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湖侠隐》

第一○回 石破天惊 入手证奇缘 玉钩宛在 神潜守固 誓心聆好语 苓兔皈依

作者:还珠楼主

  赵霖、王谨正立崖下,闻得呼声惊顾,瞥见对崖似在摇动,耳听山石碎裂之声,不

禁大惊,忙纵遁光,往谷外飞去。身刚离地,那长达二里的百丈高崖已经崩裂,正向二

人先前立处压下,稍缓须臾,一任近来功力精进,也是凶多吉少。就这样,仍被激射起

来的山石打中了两块在身上,如非剑光护身,受伤在所不免。晃眼飞出谷口,回顾来路,

碎石尘沙飞涌起数十百丈”轰隆轰隆之声,震得四山齐起回应,声势猛恶,从来未见。

惊魂乍定,刚刚飞落,猛又瞥见一道红光由空下坠,认出正是鲁孝。方要招呼,一片青

霞已先飞起,压向两边崖上,震势立止。鲁孝随唤道:“师父喊你们去呢。朱师伯也在

那里。”二人一听大喜,忙同飞回洞内。因为先前一震之威,黄耳崖已震塌了十多丈长

一段,暗谷也被碎石填平,再要过来一段,连洞府也要波及了。二人入洞一看,后洞石

榻上坐着一个相貌清癯,年约六旬的老人,正和师叔陶泗对坐谈话,知是师父朱青蕖,

忙即上前拜见。

  青蕖笑道:“你二人来意,上次青衫老人来信我已尽知。因我闭关炼法,无暇传授,

转托陶师叔代为指点。本想等我事完,再出相见,不料你二人竟有这场遇合。适才又接

青衫老人飞剑传书,说起赵霖、朱人虎与玉龙山山女这场因果,内中并牵连到你师娘一

件心事。还有鲁孝之兄勿恶丧心昧良,倒行逆施,他母鲁瑾日夜愁急。因和老人前有一

面之缘,特意找到点苍山,向老人苦求,说长子勿恶恶孽将满,到了最后关头,如再不

能自拔,便要形消神灭,哀求老人解救。老人为此,飞书托我期前开关,传你二人炼钩

之法,务在期前起身,先返柳湖一行,到了中秋前数日,再往玉龙山去。此宝乃古仙人

所留奇珍,当初原藏壶公洞内,另外还有两柄神戈、一粒五雷珠、一部道书。因勿恶取

宝时天性凶顽,贪心大大,妄想全数得去,结果只得到两柄神戈。道书、五雷珠连同此

宝,在禁法妙用之下,一齐窜入地底。后被妖人知道,令勿恶前来盗取,连那先来的鬼

手妖道,均不知宝珠和那道书也在地底。中间妖道为勿恶师徒所算,身受邪法禁制,仍

未死心,不特想把此宝据为己有,并还妄想将那一双苓免得去,以备凝炼元神,回复以

前邪法,仗着此宝去寻白老翁师徒报仇。准知弄巧成拙,竟死你二人手内。此宝虽被你

二人无心得到,但那道书、宝珠均藏此宝附近,妖道虽在地底日夜图谋,但邪法已失,

又制此宝不住,却把山腹掏空。道书外有灵符禁制,一经触动,自受感应,便在地底乱

窜。我刚接到飞书,看完得知就里,那道书也在一片青光笼护之下穿山飞来。幸我事前

见信,有了准备,如似平日入定,十九被它遁走。若窜向山腹深处,便无法取出,一见

天风,还要腾空化去。我将其截住,打开一看,书中竟附有古仙人江一奇所留仙示灵符,

今日之事,全在其上。命我将书得到以后,速用第一灵符去将地震止住。因妖道方才出

盗苓兔时无心中触动五雷珠,妖人去后,忽然发生威力。这时我刚接到青衫老人飞书,

还未开看。此珠威力绝大,本连我们这座洞府也保不住,幸这两枚玉钩斜与此珠具有生

克妙用,各仗本身灵性在山腹中斗将起来。缓了一缓,我也看完书信,取得道书,有了

准备。正值你陶师叔同了鲁孝由外回洞,忙命鲁孝代用灵符制止地震。那珠无人主持,

自在山腹之中乱闯乱撞,玉钩斜已先飞出,更无制压,再迟须臾,整座山崖全要吃它齐

地底崩裂,震成粉碎。此珠因被灵符神光一逼,立顺道书所窜石穴飞来,现已被我收下。

你二人归期无定,只等玉钩炼成,与身相合,立可起身。”二人大喜跪谢,青蕖随传口

诀,令其如法勤刁,并令每隔三日,去往地穴坐关之处向师请益。

  说完,转向鲁孝道:“这五雷珠你可拿去,照我所传,炼上四十九日,立可由心运

用,隐现大小,无不如意。将来如为邪法所困,全仗此宝方可免难,到时心软不得。”

鲁孝闻言心动,料知所指必是乃兄勿恶。想道:“母亲为了哥哥,往求青衫老人解救,

定是生死关头无疑。万一狭路相逢,为此宝珠所伤,母亲岂不伤心?”一面接珠拜谢,

乘机探问道:“弟子最恨妖邪,怎会心软?望乞师伯指示仙机。”青蕖朝鲁孝脸上看了

一看,点头笑道:“你兄勿恶,真个万恶,他几次得你好处,不特忘情负义,反因此宝

不能到手迁怒,视若仇敌。中秋玉龙山之行,你在事前定必与之相遇。他已尽得白老翁

传授,如论邪法,比你厉害得多,只此五雷珠是他克星。到时你破去邪法以后,因他万

恶皆备,只对你母还有一线天良,不曾丧尽,为防你母背了师父暗中随来,不便下手杀

你,特用所炼神魔变幻相貌而来。如被此珠震散身外妖光,情急求生,必现原身。但他

天性凶横,知你不忍杀他,决不求饶,甚或向你咒骂。此时你只一弹指间,他便难逃活

命,保得元神已是万幸。你如不忍下手,便是你的凶星。他若死在你手,因相貌已变,

事机瞬息,事后你母也决无见怪之理。本想不对你说,因见你天性孝友,将来定必悔恨,

又看出你虽有大难,并非不能化解,故特意成全你的孝道。不过你自身也须保重,对敌

时切记先勿叫破,他既幻形而来,只作不知。等到破了邪法,他现出原身,你忙即收回

五雷珠,退将下来,能够说上几句好听的话最妙。等到玉龙山瓦解时,你将此珠化成一

幢火云,护住全身,不问与谁对敌,只以防身为先,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否则他自觉

非人,恨你人骨,立意置你于死,人又诡诈多端,防不胜防,稍微疏忽,便受暗算。虽

然到时还有福星,青衫老人并派他门下高弟三人暗助,内中阮征、吴桐更是持有专破邪

法妖阵的至宝,只恐他三人因事迟来。赵、王二人即便困入妖阵,另有他们的机缘遇合,

还不妨事。你却凶险非常,千万大意不得。”

  鲁孝闻言,好生忧疑,重又跪问:“师伯,可知我哥哥有无解救?母亲既说他恶孽

将满,怎还如此倒行逆施?青衫师伯肯救他么?”青蕖笑道:“此事难说,须看他行事

心性如何,有无转机,尚难逆料。便青衫老人来书,也未明言。所幸此子看出妖师对他

生疑,暗将所炼一面魔幡破去,元神未受邪法禁制,只要有大法力之人肯予援手,未始

不能保命。白老翁气运已尽,赵、王二人的玉钩斜又是妖人照命凶星。妖人早死,勿恶

不受邪法禁制,再得你母严加管束,便无妨了。”鲁孝听出不是全无生机,心才略放。

由此暗中留意,准备到时设法保全,务令脱离,改邪归正,以免慈母伤心。陶泅见他面

色时优时喜,看出心意,笑道:“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徒儿白用心思了,不过这样也

好。你三人各自用功去吧。”青蕖随传炼刁运用之法。

  三人领命辞出,去往前洞,正取各人所得法宝互相观看,称赞道贺,忽听松风之声

发自洞口,声并不大,甚是清越。定睛一看,正是那一双苓免,后腿跪地,向内叩拜。

三人知它们灵慧,为谢救命之恩而来。又见它们通身亮若银雪,一双时红时蓝的眼睛闪

闪放光,鸣啸之声宛如乔松吟风,十分娱耳,俱都爱极。鲁孝恐它们胆小惊逃,不敢就

捉,只把手连招道:“小乖兔儿,我们决不伤害你们。如肯住在洞内,我天天给你们好

东西吃,省得藏在黑谷里面,常受妖人蛇兽侵害,不是好么?”苓兔只把前爪连拱,叩

拜不已,却不近前。鲁孝性急,见它们不肯过来,便试探着往前走去,意慾冷不防纵身

便捉。灵兔见状,立现惊惶,转身往外便逃,刚一纵起,忽然急叫了两声,便已倒跌下

来。鲁孝恰也纵起,一手一个刚刚抢住,再看苓兔已然晕死。原来守洞神吼突在洞口出

现,苓兔先未觉察,回头瞥见,当要吃它们,立时双双吓死。

  鲁孝大怒,将右手苓兔放下,抓住姑茫头上长发乱扯,口中骂道:“师父不许你擅

自出洞,你跑到哪里去了?好好回来也罢,无故做这凶相,将我兔儿吓死。”话未说完,

越想越气,正想将左手苓兔放下去打,姑茫忽偏头一口将兔咬住。鲁孝方怒喝道:“你

敢吃它?”赵、王二人已双双纵将过来,王谨先将姑茫口中苓兔接去。赵霖也将鲁孝的

手拉开,笑道:“你上这东西当了。姑茫好意,打它做什?你看地下那个兔儿还有么?”

鲁孝闻言一看,先放地下的苓兔踪迹不见。另一个在王谨手中不住乱挣,已然醒转,原

来竟是诈死。因先前乍见姑茫洞口现身,受惊纵退时,还未沾地,鲁孝也自纵到,凌空

捉去。因打姑茫,放了一个在地下,人才转身,便即人士遁去。赵、王二人见状,想起

这东西和成形灵芝、首乌一样灵异,忙即上前解劝。王谨看出姑茫不是真吃,便接了过

来。

  这一个知道被人看破,不住哀鸣乱挣,见了鲁孝,急叫一声,二次吓死。赵霖知不

是假,便向鲁孝说起这类灵物的天性,说完,使一眼色,笑道:“这类千年灵葯,修道

人吃了固是有益,不过区区草木之灵,历时千年,好容易能有今日。我们只要用功勤修,

仙业终当成就,何须乎此?本心是想它那藏伏之所蛇兽甚多,易受伤害;再似今日这样,

被妖人发现,便遭毒手。为此想将它移养洞内,点缀仙府,就便防护,准知这样不知好

歹。反正已死,我们拿它当尝新也好。”王谨会意,接口道:“其实逃走那一个如能回

来,这一个再要不死,养在洞中,实是可爱。我看先不要忙,等上一会,它要活呢,便

和它商量,令其移来洞内;如真不知好歹,先将这一个三人分吃,再往它藏伏之处搜寻

另一个出来,降服便罢,不听好话,一齐吃了拉倒。莫非我们本领还不如妖人么?”

  话未说完,鲁孝侧顾王谨怀中苓兔又复醒转,朝鲁孝将头连点,前爪乱抓乱扑,低

鸣索抱。鲁孝越发喜爱,忙伸手抚慰道:“乖兔儿放心,我们不吃你的。姑茫最听我话,

也必不会伤你。不信我把你放在地下,要走就走,再有妖人害你,我们就不管了。”说

罢,由王谨手内要过,放在地下。苓兔竟不逃走,依依鲁孝足下,眼望洞口蹲伏的姑茫,

周身乱抖,作出害怕神气,忽然一纵,便往身上扑来。鲁孝一把抱住,见它驯猫也似,

越发喜爱。方在笑道:“你不逃走了么?”赵、王二人早见先逃走那一个忽在洞角现身

逡巡,慾前又却,好似惊惧迟疑。及见后一个被鲁孝抱在怀中抚爱,又似忌妒,惟恐落

后,猛一纵身,银箭也似直朝鲁孝怀中射来。鲁孝刚伸手接住;两免便就怀中互相争扑

起来,意似争宠。看得三人哈哈大笑。赵霖道:“我们全都爱你们,不要走过场假打

了。”二兔闻言,仿佛心事被人说破,立时停斗,紧贴鲁孝怀中,不好意思神气,形态

灵巧,甚是滑稽。引得三人又是一阵好笑。姑茫叫了两声,鲁孝出洞一看,原是两个带

有须根的兔形获苓,长约五尺,已被姑茫取来。知是苓兔原体,笑对它们道:“姑茫连

你们的原身都取了来,真要伤你们,不容易么?这样胆小做什?”苓兔闻言,连声娇鸣,

将头连点。三人问明它们所愿生根之处,就洞角掘了一穴,将苓根放入,用土埋好。由

此闲时调兔为乐,情甚亲密。

  赵、工二人离家日久,心念柳湖安危和朱人虎的下落吉凶。又因师父准其先回,未

限日期,只要玉钩斜炼成便可起身,急于还乡,用功越勤,每隔三日,便去后洞领教。

青蕖见二人用功甚勤,人又灵悟,也颇期爱,玉钩斜外,又传授了好些法术。二人福至

心灵,一学即会。鲁孝身具异禀,入门较久,进境更快。

  光阴易过,才只月余工夫,赵、王二人已炼到功候。这日一算时期,离八月中秋才

只十来天,心正盘算行期,忽听师父传唤。入内一看,青蕖交过两封书信,说道:“这

两封信,一封与你师娘,一封由你师娘转交青衫老人。明日一早,先往点苍山交信,青

衫老人不见外客,无须往见。他那六子李洪如能相遇,不妨告以玉龙山斗法之事。你同

门师兄姊见面,也无须多聚,至多留上两三日,便返柳湖。嵩云如有事寻你,无须理她,

此女违我心意,自寻苦恼,此事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回 石破天惊 入手证奇缘 玉钩宛在 神潜守固 誓心聆好语 苓兔皈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湖侠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