之后从未用过,除四人各带一面当作紧急信符以备缓急而外,下余三面向由王翼夫妇保管。近因仇敌要来侵害,为防姦细,遇到月黑天阴夜深之时,全山蛮人分班守望,无故不许远离原处。只管彼比相识,自己人的服装可以认出,如往远处走动,遇到防守的人,便要拦路盘问,活答不对,或是无故远离,形迹可疑,不是当时拘留,便是明日往上告发,查问原因。

香水崖虽与森林去路相反,但是东北尽头高举危崖的对面横有一条大壑,过去不远便是银坑寨和另外两种蛮人的巢穴。只管中隔千寻绝壑,从无什事发生;但因那是二狮昔年来路,狮身上还搜出两只黑蚁,第二日诱杀犀群,又在附近暗谷之中发现大群毒蚁,因此添了几处守望。近因姦细突然出现,没有擒到活口,凤珠始终疑心那条秘径与内地相通。为防万一,此去香水崖便有好几处守望,均是住在附近的人,就便轮值。休说孤身女子双方相隔这远,连奉命巡夜的人也要互相盘问,没有令牌信符之类决难通过。但这一段直达两山交界的峰崖,有数十里之遥,因其形势险峻,石多土少,多是二三十家做一村落,聚居在新开辟的山洼盆地土坡水滨之处,往往中间隔着一段空地,走上十来里不见人迹。”采葯之处更是荒凉险僻。看幺桃神情,那面令牌必是王翼所给,双方勾结,内有隐情。如其单是幽会,不会这样小题大作,幺桃也不应带着那多武器。平日专喜打扮的人,却穿着一身;日衣,又是一条长裤,脚穿特制皮靴,分明所去之处荆棘甚多,并还伏有危机,越想越疑心,断定这男女二人必有图谋,仗着再兴夫妇无形中也成了首领,全山蛮人均听号令,便跟踪追了下去。

遥望幺桃掩身前进,走得甚急,过第一次守望时并还远远绕过,不令看出。二人防被看破,也是掩身尾随,这时天已深夜,又当日长夜短之际,相隔天明只有个把时辰,见幺桃已连绕越过四处关口。因那一带山峦丛杂,大树又多,幺桃脚底轻巧,路又极熟,不怕绕远,并未被人看破。算计这等走法,到时天已大亮,正在低声商计,万一撞见王翼如何说法,微一疏神,遥望幺桃业由崖坡上面飞驰而下,因恐看破,相隔约有七八丈,一时疏忽,忘了下面是片树林,等到赶去,中途觉着左边崖下有亮光一闪,跟踪纵落,借着大树隐身,四外一看,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互相埋怨起来。

原来当地草木繁茂,只来路三四丈阔一面斜坡,两边均是峭壁,左崖地势更低,野草更密,比人还高。下弦月光宛如一条银钩,远悬天际,本就不亮,再被崖角和大片树林遮蔽,满天繁星之下到处暗沉沉、静荡荡的,幺桃已不知去向。二人知道左侧面危崖甚长,山形到此渐往里缩,前途是条广溪,并无路径。崖下均是峭壁,方才曾见亮光一闪,仿佛幺桃在用灯筒照路。但那崖壁长仅十多丈,崖后乱山起伏,都是石质,形势奇险,只有一些野草苔薛,并无树木。先还疑心崖下有什洞穴,幺桃人已掩进,下时因上面无处掩藏,相隔较远,又正低声谈论,停了一停,被她溜脱。但是这样草深难走的路,决不会被她走得多远。灯筒的光可以照出十多丈,方才只闪了一闪,也许所去洞穴就在附近,所以不见一点动静。再不,便是幺桃中途警觉,人已藏起。

想了想,先不打草惊蛇,索性守在树后,留神窥探,以为前后相隔没有多时,幺桃如知身后有人,暗中藏起,这样草木繁茂之地必难久停。过上些时,必当人已走去,或是假藏采葯、寻找王翼,公然走出,否则也有声息动静。至多守到天明必可看出虚实,省得野草地里搜索费事,还要防备蛇虫毒口。哪知守不多时,东方便有明意,直到天光亮透,晓烟浮动中再往左右两面仔细一看,都是完整的石壁,非但没有崖洞,崖脚一带还是湿泥,有人走过必要留下脚印,休说可疑之迹,连野草都未折倒一根。当中一段虽然无什野草,路也干透,但是大树甚多,昨夜立处便是一株三抱粗细的古树,枯死多年,上面还有两个大洞,好似中空,草地里还有一个倒落不久的大蜂案。树穴里面黄蜂甚多,三三五五正往外相继飞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九 蛮女幺桃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蚂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