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

第22回 南山秘境

作者:还珠楼主

  李强近来那两匹爱马,已不放在山内,藏处只有数里,一呼即至。事前约定,由龙

姑在外接应,只命大白入庄来迎,已先赶到。初意仗着钢鞭飞刀,带了二人朝外猛冲,

好在带有面具,吓也把他吓跑。如冲不过,只好动手。谁知又和上次一样,栅门大开,

一人不见,到了外面一看,龙姑竟未在彼守候,忽然想起仲猷和陈四以前所说的话,似

有隐情,心中一动,忙即加急赶去。到了森林,将雷、陈二人放在对面山坡树林中,匆

匆赶往羊洞查看,龙姑连人带马均不在内。新雨之后,天已大明,路上连个蹄印都没有,

越知蒙面人与仲猷父女相识,至少也是近日见面,问出对方来历;否则,仲猷不会说几

时有空,不妨去往南山一行,也许还有奇境在彼。近数日来,为了访查水道,想起蒙面

人快回,所说的事,尚无头绪,见面何颜回答,心中发急,每日均往官道走动。

  龙姑本来常劝自己不必徒劳,喜欢夫妻一起游行,不舍离开。前日忽然回村,见仲

猷正代放羊,龙姑不见,赶往常去之处,也未寻到,以为闲中无事,骑马往游青龙涧,

忽见爱马大白由林中闪出,二花不见,戏问:“你见女主人么?”大白昂首低鸣,好似

知道。骑上马匹,正要寻去,大白忽然改道,驰往南山口内。走出不远,大白忽又一声

长嘶,立有回应,跟着便见龙姑由南山深谷之中骑马飞驶而出,问其何故独游,走得这

远,龙姑笑说:“日后自知,包你喜欢,暂时还不能说。你看的水道怎么样了?快下功

夫,七星于大哥,快回来呢,多少也该有个交代。”当时觉着语出有因,几次询问,语

多支吾。此时爱妻又是无故不见,照理决不会回家,匆匆回马,因料如与蒙面人相见,

踪迹必在南山一带。绕进山口,日色已是老高,忽听身后遥呼“三哥”,回头一看,正

是龙姑骑马追来,手中还拿着一身干净旧衣,见面笑道:“昨夜你往桃源庄救人出来,

天已将亮,幸而两头路断;否则,你这一身装束,岂不被人看破?我见你骑马走过,忽

然想起,现在狗子秦迪党羽更多,又住有两个狗官亲,就许羞恼成怒,公然生事,如何

这等大意?昨夜旧衣又破又脏,恐你没有换的,赶回家中,取了两件,不料赶到羊洞,

均未遇上,特地寻来,还不快换?这神气,大白天如何见人呢?”

  李强见她面带喜容,笑道:“你近来也和蒙面大侠一样,行踪飘忽,不可捉摸了。”

龙姑问故,李强一面下马,更换服装,笑道:“这还用说么,你向来言行如一,议定之

后,永无更改。我又孤身一人,深入虎穴犯险,你等在外面接应,已不放心,怎倒离开?

这还不说,方才归途留意,并未见你人影,忽在身后出现,当我是呆子,好哄的么?我

只问你,七星子大哥曾救一中年妇人逃出,又将防守出口的狗党打倒绑起,大开栅门,

你在外面可曾遇见?”龙姑笑道:“我从不会说假话,该隐瞒的事,决不开口。你问别

的,我不知道,暂时也不肯说;如说七星子大哥救人之事,我却眼见。同来还有一个蒙

面女子,把陈家妇人背在身上,一同驰去,看神气,是往青龙涧;但他夫妇未走原路。”

说到末句,自知露了口风,忽然止住。

  李强早听出言中之意,笑道:“二妹,你不要说了,底下的事,我已知道。你见那

位大哥大嫂救人出来,迎上前去;知我无事,也快成功回转,便随了他们走入南山隐居

之处谈了一阵,你再回转。见我走过,又追上来。大哥大嫂暂时不要你对我说,你却不

会说诳,露了好些口风,怕我听出,急切间,没了主意,只好住口。我如所料不差,不

特你早和那位大哥见面,连岳父和陈四叔都知他的来历,以前见过,也许玲姑还不知道,

我更是在梦中,对与不对,你说真话多好。要是玲姑就不会骗我了,我急于要见这位异

人,到底何故,大家都要瞒我呢?”龙姑脸上一红,假气道:“我偏不说实话,没有人

家实在,骗你也只有这一回。答应人家是真,我偏不说。”李强见她人已下马,正助自

己更换旧衣,满面娇嗔,映着朝阳,人又立在一株海棠花下,人面花光,互相掩映,越

显得娇艳天真,动人怜爱,一把揽在怀中,朝脸上亲了一下道:“二妹不要生气,我逗

你玩的。我想和蒙面异人见面一谈已非朝夕,你既知道,怎不说呢?”龙姑把手一推,

答道:“你也不管这地方有多明显,被人看见,多么羞呢。以为你猜得全对么,我以前

才不知他的来历呢。你虽急于寻他,但我答应了人,不能反悔。你既会猜,何不自己找

去,反正是在青龙涧一带。”

  李强见她背向对面树林暗打手势,手放胸前轻轻指了两指,心中会意,知其答应了

人,不能食言。看神气,对面树林之中必有途径可寻,故意笑问:“如何走法?”龙姑

仍假气道:“左不就是以前去过的地方,我知道呢。”李强也故意笑道:“你脾气固执,

既不肯说,我也无法。依我观查,南山必有险径,与青龙涧相通,那一带参天峭壁,也

必有上下之法,我自会寻了去。不说也好,免你失信丢人如何?”龙姑笑答:“我因不

曾失信,你也未必能够找到。”李强道:“如此甚好,你熬了一夜,该回家安歇了,我

自寻去。免我寻到你无法交待,却来怪我。”龙姑笑答:“没有那个事,就被你寻到,

人家知我无心泄漏,也不致于见怪。将来本要见面,不过早了两天,有什相干?”李强

又问:“既不相干,何不明言?”龙姑气道:“老想套我的话,当我小娃好哄,我偏不

说。”说罢,赌气把手一挥道:“此马白天不能见人,我要回家,好在它自会隐藏,已

用不着,由他去罢。”

  李强见二花接到主人号令,径往林中驰去,越发看出几分,便不再问。龙姑见大白

随往身后,李强只顾低头寻思,不再发问,笑说:“你是骑马去么?肚子饿了没有?”

李强告以天明前往见玲姑,吃了不少糖果糕饼,此时不饿。龙姑未往下问。快出山口,

李强忽然纵身上马,笑呼:“二妹回家,等我寻到这两位异人,再往青龙涧走上一趟,

当时赶回。”龙姑忙呼:“这里走不过去。”李强知她故意如此说法,笑答:“我试上

一下再说。”随即向前飞驰。故意先往龙姑出现那一带寻找途径,未了才由所指树林走

进,本意还想做作,以防异人暗中窥伺,使爱妻失信,不料那马到了林中,好似轻车熟

路,往斜刺里跑将下去,不多一会穿过树林,到了尽头危崖之下。正在纵马飞驰,沿途

查看,见峭壁排空,上下削立,休说是马,人也不能攀援而过,方想:“近练套索,收

发甚准,只要寻到攀援之处,便可上去,到底看看崖那面是何光景。如其无路,跑了这

一大段,那匹花马怎会不见踪迹?”连喊二声二花,也未回应。

  前面忽又现出一片树林,甚是高大黑暗,阴森森的,昨夜大雨之后,林中地势凹下,

遍地积水,耳听轰轰之声,遥望前面暗影中挂着一条白影,地下积水更深,穿林而流,

水势颇急,昏林中看去,宛如无数银蛇乱窜,那马忽然一声长嘶,跑得更急。到了白影

所在一看,雨后山崖崩塌了一段,现出一条丈许宽的大裂口。左边挂着一条大瀑布,天

绅下垂,轰轰震耳。那裂缝深约十余丈,前面好似通着一个暗洞。山崖新裂,乱石林立,

十分险滑倾斜,入口离地最低也有丈许高下,里面更是高低不一,有宽有厌。常人步行,

尚觉艰难;大白到此,忽然后退,转得一转,又是一声骄嘶,纵将上去,踏着脚底乱石,

连窜带迸,依然甚快,毫不为难。尽头处乃是一个大洞,本来完整,后洞壁便是崖腹,

也随危崖同时崩塌,洞顶也被崩崖打穿三四丈长一片。再往前去,便不见天光。因见地

形大险,到处乱石阻路,忙令大白缓行,一会,前面又现白光,知离洞口不远。方想此

洞如何这等深长,忽见天光外映,洞口左壁有一平石,好似上铺兽皮,马已驰出洞外,

心中一动。同时,瞥见洞外花明柳媚,水碧山清,风和日暖,鸟声关关,到处碧苔如绣,

绿草如茵,奇石古松,满眼都是,别有一番天地,比起新村风景还要好看,不时更有兰

花香味随风吹到,好似哪里闻过,暗忖:“这里山容花草均甚整齐,好似有人随时打扫

修理,莫非山中还有世外桃源,蒙面大侠隐居在此不成?”

  因那地形前段好似一条幽谷,行约里许,忽有两座岭崖作八字形遥遥相对,右边岭

头拔地而起,上面满布苔薛,繁花盛开,甚是雄秀清丽,料知内有奇景。正往前进,大

白忽然把头一低,四足登地,箭一般平窜出去;同时,闻得脑后风声甚急,跟着又是一

声惊叫。李强本来机警,耳目更灵,百忙中大惊回顾,原来方才过时,不知由何处纵起

一个和人差不多高的大猩猩,看那意思,似想暴起,朝人猛扑。不料后面来了一骑快马,

正是二花,上面坐着一个黑衣蒙面女子,手持一根长索,前头结有活套,一下甩来,将

那猩猩套住,已跌倒在地,形态甚是狞恶,急得用前爪不住朝自己乱抓乱跳,无奈身子

被马上人套住,接连两扯,刚刚纵起,重又跌倒,越发厉声怒吼,声震山谷,甚是凶猛。

骑二花的蒙面女子见状大怒,口里喝骂了两声,解下腰间纯钢软鞭,便要打去。

  紧跟着,又有一条黄影,长才一二尺,油光滑亮,金星也似,突由斜对面崖顶飞射

下来,正落在猩猩背上。定睛一看,那东西生得似猴非猴,高才尺余,两条手臂又细又

长,手爪更大,上面满生长毛,发起威来,稀落落根根倒立,看去刚劲多力,捷如飞鸟。

通体黄毛,映日生光,只脸上一团白色茸毛。五官口鼻均聚在一起,看去似哭似笑,形

态滑稽。那么猛恶的大猩猩,吃它一手扣住头颈,一手抚摸猩猩的脸和那两只凶光四射

的怪眼,猩猩先前那么凶暴,竟吓得周身抖颤,跪在黑女马前,不住哀鸣号叫,好似怕

极。小怪兽也不时摇头晃脑,查看主人神色,正试探着把右手举起,忽听黑衣女子喝道:

“金儿不许伤它,饶它初犯。这非外人,也不想想我们的马对头骑得上么。幸而大白知

道,躲得快,如受误伤,明日弟妹和我要人,拿什面目见他。”

  李强见那黑衣女子皮肤甚黑,身材不高,看去短小精悍,目光更强。穿着一身短袖

黑衣,手腕露出在外,也是毛茸茸的。脸被面具遮住,看不出来。说话口音甚是奇怪,

从未听过。想起龙姑前说,蒙面人口音钩辆,仿佛带有鸟语,并还学给自己听过,正是

这等口音,如非心细,对方说时兼打手势,直听不出所说何语。见那形似小猿的长臂怪

兽金儿已朝黑衣女子身上扑去,抱着头颈,叽叽喳喳,说之不已。大猩猩朝自己望了一

眼,也自垂头丧气缓缓走去。心料黑女必是龙姑所说蒙面人之妻,忙走近前,躬身说道:

“多蒙大嫂助我脱险,这里可有一位白衣短装、面具上有七颗红星的大哥么?”黑女见

他恭敬谦和,似颇心喜,笑答:“你快上马,我领你去见他,只不知又走了没有。”

  李强听她这几句活和山外土人相似,不是方才口音,但似学会不久,生硬非常,又

觉所料不对。心想:“对方地址已然寻到,见了主人,自知底细。”忙即谢诺,一同骑

马前行。转过岭后,乃是一条斜长山谷,对面山崖缩进一段,又低了好些,外面看不出

来。前行不远,便是谷径,地势忽然开广,现出大片高林,方才所闻兰花香味越发浓郁。

朝前细看,原来那地方和初次得到爱马时所见森林中的奇景一样,沿途都是高大松杉,

上面寄生着无数香草和垂丝兰花,想起两匹爱马第一次领路时,曾在森林之中见到这类

奇景,中途曾见前面隐有山谷岭崖,马忽改路,以后又和龙姑去游玩过几次,到了谷前

转角之处,马必停住,说什么也不上前,知马性灵,谷中必有凶险。龙姑也说:“深山

之处每多毒蛇猛兽,马不前进,必有原因,何苦无故犯险?”只得罢了。事情又忙,屡

想步行往探,均未如愿。这里森林花草与前见相同,两地定必通连。再一估计远近方向,

果有相同之处,只不应这么近法,料知相隔还有一段,正想探询,黑女忽引自己由花林

中往左侧转,又行半里,走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南山秘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