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湖侠隐》

第五回 转世护双鬟 百丈虹霞飞玉杖 求援逢二老 千山雷雨拜仙真

作者:还珠楼主

  前文说到赵霖、王谨巧遇岷山玄女庙女剑仙步虚仙子萧十九妹,得其指点,并借了

一枝绿玉杖,随由金姥姥罗紫烟的女弟子平旋同了守洞神吼,将二人接引到衡山白雀洞

外平崖之上。因乃师罗紫烟正在行法,凝炼两女弟子的生魂,少时送其前往转世,便请

二人洞外守候,说完走去。

  二人久候平旋不出,心疑仙人有意相试,正在耐着腹饥,虔心等候。平旋忽然走出,

笑说:“家师现在后洞行法,本不知你们方才会来。还是萧师叔路上想起,封山云雾虽

被她解去,中间那层云带仍非外人所能越过,传声相告。家师听知你们的来意,因洞中

只我师徒两人,只得请在洞外暂候。你们由早起人山,此时想已饥渴,好在事情将完,

索性少时进洞,再行款待吧。”二人谢诺。平旋又道:“一会二位师姊生魂便要飞出,

家师要在洞中主持,生魂不能就走。我年小力微,人单势孤,万一有什么变故,二位还

须帮我一帮。”二人俱都义侠心肠,脱口应了。方想:“平旋年纪虽轻,亦是仙人门下,

如有事故,自己怎能相助?”平旋已二次走回洞去。

  待有盏茶光景,忽听身后喝道:“二位师兄闪开,分立两边,为我护法,师姊出来

了。”二人刚往洞侧分立,便见一幢青荧荧的冷光拥罩着两个尺许高的少女影子,由洞

中飞出。平旋一手举着一口金色短剑,一手掐着法诀,指定光幢,紧随在后,到了洞外

平崖之上,一同立定。光中少女意似难忍,不住在内乱跳乱蹿,无奈身被光幢罩紧,不

能脱出。平旋喝道:“二位师姊,你们那么聪明,好几天炼魂之苦都已耐过,何在这一

时片刻耽延?师父需要收拾法台,才能送你们起身。仇敌何等厉害,不候到师父亲出护

送,你们能走么?”说完,二女稍微宁静了些。一会又改作东张西望,嘴皮乱动,神色

更是惊惶。平旋又道:“师姊,你们疑心仇敌乘着师父还有些时才得起身,我不该提前

送你们出见天光,万一仇敌乘虚侵入暗算,我年小力微,这两位师兄尚未拜师炼法,虽

借人一件法宝,可以由心运用,终非妖邪之敌,故有些害怕么?这个无妨,师父早防到

我们人少,照顾难周;此山上下均有禁制,如有警兆,立时可以觉出,何况守洞神吼耳

目何等灵敏,至不济,带你们逃回洞去,总该可以吧。这等胆小做什?”

  开头说时,二人瞥见一道暗黄光华和两三股灰白色的烟气在右侧略闪了闪,平旋好

似全神贯注前面少女,不曾在意。因在君山观阵,有了经历,本想暗告平旋留意,及听

这等说法,慾言又止。话虽不曾出口,终觉灰白光气可疑,刚互使眼色,暗中戒备,忽

听一声断喝,眼前一暗,满崖俱被邪雾笼罩,右侧现出两个一矮一高的妖道:一个手发

一道灰色妖光,直取平旋;一个手指着一面尺多长的黄麻妖幡,上面射出七股惨碧色的

妖光,通体都有妖烟邪光环绕,直向光幢小人飞去。知有好人作祟,大吃一惊。二人自

听平旋一说,便将防身法宝连同女仙萧十九妹所借玉杖,准备停当。一见来了敌人,各

自如法施为,手按胸前玉块,往外一翻,立有两幢宝光涌现,将身护住,那条玉杖也化

为一道翠虹飞起。正待飞步上前抢护,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双方发动的瞬息之间,耳

听平旋娇叱道:“无知妖邪,你已入网,如何能逃?”话还未完,猛又听轰的一声,杂

着神吼怒啸之声,眼前倏地大亮,满崖立被金光布满。先前那么浓密的妖烟邪雾,直似

残雪遇到烈火,首先消灭,无影无踪。那矮胖妖道的灰白色妖光原是当先飞出,吃平旋

剑光敌住;双方也就刚一接触,金光便已发动。妖道似知不妙,慌不迭想要遁走,刚将

灰白妖光收回,与身相合,飞将起来,想往原路冲逃出去,吃赵霖绿玉杖所化翠虹一挡。

妖道认得此宝,哪敢迎敌,忙即抽身退缩。缓得一缓,崖外又有一圈自如银光的电光,

环飞上来,金光往下一压,合成一座金顶银边的光幕,将敌我双方全罩在内。妖道情急

逃生,正在四下冲突时,平旋已不再顾小人,直指飞剑,追将过去。

  赵霖先因不知绿玉杖的用法,只能出手,不能发挥它的威力。又在君山吃过大苦,

越发小心,恐妖人情急反噬,又中邪毒。看出妖人中计,小人不会受什侵害,另一妖道

重伤先逃,事决无碍,本没打算穷追。及见平旋追敌,妖道化作一溜白色光气绕崖而逃,

却不敢往洞口这一带来,翠虹仍停前不远,忍不住大喝道:“萧十九仙师,速显神通,

令绿玉杖,戮此妖人!”语声才住,翠虹倏地暴长,将全崖撑满,电也似急横扫过去。

恰值妖道飞逃过来,迎个正着,吃翠虹两头合拢,只一绞,耳听一声惨呼,妖烟散去,

血肉横飞,尸横就地。

  身材瘦长的妖道比较狡猾,先想仗妖幡摄去真魂所化小人。不料幡上妖光刚一飞出,

金光忽现,妖法立破,知道上当。因那金光是由洞内飞出,妖道邪法较高,见机得快,

又在前面,就此逃走,本非无望。偏不舍那面妖幡,意慾收了同逃。虽只一眨眼的工夫,

无如敌人出手神速;加上守洞神吼通灵机警,早就奉有密令,妖人冲禁而入,已先警觉,

故作不知,暗中相定一个,守伺在后。妖人刚把手一招,一面收回妖幡,一面纵遁光飞

起,满拟飞遁神速,敌人虽然厉害,又有准备,但只要不与交手,逃总如愿。哪知妖幡

刚接到手,猛瞥见一根三四寸长,其细如针的金光,却不知打何处电射飞来,打向幡上。

心方一动,连念头都未及转,一声轻雷,妖幡炸成粉碎。同时左臂一麻,知中敌人飞针,

刚暗道一声:“不好!”左臂已经裂断。这时妖道身刚离地丈许,料定今日之事凶多吉

少,万无还手之力。惊遽惶急之中,刚把牙一咬,闭住断处气血,猛又觉右腿一热,奇

痛彻骨,似被什么东西套住,齐大腿夹紧,往下强扯。百忙中低头一看,正是敌人那只

守洞神吼,悄没声突在崖上出现,飞纵起来,张开那两尺多长的血盆大口,将自己连脚

带大腿一齐咬住,正往下扯。知道此兽奇毒,咬上见血必死,再不见机挣脱,强敌一出,

更是形神俱灭。慌不迭拼舍两腿,施展解体分身邪法,自将两腿齐股卸落,急纵妖光,

待要遁走,就这略一缓势的工夫,翠虹已电掣飞来,同时上面光幕往下一压,跟着又是

一声霹雳大震,满崖金光雷火横飞中,妖道连声都未及出,便成了粉碎,只剩血肉狼藉,

焦臭难闻。

  赵霖见翠虹诛邪之后,仍在满崖飞舞,方想试探收回,忽见一道金光拥着一个白发

红颜,慈眉善目的老道婆,由洞内飞出,朝赵、王二人含笑微一点首,往前飞去。先悬

空中的光幢立隐,只两少女对面迎来,老道婆把手一扬,便收入袖内,更不再停,就势

破空直上,晃眼没人高云层里,不知去向。台上光幕也同收敛。二人知是洞主金姥姥,

刚刚拜倒,就在台上光幕一撤之际,绿玉杖所化翠虹倏地暴缩,成了两三寸长短一道翠

色精光,往西南天际飞去,一闪无踪。方在惊疑,平旋已近前说道:“家师已走,绿玉

杖也被萧师叔自行收回。我还有点事,快请起来吧。”

  二人应声起立,走向崖口一看,辰光已是不早,只剩大半轮夕阳浮向天边,红光万

道,照得林野大地到处都是金红颜色。空山无人,晚风萧萧,白云如带,依旧横亘峰半,

落霞散绮,晴彩浮空,岭列峰连,山光如染,衬得眼前景物分外雄丽。二人振衣千仞,

绝峨凭临,迎着向晚山风,正在互相指点称快,平旋已将崖上血迹残尸打发移去,清除

干净,走来笑道:“我今日大忙,日里忘了准备饮食。二位师兄想必早饿了吧?”二人

处在先前紧张场面,饥渴早忘,闻言重被勾起,笑答:“还好,如有山泉,请赐一些。”

平旋便引导往洞中走进,随口说道:“家师虽然辟谷多年,门人尚未尽绝烟火。尤其二

位师姊因是前生夙孽甚重,必须转劫,平日又喜讲求衣食,索性专一修积外功。家师怜

她二人向道精诚,性行又好,钟爱过甚,知是定数,平日不甚督责,任其仗着师传法宝

飞剑在外行道,不特未断烟火,生前每当花晨月夕,春秋佳日,并还常约三五同道姊妹

来此聚饮高会,由她二人分任厄厨,刻意求工,认为乐事。以致功力不够,一旦遇劫兵

解,真神不固,投生前仍受那炼魂之苦。现在洞中留存的食物甚多,你我师门均有渊源,

要用什么,不妨明言,无须客套。”

  二人谢了。见洞中共是三层,形势深长。第三层当中是一半圆形石室,大约两丈,

陈设用具,多甚简朴雅洁。靠壁一个圆形石榻,上有鸟羽织成的锦茵。左壁有一高只七

尺的小圆门,内有两间石室,陈设却是精洁华美。间知是平旋起居之所,因两师姊最怜

爱这小师妹,特意为她布置而成。平旋并说,自己和两师姊一样,再有数年,也许转劫,

先后重返师门,始有成就。随请二人就座,手掐灵诀,向里壁一扬,隐隐风雷之声过处,

壁角又现一个小门。二人探头一看,门内直和人家小厨房相似,只是清洁已极。平旋便

走了进去,一会出来,手中托着两盘笋脯和油炙松菌,三副杯筷,放在二人身旁的青玉

案上,将酒斟满,请客先用,二次又往门内。二人见那酒杯也是美玉制成,其大如拳,

形式古雅。因正渴极,端起一尝,人口甘芳,香醇无比,一口饮完,烦渴立消,心神为

之一旺,笋菌也极腴美,从未吃过。知道仙人不尚客套,便取葫芦自斟,相对饮食起来。

  约有半盏茶时,平旋又端了好些食物出来,共有七八样,荤素各半,荤的多是腌腊

之类,另外还有黄精,松子合制的甜糕和新炊熟的香稻米饭,无不味美异常,芳腾齿颊。

平旋也陪同饮食,甚是殷勤,边吃边间来意和经过详情,二人自是尽情相告。平旋笑道:

“有这等痴情山女么?我很想见她一见,不知二位师兄愿否?”二人适已看出她的飞剑

法力均非寻常,如能因她一行,将乃师引了同去赴约,岂非绝妙?立答:“师姊光临相

助,求之不得,焉有不愿之理?”平旋笑道:“我今年虽才十四岁,因是幼随寡母投亲,

为旋风吹向空中,本来坠地必死,幸蒙恩师将我救下,算出前因,收为弟子。三岁便入

师门,学了十一年,家师和二位师姊全都怜爱。法力虽然不济,飞剑已能与身相合。这

次二位师姊所遗留的法宝,又被我借了两件到手。似寨主父女那点门道,自信还能勉力

应付。只是家师门下女弟子三人,己丧其二,只剩下我一个。二位师姊重返师门,须在

六十年后。我修积外功也还尚早,不到下山时期,家师未必肯许我去。不过家师虽是岷

山三女之首,昔年威镇群邪,但和家师好友幻波池圣姑伽因一佯,最重情面。对于后辈,

尤喜提携爱护,只要她老人家看你好,有求必应。初时神情,对二位师兄甚是看重。我

也不想你们如何求说,只在家师回山相见时,你们说寨主厉害,求家师带我同往相助,

提上这么一句,我就有法可想了。”二人虽极愿平旋到时前往,但因金姥姥是初见面的

师执尊长,不便冒昧求说,口虽允诺,心却为难,不知如何措词才好。及听只要附带提

上一句,不须强求,好生高兴。平旋见二人应诺,也甚心喜。

  一会,二人酒足饭饱。平旋收了残肴,又向门内取了两杯清泉敬客。二人刚刚称谢

接过,忽听守洞神吼啸声由洞口隐隐传来。平旋喜道:“家师回来了!”说罢便往外跑。

二人不便随出,待有半盏茶时,平旋来唤,笑说:“二位师兄运气真好,白、朱二位师

伯连醉师叔,均与家师同来,省得跋涉一趟,去了还不知见到与否。快随我到前洞去

吧。”二人闻言大喜,随即同往。

  那地方乃是头层左侧的一间石室,原是金姥姥师徒款客之所,陈设用具均颇精美。

上首玉榻上坐着两个矮瘦老头:一个圆脸,颔下稀落落生着一丛黄须,穿着甚是破旧,

一脸风尘之色;另一个相貌清灌,颔下三络短须,根根见肉,眯缝着一双细长眼睛,葛

衫虽旧,却甚清洁。二老相貌均不惊人,只二目神光映射,迥异寻常。下手玉墩上坐着

一个背负大红葫芦的道士,正是君山所见醉道人。金姥姥在对面陪坐。二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回 转世护双鬟 百丈虹霞飞玉杖 求援逢二老 千山雷雨拜仙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湖侠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