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蚂蚁》

二三 古洞中的凶人

作者:还珠楼主

前文风珠正走之间,忽要带了十几个女兵去往杀人崖洞中查探。姬棠想起前事,忙即劝阻。再兴也说:“要去都去,如何任姊姊一人犯险。姊姊心意我们虽不知道,看这洞口苔痕,不像内有生物。如其无事,何必徒劳;万一有什凶险之事发生,孤军深入,岂不可虑?为何非去不可,也望姊姊明言,商计再定。”凤珠笑道:“多谢你夫妻的好意,但我从十几岁起,无论何事,向不胆怯顾虑,中途而废。我因方才查看形势,西面就有通行之路,也因多年无人走过,为这些藤网草树缠紧,我固不能前进,鬼头蛮也未必能够过来。可是来路林中近日两次发生警兆,已有仇敌踪迹,上月又有妖徒来犯,如无通行之路,怎会过来?可见还是地方隐秘,我们没有寻到。我在沿途查看,见这种形势最是可疑。我料那条秘径必有一面与之相通,多半还在这些崖洞之内,不过鬼头蛮守定六十年神卦限期,决不会大举来此,至多只有几个妖徒利用地势,仗着毒刀迷香鬼蛾伎俩暗算害人。除却机警诡诈、行动较快而外,并无什么过人之处。我昔年扫平食人蛮人,几次遇见大敌,曾有经历。这类蛮人都是生长山野,力大身轻,一味蛮野,不会武功,只要看破他的阴谋诡计,毫不足虑,为此才想深入查探。”

“此举利益甚多。一则限期未满,敌人不敢越界,事前探明有无道路,可作准备;二则仇敌如果隐伏在内,人必不多,擒到一个活口,全盘虚实均可明了,并还可以因势利用,诱敌入网。照这外面形势,不会有人由此出入,另外必还隐有一条通路,并非由此出入,我们赶去,出其不意,多半可以成功。棠妹只见树皮警告便自惊疑,却不想那两次暗中警告的就算好意,到底也是他们的自己人,焉知我们此行对他没有别的顾虑呢?他一面想帮我们,一面却恐来人无知,犯了对方大禁,于他不利。故此一面指点,一面警告,劝阻我们,不令前进。这还当他和我们真有什么情分才如此说法,是否如你所言有什渊源,感恩图报,尚在渺茫,只是猜想,不足为凭。”

“休看这类蛮人久居深山森林之中,无什知识,内中也有不少凶狡阴险的人,就许还有别的深意,我们既想共图大业,无论多么艰险劳苦均不应放在心上,如何一个敌人不曾遇到,先就这样胆怯顾虑,先自惊疑?棠妹爱我太深,心有成见。她从小生长蛮荒,受人欺压,近嫁兴弟,学了武功,出头不久,难免胆小,不必说了。兴弟堂堂男子,武功得有真传,又在外面流离奔走,经历甚多,实不应这等寻常妇人之见。你们只知洞中黑暗深险,恐受仇敌暗算,再三劝阻。实则我只一事生疑,还拿它不准。看洞口形势,不似有什生物藏在其内,如我料错,进去不远便要退出,就是料中,妖徒至多不满十人,老妖巫还决不会在内。这些女兵武勇机警,遇上断无败理,如见强敌便要胆怯,我们不辞辛苦,冒了森林之险,来此作什?

“照树皮警告,这里正是仇敌界限,如有变故,洞外防守只更重要,便是树皮警告,也只劝我们不可到杀人崖来,以防遇险,并未提到崖洞一字。所说恶人如非相识,他怎能够向其劝阻?可见对头必是他们自己人无疑。此人深知双方成仇,难免两败俱伤,才想从中化解。我们遇事,须要自拿主意,不能得到一点信息立生顾虑。我看崖前一带反比洞中凶险可虑。敌人来者不善,二弟夫妇非但代我主持,还要照我连日所说阵势、应敌防御方法指挥她们,临机应变,格外小心,才可无事。便我带人人内,一半查探地势,一半也是打算借此埋伏,里应外合。万一敌人大举拥来,我们的人全在里面被他困住,便不全军覆没,也非吃他大亏不可,都走进去作什?”

再兴夫妇平日敬爱凤珠太甚,从来不肯违背,又是第一次见她这样正色而谈,心高气盛,大有令出必行之势,当时竟被问住,谁也不敢再强,只得依言行事。把所有的人全数分配,照着当地形势埋伏守望。凤珠先还想带二十个女兵入内探路,留再兴等男女三十多人在外守望。行时又仔细看了一遍,说外面的人大少,只带七人入内,后经姬棠再三劝说,才添了四个得力女兵一同走进,余人均留在崖顶守望。再兴一则被凤珠英威勇气所夺,觉着所说有理,凤珠和手下女兵的本领也实高强,心信得过,又想这些洞穴以前曾经命人仔细查探,除却好些洞穴内里相通,并无出路。凤珠所进更经王翼和二蛮女深入搜索,兰花听说内里甚深,走时还想亲身往探,王翼力说洞中险滑黑暗,空无所有,彼时之言当无虚语。洞口这多红苔也不似有蛇蟒潜伏之象,方才实是关心太甚,凤珠不过好胜好奇,也许有什可疑形迹被她看出,才非进去不可。照此形势,至多白受辛苦,无关重要。

凤珠走时戒备周密,头面和前后胸四肢均有特制皮套护盾,又有那好武功,决可无事。倒是外面果然可虑,一毫疏忽不得。仰望日色,业已近午,众女兵和同行蛮人均照凤珠所说,三两为群,各守险要,借着崖石和来路一面大树埋伏起来,只小队长金花、秋菊立在湖边树下,相隔较近,余者均看不出。姬棠立在身旁,仍是面有愁容,暗付:洞在杀人崖的前端,面对湖荡,崖顶四面均有女兵埋伏,照此布置必能以少胜多,就是敌人多出十倍,凭这些久经训练的女兵也足能以应付。一面想起凤珠真个外和内刚,说到必做,胆勇绝伦。洞中昏黑险滑,不知是何光景,想要跟去,既恐嗔怪,又防敌人突然掩来。心正寻思,忽听姬棠低呼:“兴哥,我看姊姊今日虽然气壮,面有怒容,与往日不同,她不是不知洞中最长的一条才只里许,并无出路,为何非要进去不可,又不许我们跟去?如说代她主持,这些久经训练的女兵都能相机应变,为首几个更是智勇双全,至多武功不如你两姊弟,比我强得多,单是对阵应敌,只恐比你还强,我二人还是起身前后经她指点才知一二,留在洞外并无大用,不令同行必有用意。走前约定的信号一声也未传出,我不知怎的老不放心,好在姊姊说我们几句也不相干,莫如告知金花,由她主持,我们跟去如何?”

说时,金花、秋菊本是分立树下,忽然聚在一起低声谈论,跟着又有三个巡行的女兵由侧面掩身绕来,互相招呼,略一商谈,金花立时赶来,低声说道:“时二爷可否自作主张,和二娘赶往洞中去看主人道路探得了么?”二人见她面容愁急,越料有事,惊问:“你主人走时有什话么?”金花凄然答道:“主人为了那个没良心的悲痛极了。我虽不知她的用意,军令又不敢违背,但因从小随她长大,深知她的性情。今日词色大不一样,我们不敢擅离职守,心却放她不下;又恐敌人万一掩来,不能进去。且喜方才三个姊妹四面查探,不似有敌要来神气,我想二爷二娘现在成了主人骨肉,如肯作为自己进去,决不至于见怪。外面的事我和秋菊还能勉力担待,不知可好?”

再兴话未听完,先自心惊,料知内有隐情被二女兵看破,所以如此愁急。知其不敢多说,正想同了姬棠赶往探看,忽听喊杀之声隐隐由洞底传来,相隔颇远,听去甚深,知已遇敌,不禁急得心头怦怦乱跳,喊声:“不好。姬棠快走!”忙拔宝剑往里纵去。姬棠急呼:“兴哥且慢,我们两人太少!”声才出口,金花已随同纵进,边走边说:“前面并无信号,主人必还未败,此时外面关系紧要,非有接应信号发来不敢离开。主人胆大气盛,二娘稍见不妙,速照方才信号发出,我们便可追去。我先将人召集一起,准备接应,大约无妨,请快走吧。”说时姬棠业已追上再兴,见洞中地甚平坦,但颇曲折,越走地势越低,二人兵刃暗器已同取出,为防万一,各用灯简稍向前途左右一照,便即掩去。似这样,随同灯光不时隐现往前急驰。

初意越走越近,洞径本在回路一面,二人均是关心情急,恨不能当时赶到,一味顺路飞驰。初进来时还听隐隐喊杀喝骂之声,最后似还有两声信号发出;及至追出一大段,杀声忽止,石洞高大,只听彼此奔驰之声,空洞回音,越显幽静。心方惊疑,前面已是尽头,算计途程,正与王翼所说远近相同,料知把路走错,必是灯光明灭之际将路岔过,只得又往回赶。急于应援,也就不计安危,各持灯筒照路飞驰。来路果有一条岔道,但进不多远便须蛇行而过,知不是路,只得退回,又往回奔,一路留神细听,声息皆无。

正在万分忧急,想起上次二蛮女出时,周身苔痕鲜红,王翼身上也染有不少,心方一动,忽见前面灯筒的光闪动,少说也有八九人,隐闻飞驰之声对面赶来,只当凤珠在内,大喜迎上,转眼相遇。为首女兵正是秋菊,不等开口,先问:“可曾寻到主人?”大惊问故,才知杀声来路偏在西北方一条夹缝之内,入地颇深。二人刚走不久,便接到洞内信号,秋菊立时带人赶来,寻到里面一看,四个分着黑白衣敌人,内有两个像是妖徒,已为女兵所杀。说是方才敌人暴起暗算,虽仗防备严密,所穿皮衣护盾刀箭难于透穿,又有灯筒照看,无什伤害;可是敌人也颇厉害,当地洞穴途径又多,出没无常。最气人是敌人倒地必死,不知用什方法自杀,出没无常,却肯拼命。主人下令要留活口:只得和他恶斗,打了一阵,杀死了四个,还有几个业已逃走。主人同了三个姊妹往追,出路便是这一面。为了光景黑暗,只顾追敌,稍一疏忽,不知怎的,众人都在,主人却不知去向。

秋菊正在带人顺路追来,听见前面无人,也没有遇见凤珠,彼此匆匆一说,都极惊慌愁虑。一面分往四面搜索,仗着人多,各把灯筒放亮,重又往回寻找。回走不远,再兴夫妇同一女兵刚寻到凤珠追敌夹缝这面,已快走过;姬棠心细,见那崖壁夹缝出口宽约丈许,右壁都是大小错落的怪石,内一怪石后面往里凹进,有三四尺深,可以藏人。乍看一片整壁,没有道路,忽然心动回顾,用灯筒往下一照,石下竟有一个深洞,洞口里面是一斜坡,猛想起凤珠追敌由此而出。三女兵说:“主人在后,业将敌人打倒一个,正在喝骂,因前面还有两个敌人逃走,内中一人忽然倒地,似中毒刀身死,另一个也被追上,不等动手便先自杀,觉着后面没有声音,赶回一看,连主人和所擒黑衣妖徒已无踪影。”姬棠心疑敌人埋伏石后,将凤珠搜去,正要喊人一同入穴查看,众女兵急于搜寻主人下落,业已四下分散,只再兴和一女兵闻声赶回,用灯一照,地上还有一片红色苔痕,越知所料不差。再兴万分情急,奋不顾身,照出下面斜坡甚是滑溜,首先手舞宝剑借着灯光照路飞驰而下,上下相隔有好几丈,还未到地,便听坡侧男女喝骂求告之声,正是凤珠,语声悲愤,另芮男子也极耳熟。刚急喊得一声:“姊姊休慌,你在哪里?”后面姬棠恐丈夫孤身涉险,一面跟踪追下,想起身有号笛如何忘却,刚将信号吹出,女兵信号业已发动,中途一听再兴急呼和风珠怒骂之声,惊喜交集,一同飞驰而下。

刚一到地,瞥见前面一条人影,再兴正怒吼追去,隐闻侧面凤珠悲声怒喝:“二弟休放那禽兽逃走,等我问他两句!”方自惊奇,不知往追那头是好,紧跟着又是一条黑影由斜刺里纵出,往前跑去,灯光照处,认出是那传说的黑猩猩,因其去路与再兴相同,越发惊急。又见女兵已往凤珠语声来路赶去,刚往前追,口中急呼:“兴哥留意身后怪物!”忽听黑暗中有人赶来,接口说道:“猩人不会伤人,夫人怪我多事,其实我是好意,请二娘见面代说两句好话。今日之事真个凑巧,乘着妖贼伤亡殆尽,只逃走了一个,并还受伤,你们如顺西北方洞径走出,由我和猩人去杀妖徒,也许一举成功,将老妖巫除去,就无事了。”

话未说完,再兴业已赶回,用灯一照,见说话的是个身材高大的山人,头上面具业已取下,见了再兴拜伏在地。再兴定睛一看,惊喜道:“原来你是蓝山!那带黑猩猩的怪人和暗中相助我们的就是你么?既知姦谋,并用树皮警告,怎不明言?”蓝山匆匆答道:“说来话长,不是事情凑巧,我也难于活命。请随夫人往西北秘径走出,便可寻到妖巫师徒巢穴。师徒五人只千万不要杀那一个穿白衣的少女。我要追那带伤妖徒,日内自会来见恩主。下月月圆以前许能办好,真个想不到的事,快活杀了。”说罢转身走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三 古洞中的凶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蚂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