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蚂蚁》

二四 地叱天鸣 欣逃烈火 泉甘土沃 又警凶蟖

作者:还珠楼主

凤珠见姒音服葯之后,卧在行床之上,人已睡熟。闻报天亮,也跟了来。到了林边,一看天色,天上阴云渐高,风已早止,那雨还是大得出奇,眼前水气蒸腾,雨点仍是又密又大,树顶上面的雨水和瀑布洪涛一般往下倾倒,离身两三丈的坡下平地水深七八尺,急流奔腾,由高就下,其激如箭,往旁流去,眼前好似隔着一层水墙。人立林边大树之下,四顾茫茫,更无陆水之分。沙洲被水气隔断,也看不出一点影子,料知天虽高了一点,离晴还有些时。略一盘算,就是雨住天晴,沙洲房屋已全烧毁,也无法住人,决计先回地洞休息半日,天晴之后,在附近另觅住处,将这一片湖山作为未来基业。一面准备在下月月明以前将鬼头蛮收服,或是化敌为友,另外再由再兴带人赶回小金牛寨,查探兰花存亡安危,将那两个女兵和老寨来的那些蛮人听其自愿,分批引来,一同开荒立业。再兴、姬棠同声赞好,便由原路回到地洞之

再兴急于想知王翼近况,又觉这大一片地利最需人力,兰花如已遇害,王翼必不能再立足。孟龙重为寨主,旧人还好一点,老寨逃来的那些蛮人便难安居下去,此是自己和凤珠力主,理应为之打算。此举正是两得,好在用具齐备,妖巫之害已除,有此大片地洞也可暂居,意慾乘这一月光阴,在鬼头蛮六十年限期未满以前早做准备,便向凤珠请命,先往一行。姬棠也要跟去,再兴恐风珠寂寞,不令同往。在洞中睡了些时,自带八个蛮人起身,往小金牛寨赶去。

这时雨早停止,外面天色只得申未之交。凤珠、姬棠送再兴走后,闻报林外天晴水退,便往查看。天明前那么大一场雨,半日光阴竟会退了一个干净,满地沙土,红黑相间,粒粒分明,和洗过一样。浮泥灰尘已被大水冲净,靠近森林边界树顶上的积水还在零乱下滴。临湖低洼之处有两条急流顺坡而下,朝湖中倾泻。湖水自然涨高,已快平岸。此外只觉云白天青,景色鲜明,使人触目皆有清新之感。山风阵阵,心神皆爽。湖边只倒着几株断树,休说昨日那样惊天动地的巨变恍如梦境,连沙洲上面的劫灰也被这场大雨冲洗干净。房屋本来不多,早就烧光,妖巫所奉邪神又被大火烧去,只震陷了两个地穴,别的均未留下痕迹。绳桥已早在火口爆发时震断,被狂潮风雨打落水中,随流飘去。两岸木桩也只剩了一根。

二女见小山下面所陷地穴较大,内里似有白光闪动,便同赶往湖边,正令女兵取出套索掷向对岸,亲身先纵过去,命人分头斫伐竹木,建造浮桥,一面查看洲上以后能否住人。忽听异声起自地底,方疑昨日地火不曾喷完,又要发动,心中一惊,正命众人且慢,一道白光映着晴日已由洲上火口内冲霄直上,拔地而起。定睛一看,不禁大喜,原来那白光乃是一道喷泉,日光下看去,那喷起来的水柱高达六七丈,约有六七尺粗细,日光照处,晶芒闪闪,壮观已极。

凤珠自从昨日一到,便看中当地水碧山青,物产丰富,地利甚多,早就打定好了安定立业之意。一见洲上添些奇景,越看当地越好。经此火后大雨,妖巫所留毒秽之迹又都去尽,高兴已极,便赶回来和众人商量,先在洲上建一房舍,辟作日后大家赏玩风景之区,另外建一吊桥以供往来,并防森林中猛兽毒虫侵害,众人同声欢诺。当时便把人喊齐,斫伐树木,动起手来。仗着工具齐全,人多手快,还未做到半夜,便在洲上建了一所平房,都是尺许方圆的树木建成。因想上面建楼,第一层先用整根竹枝做顶,上铺树枝茅草,暂时居住。等到查探明了当地形势,有无比此再好之处,再作计较。好在行床甚多,竹木之类取之不尽,随便锯一些树桩木板便可应用。忙到天明将近,居然大致齐备,连人带行李都运了过去,稍微安息。起来重又看好地方,分别添建。似这样,不消三日,众人所居房舍便全盖好。

有了住处,凤珠本想等到再兴将人带来,通盘筹划。第四日早饭之后,姬棠因那喷泉每日共喷六次,到了时辰便落将下去,并非日夜喷之不已,初次见到,未免惊奇,性又爱水,常往观看。忽然发现西北一角湖岸最厌,并有一片危崖,上下树木甚多,似有水光闪动。想起那日大雨,平地水深丈许,湖面共只这一岸,如无出路,怎会退得这样快法?湖水又朝西北角上流去,但那大片危崖不易通行,草木又极繁茂,好似从来无人经过神气,心疑西北角崖后藏有一条水口,知道众人连日忙于兴建,不曾在意。想起昨夜姒音病势稍好,慾往询问。

到后一说前事,凤珠正和姒音说笑,询问她的来历身世,拟音闻言,先未回答,说:“鬼头蛮共分拟、子二姓,女多男少,以前两族轮流推选,每隔十年换一次女王,一向相安,从无事故。六十年前,本应拟族为王,为有外来恶人与子姓好王勾结,把祖传之宝失去,因而全家被逐。非但不能为王,并由神祖卦象:不将所失神金寻回,连她全族中人均受连累。因此六十年来,同族中人除随前王逃往森林、隐居避祸的少数人外,常年受尽苦难。如今好王已死,因其独占王位多年,威力日大,无人敢抗,并未按照祖规在两姓族人中互选贤能,接任王位;由她把持,独揽大权,死前便将王位传于自家女儿。不是族人敬信神祖昔年卦象,有神金到时自归,非过六十年期满不许越过杀人崖边界之言,那逃走的前王全家早为所杀。如今六十年限期将满,对头图谋越急,只等期限一到,必要派人过界,搜杀前王全家,并往小金牛寨寻觅神金下落,以便世代相传,永居王位。为了平日暴虐大甚,人心离叛,非但我们同族中人,便他族人也是怨天恨地,巴不得回复以前祖规,公平度日。”

“现在新继位的姦王子香,非但姦婬残暴,并还具有野心,打算把这大片森林占为己有,外族全都杀光才称心意。因知人心不服,一面以重刑重罚立威,一面又与妖巫刚神婆勾结,本打算由她出面,暗算逃亡在外的对头。前数月,忽听妖巫密报,说昔年刚即王位不满一月便因失宝被逐的敌人藏在森林之中。前王逃时年轻,虽然今已八旬,人尚未死,所生子女连当时随同逃走的人也越来越多。每日卧薪尝胆,想要报仇,夺回王位。并说所失神金业被寻回,只欠四根主受,也都访出下落,快要到手,须做准备等语。昔年卦象原有神金到时自会飞回之言,又因前王深得人心,当时两族共议,暂由子族轮流推选,代理王位,等前王或他同族寻回神金,仍将王位让回。后因久无音讯,两族中人忧急万分,均恨好王暴虐,乘着一个盛会,向好王同声哭求,借寻神金为名开端,说人民太苦,请其设法。好王知道这类哭求之举乃是众心离叛、思念前王、借题发挥,为最丢脸的事。在两族共同悲愤哭诉之下,当时不敢动强行凶,表面好言安慰,答应目前无人统率,非我不可,如因年老昏庸,有什过错,还望两族人民宽其已往,我必照着公众意思去恶从善,至多三五年内退让贤能。但是神祖卦象,在神金至宝未请回以前,必须由我子姓为王,才兔灾祸,还望众人容我改过。”

“这类哭诉,原是两族特有祖规,历代相传,不是女王专政,为恶太多,或是仗着现有权势和手下人爪牙凶威,连任三次,久占王位不去,逼得众人无法,不会发生。当女王的遇到此事固是奇耻大辱,非去不可;稍微无志气的还要当众自杀,以明心迹。而一般人民不是怨毒已深,也轻不发难。这类事都是人民受害大深,乘着春秋祭祀佳节盛会,或是月明之夜,全族中人均在歌舞欢会之际,只有一人突起发难,全山的人不问是否同族,只要情真罪当,觉着彼此同情,立时群起响应。虽无别的举动,但那全山人民哭喊之声,震得山鸣谷应,势甚惊人,不由女王不服。”

“可是领头的人有意为难,或是女王为人功过参半,附和的人不多,再经女王当众评理,请求公断,经过一番激辩之后,功能补过,固可无事,便是附和的人不满三分之一,也是由当女王的人自向众人谢过,从此改好,满了期限,方始引退。领头的人如系寻隙,或受别人主使,借故陷害,哪怕事前布置,结好同党,从旁响应,人心自有公论,心中不服,决无多人附和。一个发难不成,在当女王的为了身是人民拥戴,理应使得所有人民全都安乐,有人作对为难,便是自己做得不好,至少也是无心之失,引以为辱。对那领头的人为想以后受善改好,向主宽大,就把对方问得理屈词穷,也只训诫几句,并不十分计较。可是当地风俗向主公平正直,最恨恶人,事后必向那人考查探询,只一查出存有阴谋,有意诬陷,因那女王乃众公选,平日人好,无端受此冤枉,便把那领头的人认为公敌,决不与之甘休。为了关系重大,不得众人同情,便成众恶,百十年中从来难得遇到一次。发难的人如非苦痛到了万分,看出众怨沸腾,一呼百应,并不关系自己一人私怨,也从无一人敢于轻举妄动。”

“起初群情愤激,除好王党羽外几于全数响应;不料好王用阴柔之法,当时认错,除将神祖抬出、不肯退位而外,所有请求全数答应。好王本有才干,话又好听,众人一想昔年卦象,果是由她代掌王位,没有说到换人的话。为了迷信太深,甘心受害,以为拟族不将神金寻回不能复位,子族中人又都有勇无谋,没有才干,均想好王智勇双全,如能改过,自然是好。这时,拟族在对头重压之下,朝不保夕,只管怨恨,随同哭喊,不敢主张。子族中人再为好王巧言所动,想她改悔,委曲求全,没有坚执,便由好党为首,按照旧规向王规劝几句了事。”

“哪知好王表面假装好人,上来样样答应,暗用好计向双方挑拨离问,一面勾结刚神婆,用邪法惑乱人心,借神立威,假托神意,说是仇敌不久来犯,有灭亡之忧,再以练兵为名,收买党羽,暗中监防,想出种种方法,将众分散。等到众人全都受制,再将王位让与女儿,她在暗中主持,虽然死去已二三十年,因其法令严酷,心计周密,如今所有鬼头蛮均在水火之中,恨她已极。现在女王本就暴虐残忍,心贪意毒,妖巫到杀人崖已十多年,早想用她势力往老金牛寨报仇。前年看出她的心病,便说能够代她除害,并将前王所寻回的神金先夺回去。到时,就那四根主交寻回,少掉一根仍无用处,好王子子孙孙便可永居王位,自然一说即允。”

“妖巫本来收有几十个花狼蛮做徒弟,不知用什方法,越过杀人崖,将以前地底秘径寻到,藏伏在内。先往西南方搜寻我家下落,但她并不侵害,只将我和几个同族姊妹偷偷擒来,逼做她的徒弟。如不答应,便要将我所有逃亡的族人全数残杀。我们被逼无奈,只得答应。在她门下三年多,终日心情苦痛已极,新近听妖巫师徒密言,得知她的凶谋,方想舍命逃回报信。有许多机密的事我虽不知,因我喜欢游玩风景,除森林地道不奉命向不许人人内,余者均可随意游玩。方才二娘所说西北湖岸,我曾去过,远看好似这里是片整湖,并无出路。实则那危崖下面便是一条水口,路极难走,被崖石挡住,不到面前看不出来。如由崖顶绕将过去,那地方山明水秀,只春夏之交蛇虫大多,如说风景,且比这里还好得多呢。”

二女闻言俱都高兴。因姒音已能起坐,又愿引路陪去,便令女兵快送,绕着湖边一同寻去。沿途查看形势,见那湖荡形如一个弯曲的蝌蚪,西北角上的缺口便是它的尾巴。两面山崖一大一小,将其夹在中间。因崖下还有丈许宽~片湖岸,由上到下草树繁茂,灌木丛生,整圈湖岸只此一角不能通行,出口是一又深又狭的溪流,形如瓶颈,宽只丈许,被这些崖石草树紧束遮蔽,终日恶浪奔腾,水势到此格外猛急。水大口小,全湖的水均由此宣泄出去,又当大雨之后,表面看去似向危崖湖岸打到,浪花飞舞,吼声如雷,实则齐向口内猛冲出去,水力又大又猛,狂流滚滚,浪头一阵接一阵,常时高起丈许,漫过湖岸,打向崖上。人立数十步外,便觉冷气侵肌,扑面生寒。那些灌木常受恶浪冲击,具有特性,甚是坚强,根株刚劲,弹力甚大,上面并有毒刺。一问嫩音,说妖巫心虽凶贪,在此潜伏了数年,一心只想吞并两金牛寨,将鬼头蛮以强力收服,自立为王,当地只是暂住。平日只对东南森林一面注意,西北水口一带竟似未在心上。在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四 地叱天鸣 欣逃烈火 泉甘土沃 又警凶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蚂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