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蚂蚁》

二八 悲欢离合总结全书

作者:还珠楼主

  姬棠早就听说王翼冒着奇险拼命来援之事,忙说:“姊姊,我听他们说王大哥已难

活命,姊姊你就原谅他吧。”凤珠慨然道:“那个自然,棠妹好好保重,我去去就来。

此时真个心乱如麻,今夜必有敌人来犯,我们的人本来就少,累了两日一夜,是否能够

应付还不知道呢。”说罢匆匆转身,往前驰去。还未过桥,便听王翼悲呼:“姊姊!”

遥望人卧地上,正在挣扎着昂首哀鸣,忍不住脱口急呼:“大弟保重,我就来了!”说

罢,一路急驰赶到对岸,王翼头已伏倒。因众人都忙着去见二女,无一在旁,姒音先虽

命人敷了点葯,众女兵全都恨他,匆匆敷完丢下就走,伤处又重,如何能支?凤珠见他

下半身业已成了血人,面上虽然敷葯,被烟熏死的毒蚁还在肉里,满面都是。加上刺激

疯狂,清醒时少,在森林中和野兽一样奔窜多日,满头乱发,衣服早就碎成条片,披在

身上,越发污秽不堪,无复人形。此时半身侧卧地上,看去惨痛已极。

  凤珠想起好好一个少年英雄、英俊男子,只为一念自私,落得这般光景。又见他嘴

chún颤动,还在呻吟,哀呼“姊姊”不止,知其转眼必死,不由双泪交流,急呼:“大弟,

我在这里。我此后业已立志,仗着出身寒微,耕猎之事全非外行,决将这一生心力为远

近蛮人中的苦人求取安乐,决不会再嫁人。对于前事,只兰花非你所杀,我便原谅,盼

你安心静养,痊愈之后和我们一起为众人多出点力赎罪罢!”话未说完,瞥见王翼颤巍

巍伸着一手,想拉凤珠,口里强挣说:“我没杀她,姊……”底下便说不出来。凤珠见

他一眼已瞎,只一只满布红筋的独眼望着自己,快要突出眶外,神态惨厉,实在不忍,

将手接住。正想劝慰几句,命人抬往洲上医治,觉着手被拉紧下坠,冰凉浸骨;同时瞥

见王翼口角边露出一丝惨笑,独目已合。右手一摸,人已断气,伤处紫黑,浮肿老高,

知道伤毒太重,自己共被毒虫咬了十来处,敷葯之后虽然不痛,肿并未消,至今麻木,

何况遍体鳞伤、体无完肤?知救不转,悲伤流泪叹息了一阵。因当日夜里还有一场恶斗,

只得命人抬往洲上,由自己领头,将他周身洗净,换好新衣,停尸屋内,准备过了当夜

再行安葬。

  因众忙了两日一夜,连饮食都顾不到,好容易将这一场大祸消灭,只死两人和许多

牛马牲畜,虽有三十余人受伤,都不妨事,渐渐肿消痛止,还是不幸之幸。等到打扫干

净,将饭吃饱,明月已上中天。中间谈起前事,才知姒音自从发现蚁穴,听姬棠说死蚁

不多,只怕附近还有巢穴,便留了心。想起那日地震之后石箱不在,心疑沉落地穴之中。

又因前代妖巫制葯,妖巫常喜背人将各种灵葯和宝贵之物藏在地下,心想火起时先后震

裂两穴,火势往上,这类地火下面都是浓烟,出口才燃,也许地下藏有大量葯块,便寻

到石箱也有用处,立志寻掘。这日刚由泉眼旁边发现葯块形迹,召集十来个男女蛮人刚

刚零星掘出了些,石箱也被掘到,里面制成的葯膏虽然打翻,均未损失,正在高兴,觅

物存放,忽然接报说有大群毒蚁来攻。这一惊真非小可,恐越崖来犯,随接翠螺洲信号,

速收吊桥,不许众人上岸。又听毒蚁满山遍野而来,觉着所掘葯膏大少,决不够用,正

打不起主意;秋菊忠心,带人冒险往探,并将葯膏绑在箭上点燃,射向前面,果然蚁群

落地惊退,内有好些似被熏死,但是毒蚁大多,遥望众人守在洲上,并未遇害。

  正在惶急,姒音带人赶到,恐毒蚁警觉,葯膏大少,被它涌来休想活命,正令众人

连退;不料人多拥挤,内一男蛮被灌木将腿刺伤,怒极一刀将其斩断,姒音在旁,见那

断处冒出一点点的rǔ油,还有香气,色香均与前炼葯膏相似,同时看出大群毒蚁就在坡

下飞驰,无一走上,当时醒悟,命众发掘,果然那些灌木的根上均有不少球茎,正与妖

巫前交葯物相似,并有大量油膏流出,不禁喜出望外。蚁群大多,葯膏还要炼过才有浓

厚香气,忙率众人发掘,生火熬葯。费了一日夜的功夫,炼成不少油膏,等冷之后搓成

团块。虽听妖巫说过,此葯专杀各种毒虫,因未眼见,还拿不定,为数也觉大少,打算

多备一点再去。

  众女兵激于义愤,争告奋勇,姒音无法,又见蚁墙高起,葯香过处,近处群蚁齐往

洲那面逃去,便和秋菊商量,不许众人急进,并防毒蚁散逃,以后难除,不久繁生,又

来为害,把众人分开,先在中途涂上一层葯膏,断它归路,然后环绕翠螺洲缓缓围攻上

去。果然毒蚁闻到一点香味便即飞逃,心方欢喜,只当洲上诸人隔水自保,还没看出危

险。后来遥闻洲上惊呼哭喊之声,才知不妙,忽一怪人飞驰而来,老远便喊:“我是救

兵,不要误会!”手上拿一藤条,穿着许多葯团,业已被水泡湿,见面竟是王翼。众人

因前面还隔着大群毒蚁,就有葯膏烟熏,一个不对被它窜上身来,仍难免死。一听王翼

自告奋勇,说往对岸抛掷葯膏,众人正想不起如何把葯送过,相隔三四丈,常人也抛不

过去,何况岸上还有毒蚁,便依了他。王翼见众人葯膏新鲜,又是小团,用篮装好,便

将藤放落,拿起便跑。

  王翼原是无意中窜往一处石洞里面,忽然清醒,听得人声,隐身窥探,才知地上乃

是两山交界。妖徒和几个鬼头蛮说,想仗着森林边界地洞中所藏葯膏防身,发动毒蚁,

把众人一网打尽。鬼头蛮共是三人,正告妖徒女王当夜就要进攻,不可如此,妖徒厉声

力争,转身就逃。人已过界,鬼头蛮不曾追上,王翼却被发现,拦住苦斗。王翼连用毒

刀将三人杀死,正追妖徒,忽又发疯迷路,刀也遗失。隔了一夜忽然清醒,一路情急乱

窜,居然寻到蚁穴。先见毒蚁大多,不敢过去;后在左近水沟中发现妖徒走时遗落的一

根长藤,上穿葯块甚多。先听妖徒说过,知道用法,便赶了来。见翠螺洲已被包围,认

得秋菊,便赶过去。来路较高,看出形势危极,匆匆一说,便不顾性命抢往水边。这时

毒蚁业已上岸,稍缓须臾,凤珠决不能保。经此一来,虽然转危为安,王翼却送了性命。

  众人谈起,正在慨欢,凤珠心料敌人来时必在子夜以后,已令众人子前起身,去往

水云洲前埋伏。眼看月影西斜,天已不早,非但森林和地道中一点动静没有,便再兴也

未派人前来,好生奇怪。暗忖此去杀人崖无论走那一面,至少都要两三个时辰,非到子

时不能过界,看这形势,只恐敌人另有密径,便令众人分头埋伏,一面命人保护姬棠,

自和奴音带了儿十个男女蛮人去往森林前面埋伏守候。眼看子时已过,水云洲这面未经

蚁祸,浪静波平,明圆花好,佳木繁阴,四面静悄悄的,不听一点声息。正在盘算时刻,

心情紧张,忽听号角之声由翠螺洲那面远远传来,声甚洪厉,与小金牛寨所闻不同,森

林这面却是声息皆无。想起角声正在翠螺洲东南,听去声势浩大,妖徒和王翼便由这面

出现,林边石穴中秘径始终不曾寻到,可见敌人来路是在东面崖下乱石丛中。姬棠伤重

病卧,先没料到敌人会由翠螺洲那面偷袭,恐有失闪,忙令众人,速往应援;一面急告

姒音藏起,带了众人便往后面赶去。

  刚到崖上,姒音忽由后面追到,一面将所戴面纱头套揭下,将那形似独角之物藏在

胸前,边走边说:“好娘娘,我见姊姊来信,盘算了一夜,祖母之言果然有理。我如回

乡,必将这终年套在头上,不能与人对面,又重又讨厌的神符面网去掉,如其不能,便

跟二位娘娘一世,不回去了。”凤珠因鼓角之声越近,本就人少,又被毒蚁伤了好几十,

心中愁虑,也未听清,回顾姒音将网套取下,现出满头秀发,看去越发娇艳,知她前王

亲族子孙,遇见敌人便难活命,当她怕死,想起以前两次劝说,非但头上独角不肯取下,

问都不愿人间,当此紧急之时竟自取下,方觉可笑可怜,人已奔到湖口崖角之上,瞥见

东南树石丛中业有白衣敌人隐现。翠螺洲上留守的人不多,已将吊桥拉起,一枝接一枝

的响箭信号相继往来路飞去。看出敌人不多,也未奔来,只在石树丛中跳动吹打,鼓角

之声甚急。

  正要招呼众人迎头杀去,姒音忽然一把拉住,手指胸前,低声急道:“好娘娘,身

边发亮的是什么东西,方才我没敢问,此时越看越像,如是神金,快些取出,交我藏起;

否则,这东西如在外人手中,便成他们公敌,来势和那毒蚁一样,你多大本领也活不成

了!”风珠本将神金秘藏洲上,当日为了事情紧急,换衣时想起,背人取出,藏向胸前,

以防遗失;不料衣服单薄,金光隐隐外映,姒音见了先已生疑,还拿不定。上崖时凤珠

往上一纵,无意中被神金触痛方才伤处,往旁推了一推。姒音本就留心,眼睛又快,见

那发光之物果是大小两条,系在凤珠胸前,不禁大惊,知道鬼头蛮看得神金比命还重,

如被发现,不论来人多少,定必群起拼命,专向一人夹攻,前仆后继。如不够数,将人

擒到,还要毒刑拷问,受祸更惨。自己如能要过,非但凤珠无事,还可用作缓兵之计,

支吾些时。匆匆不暇多说,慌不迭告知凤珠,一面说那用处。

  凤珠心想:本她族中之物,事已紧急,忙即解下,递将过去,一面率众上前迎敌,

一面发出信号,令众紧守洲上,保护姬棠,不可妄动。赶到坡下,回顾姒音不曾跟来,

心疑拿了神金逃回,又觉此女天性纯厚,方才还说同共生死,不会在这急难之中逃去。

念头才动,人已赶到东山坡上,遥望相隔半里疏林野草之间现出二十多个鬼头蛮,都是

头带独角,白衣短装,女的还带着一副面网,立坐地上,拼命敲打皮鼓木梆,狂吹号角,

见人杀到,直如未见。凤珠久经大敌,深知蛮人风俗,心疑有诈;又见对方人少,双方

本无仇怨,鬼头蛮人多,妖巫师徒已死,如能讲和修好,两不相犯,实比互有伤亡要强

得多,便令众人暂停,令秋菊同一勇士去向对面一个手持白旗、像是头目的女人询问,

与之讲理,问其何故来此侵犯,请为首酋长上前答话。秋菊见面一说来意,对方竟似不

闻不见,只管拼命吹打,目注来人,一言不发。

  秋菊机警心细,听出附近地上地下均有人声响动,又密又急,危崖那面也有响动,

料知来人甚多,忙即忍气退回。刚和风珠见面,说不两句,二十多枝矛弩已随鼓声歇处

由敌人方面飞来,双方相隔,只得十多丈,虽是虚声恐吓,除几枝长箭外均在半途坠落,

敌人之意可想而知。凤珠面向敌人,见敌人发完一排矛矢,便连纵带跳,状类疯狂,狂

呼欢啸起来,知其立意为敌,无可分说,不禁大怒。但因来势难测,姒音偏未跟来,正

命众人小心戒备,分出二十多人,先将来敌擒住再说,不是万不得已,不可杀死。秋菊

忙说:“敌人甚多,好似都在那面地底和危崖后面。”凤珠方答:“我早料到敌人甚多,

你们须要小心。”话未说完,忽听翠螺洲上发出紧急信号,回顾姬棠业已负伤出来,正

在指挥。洲边似有白衣人影闪动,为数甚多,心中一惊,待要命人往援,又听前面森林

那面也似有多人杀到,喧哗呼啸之声隐隐传来。事前不曾接报,料知各路防守人已为敌

人所杀,两面受敌,敌人如此厉害,再兴那一路也极可虑,忧急无用,只得传令,照连

日预计沉着应战,暂时分途接应,不可慌乱。

  令才发出,去探的人还就转身,先听前面上空金鼓齐鸣,抬头一看,对面崖顶忽然

涌上好几十个敌人,当中一个中年女人,旁边分立着数十个男女勇士,内有五面铜鼓,

正在急擂。另有两人手持令旗朝下挥舞,口吹金角上下相应,震撼山野,势更惊人,知

是女王亲自杀来,登崖指挥,下面敌人必不在少,相隔又高又远。这原是同时发生,转

眼间事。凤珠正想用什方法,将这好王擒住,紧跟着震天价一声呐喊,转身一看,三面

均有敌人涌现,前后皆敌,为数有好几千,各用弓矢长矛注定自己这面。翠螺洲业被团

团围住,各用生硬蛮语、汉语同声呐喊:“献出神金和前王全家亲属,丢下兵器,跪伏

免死!”一步一步作出引满待发之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八 悲欢离合总结全书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