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

第12回 暗林中的警告

作者:还珠楼主

  龙姑父亲倪仲猷,便是李强寄居之家,人甚精明干练,对人诚厚,和李诚患难至交。

当初舍去旧业,另辟新村,便是二人为首,和十几个有志气的土人密计而成。李诚走时,

命李强寄居倪家,表面代为牧羊,实则含有深意。仲猷受了李诚重托,照看李强,代管

田业,等到年长,再把未来作为逐渐告知。人最机警深沉,颇有智慧,只是年老体弱,

过于把稳,先想李强长大,再照乃兄所说指点行事。及见李强聪明体力与年俱进,似比

乃兄更强,有许多事均和李诚预示相同,反更周详稳练,越发喜爱,索性一字不提,任

其自为,也不加以拘束。

  龙姑乃仲猷独女,从小聪明伶俐。山居的人,均受李诚之教,从小先要读上三两年

书,并学武事。仲猷文武两途都还勉强来得,龙姑又最用功爱好,这时年已十六七岁,

文的虽只半通,武功却比一般女娃儿要好得多,更能吃苦耐劳,人也生得端丽。村规无

论男女,均须能够自给,才谈婚嫁,配偶各随自愿,心有所属,再告父母。因是同村近

邻,由少至长,常时往来相见,彼此家世为人十九知道,加以人人耐劳勤作,以犯村规

为奇耻大辱,个个爱好向上,都认得字,都学过武,智力差不多,就有几个出众的,无

事时大家一样,也看不出什么高低,只要品貌相当,双方情投意合,一请即允,家长向

不作梗。只未集合以前,必须彼此心愿,谁也不能勉强,日常相见,纯任自然,也无什

么嫌疑顾忌。

  李诚本是众人心目中的英雄。对于李强,因其从小勤敏,肯为众人出力,又那么强

健勇智,谦和诚信,全村少女都愿与之同游,李强偏守着兄长居安思危、强仇虎视之言,

闲时默坐深思,不喜与众少女说笑亲近,每次放青,多择无人之处,往往深入后山数十

里隔夜才回。近一二年,所去更远,常时带了羊群,隔两三天才回。众少女见他落落寡

合,遇上稍微带笑应答几句,便各走开,无法亲近,闲时又少,日子一久,也多疏远。

只龙姑一人因是朝夕必见,比较亲近,始而觉着对方少年英俊,比谁都好,相处日久,

无形中种下爱根,几次想与同游。李强以为仲猷只此爱女,自己所去之处,境太荒僻,

由十七岁起开始入山探荒,就便觅取珍葯,已连遇险好几次,恐有失闪,再四婉言辞谢。

龙姑知他外和内刚,言出无改,中有两次勉强同行,只在近处放青,终日相对,只管面

带笑容,不问不答,比在家中见面反更冷淡,自己满腹热意难于倾吐,反使心中不快,

只得改在家中殷勤照料他的饮食起居,无微不至。李强也不是不知龙姑聪明美好,性情

良善,对他情深一往,心中感激,不知怎的,没有爱意。龙姑见他对己虽好,无形中好

似隔膜,比起同村少年情侣暇时同游同息,互相亲密情景,迥不相同,每一想起,便自

难过,但又没法出口。

  仲猷看出爱女心意,想起李诚行时所说密语,虽代愁急,也是无法劝解。这日见爱

女低头寻思,方一示意,令其别寻中意之人。龙姑听出李强似与别的女子有约在先,此

时双方虽然年幼,照着村规,谈不到婚嫁二字,但是彼此情爱甚厚,双方家长,也早默

许,只等李诚归来,双方再往还上一半年,只要男女心愿和小时一样,立为成婚,才知

李强心有别恋,怪不得不肯亲近,心中直冒凉气,当时气走,背人哭了两天,只不知所

爱的人是谁。环顾同村少女,无一人比得上自己能干才貌。李强对别的少女,更比自己

冷淡得多,料定人在旧村。李强常时入山不归,也许前往私会,特意暗中随往窥探,已

非一次。不久发现李强入山用意,并非为了与人约会,每次深入,必先把羊群藏入一个

大山洞内,内里堆着许多羊吃的山粮草料,然后带上常用的刀镖,独自入山。所去之处,

向无人迹,荒僻异常。并有两次遇到猛兽,均为所杀。胆勇本领,大得出奇。上下危崖

峭壁,纵跃攀援,捷如猿鸟,稍快一点,便追不上。行踪更是隐秘,每当公众练武例会

时,却不丝毫显露,心中不解,回家向父密告。

  仲猷闻言,好生惊喜,随又叹道:“李氏弟兄,直似天人,小的更好,我也爱极。

无如奉有乃兄密令,将来第一步,使得全村安乐,永无灾害,才能谈到别的。女儿眼力

固是不差,但他幼时与旧庄陈家之女十分投缘。那女娃貌美灵秀,我曾见过,他哥哥也

极赞好,双方似有前约,初先以为分手时彼此年小,许未谈到婚嫁之事,岁月一多,也

许忘记。那日他放羊回来,见他独坐树下,手中拿着一块玉玲珑,不住把玩,在想心思,

彼时他哥哥刚走不久,还未觉得。后一留心,他只背人无事之时必将这块玉取出凝思,

面上常带愁愤之容,本性全现,不似平日沉稳,喜怒不形于色,料有原故。因其背人,

未便明问。过了数年,这日隔夜由山中回来,人大疲劳,那玉本来贴身悬挂,竟在脱衣

时掉在地上,被我拾起。他睡醒不见,急得饭都没有吃,正要去寻,我才设词探询,他

说童时好友所赠,问出姓陈,便还了他,未往下问。那玉由此挂在他的颈上,事隔多年,

他还心心念念,不忘此女,这类事,照例不能勉强。我儿年已成长,村中能干少年,不

是没有。”还待往下说时,龙姑已痛哭起来,力言侍奉老父,终身不嫁。仲猷见劝不转,

只得告以人非太上,不能忘情,天下事水到渠成。你既非此不可,不如仍对他好,只不

露出痕迹,遇事暗助,山里头却不要跟去。陈家女娃无论多好,毕竟多年未见。此时年

已长大,人情难测,能否守约不嫁,并不一定。只要对方嫁人,便无一人胜得过你。我

们和他同住一起,日子一久,终有法想。

  龙姑不知乃父那年盘问时,李强答话词意坚决,曾有终身不娶之言。为了全村安危

大事,决不为一女子消磨志气。何况事太艰难,十九无望,除有时见景生情而外,由去

年起已不再想她等语。龙姑痴心太甚,觉着乃父所言有理,反倒高兴起来,用情越来越

专,只不露出。这日又尾随李强出外放青,归途发现群狼追一少女,被李强仗义救下,

双方虽只匆匆几句话,而李强的神态辞色,均蕴有无限热情,竟是从所未见。少女已然

去远,还在呆望叹息,对方果比自己美秀得多,怀着满腹悲愤失望,归向乃父哭诉。仲

猷仔细问完经过,笑道:“我以前还觉事情大难。照此情势,分明狗子已为村主,有了

权柄,看中此女,已成虎口之食。休说时机未至,李诚未归,便是旧庄那班少年,谁与

此女稍微亲近,便有杀身之祸。李强只管痴心,无如狗子凶威所迫,一个女娃儿家,就

有志气,也逃不出虎狼掌握,何况还有父母全家安危所关,必不敢与之强抗。照你所闻,

李强明早必去,此行颇险,但他性刚胆勇,劝必不听。我父女任他来去,如何说法,不

可拦阻。好在陈氏父女,对他都好,又有救命之恩。他虽有一身惊人本领,毫不外露,

年纪又轻,狗子狂傲骄纵,仍当他是个放羊娃,未和此女成婚以前,定必听劝,至多受

点虚惊而已。”

  龙姑闻言,虽又生一线希望,终不放心,暗中跟来。初意此行往返至少大半日,不

料午前回转,再听陈四和李强所说的话,越发欢喜。因见李强悲愤神情,知为玲姑而发,

自然不无妒念。李强闻言,见龙姑一双妙目,黑白分明,注定自己,似嗔似喜,猛想起

近一年多藏羊山洞中的草料山粮,常似比预计所留要多好些,初意羊吃大少,偏又那么

肥壮,心甚奇怪,照此口气,分明龙姑暗中相助,不是背后尾随,便等自己去后代为放

青,或是多割粮草,存洞备用,妙在行动隐秘,不令人知。虽有两次,发现可疑痕迹和

女人影子,略微搜寻,因其藏得巧妙,不曾发现,以为不会有人跟来,也就放过,想不

到是他所为,由不得心中有些感动,笑说:“龙妹,我真亏你,以前帮了我多少次的忙,

我会一点不知道,怎对得起人呢,”龙姑见他辞色感奋,面有愧容,忽然想起老父之诫,

便不再往下说,改口笑道:“三哥,你由昨日起累了一日夜,也该回去歇息了。我们情

如兄妹,你整天代我家放羊,就我帮一点小忙,也不算什么,何况并没帮你什么忙呢。”

李强心绪甚乱,只顾盘算三日之约,无心多言,略微谢诺,便同起身。

  仲猷早在门前盼望,见二人赶着羊群一同走来,爱女面有喜容,问完经过,悄告龙

姑,在此数日之内,千万不可和以前一样尾随在后。龙姑问故,仲猷不答,只说:“你

听爹爹的话,包你如愿。”龙姑因对方已然有些感动,正在得意头上,如何肯舍。第二

日,背了仲猷,竟和李强明言:“一人势孤,近处放青还可,再如深入后山,务望带我

同去,以免寂寞,就便也可游玩山景。为全村的人出力,开辟富源。我非平常女流,如

论武功,虽不如你,寻常蛇兽,决难伤我,只管放心。”李强仍是婉言辞谢,并说:

“龙妹盛意,十分感谢,无如此行甚险,不久我还要深入森林,你一少年女子,如何去

得?以前我是不知,想起内有两次,我被猛兽包围,不知龙妹是否同在一旁,此时想起,

尚且心寒。现既知道,断无和你再去之理,如把我认为自己兄妹,请听我话;否则,只

好背你行事,去上多少天,查看明了林中形势,再回来了。”龙姑知他说一不二,想起

日前所去森林,到处伏有危机,好生愁虑,只得应诺。

  李强恐她说话不真,又再三叮嘱,说:“近在山中发现一件奇事,由我一人往探,

决可无害,你如同往,使我徒多顾虑,好些害处,何苦来呢。”龙姑忙问:“你说的是

离此数十里东南山谷中那片森林么,那日我在暗中跟去,见你连遇两次猛兽包围,心胆

皆寒。先恐被你看破,相隔又远,不及往援,心正惶急,顺着崖坡,往下飞跑,不料那

些猛兽全被你一人打死,有的吓跑,当时心慌,差一点没被你撞见。过不两天,我起身

稍晚,没料到你会半夜起身,追赶不上,又看不出是由何路入山,两处藏羊洞内,均未

见羊。当夜你未回家,真急死人。后听爹爹说你明日必回,决无他虑,仍不放心,盼到

第二天下午,你才回转,人已疲极,看着心疼。稍微一问,语多支吾,恐你疑心,只得

藏在心里。后来留心,东南山未见再去,可是每隔些日,必要突然失踪,最多时竟隔两

日才回,心思又巧,捉摸不定,简直拿你无法,每一想起就担心。你方才所说,可就是

那地方么?”李强惊道:“东南山森林你也跟去过么?果然被你料中两分。二妹如不听

话,还要跟我,只好住到别家去了。”龙姑见他板着脸说话,甚是发急,连忙分辩,说:

“三哥出去,只不瞒我,我就不去。有个一定地方,好歹也叫人放心。”李强见她眼花

乱转,珠泪慾流,忙笑劝道:“二妹好意,我必遵从,只不可向人泄漏。不过,我这人

不说虚话,最近数日之内,也许随意行动,二妹不要过间,过了这几天,无论何处,必

与二妹商量如何?”

  龙姑看出李强辞色诚恳,关心自己,远甚从前,也颇喜慰。料知必有背人之事,无

奈性大刚强,再如违他心意,必遭不快。刚点头应诺,忽想起陈四别时之言,心又一酸,

方想开口,又觉劝说无用,想了一想,忍不住笑说:“三哥知我谨慎,不多言语,但我

知你将来关系全村人的安危祸福,不是小可,望你遇事保重,别的话我也不说了。”李

强深知龙姑聪明浑厚,此言是为赴约而发,不禁脸上一红,慨然答道:“我向来说话算

数,不畏艰危,何况无什相干,盛意心领,只管放心,所去如是近处,二妹无事,必请

同游便了。”龙姑也未再说。

  次日一早,李强想起近探森林两遇猛兽之事,好些可疑,同时,又发现森林尽头还

有奇景,趁此两日闲空,何不再往一探,因知龙姑虽然言而有信,对己太好,不与说定,

万一又跟了去,岂不犯险?便唤到一旁,设词探询。龙姑不料他在约定数日之内,仍会

和她商量,好生欢喜,笑答:“我知三哥本领高强,天生神力,寻常蛇兽决难伤你,那

多的羊,却是累赘,由我代你放青,我便不去。”李强每次探险,均为羊群发愁,带去

累赘,须先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回 暗林中的警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