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湖侠隐》

第一二回 古洞喜同栖 玉软香温情曷限 梨花春带雨 生离死别恨难穷

作者:还珠楼主

  王谨正在张皇四顾,一见赵霖被青鸾强抱了去,知道山女心痴情热,决无恶意。又

见赵霖昏迷不醒,心中愁急,不暇再照预计,忙喝:“且慢!”立时飞身纵上鸾背,伸

手想将赵霖拉起。青鸾已往斜刺里冲去,上空烟网也快布满,只剩两三丈空隙。巧姑见

人救走,妖人邪法未收,不禁激怒,喝道:“秋端公,你受我姊姊蛊惑,想和我为难么?

我已得山主允许,与情郎见上一面,到时赴会,他已过火,不背山规,谁还怕你不成?”

话未说完,将手一按鹤头,那形似蝙蝠的灵鹤张口喷出一股紫色烟光,立将彩烟黑气冲

荡开去。巧姑随即骑鹤断后,侧飞而起。耳听妖巫怒吼连声,人却不见追来。王谨在鸾

背上回顾,见妖巫仍坐原处未动,只由手上飞出一道梭形黄光,眼看追上,吃巧姑回手

一扬,一团茶杯大的寒光朝下打去。两下里迎个正着,寒光忽然爆炸,银雨横飞,将黄

光炸成粉碎,同时消灭。耳听下面厉声咒骂。巧姑也未回顾,飞到青鸾脚下,一把将赵

霖抱过,搂在怀中。始而玉容失色,满面悲惶,双泪交流,脸偎脸刚哭喊得一声:“情

哥哥,怎不听话?”忽然面现喜色,抱紧赵霖,不住亲热,口中疾喊:“王三弟不要多

疑,我拼百死,才蒙山主答应与他见上一面。如今死活都在一处,只要他醒来对我说两

句好话,为他粉身碎骨也甘心了。”

  王谨见她如此痴情,大为感动。坐下青骛更知人意,紧傍灵鹤飞行,相去咫尺。王

谨脱口答道:“大嫂多情,我大哥对你已早心许,不是不爱,只因向道心诚,恐你情热

大甚,有误仙业。如能夫妻同修,我想他定必心愿,放心好了。”巧姑好似喜出望外,

答道:“你叫我大嫂,我真喜欢。他真的愿意要我么?可惜晚了。今夜如得父亲怜爱,

和今日对我一样,格外恩宽,赵郎果如你所说,自然谢天谢地;否则,就你说这几句话,

只要是真,我死一百回,也心满意足了。”说时,工谨见二鸟似往山外飞走,飞行迅速,

已离玉龙山境。俯视山口竹楼平台,公孙师徒仍在对坐饮茶,和来时所见一样,方想起

那茶叶奇怪。耳听群鸟欢啸,声如潮涌,随见无数奇形怪状的大小猛禽灵鸟纷纷飞起,

青驾灵鹤同声长啸相应,鸟群也飞迎上来,连同三人二鸟,一齐往下面山凹中飞去,晃

眼到地。

  巧姑首抱赵霖纵下,王谨连忙飞过一看,面色渐复原状,似将回醒,心中略放。当

地乃是一座极大的山寨,寨前聚着不少山女,见了人来,纷纷迎上。巧姑把手一挥,群

鸟立时四下分散,觅地栖息。只一鸾一鹤,盘空不下,似在瞭望。巧姑仍抱赵霖,匆匆

随两山女同去洞内,将人放在上铺兽皮的大石榻上。忙要水来,亲口含了,嘴对嘴哺向

赵霖口内。又把身旁丹葯取了两粒,紧抱赵霖,用口哺入。赵霖先中瘴毒,因含仙茶,

毒已渐解,人早回醒,只是暂时不能言动,心中明白。见山女那等真诚热烈,悲喜交集

之状,又把他紧紧偎抱,水和灵丹都用樱口哺喂。人既美艳,情义又深,似此檀口相亲,

鸡舌频渡,玉软香温,着体慾融,便是铁石心肠,也自心动,况又受她救命之恩。赵霖

始而还想强制情感,后见巧姑百计温存,相亲相爱,娇呼情郎,热烈之至,再也按捺不

住。只是平日把话说满,又王谨在旁,不便骤然改口。暗忖:“此女真个痴情,照此情

势,如不吐口爱她,必死无疑。此时不便明言,何不暗中稍微表示,使其心安快活,事

后再与明言,做个名色夫妻,如能同修仙业,岂不也好?”

  巧姑见情人,久未复原,虽然认得口中所含香茶来历,关心过甚,仍是惶急。又含

了一粒丹葯,抱住赵霖,用舌尖哺喂。赵霖只是四肢酸软,并非不能动作,不过受毒太

深,葯性尚未全发,复原稍迟。一见巧姑珠泪慾流,面带惶急,重又含葯来哺,立时乘

机将那香馥馥的嫩舌轻轻含住,吮了一吮。巧姑知他生出情爱,喜出望外,料定神志回

复,就快复原。自己还有许多话说,惟恐汉人脸嫩,当着好友,不肯倾吐情悻。再一想

到情人虽被感动,但是当夜亥子之交便到生死关头,并还凶多吉少。喜极之下,一回想

到死时惨状,不禁伤心流泪,悲声呜咽起来。

  赵霖见她愁容初敛,玉颊春生,方觉此女以前不曾细看,这时一见,果是天生丽质,

美丽绝伦。忽又见她转喜为悲,哀位起来,由不得心生怜爱,方把香舌吐出,喊了一声:

“妹妹!”巧姑忽舍赵霖纵下,朝着王谨下拜道:“我知三弟是好人,愿意帮我。我拼

百死,受尽磨折苦难,好容易盼到与赵郎见面,偏只剩了有限时光,就要死别生离。我

有许多话要和他说,求你到那边房内待茶如何?”随命侍女:“速取茶食,款待这位汉

家老爷。”王谨见她热情心急,毫无掩饰,又是好笑,又是可怜,便朝赵霖道:“大哥,

我二人又蒙大嫂相救,大哥不可再辜负她。一切等事后从长计较,向师父请命而行,料

无不可。小弟少时再来。”随对巧姑道:“我二人今晚多半无事,大嫂请放心吧。”巧

站一心在赵霖身上,只愿王谨走开,也未听真。人一转背,便朝榻扑去,本是满腹心事

想要倾吐,等将赵霖一把抱紧,回忆前情,伤心过度,一句话也未能出口,“哇”的一

声,先就痛哭起来。

  男女之间,情之一字,具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除非始终厌恶,只要稍微动念,

或是稍加怜惜,情苗立在无形之中培养起来。对方再志坚情痴,追求不舍,哪怕故作不

情,立志坚拒,实则火葯引子早被点燃,一旦到了时机,便似地雷爆发,不可收拾。平

日压制之力越强,反应之力也越大。

  赵霖对山女本就觉她玉立亭亭,艳光照人,品格又比乃姊好得多,虽无他念,心实

赞许。前番偎抱,初亲玉肌,已然有些情动,认为此女面貌心性无一不佳,人又多情,

无形中生出爱意,只因向道心切,故作不情。所以柳湖接信,表面坚拒,连约都不肯赴,

心中却觉此女可怜可爱,只恐纠缠不舍。又恐万一心软,一个不能自制,坠入情网。惟

其不能自信,才有这等矛盾心理。入山以后,连接情书,深知寨主法严,不论亲疏,巧

姑处境难危,自己对她那样薄情,仍是痴心苦恋,不计利害,口中不说,心早感动。遇

救之后,不知仙茶保命,只当巧姑身拼百死,舍命相救。又见那等悲惶惊喜之状,无限

深情自然暴露。巧姑再一搂抱温存,南疆八月的天气,衣甚单薄,本非忘情,况当患难

相依之际,哪里再禁得起玉体相偎,百般亲爱,当时觉着柔肌凉滑,温香盈抱,神情又

是那么哀艳缠绵,如何能把握得住。起初还想稍微示意,免其失望伤心便罢。及至香舌

频渡,二次上床,衷怀未吐,情泪珠流,知她满腹愁肠,无穷幽怨,完全寄诸一痛,由

不得由怜生爱,由爱加怜,早把修道心肠忘了一个干净。恰好人渐复原,四肢已能转动,

忍不住将身一侧,回手抱定,低唤:“好妹妹,莫伤心,我实爱你。”也相亲相爱,着

意温存起来。

  巧姑本来哭得伤心,一见情人对她怜爱,立时纵体入怀,紧紧偎抱,任凭亲热抚摸,

一言不发。半晌方始含悲带喜,哽咽说道:“我得有今日,死也瞑目,只是生来苦命,

好容易盼得哥哥回心转意,偏遇大难当前,好景不长,眼看今晚便是凶多吉少。我又知

你英雄好汉,虽然怜我痴情,决不肯对山主屈服,怎不教人伤心呀!”话未说完,已然

泣不成声。

  赵霖见她紧偎胸前,睡在自己手臂之上,云鬓慾坠,玉肌如雪,宛如梨花带雨,娇

鸟依人,越发怜爱。于是越发搂紧,伸手抚摸她那肥不露肉,瘦不显骨,秋纤合度,凉

滑柔腻的玉臂,脸偎脸边亲边问道:“你说那七重围子,我已过了六重,法宝飞剑一件

未用,偶然疏忽,方始中毒倒地,我又请有几位仙师相助,你怎说得那等厉害,仿佛非

死不可?”巧姑闻言,惊喜拭泪,问道:“你所约各位仙师,可有青衫老人在内么?”

赵霖方答:“老人现正闭关,不会来此。”巧姑似颇失望,重又愁急道:“你哪知我爹

爹的厉害呢,今夜只青衫老人来了能占上风,别位仙师就难说了。但我也不愿外人伤我

爹爹,为此万般无奈,以死殉情。就你能脱危险,我也只有一日夜的活命。你看我着急

伤心,是为我么?”赵霖闻言,大惊问故。巧姑道:“我如非拼舍性命,爹爹怎能许我

见你,并和他所约来的妖巫秋端公为敌?不问你今夜吉凶安危,至多明日中午,我便活

不成了。”

  原来巧姑近日越想越觉赵霖无意于她,心中悲愤,但那苦恋之心反而更切。当日一

早,得知寨主所约能手纷纷来到,鲁勿恶既在苦苦相逼,月姑、人虎又助纣为虐,如非

养有仙禽预先探出阴谋,寨主又是性做古怪,觉着勿恶倚仗所炼神魔,意在强迫,没有

过分逼迫巧站,巧姑早中暗算。忧念情人人险,心如刀割。月姑防备又严,探询不出详

情。没奈何,只得买通两个山人,代为送信泄机,自在山头瞭望。先还不敢公然出面,

因见赵、王二人被山人围困,惟恐赵、王二人施展飞剑法宝,引火烧身,竟冒奇险,令

二鸟假传父命,放二人入山。不久便被月姑知道,前往告发。寨主大怒,立将巧姑唤去,

慾加毒打。哪知巧姑已然横心,始而抗声相辩,未了竟说:“赵郎虽是爹爹敌人,但我

爱他甚如性命,存亡与共。我已不想活命,只求念在父女之情,许我见上一面,愿照山

规,先服神蛊,等赵郎来时,由我将他带往别处,聚上半日。到了月上中天,我和他同

来纳命。”寨主本爱巧姑,见她声容悲壮,本就有些动容。父女正在争论,事有凑巧,

勿恶一听巧姑在座,受了月姑指教,前来当面求婚。巧姑当时避去。因勿恶不善说话,

语太强横,寨主竟被激怒,虽因用人之际,不便内证,心中愤恨,冷笑答说:“婚姻之

事,须出自愿,你就入赘本山,还要我女儿答应,我也不能相强。今夜来人,未必没有

能手,胜败现还未定,何必情急?且等明日午后,你如得胜,再与我儿商议,我必点头,

任你软来硬做均可,如何?”勿恶无言可答,一想事情不忙在这一天,当晚正可仗着神

魔,向山民示威。巧姑答应便罢,否则,寨主已然点头,不怕她飞上天去。勿恶只顾打

着如意算盘,没想到寨主看出女儿激烈情痴,必以身殉,死志己决,却不能自坏祖规,

令随赵霖出山,再说对方也不爱她。莫如遂她心志,听其到时自杀,使勿恶落个空欢喜,

并免受迫丢人。

  寨主便将巧姑唤来,避人密谈。先是再三劝诫,令息妄念。巧姑执意不允。巧姑又

听灵鸟暗报,说赵霖、王谨连经数险,俱都平安脱出,现被月姑、人虎暗算,不知怎的,

恶蛊无功,无故震成粉碎。当时曾听有人暗中发话,金霞一闪,所发恶蛊伤亡净尽。麻

神姑也因元神化为恶蛊飞出,身遭惨死。最奇怪的是,人虎前拜妖巫为师,曾立重誓,

而妖巫元神所化金蚕,不知怎的,会死在人虎、月姑刀、叉之下。经此一来,人虎便犯

了恶誓,月姑更被蚕尸打得遍体鳞伤,鲜血狼藉,当时情急大怒,一面啸聚恶兽,一面

报警,说拜山敌人法力甚高,速派能手出斗。巧姑闻报大惊,又听说此事决非来人所为:

也无这高法力,一时情急,再听勿恶来此逼婚,越发惶急悲愤,不等把话说明,先把本

山自制的毒葯子午九服下去,再向寨主力求。寨主知那于午丸奇毒无比,便是本山灵葯,

也难解救,服后见子不见午,见午不见子,除却两个对头所炼的大小还丹,万无生理。

想起父女之情,不禁心软,当时答应,顺她心意。并还下令,说来人拜山已然过火,应

了山规,现将人交巧姑,许其便宜行事,到了月上中天,自带情人前来大寨纳命。

  照着本山山俗,遇到这类事,山女必须先服本山最猛恶的蛊毒,始许起身。只要按

时回来自可无事;否则一过时限,蛊毒发作,宛如万千毒蛊周身啃咬,连骨髓一齐酸痛

麻痒,号叫七日,周身溃烂而死,恶毒异常。寨主虽然未令照办,巧姑却怀必死之志,

反正不想活命,依旧把蛊毒服下。月姑闻报,一面命人暗告把守蜈蚣背的妖巫,二人一

到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二回 古洞喜同栖 玉软香温情曷限 梨花春带雨 生离死别恨难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湖侠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