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

第25回 大侠七星子的真面目

作者:还珠楼主

原来那隐名蒙面大侠七星子正是李强之兄李诚。李强先并不知这就是借着养病为名隐居南山深处的哥哥,后虽看出许多疑窦,因有许多地方又觉不似。第一语音不对,谁都不曾听过;每次纸帖字迹又太潦草,与乃兄平日恭楷不同,没想到恐人看出故意如此。直到最末一次救人出来,龙姑不在原处守候,忽然连马失踪,同时想起,倪仲猷每遇自己思念兄长,定必在旁劝慰,力言令兄不久必回,和陈四口气完全相同,昨日更在无心中漏出我们南山有人,多厉害的教师也非敌手的话,再一回忆,蒙面人与敌人无仇无恨,纵令是个好打不平的侠士,何以对方地理虚实比土著多年的人还要清楚,对于自己更是爱护关照,无微不至。这等厚爱,偏不肯吐露姓名来历,别人见面,还说上两句话,遇见自己,只打手式,一言不发,分明是怕听出口音。好些不近情理。尤其龙姑,乃是志同道合、能共生死患难的恩爱夫妻,彼此相敬相爱,无话不言,从无隐瞒,也无失约之事。何况自己孤身一人,夜入虎穴,还要救三个受伤的男女,约定在外接应,关系何等重大,怎会骑马离开,毫不关心、那救陈妻的隐名人如非素识,而又万分信服的人,决不会这等放心听话。越想越觉蒙面人非是兄长不可。等到进了南山,龙姑突在身后出现,说话又有漏洞,表面不敢明言,暗中却打手势,并呼蒙面人七星子大哥,越知平日所料多半不差,惊喜交集,急于往见,恨不能当时赶去。再听黑女那等说法,事更料了八九。

因知乃兄性情机警沉稳,行而后言,不到时机,不肯丝毫泄露;否则,龙姑不会隐瞒。当时也不说穿,只照所说寻去,后遇贼党围攻,蒙面人突然现身,这次竟然当面发话,听出不差,喜得心花怒放。因正对敌,不暇交谈,以为事完,必要跟来,又早看出逃贼藏在对面洞内,以为兄长行事机智干净,必要寻来,便在对坡等候。一会,龙姑赶到,说:“大哥正发号令,去请大嫂带了猩人到山沟内故布疑阵,事完就来。命我二人看住逃贼,暂勿杀死。”

李强断定韩奎无法逃走,只顾高兴和龙姑谈论,说大哥既不肯杀他,我今日弟兄重逢,天大喜事,也应格外宽容,饶他一命。少时看出此人如能悔过自新,固无庸说;如有可疑,除非极恶穷凶,也只将他禁在青龙涧洞内。好在这片森林,他就逃不出来,何况我还有人防守?龙姑也以为然。后想查探对方心意,故意高声说了几句。哪知说完不多一会,大白忽然跑来,朝着对崖侧面急啸。过去一看,已无人影,暗忖:“这厮真个快腿。”便命大白引路,见是洞旁沿崖小径,知走不通,也不敢退回,定必走人森林,把路走迷。龙姑嫌路难走,反正贼逃不走,不愿跟踪追赶,仍命两马守在外面,二人改由正路寻去。因那一带乃林中难走之处,好些均未去过,找了一阵,不曾发现。龙姑埋怨李强粗心,不先下手生擒,就逃不走,寻也费事,见了大哥,如何交待?李强还未及答,猛瞥见对面暗影中驰来大小四团星光,忙即戒备。刚把各人刀鞭扬起,忽听对面问道:“是弟妹么?”同时,二人也看出来,大小两条黑影均是人形。等听出口音,心中一喜,人已近前,正是黑女同了大小两只怪兽。互谈来意,黑女笑说:“寻人容易。这片森林以前便是我家。自从前年我父死后,才移居避秦岭。地理甚熟。他用响箭喊我,恐有急事,须带猩人赶去,我将小金儿与你留下,一找就到。休看它长得小,林中毒蛇猛兽死它手内的不知多少呢。”

那叫金儿的小猿本停在黑女肩上,一听夸它,不等话完,嘤的一声低笑,飞身而起,猛伸长臂,一把抓向旁边大树之上,粗约数抱的坚厚巨木竟被抓裂了一大片,回手又是一掌打向侧面一根石笋之上,粗约尺许的石笋应手立折,只听哗啦喀嚓、叭嗒连声,残枝碎石,狼藉满地。最奇是那两条又瘦又长的膀臂,内里竟是相通,长短伸缩,均可如意,神力惊人。身法尤为灵巧,凌空挥舞,竟随断石一同落地,嘻着一张怪嘴,正在得意。吃黑女夹背心打了一掌,笑骂道:“这是自己人,要你卖弄本领作什,乖乖听他两人的话,不要随意出手。”小猿将头一点,回身一纵,龙姑觉着眼前一花,一条黄影已轻轻落在肩上。

李强见那怪兽虽小,力大猛恶,恐龙姑胆怯,自己也不放心,忙道:“大嫂叫他停在我的肩上如何?”黑女笑道:“三弟放心,这东西虽然力大凶猛,最感激我夫妻,对自己人更是纯良。方才已知你是大哥日常想念夸奖的好兄弟,我就不招呼他,也必听话。不对,只管抓他肋下痒处,放心好了。”小猿似听黑女说他短处,急得嘤宁乱叫,声甚清越。猩人在旁,也吼了两声。黑女笑道:“你嫌我说你短处么?如不听话,还有更厉害的地方没有说呢。”转身又朝猩人喝道:“蠢东西,听它吃亏,你就喜欢,也不想金儿多么灵巧听话,那像你这样又凶又野,看去都讨嫌,还不给我先走。”小猿正朝猩人发威,伸臂想抓,猩人已转身驰去。龙姑也埋怨李强道:“你老是看不起我。”黑女道:“三弟喜欢金儿,就是担心,也是好意。我去去就来,如见逃贼,可在暗中看他作些什么,我先走了。”二人谢诺。

走了一阵,金儿忽往前面纵身驰去,只听树枝微响,晃眼声影皆无。一会回转,手指右侧连比,比完重又穿林而去。二人忙照所指悄悄掩去,走出不远,便见韩奎垂头丧气,自言自语,狼狈而行。林中昏黑,初次入林的人自不知身后有人跟踪。二人跟了一段,故意绕往前面,再走回来,互相发话试探,见韩奎不敢见面,暂由他去,悄悄尾随在后。又走了好些路,查出韩奎胆已吓破,悔过是真,只是求生心切,听出口风不妙,挫了勇气。跟着,黑女带了猩人绕来,说李诚早就跟了他一段,曾听悔过呼喊了两次,方始回往山沟;为防贼党又有人来,已将三马埋伏山口之内,算计自己将到,方始回转。如今事已快完,就要寻来,与你夫妇相见了。二人闻言大喜,重又追上韩奎。

两下相隔也就三数丈,所说的活十九听去。弟兄见面之后,听韩奎前后言语相符,看出诚意,李诚笑道:“你只改行向善,我们不咎既往。如愿回家,不妨水退再走,暂时仍回桃源庄,推说同来诸人均为怪兽所杀,只你一人,保得活命。趁天未黑,速回报信,说得越凶越好。这样,与你情面无伤,但不可提我一字,你看如何?”

韩奎见四人两兽边说边走,似想引他走出,恐又疑心,方说:“我不回去,只求一席之地,暂住些日。”李氏兄弟同声答道:“这个无须,你休多心,稍有疑虑,决不放你,回去只与我们有益,可说林中野兽甚多,最厉害的,似人非人,力大无穷,不信,叫他命人来试。我已安排,一到方才互斗之处,你也看出厉害了。如能就便为我劝说那些远来的武师,到时,不要助纣为虐,我们也少杀伤这些素无仇怨、只为土豪财帛所诱的人们,岂非好事?”韩奎只得答道:“我知诸位剑侠一流人物,况有异兽为助,多高本领,也非敌手,行动神奇,出入意表,瞒你不得。如有二心,无异送死。只不知以诸位的本领,只除秦氏父子两个首恶,易如反掌,何故事隔多年不肯下手?”

李诚笑道:“此事一则是我小心谨慎,二则无论何事须先求得结果。本心虽想为这一方除害,但他还有族党,助纣为虐的不在少数,手下恶奴更比那些饭桶武师还要可恨,非斩草除根不可。以前杀伤兀个小贼,他父子平日自大,还恐官府无能,徒伤颜面,反而激出祸事,隐忍在心。我如单杀秦氏父子,下余土人在贼党暴力之下,一面受苦,还受嫌疑冤枉,大已可怜。我们想他们跳出火坑,重登乐土,暂时既办不到;再要杀死多人,便须经官,多生枝节,还要冤枉许多好人。必须一举成功,除暴安良,使两村土人同登乐土,开荒耕种,自食其力,把山中所藏地利全数开发,使远近苦人闻风而至,只肯出力耐劳,便有安乐日子可过,如非万不得已,顶好一个人也不要杀才对心思呢。”

李强谈起新村近来富足安乐近况,韩奎闻言,好生羡慕,暗忖:“我有的是力气,何不自食其力?作人牛马爪牙,还要一面巴结奉承,随时均有身败名裂之忧,这是何苦?”便和四人说,意慾投入新村,分田而耕,以后接来家口,不再回去。李诚告以不必忙此一时,事完随意。韩奎大喜,众人也同走出林外。李诚笑道:“韩兄自回,我们不送了。”韩奎大喜拜谢。见日色己快西沉,忙往回赶。还未走到山沟,便见道旁半抱粗的小树,有的折断了两根,有的连根拔起,碎石沙土洒了满地。再到山沟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原来这半日功夫,已换了一付景象,碎木残枝,沿途狼藉,好些都染有血迹。先前死的那些同伴,有的把头颈拗断,有的前胸后背均被兽爪抓裂,鲜血淋漓,死状甚惨。方才伤口均有兽爪抓过,看不出兵刃暗器伤痕。到处都有同党遗留的兵刃暗器,分明骤遇猛兽,互相恶斗,全被杀死情景,掩饰极巧。心正赞佩,忽听山口外人语喧哗,隐隐传来,料知日落不归,别的教师起了疑心,仗着人多势盛,赶来查探接应,忙装精疲力竭,拼命急窜情景,迎上前去,一面留神前看。走出不远,果见人影,忙即大声狂呼:“来人速退,后面有险!”一面朝前狂奔,双手连摇。

韩奎在森林中连经奇险,狂窜了这一天,本就饥疲交加,再一做作,越显狼狈;又故意不肯把话说真,只管乱喊。来人正是朱四奉命引来的贼党,因朱四报警时只说山沟内有了争杀之声,因为胆小,料知遇敌,未敢入内,别的全不知道。老远望见一人迎面急跑,神情慌乱。残阳将尽,暮色昏黄,只听狂呼,也未看出是他。及至两下临近,才认出本庄新聘名武师之一,惊问何故如此惊慌,敌人多少,现在何处?韩奎略一定神,手指身后说道:“我奔走江湖数十年,深山旷野,常时来往,从未见到这样怪物,我已自认无能。好在此时怪兽已回森林,未必出现,诸位胆大,再往前走上一段,就知厉害,一时也说不完。”

众人原因当日又赶来了两起武师,有的昨日先到,为雨所阻,不愿惊动主人,在左近镇上住了一夜,次早才向店家说出真话,问路人庄。有的被大水冲断,仗有土豪派去的人引路,现扎木排,费了许多人力,才行渡过。秦迪知道这些均是有名武师,平日早有耳闻,忙即迎接进去,并将金、朱二官亲请出同坐,向双方表示自己的势力威风,已把昨夜丢人之事忘了多半。谈到下午,想起还有八人未归,问知去向,正待命人往寻,忽听恶奴来报,说朱四自到庄口送信说起前情。来人自恃武功,新受重聘,均想争脸立功,齐告奋勇,经狗子强留,才分了一半人为首,带着原有二三十名打手一同赶来。新人多与韩奎相识,知他平日武功颇好,好胜胆大,竟会这等狼狈,均觉奇怪。韩奎又装精疲力竭,不能多言。就此吓退,太不像话,只得将信将疑,赶向前去。韩奎苦笑道:“诸位留心,此非人力所敌。我在森林中逃窜了一天,力已用尽,恕我无能,不奉陪了。”

众人见他,满面惊惶,由不得加了戒心。有的以为自己人多,奋勇当先。刚发现前途树折木断,残尸狼藉,凌乱神气,忽听轰的一声怒吼,震得山呜谷应,风叶惊飞,由不得吓了一跳。因那几个胆大的自恃武勇,本就抱着多猛恶的野兽也禁不住武功好的兵刃暗器,内有两人又是奉命陪伴引路的原有两个为首教师,因见土豪待客礼厚,自觉颜面无光,心中妒愤,偏又丢人大多,无法争气,途中寻思,久闻东南山森林无异活地狱,入林必死,一直也未去过。今日同行,多是新来能手,何不试他一试?开头并无他念,及至遇见韩奎,说起怪物厉害,先去的人已为所杀,先颇惊慌。听完,忽生毒计,暗忖:“这班新人趾高气扬,显得我们全是饭桶,何不激他前往?能够合力除去,自无话说;否则,前后两起的人,均为怪物所伤,一样都没光彩,看小秦又是如何对待,这班人还有什么脸面受人礼待?韩奎惊慌太甚,所说的话与平日大不相同,分明吃了亏,不好意思,故意张大其词,强劝众人回去。否则,同去人中,有他好友在内。明有许多能手在此,如何不为报仇,反劝回转?”

想到这里,又见新来诸人个个精神,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回 大侠七星子的真面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