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蚂蚁》

三 椰树林中听狮吼 月明林下起蛮讴

作者:还珠楼主

男女三人边说边走,绕过一座小峰,一条花径,便到洲后竹楼之上。早有蛮女跟来,送上瓜果酒肉。二人见那竹楼建得甚是高大坚固。兰花建时又用了巧思,高达三层。下层空无一物,只有梁柱,并无门窗。第三层乃是亩许方圆一片大敞厅,四面栏杆环绕,从上到下均是各种藤蔓花草布满。楼顶也是一样,看去仿佛一座轩窗洞启的花楼,映着月光,通体碧绿,亮晶晶的浮光泛影,繁花如绣,五色缤纷,美观已极。连楼板带用具都是竹制,打扫清洁,净无点尘。二层却有门窗,竹墙更极坚固精细,共隔出九间两层。以前本是孟雄夫妇避暑之地,兰花遇到风日晴美、佳时良辰,也常带了几个心腹蛮女来此纳凉望月,住上些日。先已命人把二人的卧处布置在东首两大间内,并说自己也打算从此移居楼内,以便朝夕相见。

二人随同兰花先去各房中看了一遍,再到三层楼上敞厅凭栏饮酒。前面便是方才会见主人的广场,因是全洲最高之处,登临其上,湖山全景尽收眼底,连森林那面有何动静也可看出。时再兴暗忖:这里乃全山形胜之地,被她布置得如此好法,此女真个才貌双全,灵慧无比。生长蛮荒深山之中,已有这高智慧,如再读书识字岂不更好?再暗中查看,王翼对于兰花虽也颇好,但比对方情热却差得多,随时都似有什心事神气,知其思念凤珠,不能忘怀,便用言语点了两句。王翼自然警觉,面上一红,又无法出口分辩,微笑未答。楼上本有凤珠上次带来的几盏纱灯,兰花平日甚是珍爱,不舍得点。当夜为了待客,以为汉客夜来非点灯不可,业命蛮女点燃。灯月交辉之下,看出王翼面红,神态不甚自然。兰花聪明,虽不懂什诗文,但那意思却有一点明白,转面笑问道:“时哥哥,你说什么‘使君有妇,佳人难得’,什么意思?既把我当作一家人,如何你们说自己话,不要我知道?”再兴见她天真,笑答:“我因今夜灯月交辉,想起主人这样贤惠能干,人又长得如此美貌,觉着难得。佳人便是美人,说的是妹妹,乃是好意,并非隐瞒,说自己私话。”兰花又转向王翼道:“时哥哥说我美貌好看,我自己也不知道,你看如何?他还说了一句‘使君有妇’,什么意思?”

王翼心中有病,立被问住,答不上来。兰花见他吞吐,娇嗔道:“你不肯说,想必不是什么好话,里面还有死字,虽知你们不会咒我死,内里必有原因,此时不说,等我日后学会你们汉家字,什么话都会说,明白过来,就不与你甘休了。”王翼勉强笑答:“我并未开口,如何怪我?这也不是什么坏话。”再兴恐他再说下文,居心又想为二人作合,忙接口道:“妹妹不要问他,且听我说。我们汉家人男女相交不似你们随便,只要心爱,便无拘束。越是局中人,面皮越薄,心里的话越没法出口。如换是我,更比他还要怕羞。这句话也说的是你,决非咒人,也不是那死字,意思是说:美貌聪明的女子难得,假使要娶妻子,这样佳人哪里寻去?实不相瞒,如非知道你们天真爽直,我又是局外人,就这两句话也是说不出口。”兰花闻言方始醒悟,嫣然微笑,转望王翼也无什表示,忽然低语道:“这还早呢。”

王翼听时再兴断章取义,曲为解说,知其意在弦外,想为自己作合,心中又慌又窘,又无法出口。想起蛮女情热率真,兰花又要一同歌舞,正在为难。闻言听出对方虽然看重自己,尚无嫁人之意,心方略松。见兰花一双妙目脉脉含情,仍在望着自己,强颜笑道:“听说妹妹以前识过字,不知认得多少?明日我和二弟教你可好?”兰花喜道:“这还是去年叔婆又来避暑,天长无事,她又不喜去往林中打猎,叔公恐她烦闷,本族中人除叔公外她都不喜欢,就欢喜我一人,命我日常陪伴,这才学了一些。她真爱我,走时还送我不少东西。明早起来你便教我吧。”说完,转问时再兴:“你一人多么无聊,方才来路曾说,夜来当众练武与他们看,少时等人跳开,空出地方,二位哥哥何不试上一试,教我也学一点本事。”

再兴想起,对于山人言出必践,不可失信。并且这班蛮人俱都生得高大凶猛,那些蛮人周身刻花,更是狞恶,我弟兄汉人文秀,难免看轻,借此机会显点本领与他们见识见识岂不也好?刚点头笑诺,猛一回头,瞥见对岸花林之中有两条长大黑影和三四团蓝光闪动,料是山中猛兽,忙问:“这是什么东西?”兰花回顾笑道:“这是两只大狮子,该死的东西!自从前两月我带了全山的人到处搜杀,差不多被我们杀光,以后多少天不见这东西出现。今夜想是顺风闻得烤肉香味,不知由何处又掩来这两只,走的又是一条死路,中隔危崖,能来而不能去。只要命人绕往东边将我们来路崖角把住,它便无法逃走。此时前面的人正在大吃,月儿也未升高,二位哥哥等我将它杀死,免得天亮前有人回去,歌舞疲倦,一时疏忽,被它们扑去。近来这里小娃又多,再被它咬死几个,更是气人。”

二人前在山中打猎,弟兄合力曾杀三虎,这样大的狮子虽未见过,但是身旁带有凤珠所赠毒梭镖,据说多厉害的猛兽打中必死。那两口缅刀更是挥金断铁锋利无比,正好一人一只,借此显点本领。真要厉害难敌,有此缅刀毒镖,凭着一身轻功,也不至于受伤。二人全是年少气盛,又吃了几杯急酒,胆力更壮,双方不约而同应声答道:“我弟兄蒙主人厚待,寸功未立,这狮子恰是两只,正好一人一个将它除去。”兰花虽然勇猛,遇到这类猛兽也并非是单独上前,照例带上几个有胆勇的蛮女同去。只有一次遇见一只受伤逃走的母狮,骤出意外,人狮对拼,有毒的梭镖恰又用完,一刀斫去,竟被那狮用爪扑落,几受重伤。幸而机警多力,就势纵上狮背,人兽相搏,斗了两个时辰,那狮虽被抓瞎两眼,撕裂头颈,活活弄死,人也累得力尽筋疲。总算蛮人赶到,护送回来。否则,再有一个狮子赶来,照样送命。由此生了戒心,不再孤身犯险。一听二人这等说法,蛮俗尚武,并未劝阻,反而连声夸好,笑说:“我正想看二位哥哥的本事,索性不去喊人,只我三人上前,叫几个人拿了刀箭断它退路便了。”说完,便同赶下。

楼后这面离对岸最近,那两只大狮原从附近山崖中受惊窜来,闻得肉香,寻到当地。以前来此伤人,得过一两次甜头,也吃过苦。内有一只雄狮腿还有伤,新愈不久,看出对岸洲上人多,又隔着一片大水,不能过去,便掩藏在椰子树林里面,想和上次一样,等候机会,人一上岸立即猛扑过去。这男女三人胆子大大,匆匆商定,拿了兵刃暗器,只带四个蛮女,便同纵将过去,连吊桥也未放。前面许多蛮人差不多已快酒足肉饱,鼓乐之声也越来越急,转眼就要歌舞,准备狂欢,并无一人知道洲后面来了狮子。

这面男女七人到了对岸,兰花将蛮女遣走,去断二狮逃路,笑对二人道:“林中地方大厌,这里狮子俱都狡猾多疑,人如不动,它还不肯先发,最好看准它的眼睛,暗中戒备,假装走过,等它起来猛扑,诱往平地空旷之处再将其杀死。我给你们打接应,谁打不过我就帮谁,决不偏心。可惜来得太急,爹爹因防他们争斗仇杀,不是去往森林采荒打猎,那些有毒的镖箭梭矛除几处防守的人外,向例不许随身携带。事完回来,剩下的还要缴回,方才忘了取上几枝。这东西力大凶猛,二位哥哥还要小心。万一不止两只,见势不佳,可往洲上纵去,我一面喊人,当时便可杀死,千万强不得。我上次打那狮子便吃过亏,最要留神它那前爪。好在你们身轻腿快,纵得又高又远,多半无妨,仔细一点好了。”说时,那两只大狮子以前来过,知道山人歌舞要在天明前后方始分散,各回崖洞,时候尚早。只在林边张望了一圈,便隐藏进去,没料到对头自会寻来。兰花见二狮不在当地,便令二人停在湖边,看好退路,自往林中引那狮子出来。二人党着兰花一个少女,独斗两狮,此举太险,正想劝阻,那二狮已闻得人的气味,悄悄掩出。

三人只顾争论,忘了再向林中查看。还是王翼眼快,猛一回顾,瞥见一只雄狮已不知何时由林中悄悄掩出,离身只有两丈。见人回顾,突然立定,四足踞地、待要扑来。形势紧急,再要喊人已来不及。兰花恰在身旁,相隔最近,恐其误伤,顺手一推,一声怒喝,便挥刀迎上。当时觉着左手软绵绵,好似推在兰花丰rǔ之上,也未注意。因在山中常时打猎,知道兽性和那起伏之势。人只要大声呼喝,对方必以全神注定自己,猛力扑来,照例又是不等人到便先纵起,来势又猛又急,心稍一慌,或是对面迎去,必为所伤。一面注定前面,脚底加紧前驰,用足气力,暗中留意。正在贴地飞驰,猛瞥见林中又有一狮冲出,来势更急,两下相隔也只两三丈,一纵即至。恐其同时来扑,又见二狮目光如电,都是那么雄壮威猛,心方一惊,耳听一声大喝,一条人影已抢先纵过,正是时再兴,竟抢在自己的前面。

那第二只是个母狮,来势更猛更急,刚一出林,便连纵带跳飞驰而来,不似前狮见了人还在据地发威,不曾纵起。这一人一狮恰巧相对,百忙中瞥见时再兴人先落地,头上寒光一闪,身子往下一矮,猛听一声震天价的狮吼,那只母狮已由时再兴头上飞过,纵向一旁。心方一惊,神略一分,相隔前狮已只丈许。这原是瞬息间事,人还不曾看清,也不知时再兴受伤没有。母狮一吼,前面雄狮也发了急,紧跟着发威怒吼,纵身扑来。王翼不顾再看侧面,见那来势万分猛恶,不敢硬敌,慌不迭身形往旁一闪,刚刚避过,反手一刀,本想去刺狮腹。不料那狮去势猛急,纵得又高,这一刀竟未刺中狮腹,只伤了一点狮股。那狮先见母狮受伤,业已激怒,后股又被敌人斫中一刀,不由怒发如狂,一声厉吼,落地便反身扑来。王翼瞥见母狮刚由地上发威纵起,腹上血水直流,时再兴也正回身追去,才知方才一刀刺中狮腹,母狮血流这么多,只是垂死挣扎,不能持久。

王翼心方一定,瞥见雄狮反身扑来,道旁恰有一株石笋,暗忖:二弟手到成功,这一刀实在用得巧妙。我如不将这狮杀死,岂不被人看轻?念头一转,忽然想起一计,耳听左近似有狮吼,因那雄狮这次来势更急,无暇他顾,刚将身子立向石旁,雄狮业已冲扑过来。王翼早蓄好势子,准备下那杀手,一见狮到,二次往旁一闪。那狮扑了个空,快要冲过,吃王翼大喝一声,用足全力,手握缅刀猛劈下去,一声惨嗥过处,竟将那狮齐胸腹斩断了半边,当时鲜血狂喷,肝肠四流,猛窜出两三丈远近,伏地不起。纵时大猛,王翼手中缅刀不是太快,连狮的皮骨一齐挥断,几被将刀带走,虎口也被震得生疼。

王翼耳听兰花呼喝之声,对岸蛮人也在同声呐喊。目光到处,瞥见母狮业已力尽仆地,时再兴正立狮旁,也朝自己急呼,一面同了兰花纵身赶来。人还未到,兰花手上已接连三枝梭镖朝前打去,料有别的猛兽赶来,回头一看,不禁大惊。原来身后又有大小六七只狮子飞驰而至,目光到处,先是狂风大作,尘雾飞扬中隐现着六七对凶睛,狂奔怒吼,飞驰而来,看去声势先就惊人,喊声不好。因见狮子大多,兰花又抢在前面,恐其受伤,心里一急,刚将身旁毒葯梭镖取出,当头一狮已被兰花飞矛打中两枝。第一技中在背上,伤已不轻,那狮痛极发威,刚想纵扑过来拼命,上身刚往上一起,第二枝飞矛恰巧打到,正中前胸,深嵌入内。那狮负痛往下一扑,用力大猛,那五尺来长的飞矛正好透穿过去,当时痛得怒吼连声,满地打滚,四爪乱抓,地上旋风般卷起一团尘雾。

后面还有三大两小相继赶到,见有敌人打死同类,内中三只大的比前被杀稍小,都是母狮。第一只被时再兴打了两毒镖,又被蛮女一飞矛刺中一目,痛极心昏,往旁边树林中窜去。另两只大狮,一只被时再兴和兰花双双抢上,快要对面,一只恰朝自己扑来。虽恐狮群大多,还有同类在后,不等赶到,扬手两镖照准狮目打去,当时打瞎一眼,另一镖正中狮口。那狮负痛情急,狂蹿过来。王翼看那母狮势急如电,比前两狮好似还要猛恶,不敢硬对,又知毒镖打中,见血必死,想留一点力气以防万一,忙将身子往旁一纵。人还不曾落地,猛听啪嚓一声大震,山摇地动。大惊回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 椰树林中听狮吼 月明林下起蛮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蚂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