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湖侠隐》

第一三回 月下起蛮讴 艳侣如云 笙歌匝地 花前驱兽 阵光烟似海 雷火崩山

作者:还珠楼主

  寨主早已扬手发出一圈血光向空照去,另有万千缕血丝和座前金鼎中绿烟,箭雨一

般向空激射,那等神速之势,百兽恶阵又早隐去形迹,布满崖上,照理敌人只吃血光一

照,立时陷入阵内,便难脱身。就在这时机不容一瞬之际,竟会被敌人遁走,声才入耳,

人已不见,未两句语声竟在数十百里之外。知道青衫老人家法素严,既许爱于门人来此,

定成敌对,就他自己不出面,也必有后文。寨主正在又急又怒,把血光隐去,暂停发难,

打算先杀巧姑,再杀赵、王二人出气。刚把邪法一收,又听破空之声,又见两道青光横

空飞来,看出是正教门下,方要动手,猛然想到同坐妖妇赛红线陶银姑自从寨舞之后,

便不时向空凝望,从未动手,似在等人神气。寨主知她邪法高强,婬凶无比,炼就摄魂

迷阳之宝,多高法力的人,只要骤出不意,被那五色迷魂香雾罩住,或被胸前那面太阴

迷阳镜一照,入便迷倒,任其摆布,凭她喜怒爱憎而定生死。出手又是绝快,险毒非常。

只不知何故不肯出手,却将一双水汪汪的色眼不时朝赵、王二人瞟去。寨主近一甲子虽

然倒行逆施,与群邪为伍,多行恶事,毕竟昔年曾在天都、明河二老门下,尚知邪正之

分,因而暗骂无耻婬妇。及至青光一到,妖妇突然满面喜容,口喝:“老山主暂停,此

是我的好友。”随即迎上前去。寨主刚一停手,来人己落向台口。

  赵、王二人认出来人正是韦莱和朱嵩云,不知怎会和妖妇成了一党。想起去年相助

之德,刚同声高呼:“师兄。师妹。”紧跟着又有极强烈的破空之声,兄见两道青虹凌

空飞泻,跟踪追来。寨主和众妖人因见这两起人的剑遁同一家数,前后相继直落台口,

误以为又是妖妇勾结来的正教中少年男女,均未在意。后来这两道遁光更是神速,落地

现出一个美少年和一个装束淡雅美如天仙的少妇。刚一落向台口,男的扬手便是一片金

光祥霞,朝前二人透身而过。韦莱、嵩云当时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好似邪法已解,面

现惊疑之色。妖妇正往前赶,瞥见后来两人似是新被自己迷惑的韦莱和嵩云的同门,功

力根骨更强得多,人更俊美。当时心花大放,认作网中之鱼,举手可擒,做梦也没想到

恶贯满盈,死星照命。

  后来两人正是女仙陈淑均的门入丁韶、林瑜,因体师父心意,知道韦莱、嵩云为妖

妇邪法所迷,不特弃正归邪,并受妖妇挟制,参预玉龙山斗法之事,事完,还要去往点

苍山盗宝,自取灭亡。于是受了前辈女仙雷姑婆指教,求得一道灵符,又向李洪借了一

件法宝,冒着奇险,乘机赶来,想杀死妖妇,破去邪法,救走二人。双方刚一对面,丁

韶便将灵符发动。林瑜还未落地,便觑准妖妇下手。知她胸前所悬太阴迷阳妖镜最是阴

毒,只要被照中,不论仙凡,均被摄去,强迫婬乐,端的阴毒非常。最厉害的是,妖妇

所摄少年男女的元神,全都禁制在妖镜之上,如不破去,被害人决难复原,一见妖妇迎

来,手已按向胸前,不等镜光发出,扬手便是豆大一团金光朝镜射去。同时妖妇胸前妖

镜上也正发出一股粉红色的妖光迎面照到。丁、林二人立时心神一荡,觉得不妙,但可

支持。妖妇原见金星从对面射来,双方势子都急,相隔又近,因平日自恃太甚,以为凡

是威力厉害的法宝,多与敌人心灵相连,只要人被镜光迷倒,立时无效。百忙中瞥见镜

光到处,敌人只是面上微现惊异之容,神志并未昏迷,心中一惊。猛想起那团金光打向

胸前,如何不见?就这微一转念之际,霹雳一声,一团金色雷火突在镜中一闪,当胸爆

炸,当时连镜带人齐成粉碎,血肉纷飞,溅射满台。妖妇连声都未出,便遭惨死,形神

皆灭。那金光神雷万分强烈,威力大得出奇。挨近妖妇的一个妖道方才受伤回坐,本在

气闷出神,没想到敌人发难如此神速,竟遭波及,打断了一条臂膀,溅了一头的碎肉污

血。旁立山人也死伤了好几个。

  邪法一破,丁、林二人见已成功,立时手指金光,拥了韦莱、嵩云,向空飞去。寨

主见状大怒,手掐法诀往外一扬,万干缕血丝,又似暴雨一般向空射去。丁韶等四人虽

被围困在内,仗着护身金霞十分强烈,满空血丝竟被冲断,正待突围而出,寨主厉声喝

道:“无知小狗男女,来得去不得了!”说时,手指处,当时天昏地暗,星月无光,一

片血云宛如天幕,当头下压,只一闪,便将四人一齐罩住。

  赵霖见巧姑战兢兢跪伏地上,本就万分怜惜,偏生隔着一层血光不能上前。又恐巧

姑蛊毒发作,多受痛苦,大援未来,玉钩斜能否冲破血云也不知道。正在愁虑,丁韶等

四人又被邪法困住,虽有金霞护身,丝毫行动不得。眼看上下四外千百种奇形怪状的猛

恶兽头影子已各口喷毒焰,目射凶光,碧瞳如电,注定众人,不时出没隐现,往来飞舞,

知道妖阵将要发动,兀自惶急叫苦,无计可施。

  寨主早就迁怒巧姑,犯了平日凶野之性,慾下毒手。此时竟生毒计,戳指喝道:

“不孝畜生,我脸被你丢尽。今日是你自请服毒,我先还想委曲求全,谁知你那情人负

心,不肯降服入赘。你姊月姑现已残废,方才又有几个小畜生乘机暗算,伤了我几个好

友。事情全由你而起,本意使你受尽苦痛,才行杀死,念你只是痴心妄想,不遵父命,

尚未背我山规,只要肯将生魂献上,可兔好些痛苦;如再违命,守定元神不肯出窍,必

用神蛊将你全身由内而外嚼成粉碎,休说我狠。”

  巧姑本受高人指教而来,知道今晚虽不免受一场痛苦,终可转祸为福。因知父亲不

久大祸临身,意慾冒险报警,哭劝收阵逃走,免遭形神俱灭之祸。哪知寨主天性凶恶,

喜怒无常。先见赵霖英俊胆大,也颇赞许,打算委曲求全,只要肯降服入赘,不背山规,

损及自己威望,便可容让。敌人偏是宁死不屈,最可恨是已和巧姑约定为夫妻,只和自

己作对,还说了好些刺心的话,不由犯了凶野之性。如非司大虚、魏赤霞深知当晚形势

不妙,惟恐恶阵发动,被未来强敌看破虚实,再三劝阻,已早发难。略一迟疑停顿,失

意之事已接连而来:月姑重伤残废,同党伤亡惨重。满腔怒火,再也按捺不住。

  巧姑见寨主要下毒手,知难幸免,本不想死,又听情人在血光中疾呼灵葯己然求到,

并有灵符一道,只一见面,立可化毒破去邪法,转危为安,救星不久即至,就望忍苦待

援。心想:“父亲如此狠毒残忍,为了对敌取胜,死后还使自己永受炼魂之惨。”不由

心胆皆裂。正在哀声悲鸣,求念父女之情,容自己和情人抱头痛哭,再见一面。寨主还

未及回答,月姑强迫朱人虎抱在怀中观战,因看出入虎变心,嫌她残废丑恶,腥秽难闻,

双眉紧皱之状,心中悲愤万分,也不说破,见寨主暴怒,要下毒手,妹子又在哭喊求饶,

惟恐寨主被妹于感动,和白天一样又活了心,便接口哭喊:“妹子害我残废,大夫无良,

已无生趣,情愿献出生魂,加增此阵威力。但是妹子是罪魁祸首,容她不得,慾在生前

消此仇恨,望乞恩允,代爹爹下手。”

  寨主也是劫运将临,竟未想到巧姑身中蛊毒,元神受禁,如何敢于违抗?因摄生魂,

须出自愿,才可当时应用,一见不肯献出,怒火正往上冲。侧顾月姑身受重伤,为助自

己成功,抵御未来强敌,竟不惜身受炼魂之惨。知她暴戾凶狠,性情残忍,邪法较巧姑

为高,本身更具制伏群兽之长,用作主幡生魂,比巧姑要强得多。自己原因司大虚当日

一到便加警告,说伏魔真人姜庶因奉天都、明河二老遗命,久慾行诛。因念多年同门之

谊,想自己日久生悔,改邪归正,只要敛迹,不再为恶,便拜录章,代向二老求免宽恕。

又因自己兼习左道,法力日高,惟恐一击不中,有损威信,因此迟不发动。后因自己恐

二老言出法随,早晚应验昔日誓言,于是勾结妖人,祭炼百兽恶阵,意图相抗,伤了许

多生灵,这才决定时机一至,遵照遗命,行法诛杀。惟恐自己不服,独力难支,除大师

兄矮叟朱梅之外,又把追云叟自谷逸、凌雪鸿夫妻约来相助,还有散仙中的怪人怪叫花

凌浑、白发龙女崔五姑夫妻和另外两个帮手,这些人个个法力高强,飞剑神奇。自己得

信以后,方始害怕。无如势成骑虎,无可挽回,没奈何,只得一面重订山规,约束子女、

门人,不令私自出山惹事;一面勾结赤身寨山人和长狄洞哈哈老祖的两个门人,暗中重

炼百兽恶阵,以图一拼。候了好几年,敌人未来。不意二山女和赵、朱二人婚姻之事惹

出大祸,竟将敌人引动。听敌人口气,分明有恃无恐,今晚子夜后,这班强仇大敌,全

要来到。因见前数年老是平安度过,毫无动静,而那百兽恶阵系按照哈哈老祖传授,重

用邪法祭炼,威力虽比以前增加十倍,但那最后一关最是恶毒,不特炼时血焰飞腾,上

冲霄汉,不为正教中人所容,易被敌人警觉,并还缺少两个生魂镇压那面主幡。至少也

须摄取一个根骨深厚有法力的男女修道之士,如是女魂而又精通邪法的更为合适。

  寨主先恐惊动仇敌,意慾事急再摄生魂应用,迁延至今。事前虽然风闻这些对头不

久前来寻事,因以前传说虽凶,始终不见人来,虽然加紧戒备,主幡所需生魂尚是虚悬。

本意对头不来便罢,万一寻到,急切间无从物色,便由所生子女中选出一个应用。开头

半夜无什警兆,以为又和往年一样,密云不雨,事出传闻,仍可平安度过。性虽凶恶,

无故杀害亲生子女,到底为难。当夜虽有几个无名后辈来此扰闹,也未放在心上。虽听

司大虚连次警告,终想仇敌如来,应该早到,不应寨舞已过,尚无迹兆。直到李洪、阮

征相继在空中出现,把人救走,他想起青衫老人门下既然来此,决非无故。否则老人近

因功行圆满,门人子女甚多,以前又有一面之缘,平日井水不犯河水,道法又高,遇事

前知,如非认定自己将趋灭亡,决不会许门人出来多事。这才情虚胆怯,断定仇敌必来

无疑。惊惧之下,只图自保,凶性一发,哪还管什父女之情。本意巧姑身中蛊毒,赵霖

不肯屈服,事已闹僵,取她生魂以作主幡之用,正是两便。不料月姑自告奋勇。寨主虽

知此女为祸首,情急暴怒之下,只想使月姑生魂卖力,也不再顾及此举有多残忍和二女

的善恶是非。当时寨主狞笑道:“你才是我的好女儿。既然痛恨你妹,现将神牌竹符交

你,照我传授任意施为。等她为恶蛊咬死,速将你的生魂献上。主幡有你镇压,适才已

向哈哈祖师和赤身寨主发出信火,即便姜庶老贼约了矮鬼他们同来,也是送死。时近子

夜,快下手吧。”

  月姑闻言,接过寨主手中神牌,朝朱人虎媚笑道:“我爱你胜如性命,嫁你那夜,

你我曾有同生共死之言。当时郎才女貌,互相思爱,原在意中,谁也考验不出真心。此

时彼此变成残废,是否情爱不变,立可证明。我己拼献生魂,为老山主出力杀敌。你和

我那样恩爱,剩下你孤身一人,也无趣味。想必心口如一,记着以前盟誓,不舍得我一

人去死吧?”

  人虎以前爱极月姑,恨不得老是暖玉温香,终日缠绵,把两个身子并在一起,才称

心意。想不到早晨起来共商阴谋毒计害人之时还是柔肌胜雪,吐气如兰,千娇百媚,万

种风流,一日之间竟成陈迹,变成一个残废的丑鬼。通身创伤,肢体残缺,再加上一身

腥秽之气,中人慾呕,抱在怀中,已是不住恶心,万分难耐。只因积威之下,邪法厉害,

不敢稍微抗拒,还得忍气吞声,捏鼻屏气,格外温存敷衍,这罪孽真比死还难受。本在

悔恨,这时见她一脸疮疤,血痕狼藉,那等丑怪污秽之容,偏和平日一样,低声俏语,

媚眼连抛,看去已极厌恶。所说的话却又隐蕴凶机,还不知道心情被其看破,只当山女

恩爱情浓,不重同生,而重同死,照此语气,分明想拉自己同上死路。当时心中大震,

几乎失态。

  月姑心中鄙恨,仍然假意媚笑道:“你不舍得我死么?话已出口,无可挽回。既舍

不得我,一同上路,为老山主杀敌,不更好么?”人虎见她脸虽臭秽,腥血狼藉,一双

媚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三回 月下起蛮讴 艳侣如云 笙歌匝地 花前驱兽 阵光烟似海 雷火崩山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