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蚂蚁》

四 容易度良宵 转眼间杨柳岸 晓风残月

作者:还珠楼主

兰花遣散众人,拉了干翼掩往对面一看,再兴同那蛮女姬棠已由花林走往湖边,同坐山石之上,正在并头握手,喝隅细语,神情亲切。二人料知双方已有情愫,均颇高兴。王翼还想走往一问,兰花笑说:“呆子,人家正是好时候,你去作什?方才我们说话,有人在旁讨厌,你愿意么?你如喜水,我同你去往西面日里钓鱼石上,那地方是我一人钓鱼之处,无人敢去,比这里还要清静,你看可好?”王翼只知兰花对他钟情,还没想到事成定局,非此不可,想起方才对方那些柔情蜜意,想要拒绝,又觉不忍,心情甚是矛盾,只得赔笑一同走去。初意再兴人最方正,不喜女色,今夜也许见那蛮女美貌,生出情爱,哪知再兴本心并不如此。先是一时仗义救了蛮女,刚将蛮人避开,便听蛮女低声急呼。“我姬家人没有无耻女子,但你此时必须假装我的野郎,否则休看是他们的客,总是汉人,此举难免不犯众怒,就是主人帮你,也与蛮人结怨。他们最重报仇,都不怕死,何苦为我苦命人害了自己?”说罢,先将再兴的手拉住,歌舞起来。

再兴原知道一点蛮人风俗,又见那蛮女语事凄苦,眉目之间隐有无穷幽怨,说时目蕴泪珠,月光照处,哀艳慾绝,既防后思,心又怜惜,便照所说一同歌舞。到了林中,蛮女立刻停了歌唱,低声悄说:“我知你看我不上,肯同我寻一无人之处谈上些时么?”再兴本就觉那蛮女与众不同,非但汉话说得极好,清婉悦耳,人更生得修短适中,丰神楚楚。没有兰花丰丽,而秀美过之,人也安详文雅。听她方才所说身世,料是被敌人掳来,孤苦无依,越生怜惜,也想问她来历,含笑点头。因见对方新受惊险,对自己表面虽极大方,歌舞一停,手都放开,看那前后口气神情,分明钟情甚深,恐其心中悲苦,便将她手拉住,一同前行。蛮女也不拒绝,面上也无喜容,低着个头,依依身旁。同到湖边无人之处,寻一原有石条,并肩而坐,笑问:“姬家人乃周室之后,人多读书识字,在众人中最知礼让,也最文明,所居相隔城市较近,怎会来此?”蛮女随将经过说出。

原来西南蛮夷蛮人种类甚多,少说也有一两百种,内中只姬家人性最善良。虽然耕作也颇勤苦,人数也多,从不喜欢掳劫凶杀,喜与汉人来往。因其人多聪明,又颇爱群,勇于公斗,人虽文雅,外族欺逼太甚,让无可让,必起反抗。所居离城又近,一般蛮人十九潜伏深山之中,轻易也侵害不到他们。只为姬棠之父与汉人通婚,母亲是个走方郎中之女,常往各蛮人寨中行医,日久相安,立了家业,住在莲山西南国境深山村寨之中。这年想念父母,夫妻二人同往看望,遇见一伙吃人蛮人将其掳走,正要生吃人肉,人已绑好,快要动手。不料那伙蛮人前月杀死几个金牛寨运送葯材的蛮子,内有两人带伤逃回,孟雄叔侄俱都得信,不禁大怒,到处搜寻他们踪迹。这日孟雄恰巧派了蛮兵寻到,全数捉去,先将上月杀伤自己人的几个杀死报仇,又寻到他的巢穴,连男带女一齐掳走,送往小金牛寨为奴,强迫做那采荒之事。

姬氏夫妻虽经分说,又知他是姬家人,只未毒打,照样不肯释放。这时姬妻怀孕七月,尚未生养,出身又是汉族,押送入山时连受惊险疲劳,动了胎气,刚一到达,便生一女。彼时盂龙法严,一味以暴力压制蛮人,总算见他夫妻均是山民汉家,性情温和,能守规矩,不像别的蛮人凶野怨恨,只派他管理所养牛羊,不令入林,比较轻松一点。事又凑巧,姬棠比兰花小两岁,因其从小灵慧,生得美秀,从三四岁上兰花便喜和她一起玩耍。姬氏夫妇更会巴结,所管牛羊也比以前每年增多,孟龙始终没有对他虐待。勉强过了几年,姬妻思乡病死,彼时姬棠年已八岁,常听父母说起自家来历身世,心中悲苦。母死不久,乃父又因追寻逃羊,在树林中为毒蛇所伤,虽经特产葯草医治,保得性命,人已残废。蛮人专喜以强凌弱,许多蛮人又是他的仇敌,常受蛮人欺侮。如非姬棠聪明灵巧,能得兰花欢心,一见父亲受欺,暗往求救,早已不保。就这样,乃父仍是日常气苦悲愤,终于闷气而死。姬棠年才十二三岁,想起父母生前受罪,全只三十多岁便先后身死,非但把那些蛮人当作仇人。便对盂龙这般蛮人也都怀恨,只兰花帮过她忙,结有情分。

蛮人早婚,每年又有两次最重要的歌舞盛典,与寻常歌舞不同,成年男女专跳野郎,不容避免。本来早就被人强娶了去,全仗前数年身材瘦小,蛮人嫌她文弱,看她不上。姬棠性又机警,始而避在小人堆里,平日守着兰花身旁,不与别的蛮人接触。到了十五六岁,身材较高,又到时装病,勉强敷衍过去,暗中发誓,就是无法逃出山外,宁死也不嫁与这般仇人。无奈越往后,人越成长,貌也越美,成了当地数一数二的美人。歌舞之初,如不选得野郎,到了最后,剩下一人,必被那残余的数十个蛮人强夺霸占,成。了奴隶,处境更惨。实在无法避免,只得暗用心计,事前引逗无知少年,哄得对方死心塌地,却不与之苟合。歌舞过后,对方逼得太紧,再冒奇险,诱往森林之中,用毒刀刺死,移尸灭迹。也是机缘凑巧,接连做过两次,人刚杀死,便有野兽寻来,剩下几根残骨作证,才不致引起疑心。祈杀全是害他父母的蛮人,平日强暴,本就不得人心,死了自然拉倒。姬棠处境也是奇险,两次均差一点为野兽所伤。

到了当年,兰花已管理全山,威权日重,姬棠从小和她交好,曾经明说了心志:“决不真做人的奴隶。姊姊如其待我真好,一切须要由我本心愿意,不能和别的蛮女一样日夜随身服侍,由你呼来喝去。”兰花也真爱她,居然答应。后见追逐她的少年蛮人甚多,以前所行太险,一旦被人看破,便要受尽惨刑,活活烧死。万般无奈,二次又对兰花明言,说自己此时没有中意之人,不愿受欺嫁人,求其相助。兰花本人也看不上那般蛮人,每当歌舞,都是敷衍故事,虽也随众欢乐,终是故意挑选一个本有情侣的少年,将花抛过。蛮人多半心专情热,寨主之女对他垂青,不敢不应,本心未作非分之想,也是敷衍。兰花恐那女的难过,好在当地跳野郎,第一次叫做试心,不是两心情愿,故意跳到隐僻无人之处,不会苟合,男的动强,女的可以坚拒,男的还要受罚。如其中途发现情意不投,当时就可分开,或是敷衍情面,就在广场之中歌舞,等人散尽,再各分手。但这类事可一而不可再,必须男女双方均不投缘。否则,男的将你看中,第一次没有结合,第二次男的如再挑逗,便不能拒绝,另换别人。因那全体蛮人俱对兰花敬畏,是入选的都有情侣,因此由她每次一个随意调换,无人敢于认真,又都不肯舍彼就此,才保无事。别人怎办得到?为了同情姬棠,到时仍令装病,由自己出头护庇,或是故意派上一点事体,免其加入,当夜因是欢宴佳宾,事出意外,并非常例,就这样,兰花仍是帮她的忙,昨夜已先令其离开。

本来每次歌舞,兰花均为设法,当日早起,忽见她同了两个女伴盛装而出,似想歌舞神气,心中奇怪,后才看出她是看中再兴,心中好笑,也极愿其成功。因听王翼说,再兴昨夜曾有独身不娶之言,恐其固执成见,本想暗中向其劝告,就不愿意接受人家好意,也应看其孤苦可怜,乘机相助。并且这两年来业已避过好几次,便自己以后也难为之设法避免。真要不行,也以假作真,和她跳上一夜,假装她的情人,免得此女性情刚烈,送了性命。不知怎的,一时疏忽,忘了告知。姬棠一半看中再兴少年英俊,武功又好,一半也和兰花同样心思。对方如爱自己,结为夫妇,将来便可同返故乡,不负父母临终遗命;否则,借此一跳,表面把她当作情人,免去蛮人数月一次的常时纠缠。不料用尽心思,送情引逗,对方均如无觉,不禁又是羞愤,又是悲苦。正在伤心,眼看女队中人越来越少,心更惶急,知道这般蛮人和野兽一样,落在他们手中更是惨痛,来时为防万一,腰间本带有一柄毒刀。刚把心一横,猛瞥见再兴注视自己,和身旁蛮兵耳语,心中一动,猛生急智,暗忖:汉人都重男轻女之嫌,也许言语不通。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又见众蛮人作势拥来,一时情急拔刀,口吐汉语,悲声怒喝,准备拼命。说完,见无动静,正恨再兴薄情,转眼之间人已凌空飞落,当时心中一松。被再兴拉向一旁,将刀收起。暗中留意,看出再兴只是救人心切,并非有什情爱,当时心冷。为免蛮人记恨,连累再兴,二人假装寨舞了一阵,同到湖边坐定。

说完心事之后,再兴见她秋波明媚,似在查看自己神色,口里虽无表示,暗中实有无限深情,不禁笑道:“你这小妹妹真好。”姬棠本喊再兴尊客,闻言立时改口,依在肩旁,仰首笑问道:“哥哥你说我好么?”再兴知道蛮女情热心痴,恐其误会,一面将她玉臂挽住,笑道:“你非但好,而且可爱已极。休说你们同族中人和别的蛮族,便我汉城中的妇女也未见到过像你这样好的女子。可惜相逢恨晚,我此生已无娶妻之念,有好些话均不能对你明言。如蒙不弃,我弟兄此来,暂时决不会走,也许三年五载长住下去,如其出山,定必送你回转故乡。在此期中,也必以全力保护,不使那些蛮人侵犯你一根头发。如蒙不弃,认你作个亲妹妹如何?”

姬棠先听头两句,本是满脸惊喜之容,偎在再兴胸前,仰面凝眸,微带着两分羞意,看去越发动人怜爱。后听对方说到可惜相逢恨晚之言,觉着语气不对,立时秀眉深锁,凄然慾涕,想要坐开一点,又被再兴用手抱住肩膀,无力抗拒,只得静听下去。听完,便将头低下。再兴料她伤心,好生不忍,正要劝慰,姬棠忽然把头一抬,嫣然笑道:“这个无妨,我只问你,到底爱我不爱?你们汉家人都喜花言巧语,三心二意,你却要说真话呢。”再兴忙道:“像你这样美貌聪明而又多情的女子,哪有不爱之理?只恨我心里的事不能出口罢了。”姬棠想了一想,又笑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亲哥哥。看方才那样神气,寨主对你,十分看重,分明内中还有别的原故,不是为了昨夜杀狮才对你这样好法。照此情势,连我也可无虑。我知道你们住在花竹楼上,我每天假装是你情人,到楼上和你一聚,表面叫人看成两对,好在兰花姊姊不讨厌我,还肯帮我的忙,你答应么?”

再兴料她情痴,以为日常相见,便可日久情生。又是好笑,又是可怜,含笑点头,说道:“他们对我弟兄看重的事却可明言。”随将老金牛寨遇救,送来此地经过一一说了。姬棠一听二人身边带有牙牌令箭,面上立现惊异之容,寻思了一阵,说道:“难怪他们对二位哥哥这样敬重。那位老寨主的夫人曾来避暑,我也见过,果然好看。那一双脚先就叫人喜欢,不像我们又长又大,又不像汉家人的小脚和菱角一样,立都立不稳,看去讨厌。最难得是她那身材,人生得那么秀气,从头到脚看去都是圆的,牙齿又白又细,笑起来真爱人,比兰花姊姊还要好看得多。我都爱她,何况男子?”再兴闻言,心中一惊,恐生误会,忙问:“你说这些什么意思?”姬棠媚笑道:“我是偶然想起,说她美貌好看,没有什么意思,你心里的事你不愿说,我也决不问你,只要有此令箭,便是全山之王,你却遗失不得。我只听说,没有见过,如在哥哥身旁,乘此无人,让我偷看一眼如何?”再兴便将牌取出,初意姬棠必和别的蛮人一样,见牌跪拜,哪知将牌接过,翻覆一看,忽然悲声位道:“早有这样东西,我爹爹何至于死呢。”随将那牌交过,请再兴好好藏起,不可随便取出,更不可向人说出今日之事,否则,于其不利。再兴忙答:“那个自然。”又劝姬棠不要伤感,二人越谈越投机。

再兴原是同情姬棠身世,又见她聪明美慧,一言一动俱都动人怜爱,心想:自己父母早亡,孤身一人,有此聪明美貌的义妹常时相聚,度这蛮荒异域的岁月,将来助她回转故乡,择一知心伴侣,也是佳事。虽然投缘怜爱,心中实无别念。姬棠却因父母俱都知书识字,无人之时说的都是汉语。幼遭孤露,身世凄凉,终日怀仇记恨,心情悲苦,从无快乐之时。上来虽看中再兴,一半是见对方人品不差,又想借他之力脱此异域,回转故乡。起初男女双方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四 容易度良宵 转眼间杨柳岸 晓风残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蚂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