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湖侠隐》

第三回 骑鹤送郎归 生死缠绵怜姹女 穿林同友去 关山迢迢访仙灵

作者:还珠楼主

  且说众人见一道金光、一道红光自天飞下,天童方喊:“这个真好!”喜得乱蹦,

来人已现出身形,往亭内走进。赵、朱、王三人见来的是两少年,一个穿黄麻布野服的,

年约二十多岁,身材不高,是个小胖子,腰间系一破旧革囊,未带兵刃,看去人颇精神

儒雅,还不怎样。另一少年看去至多不过十五六岁,生得骨秀神清,肤白如玉,重瞳凤

眼,目光明如郎星,隐蕴威风。穿一件青罗衣,腰悬长剑,另外佩着一个细长革囊,左

手上带着两枚铁指环,神情尤为英爽。入亭先向陈淑均拜了下去。嵩云、李政也赶进亭

来,互相礼见之后,又代三人和天童分别引见。

  三人知是先前所说老人门下洪、阮两弟子,想不到竟是飞仙一流人物,心中好生欣

羡佩服。老人恰巧不在,正想不出如何自吐心事,天童已跑到洪、阮两人身前,拉手说

道:“刚才师父不肯收我作徒弟,说等两位世哥来,到土木岛去拜师。说师父法力本事,

比两位世哥还大,是真的吗?”阮征颇喜天童天真灵慧,笑答道:“土木岛两位商老前

辈得道多年,法力甚高,不过和我们所学梢有不同罢了。你这等人品资质,拜他为师,

再好没有。”天童喜道:“这样,世哥就送我去吧。”洪、阮两人同声笑答道:“哪有

如此忙法?休说我们恩师、师母和世兄弟姊妹尚还未见,就送你去,想报仇,少说也得

十年以后,何在此一二日的耽延?”天童急道:“我要拜师伯、世哥和六哥为师呢。”

阮征笑道:“如从我们,那你就更慢了。”天童好生怏怏,闷了一会,又问道:“我也

知我大小,只是大急人,我又要亲手报仇。既都是这样说,我到土木岛,一天到晚都练

飞剑,想必能够早一点吧?”李政笑道:“你多用功,也须十年八年才到功候,听爹爹

说,你那仇入实在厉害哩。也许你师父怜爱你有孝心,不等你功力到了火候,自行出马,

代你报仇,那就快了。”天童闻言,面上方现喜容。忽又凄然说道:“那我不要。娘成

仙前,曾说过要我亲自下手报仇呢。”嵩云道:“那就难了。”天童道:“师父写信出

来,定叫世哥送我走。明天姓朱的被花姑娘抢去做老公,赵兄。王兄不答应,去和她们

打架,本有好些热闹的事可看,但学飞剑报仇要紧,只好不看了。”嵩云嗔道:“你乱

说些什么?”天童忙道:“我说错了,这话不该当着姓朱的说哩。”

  人虎听出必是嵩云等背后之言,天童幼婴,无心漏出。想起前事,方在内疚,阮征

已接口道:“我很喜欢你。师父不会就命我两人走,至少会有二日耽搁,你多半能看见

这场热闹呢。”赵霖暗中正为人虎惶急,闻言心中一动,方想设词开口,忽见嵩云目视

洪、阮两人,暗中摇手,立时省悟:两人必与李洪先见过面,得知此事,已允相助,才

有这等口吻,不禁心中略宽。

  天童还在絮聒,青衫老人已由竹林走出。洪、阮两人忙喊恩师,趋前拜倒。老人笑

道:“你师母正和他们洞中制炼灵葯,不能出来,颇想见你两个,快进去吧。”随向淑

均道:“朱仁嫂,内子请你去呢。”淑均随即起行。嵩云、李政也携了天童跟去。

  老人先将取来的丹葯分赠三人,再将书信交与赵霖收好。然后说道:“朱道兄人最

和善,你两人此去,必蒙收录。山居无什相款,石洞清寒,难于下榻留宾。朱仁嫂那里,

门人颇多带有眷属,烟火也未断绝,已托延款。见过她母女,还有事与山荆小儿女辈商

谈,一时也不能偕行。适才三小女归报,阿碧、阿雪均有灵性,今日之事已得三女告知,

必听驱策,三位只管骑了回去,我着一人相送出谷便了。”三人方在拜谢,一片银霞自

空直飞进来,落地现出先见幼童李洪,跑到老人身前,喊了一声爹爹。老人笑道:“洪

儿静极思动,又淘气了吧?”李洪笑道:“不相干的。娘呢?怎不出来?”老人笑道:

“你娘在后洞炼丹葯,大家都在那里。此峰下时较难,你来得正好,先代我送客出谷

吧。”说罢起立。李洪应诺。三人知不能留,忙向老人拜别。老人揖客自去。

  三人安心结纳,口称六哥,备致敬仰。李洪见三人对已殷勤,也自欣然,笑道:

“我们先走吧。”说罢,将手一挥,三人立觉身子凌空飞起。面前银霞闪闪,耀眼生辉,

冷气侵入肌发。耳听风声急劲,却吹不到身上来,身外景物也看不见。晃眼脚踏实地,

定睛一看,身已落在先停竹林之中,神徐、连乔二兽仍守当地。李洪令王、朱两人并骑

连乔,笑对赵霖道:“阿雪我已骑过。闻说阿碧颇有灵性,索性我送你们到隔山去,就

便试它一试。”阿雪忽然昂首低啸,李洪把一张齿白chún红的小胖脸一绷,俊眼一瞪,喝

道:“你这孽畜,已听我三姊说了,还要这样。只要敢稍有倔强,给脸不要,你就要吃

苦了。难道我还会制不了你?我才不信。”话未说完,阿碧将头连摇。李洪道:“你既

不和我强,可是想打听你小主人的事么?你听我偷偷告诉你。”说罢,小嘴连动。阿碧

也连连点头,低鸣相应,态甚亲驯。李洪笑道:“这你知道不能同行的原因和我是谁了

吧,还不快走!”说罢,拉了赵霖一同纵上。

  赵霖见他独坐向前,两兽已凌空飞起,直上天半,只非来路,忍不住凑向前去说道:

“小弟等一盟三人,誓共安危。人虎弟病后昏迷,愚昧无知,与山女发生纠葛,自顾力

薄,决非其敌。六哥飞仙剑侠,道法高深,尚望鼎力相援,实是感盼。”李洪略微沉吟,

笑道:“你不要怕,到时自有比我强的人来,也不要再问我这类话。先听莱弟说,你那

把弟不好。此时一看,人家也不算什不好,他也有一家妻儿老小,怪可怜的。等我送到

时,和莱弟说一声吧,他最听我的话。其实不相干,省得摇惑别人。此时便送你们回柳

湖,并非不可,因为你们久和各山寨交易,休看地势隐秘,以龙家的本领威望,再加上

两个牛鼻子山女本身便会飞叉法术,又能驱役蛇兽,不久必被查出下落,反而更糟。最

好先挫她一回锐气,再与订下约会,以为缓兵之计,到了约期,就有法子料理了。老龙

近年子女越多,家教越松,本身过恶就不在少,子女曾孙更多造孽,有几个还拜了妖邪

为师。自从上次和嵩云、莱弟为难,我便料他运数将尽了。”赵霖一听山女如此厉害,

越发愁虑,又不便再问。正盘算间,两兽已越山而过,下面正是昨晚所见盆地,但不往

原洞驶去,过山以后往左一偏,往迎面崖腰平地上飞去。上有一所房舍,亭阁也颇高大,

坡地上面有两片梯田。未及细看,丁韶已自室中迎出。纵落礼见之后,李洪作别飞去。

  丁韶揖客人内,丁韶之妻林瑜出见,主人相待甚优,只不提山女之事。三人几次探

询,俱被主人岔开,先说无碍。次日夜间再问,丁韶忽然正色答道:“我们山居,清静

已惯,此次把三位嘉客接引来此,原出无心。既然双方各执一词,不听世妹调处,我们

只好略尽地主之谊,留三位小住数日,等龙家姊妹走后,送客上路。也只送到蒙化过去,

一入哀牢山境,便难远送了。世外之人不便问人婚姻之事,好在龙家姊妹也非恶意,只

好请三位自行应付吧。”赵霖见主人口气忽变,无词可答。只有嵩云最为热心,偏自前

日回来,便未再见。心正惶急,忽见林瑜去往窗前取物,转身向内时,却朝自己以目示

意。赵霖耳目自是灵敏,目光到处,瞥见窗隙似有几点金碧亮光闪动,才知外面还有异

物在窥伺,立即省悟。故意抗声说道:“我三人家中俱有老小。朱二弟本是病起昏迷,

一时戏言。我更一语未通,连山女面目都未看清。婚姻之事,须彼此心愿。起初以为山

女养有奇禽异兽,非人力所敌,慾请主人相助。不料云姊自从前日语不投机,从此不再

惠临。丁兄又如此说法,既与山女交深,愚兄弟自不便强人所难。天明便即告辞,只请

赐送一程,免致迷路,已感高义。愚兄弟三人誓共安危,宁死不屈,刀锯斧砍,我自当

之便了。”赵霖心细,惟恐语失,边说边看男女主人神色。见丁韶闻言虽在冷笑,林瑜

背向窗户,却是满面真笑,眼皮微动,似在赞许,才放了心。说完,林瑜便接口说:

“三位新愈之后,尚须调养,师母吩咐等葯制成,取赠之后再走。不过三四日的工夫,

事情终有了局,何必如此气盛情急呢?”说时又使了个眼色。三人俱各会意,同声谢诺,

面上忿色兀自未敛。一会,便听窗外急风飒飒,杂着极轻微的振翼之声。

  了韶出去看了看,回来笑道:“三兄莫怪,时机未到,不得不尔。”林瑜是个玉立

长身,目光极亮的英秀女子,人最豪爽,闻言微晒道:“这些野人,越闹越不像活。今

早辞别,云妹便知有诈。人已走了,还敢命手下孽畜来此窥伺,真个可杀而不可留了,

如非你事事小心过甚,再三拦阻,这些畜生一来,我就下手了。”丁韶笑道:“我不似

你们三个毛包,什事做了再说。杀死两个畜生,济得什事,我还觉得山女用情专一,处

境可怜呢。”林瑜笑道:“你和小师弟都喜说用情专一,实则把肉麻当成有趣,自己以

为得意罢了。我最恨人以…见倾心,情有独钟做说词。请想:本非相识,情何由生?所

谓倾心,无非为色罢了。假定初见时对方千娇百媚,第二日再见,此女忽生暴病恶疾,

疥癣满身,瘦骨支离,面如土色,臭秽难闻,要肯再爱人家才怪,如这一对都是多年爱

侣,患难夫妻,怎会厌恶呢?美色人人都爱,但不是常共相处往还,不能生情。只有互

敬互爱,深悉对方心性有无暇疵,并加以互谅,才能维系,使情长久,生死不渝。照她

们这样把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强认作终身伴侣,强要嫁他,人家不愿,也百无忌惮,还不

是和你们男子好色性情一样?不过山女率真,不似城市中女儿害羞罢了。明明看她们有

点姿色,出诸女子,便觉情痴可怜,得能保全,使其自悟最好,什么叫谋走后动?如是

两个男蛮子,对女人暴力相迫,你们不把他赶尽杀绝才怪。”丁韶笑道:“怪不得我求

你多少年,才肯下嫁,原来有这等说词。”林瑜秀眉微耸,星目含苯道:“你还要说什

么?”丁韶便改口道:“现在既不打算翻脸,还以缜密为是。明日便须出其不意,送客

上路,时辰早晚,现尚难定,请安歇吧。”三人谢了。

  次日下午,嵩云、韦莱忽带两兽走来,说灵婴卜天童已然起身。少时雾起,便可送

客成行。其母有事,赵、王二位无须辞别,下次再见吧。山女之事,只字未提。三人知

有安排,也未再问。主人本备有酒宴饯别,随即入席,各自饱餐。吃完,一会遥望四山

雾起,阿碧。阿雪早在门外相候,身形已然暴长。韦莱笑道:“我们为送三位,特意将

阿碧强留在此。这东西最是倔强,又极忠义恋主,寸步不肯离开。如非机缘甚巧,事出

我们意外,决无如此听话哩。”林瑜笑道:“小师弟,你们既不肯与山女撕破脸,那么

便带神兽同往,除却走得快些,有何用处?”嵩云道:“话不是这样说。师兄弟们都说

事由朱兄大意而起,两山女只是情痴恃强,并无过恶。老龙父子曾孙近年行为虽多不善,

并不与她姊妹相干。我那日疏忽,不合把天童形迹现出,吃她暗中窥见,她知阿雪是她

所养孽畜的克星,疑是有心对付,已然不快。忽又添了一个比阿雪还要通灵厉害的阿碧,

必疑我们早晚不免与她作对。加上媒人又未作成,越不放心。山民性直,行时径向我盘

诘了两次,幸我严嘱二兽隐藏洞中,那日回来便未再发威现形。我又假说天童姓商,乃

土木岛主商梧义子,偶被友人带来中土访友,与赵兄等三人无心相遇,谈得投机,交成

朋友。恰巧事前有一人误中神兽丹毒,急切难愈,吃我和小师弟路过看出,家中现有灵

葯,一同邀来这里调治。因知赵兄等不善飞行,他们又有事先走,特把阿碧留此,充作

坐骑,以便痊愈后送他们回去,不久就离开了。并说这三位虽是新交,也颇投缘,走时

我和莱弟尚须护送一程,省得途中相遇,又因疑忌生出嫌隙。”林瑜笑道:“昨日我还

在说你丁师兄暗护山女,你如何也有许多顾忌?”嵩云便凑近前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回 骑鹤送郎归 生死缠绵怜姹女 穿林同友去 关山迢迢访仙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湖侠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