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

第23回 死谷中的笑声

作者:还珠楼主

李强谢诺辞别,走出一看,见那出口是一条又横又斜的裂缝,只容一人一马出入。外面藤蔓四垂,并有野草灌木遮掩,外人决看不出。对岸比这面要低得多,上下才两三丈。沟中水势虽急,但有许多大小怪石罗列其中,稍微纵跃,便可过去。因见水势太猛,恐马吃力,便纵了下来。刚到前面大石之上,二马忽然同声长啸,并未上坡,一同乱流而驰,顺着崖脚往右面驰去,走出半里多路,穿入壑底乱石之中,由此不见。

到了对崖四望,声影皆无。因雷、陈二人与猪儿等四人尚未见过,恐其闲来无事,妄自走往对崖,遇见猩人受伤;又知主人不愿外人入境,悄悄绕往离洞里许的新辟荒地之内,寻到猪儿和三葯客,告以救人之事,并问见到蒙面大侠没有?猪儿答说:“近日我们四人又开出十几亩地,专养各种葯苗。那旁黄连花开多好,上月移植来的拘祀长得多肥,这还是不甚值钱的东西呢。我们因好些珍葯刚刚移种,昼夜都要有人看守照护,又防乌鲁伤害,不能离人。本是分班照看,昨日一场大雨伤了不少。风雨住后,全都赶来,一直不曾回去,不知此事,恩人也未见到。我如今也改了行,学着采葯养苗,省得一个人耕地无聊,上次三哥救的那几个人,自从移居田场,又开了不少荒地,嫌住得远,往来不便,本住田旁崖洞,前日房子盖好,我去看过,甚是整齐宽大,又置了不少家具,我种的田,也送给他们了。”

李强见所种黄连多半移植,茎长尺余,正开满小白花;枸杞高达四尺,甚是肥壮。另外还有许多珍贵葯苗,就这十来亩地所产,已抵良田百亩,也许更多,甚代四人喜慰,笑说:“陈二夫妻受伤颇重,妇女同居,不甚方便。你们既有住处,暂时不回也好,省得雷八好强,伤还未愈,见你们耕种,忍痛下苦。”说罢,走回青龙涧,和雷、陈等三人谈了一阵,传完雷八飞刀投箭之法,大白也自寻到,二花却未跟来,便朝森林走去。路上说道:“我急于想见你的旧主人,你如懂我的话,快引我去。”大白昂首连嘶,也不知会意与否。

李强见它仍走回路,心以为大白虽然灵巧,未必能解人言。森林地势广大,方圆何止百里,林外又是乱山杂沓,溪涧纵横,如何寻找?只得纵马飞驰,意慾回家再向龙姑盘问。刚刚走出森林,那马忽似有什警觉,突然加快,往前驰去。初意到了山石左近,再将马放回,步行走去;刚走完了一半山沟,正在马上盘算心事,蒙面大侠虽有许多可疑之处,但是口音不对,所用陶瓷,又都古物,明是深山久居的逸民异人,与我所料不对,是何原故?忽听头上哈哈一笑,未及回顾,便见道旁山石后面纵出一个貌相凶骛。背插单刀拐、腰挂镖囊、中等身材的壮汉,拦住去路,笑道:“朋友,请下马来一谈如何?”

李强知道这两个山口向无外人足迹,以前狗子还率教师恶奴,去往南山打猎,近来养尊处优,行动需人,又因上次被群狼围困,吓破了胆,早已绝迹不去。东南山口,更是著名凶险之地,共只一条山沟,走完,便是那片前古森林,毒蛇猛兽甚多。以前入林采葯的人,不是失踪不回,便在林中迷路,受了许多惊险,才得走回来路,有的更为猛兽所伤,勉强逃得残生,已是万幸。几次试过,无一安然回转。除却森林奥区,全是荒野乱山,险峻难行,又无出产,大家谈虎色变已有多年,无人敢去,此人怎会来此?心疑官道上往来的镖客为水所阻,打算人山游玩,向其问路,素性义侠诚厚,乐于助人,忙把马止住,匆促之间,只顾问答,也忘了崖上笑声,笑问尊兄:“有何见教?”壮汉见他和气,衣服破旧,未带兵器,只马上挂着一付索套,野麻所制,看去甚长,诡笑答道:“你先下马,有事相商。”

李强正要回答,忽听身后不远有人纵落,再见对方笑得可疑,心中一动,猛想起庄中新来三个能手,正是北方口音,日前又到了几个同党,因想将来假装路客,查探新村虚实,平日只在狗子家中聚会,轻不露面,方才又接蒙面人的警告,命我留心,免得遇上讨厌,莫要为我而来。当时警觉,打好主意,离了马匹,刚到地上,壮汉又诡笑道:“你这匹马哪里来的?跑得这快,又未钉着马蹄,你卖给我如何?”李强闻言,越知来意不善,又见壮汉朝着自己身后看了一眼,微微把手一扬,知道身后同党也快走近,情知不妙。以前受过蒙面人的指教,遇敌如多,须防伤马,中人冷箭,照例动手以前,将马放走。近两月来,因马越来越灵,机警神速,又能闻风辨味,往寻主人,有了马缰,反而碍事,有时遇敌,只要不喊它退,并能嘴咬脚踢助战伤敌,率性连辔头也给去掉,马鬃也自剪短,只留背颈问一把长鬃不曾剪去。

李强闻言,暗中戒备,表面仍就从容,笑答:“此是森林中朋友所借,人家的马,如何能卖?”壮汉冷笑道:“朋友,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昨夜暗入桃源庄,劫走三人,连同前几次入庄所骑,不就是这匹未钉马蹄的白马么?不过,今日把鬃毛剪去,大家都是眼亮的人,何必支吾,说什假话呢?实不相瞒,我们早就闻你大名,知你是个英雄好汉,庄主更是爱才,虽知你们新村的人记恨前仇,不易化解,但他见你那等本领胆大,十分佩服,因此不肯经官动府,更不肯命人去往新村指名擒你。屡次均想等你入庄,把人拦住,互相对面,说明心意,以后各不相犯,由他送上许多银子和你们必需之物,把以前仇恨一笔勾销,只和你结为好友,以上宾之礼相待,帮他教练庄丁。不料朋友多心,马又太快,行动飘忽,往来莫测,我弟兄几个也还未到,耽搁下来。昨夜见你所留飞刀纸帖,既把庄主当成仇敌,只有本领杀了他,也不足奇;但我弟兄在江湖上也有一点名姓,素无仇怨过节,这等行为,未免伤众,使人面子难堪,没有江湖朋友义气。

“如今有两条道由你挑,一是化敌为友,请到庄内,和庄主见上一面,一成朋友,以前过节固可从此勾销。我弟兄好歹只隔一夜便将你请到,不是原有那班耍花枪的饭桶,闹了多次,任凭阁下来去自如,连人毛未见到一根,以后在外,如何混法?说不得只好和你拼一死活了。哪怕话不投机,你再走呢。我们已有交待,决不搁阻;一是把你这匹马借我们交一回差事,至多明日也必送还。真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也无法。我弟兄虽不一定是你对手,看在吃了人家,拿了人家,我马天龙怎么也要和你比划比划,你看如何?”

话未说完,李强见那狗党摇头晃脑,唾沫横飞,满脸狞笑,得意洋洋,一手按着镖囊,大有引满待发之势。偷觑身后,竟不止一人,单看到的已有三个,相隔约有十来丈远近,正朝自己交头接耳,低声议论。内有一人,已将刀拔在手内。再看前面崖脚一株大树后面,也有人影微闪,料知群贼因听狗官亲之言,生了疑心,四出查探。面前这人不曾会过,必是新来能手之一,身后三人,倒有两个见过,内中一个,正是唐信,知其曾随狗子多年,凶狡横暴,无恶不作,常往镇上作威作福,一般商客和左近山村中赶集的土民畏之如虎,单他一人,就霸占了五个民女,早想为土人除此一害,因其胆小诡诈,只是一张嘴,狗子又极信任,自知无能,遇事后退,老是规避取巧,不敢上前,没有走单的时候,无法下手。现被看破,如非把这几人全都除去,必有祸事。但是孤身一人,手中又无兵器,怎顾得到?尤其爱马大白已被看上,照此前后受敌,沟中地厌,如何能够全胜?

李强想了想,把手一挥,意慾令马先逃,如见形势不妙,或是空拳赤手不能一网打尽,仗着近来越发力大身轻,攀援上下,如履平地,冷不防援着崖藤,纵上崖顶,一面用山石朝下乱打,一面假败诱敌,好在腿快,必能赶到前面,先往羊洞,取上一些飞刀再将敌人引人森林除去。如再不行,就凭这些飞刀手箭,无论贼党跑出多远,也可将其除去。只要不被逃走,便可无虑。森林又是众口相传的死域,全数失踪,正应传言,无人看见自己,也许不致引起狗子疑心。手才一挥,大白本是看出对面来了敌人,不由怒发,正在低声吼啸发威,一见主人发令,把头一昂,怒视壮汉,尚不肯走,李强恐为敌人暗器所伤,忙用平日暗号把马鬃扯了一下,扬手刚长啸得一声,大白知道此是主人对敌以前的信号,照例非走不可,立时一声怒嘶,掉头往回路飞驰而去。

壮汉见李强单手叉腰,一手扶住马颈,注目静听,声色不动,虽是空手,依然英威凛凛,一点也不发慌;猛想起此人几次大闹桃源庄,神出鬼没,无人能当,明是一个劲敌。自己在江湖上多年,照着往日经验,越是这样神气的人越不好惹,如何倚仗人多加以轻视?休说吃亏,便被逃走,也是丢人。意慾用镖打马,好歹得到一样,回去好作表功见证。又见大自生得高大神骏,通体白毛如霜,银光闪闪,顾盼之间,威猛异常,这等千里龙驹从未见过,不由起了贪心,暗忖:“这厮多大本领也是一人,两头都有自己的人把住,手中又无兵器,怕他作什?这马实在可爱,不如冷不妨一涌齐上,将人马冲开,先把此马夺下,然后擒人,人马全得,固是绝妙;至不济,马也到手。”心中寻思,再朝那马一看,竟是缰辔全无,只有一张兽皮拦腰系紧,口里发话,心中寻思;没有辔头,如何擒它?又见那马怒目相视,连声低啸,不住发威,方觉马性猛烈,外人未必能制。

话未说完,忽见李强把手微微朝后挥了一下,疑有同党在打手势,刚把面色一沉,待要开口,忽听人马相继怒啸,声震山谷,骤出不意,心中一惊,料有变故,忙即回手把背后单刀拐取下。还未分开,那马忽然掉头一跃好几丈,往回路驰去,忙喝“诸位快将那马截住”;一面扬拐就打。不料敌人身法轻快,出人意表,只一闪,便打了空,也朝回路纵去。耳听前面一声急叫,目光到处,一个持刀的同党已被那马踢倒地上。

原来持刀的正是唐信,同了两个贼党把住前面。先按同党心意,本要两面夹攻,围上前去,唐信姦诈胆小,既恐新教师占了上风,又知敌人厉害,如同上前,侥幸获胜,显不出自己;如打不过,更是吃亏受害,故意把同党拦住,说这厮滑溜,谷中地厌,往上合围,一个不巧,被他逃往森林,他马极快,怎追得上,不如在此断他逃路,要强得多。那两同党,一名周盛,一名陶金泉,乃新教师约来的同党,虽早看出敌人不是庸手,新教师马天龙未必擒得他住,因知唐信狗子心腹,看出胆小,初来不便得罪,又想前面还有两人,隔远一些,就此观查形势,省得大家争功,乱在一起,忙中有错。好在共只一条山沟,又无岔道,两头拦阻,许能成功。见唐信人不上前,独自一人横刀立在当中,耀武扬威,口说大话,暗中好笑,俱都轻鄙。正想掂他的斤两,忽听一声马嘶,敌人未动,那匹白马忽然纵身驰来。唐信并无爱马之意,心想一匹马还不容易,正待扬刀上前,一条丈许长的白影,已带着大股急风,到了头上,惊慌忙乱中刚惊叫得一声,头上和后胸,已似连中了两三下铁锤,当时倒地。

旁立二贼见马突然飞驰而来,也想上前拦截,不料相隔数丈,忽然凌空纵起,电也似急,未等拔出兵器,唐信已被那马就着跃过之势,四腿往后齐登,连中了两三下,整个身子朝前面猛冲出去三丈多远,伏跌地上。不顾追马,忙赶上前,想要扶起,人已脑浆迸裂,后心被马踏了饭碗大一个坑,连衣服带脊骨已全碎烂,鲜血正往外涌,共只急叫得一声便遭惨死。回顾那马已无踪影,只听远远怒嘶之声。

内中一个手持铁锤的,瞥见李强似要迎面逃来,对面四同党也齐声呐喊追来,忙即迎上,李强初意援上沟崖,居高临下,一面用石块乱打,一面诱敌。刚往前纵,忽想起崖高十丈,这班贼党多有暗器,万一同时朝上打来,岂不受伤?心正发慌,忽见大白将唐信踢死,由头上越过,飞驰而去,随听马嘶之声,好似不止大自一匹,百忙中不及细听,一见迎面来贼用锤打到,猛触灵机,暗付唐信的刀落在地上,抢取到手,岂不合用?刚往侧面一闪,避开铁锤,纵身一跃,落在死人前面,刚把那口朴刀抢在手内,忽听身后连声惊呼,忙即回顾,最前面路中心忽然来了一匹高大白马,满头鬃毛,蓬起甚长,正立当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回 死谷中的笑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