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

第27回 猩人死后的猛威

作者:还珠楼主

雷八一听有人说话,忙把身子朝崖壁上一贴,一面偷听,一面跟着掩将过去。刚听出来人是恶霸手下两个武师,准备由崖顶绕到与谷中溪岸上面一列崖腰平地相连之处的崖凹中掘那泉眼。忽听一人惊问:“方才来的两人如何不见?前面树根上横着一个死尸好像秦六,怎会死的,莫要敌人又来闹鬼作怪,我们小心一点。”雷八一看,原来内一恶奴的死尸不知何时被浪打在附近一个高石堆上,被树根挡住,洪水正朝上面涌去,死人略一摇晃,重落水内,被水卷去。正在留心查听,跟着便听侧面怒喝:“原来凶手就是这个狗娘养的,快将这厮擒回庄去,开膛摘心,碎尸万段,与秦老六他们报仇。”声才入耳,一个手持铁棍的武师已恶狠狠由侧面打来。

原来这两武师本领不高,人却狡猾,刚一发现死尸,便料有了敌人暗算,内中一个忙顺山路悄没声绕将下来,先还恐怕敌人是七星子,有些胆怯,如非洪水已发,大功告成,贪功心盛,想得重奖,几乎想要溜走,用棍的一个还较胆大,想看明白了虚实,见势不佳,再行缩退,也不告知谷中同党,顺崖坡山路溜走,寻到事前准备好的竹排,抢先逃回庄去,报功之后,再作计较。另一个说到未两句,忽想起七星子的厉害,吓得只顾东张西望,一味留心戒备,下都不敢下来,持棍的刚绕到侧面,探头往下一看,见一手持板斧的壮汉贴崖向上偷听,身上还有血渍,认出那日夜里被七垦子救走的车夫雷八,再一细看,四面波翻浪滚,白茫茫一片大水,只剩半山腰上一片崖坡,所有原野都被淹没,口外峰崖也被冲倒,无影无踪,虽有几处小山石堆,也只剩下一点顶端,四面皆水,相隔又远,就有敌人,也难飞渡。再往来路崖坡一看,一眼望出老远均无人影,越发胆壮起来,忙把手中铁棍一扬,脱口喝骂,纵上前去,举棍就打。另一武师,看出雷八只是一人,也跟着心雄胆壮,破口大骂,赶将下来,举刀就斫。

雷八刚将铁棍挡过,敌人刀已斫到,忙即纵身闪避,总算那一片乃是半山腰上一片平崖,雷八虽然不会武功,仗着力猛斧沉,手疾眼快,上来一斧,几乎把敌人的铁棍震脱了手。这两个武师又只会点花拳花脚,没有真实本领,开头挫了锐气,不敢十分进逼,这才勉强打个平手。不会武功的人到底吃亏,雷八时候一久便被敌人看出破绽,身上连挨了两棍,不是体力强壮,敌人力弱,己早受了重伤。就这样不是来了两起救星,至多拼得一两个敌人,照样难保活命。

雷八这时刚把死尸松开,喘息起立,一见猩人乱杀恶奴这等凶暴残忍,又见恶奴悲号哭喊、力竭声嘶、狼狈可怜之状,不由激动素来刚烈义侠心肠,仗着早来曾和这大小两只怪兽见过一面,听黑女和猪儿说:“这东西虽然猛恶,因经李氏夫妇长期训练,除力猛手重、无意误伤之外,不奉命,决不伤人;就是误伤,也必看出对方是他仇敌,或是含有恶意的对头,也只想要生擒回来,献与主人拷问;再不,便是来人犯了后山的禁条,并非真想杀死。偶然无心之过,回山必受重罚,故此看去狞恶凶猛,并不无故杀人。经过今日指点,已认得你们,以后相遇,无论什么为难之事,只他能办,随便叫他去做,无须害怕。做得不对,便对他打骂,也必不敢反抗。这东西已通人言,记性又好,好胜疾恶,只说得理对,不要冤枉他。”方才猪儿又说:“他和李大嫂早在种葯时见过,因不许先告三哥,故未说出,不料第二日他们便见了面。来时我已见到这东西,此时又闻到他那一股膻气,定必藏在这些驴日的左近,不知何故,见敌人在此发水闯祸,还不出面杀死他们,找寻它去。”说完便走。后与敌人恶斗,它忽由上纵落,分明是来帮我,如何发了野性,这样残忍?心念微动,只顾仗义,挺身上前,既未看到身后来了何人,也未看出猩人为何随便乱杀,这样残忍凶暴,状类疯狂,与前闻不奉命不敢杀生害命之言不符,是何原故?大喝一声,便抢上前去。

猩人此时连痛带急,怒火烧心,野性大发,神智已昏,两只突出的怪眼凶光如炬,己快要冒出火来,急切间,哪还分辨得出敌我。正在咆哮如雷,连声厉吼,乱杀崖上下那些恶奴,遇见地上死人死尸,便随手抓起,不管死活,随手撕裂雪怨。不是这一耽搁,恶奴早被追上。此时刚将方才所杀两片残尸抛球一般,带着鲜血肝肠,甩出老远,朝外追来;一眼瞥见一个方才吓死的恶奴横在地上。因未受伤,衣服也颇整齐,只当未死,随手抓起,刚刚怒吼一声,随手撕裂,掷向水中。忽见对面,来了一人,朝他大声怒喝。这类猛兽都有特性,稍一发威,便被吓死,知道人都怕他,雷八这样理直气壮神气,初次见到,反倒呆了一呆,对面立定,注视起来。

雷八见它周身的毛根根倒竖,凶眼怒突,右耳带着一缕紫血,比起初见形态更加猛恶,立在面前。心想:“这东西果听人话。”为了水声如雷,震耳慾聋,正要大声喝问,不令再追逃人,下那毒手,猛瞥见猩人二目凶光注定自己,嘻着一张血口,巉牙密露,两条铁臂和那一双蒲扇般大的前爪忽然张开,好似暴怒已极,蓄势慾发,不怀好意。心方一惊,一股奇膻迎面扑来,眼前一花,整个身子已被猩人连肩带臂抓住,仿佛一双铁箍钢钩将人钳紧,奇痛彻骨,休想挣扎分毫;同时,脚已离地而起。这才看出猩人怒极发疯,业已反常,不禁大惊,方想:“转眼惨死,命必不保。”急怒交加中,刚猛力挣得一挣,微闻狂流澎湃洪响声中,有人厉声怒喝,先似长蛇也似一条黑影由斜刺里飞来,脸上稍微扫着一点,几乎连颧骨也被他打碎。

雷八胆大眼快,虽在死生呼吸之间,神智一毫未乱,目光到处,刚看出那黑影乃是一条长鞭,蛇一般将猩人的头颈套住一抖,那随鞭飞纵而来的正是蒙面大侠七星子李诚。惊喜交集之下,急喊得一声“大哥”,猩人好似咽喉被软鞭勒紧,护痛情急,把手一松,雷八人便落地,觉着周身酸痛,肩背骨似要碎裂神气。百忙中还未想到面前危机,略一缓气,正朝前看,忽听崖上下两人大声疾呼:“你还不逃,要等他把你抓死么?”心中一惊,这才想起猩人尚在面前,忙即回身逃走。同时,猩人头颈软鞭也自松开,本意回抓敌人,耳听来人口音甚熟,侧脸一看,那用鞭打他的是个白衣蒙面人,刚想起此是主人,心中惊惶,忽然瞥见先抓住的人转身逃走,怒火忽又往上一撞,神志重昏,也未看出那人是谁,一心认定才方逃走的恶奴仇敌,怒吼一声,纵身便扑。七星子李诚早就防到有这一步,又知猩人狰恶无比,此时伤重疯狂,神志已昏,真要发了野性凶威,自己再加上几个也非其敌,想要杀它,心又不忍,又恐雷八被它误伤惨杀,打不起主意,一面还要防它反扑,伤害自己,心中为难。正想主意,一见猩人舍了自己去追雷八,越发情急,口中大喝,追上前去,挥动长鞭,先打了一下,猩人理也未理,眼看一双铁爪快要抓到雷八身上,万分惊急之下,施展全力,奋起神威,一鞭扫去。本来雷八非死不可,幸而猩人离地纵起,身子悬空,还未下落,李诚这一鞭又猛又急,恰巧绕在猩人腿弯之上,缠了一个结实,再奋起神威,大喝一声,猛力往回一带,叭嚓两声,猩人整个身子像倒了一座小山一般,跌倒地上。

雷八虽脱毒手,腰间裤带也被爪尖捞住了点,当时裂断,连裤子撕下一大片,露出大片黑壮屁股,还划了两条裂口,稍差一点,不死也受重伤,腰股皮肉,定必碎裂,形势端的险极。经此一来,猩人越发暴怒疯狂,一声厉吼,那缠绕两腿的一条软鞭,因为勒得太紧,无意之中将鞭梢嵌住,李诚用力一抖没有抖开,竟被猩人挣断,就地一滚,纵将起来。李诚知道不妙,忙即松手,拔出肩后毒箭、腰间飞刀,一面纵身逃退。因已看出猩人神态反常,本性已迷,耳中又有紫血流出,料定中了敌人毒葯暗器,毒发疯狂,如能将其制服,或使其稍微明白,认出自己,还可用葯救活;真要无法挽救,为了保全自己和雷、韩诸人性命,说不得只得送它早死,免再伤人。主意打定,猩人已由地上纵起,周身毛发皆张,凶睛如电,嘻着血口利齿怒吼扑来。那一带地势又极崎岖不平,猩人上下山崖纵跃如飞,性又猛恶无比,就能将它杀死,也难免于为它所伤,甚而同归于尽都在意中,专一用来对付它的长鞭,又被挣断。再想起它平日的功劳和忠实义勇的天性,亲手杀它,于心不忍,实在无法下手;最好将它喊住,使其认清主人,偏又不能。心正悲苦情急,无计可施,猩人已似急风电驰而来,离身不过两丈。

这还是李诚身轻力大,机警灵巧,乘着猩人就地一滚,首先松手纵逃;否则,早被捞住。知其动作神速,顺路逃走,反倒难逃毒手,万般无奈,正一面看准来势和左右道路,以便闪避;一面大声怒喝:“你这该死的东西,受了敌人暗算,中了箭毒,连我都不认得了么?快些卧倒,还可活命。”话未说完,嘤的一声清啸,一条金光闪闪的黄影已电一般带着啸声飞射过来,正是灵猿金儿,看那来势,本朝猩人头颈斜射过去,猩人飞扑正急,不知怎的忽然后退,事出意外。金儿来势更急,没防到有此一举,竟自扑空,怒极之下,忙中回手,用长臂反击了一掌,微微打中猩人的毛脸,身子自然收势不住,快要撞到崖壁上面,双脚一伸,微微一点,因听主人急呼“金儿快来”,便改朝李诚扑去,落向肩头之上,动作神速已极,正指前面嘤嘤急叫。李诚忙说:“今日之事不能怪它,这是中了敌人暗器,毒气发作之故。”前面猩人仿佛惊醒,明白过来,朝着李诚看了一眼,再一回顾路上那些死尸,忽然惨叫了两声,便朝前面飞驰而去。

李减因知金儿也是怒极,恐猩人吃亏,不令抢先独追,拉着它一条长臂,一同赶去。本意防它万一野性又发,途中伤害雷、韩诸人,则大声喝令速回。猩人回顾李诚追来,又是一声悲啸,倏地转身,往危崖壁上手脚并用,蹿了上去。李诚听出啸声悲苦,知其醒悟,不知何故逃走,手中抓紧金儿,连声急喊:“我不怪你,也不许金儿动手打你,不要惊慌害怕,快些下来,我好为你医伤。”一面觅路往上追赶,急切间忘了猩人纵跃如飞,那样陡峭的山崖,如何追赶得上,这时山洪越发猛恶,声震天地,离开稍远,任怎大声也是无用,还没想到猩人有什别的举动。刚刚追到半崖,望见前面猪儿狂呼,将手连挥,一面往上赶去,也听不出喊些什么。跟着,便听先后两声极猛烈的怒啸,那样巨大的波鸣浪吼,竟掩不住那悲壮之声。金儿也似情急,冷不防将手挣脱,如飞往上蹿去。

李诚还未听出那是猩人临死的悲鸣,急喊:“金儿不许欺它。”跟踪赶到顶一看,猩人一手朝天,一手抓腰,双脚前高后低独立顶上,面向前面大水,一动不动。啸声早止,毛发依旧根根倒竖,迎风披舞,威风凛凛,简直像个铁打神相,不似生物。喊了两声“阿黑”,未听回应,心方惊疑愁虑,向前急赶,金儿已早纵上猩人肩头,口发急啸,回首乱招,情知不妙。赶到前面,细一抚视,见那猩人一脚向前,抓紧崖石,一脚向后,脚根一半离地,只用脚尖抓住地面石根,一手朝天,怪眼圆睁,凶眼怒突,阔口开张,血chún利齿一齐外露,狞恶威猛,形态如活,口鼻间已没了气息,耳边一缕紫血正顺右肩黑毛向外涌出,点滴下流,落在山石上的已由紫变黑,知被仇敌毒箭射中耳孔要害,毒性大发,始而神智昏迷,任意凶杀,见人就抓,连平日最敬爱的主人均不认得;后见金儿飞到,听出啸声,刚刚警觉,明白过来,伤毒业已发作,窜满全身。

这东西天性猛烈,本就痛苦不堪,又因先前怒极发威,上下纵跳咆哮,用力太猛,毒发作更快,已难活命。同时,瞥见沿途死尸,想起主人平日戒条和金儿的厉害,悲愤惊急中,忘了所杀均是恶奴,又见主人满脸急怒,金儿刚一见面便下辣手,以为误伤了许多好人,又惊又急之下,身上痛苦,更是万分难耐,忽萌死志,自知本身强健力猛,自杀不易,又知主人决不肯亲手杀他,就是伤人,至多吃上一顿苦头,再说闯此大祸,与平日答应的话相反,也无脸与之相见,打算跑上离地数十丈的危崖顶上投水自杀,左脚刚踏到那块危崖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回 猩人死后的猛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