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

第29回 如此良宵何来佳丽

作者:还珠楼主

韩奎刚将水中来贼把暗器打退,和李强、黑女等人相会,还未走到前崖,便见水面

上驶来一人一马,正是蒙面大侠七星子,猛想起所行正是水贼逃路,方才视那暗器,业

已认出来贼乃昔年黄河水盗黄河三龙之一,非但水性极好,并还练有水陆两用的特制暗

器飞鱼儿,李诚人马均在水中,决想不到水中窜来强敌,非受暗算不可。正在连声警告,

忽见所乘白马突由水中纵起,马头一昂,朝前窜去,人马随往水中一沉;当马纵时,李

诚左手长鞭似往身旁挥了一下,右手往上一扬,便听波的一声大震,方疑人马必已受伤,

同时便听空中波波之声响成一串,满空都是银色火花,随同响声直上重霄,到了暗云之

中,方始熄灭,直似放了一串连珠炮。跟着便见几枝响箭由西南方矗立水中的山崖上面

飞起,冲空刺云,流星飞泻,斜身过去,在暗云中,稍微隐现,一闪无踪,才知那是号

炮,西南方还伏有一起自己人。

  再看李诚,骑着那匹白马冲波乱流而来,相隔已只一两丈,崖坡上面的土人闻得炮

响,立时震天价起了一片呐喊,这才看出土人甚多,多半藏在洞中,男女老少都有,虽

然多半衣不蔽体,火光中看去,全部精神抖擞,无论老弱妇女一齐欢呼,连七八岁的幼

童也都捏紧了小拳头在风中乱挥,随同呐喊狂呼,震得大片水面齐起回音。李强首先抢

往前面,李诚的马还未踏上山坡,便喊:“三弟快来!”李强料有急事,飞身一跃,便

跨上了马股。李诚并不上岸,反将马头略偏,稍微离开,停在水中,回头朝着李强低声

说了几句,李强好似有点惊慌起来,黑女立在水边,连笑带吵,说:“你两弟兄刚见面

不两天,老是鬼头鬼脑,说悄悄话,叫我着急,还不快些上来,让我们都听一听,我也

要纵过来了。”话未说完,李诚身子微微往上一长,双膝在马鞍上一点,立时借劲纵起,

往相隔丈许的崖坡上横纵上来。他这里刚离马背,李强微微往前一探身,人便坐正,一

拍马颈,将手一指,口中“嘘”了一声,那马立时四蹄划动,朝西南方来路绕去。

  二人一起一落,身法轻快,好看已极,尤其那匹又高又大的白马立在水中,一任这

两个身材高大的壮汉同骑纵落,一动不动,看去神骏已极,又没有马缰辔头,只一片包

紧在马背上的兽皮,当中前段微微高起,两旁各有一个皮套,算是马镫,韩奎看在眼里,

心方敬佩。李诚由暗影中骑马绕来,到了崖前。似被敌人看出,对面那些高楼上的敌党

当时便起了一阵騒乱,隐闻喧哗之声,各处房顶上人,又在纷纷往来上下,老贼秦十所

居高楼前面,便有一条小船,前后两人,打桨而出,朝对面庄园后驶去,其行甚速,知

这声号炮一响,敌人都已警觉,正在准备应付。这时众土人见了李诚,全都涌上前去,

同声欢呼,亲热异常。韩奎不便挤进,刚将猪儿拉住,说:“号炮已发,就要传令,我

们不必太忙。”李诚和黑女雷八还有几个为首的人立在当中,等众人高兴欢呼、乱过一

阵,方始含笑把手一挥,人便分开,当时鸦雀无声,重归宁静。

  韩奎还未走上,李诚已先赶来,见面拉着他手,笑说:“韩兄真好,果然明白是非,

能为我们众人立功出力,以后便是我们的朋友了。”韩奎见他握手亲热,辞色诚恳,越

发感动,日间不令同来,分明考验自己能否自行立功,有所表现,并着先助雷八脱险杀

贼,是否形势使然,现在看出自己真心相从,方始看重,真当自己人看待,不似昨日,

只是从轻宽免,放走了事。可见这里的人,全凭真实事情和真的出力来作判断;没有真

实表现,只凭嘴说,全无用处,不禁心生感动,觉着对方具有一种真诚的热力,只奇怪

水贼明已遇到,不知何故不曾受伤;方才水面上未见水贼冒起,也无别的动静,黄河三

龙照例同行同止,不会一个出来。方才受了虚惊,乃弟李强又往这一面骑马驰去,好些

可虑,忍不住问道:“李大哥,方才来路,可曾遇见水中有贼么?”李诚笑道:“我先

不曾看出,那贼水性甚好;骤出不意,本来不免受他暗算;但我这两匹马乃是异种,灵

警异常,虽然生长山中,为了后山一带,以前常发洪水,并有一片大湖荡和几条瀑布,

此马天性喜水,又爱干净,常往湖溪中沐浴,游泳戏水。那一带水势猛急异常,所以多

么大的水也能游行自若,相隔三丈以内有什动静,便可警觉。为了这里树木大多,上来

形踪须要隐秘,有时要借树林遮掩,惟恐树枝牵挂,故连缰绳等物都全去掉。方才快到

以前,它忽低声急嘶,我听出有了警兆,同时瞥见侧面波浪中驶来一条水线。要在别处

也未必能够看出,因由暗中赶来,两面都有火光闪映,看得较清。马已快要前窜,这类

动作我们俱都练惯,一望而知,事前又听人说,‘今日敌人全落下风,只老贼请有几个

会水的强盗,须要防他暗算’,料是其中之一,早有戒心。又因我这一人一马极容易认,

何况四面大水,白人白马老远便可看出,途中还要经过几处高地房舍,内中难免伏有敌

人,他们平日恨我人骨,一见我在水中走来,定必乘机暗算,我左手持着长鞭,还握着

两柄飞刀,水贼侧面冲来,正好下手。

  “那贼也许看中我这匹马,以为他那暗器手到成功,我又不曾警觉,想等隔近再下

毒手,未等发作,被我反手一鞭,就势又是一口飞刀,朝水中甩去,马也同时前纵。我

这根软鞭长达一丈三四,那贼想已快要出水,我虽不曾看出是否打中,但这鞭梢铁球好

似扫中一物,颇有弹力,实而不浮;刀虽不知打中与否,这一鞭至少也必打中肩膀等处,

那贼不死即受重伤。我急于来此相会,马又窜出老远,水中黑暗,不便搜索,料知此贼

骨头总打断了一两根,就能游水逃回,保得残生,再想害人,也必不能,我便没有理他。

本来想到半夜子时水涨定后再行发难,正由两个本庄领头的弟兄将计就计,与敌商谈,

相机行事。忽然发生一事,只好提前些时匆匆赶来,借着发动信号,使敌人全神贯注到

我的这一面,以便下手,一面告知三弟,先将那事办好,一面看事行事。照我计算,也

许还有个把时辰才是真正动手。对于韩兄,还有奉烦之处呢。”

  韩奎正在连声应诺,黑女插口问道:“既然还有一些时候,何不把你今日布置和三

弟夫妇的事说与我听,省得等人心焦多好。”李诚侧顾众人均已各归原地,照样做事,

并将洞中扎好的木排和双人木舟搭运出来,准备一声令下,便往对面敌人进攻,只雷八、

猪儿。韩奎、黑女四人在旁,再看对面,所有高楼上的敌党全都转向前面窗口,有的并

还上了屋顶,多半张弓搭箭,朝着自己这面呐喊示威,虽是虚张声势,防御也颇严密,

心中好笑,略一寻思,喊过一人,令代传令,自己这面也各装着就要进攻情景,将所有

船排放向水边,点起火把,分拿兵器,喧哗奔驰,虚张声势,做得越凶越好,以便吸住

敌人目光,使其注重前面,那人领命走去。跟着,崖上这几百个土人便乱成一片,喊杀

咒骂之声震撼山水。李诚遂和黑女等,退往树下暗影之中,各就山石坐下,谈说前事。

  原来李诚昔年离山远出,竟是托辞。因为此时老贼当权,阴险凶恶,又知自己是他

未来大害,再不隐避,不久必要引来仇敌侵害。个人安危不足为计,如受敌人暗算,新

村许多刚得安生的人们,难保重又被其吞并。正在忧虑,赶往南山深处采葯,忽然遇到

大雨,将山路隔断,无法回村,仗着带有行粮,往往一入山,便是十天半月不归,乃是

常事,想起前面有一危崖,常想越过,去往深处探看,有无别的奇境,均因地方险僻,

过崖还有大段险峻山路,中间又隔着一片森林,如有奇境,必在森林里面,或是越过森

林,方可看出,好些地方,不是凭自己的本领,可以安然上下。再说那一带,毒蛇猛兽

甚多,尤其是那从古以来没有人迹的森林深处,远望过去,漫山遍野黑压压不透天光,

东南一面更是无边无岸的树海。以前曾由东南山口绕进,连经奇险,在暗林中不眠不休,

绕窜了两日一夜,方得走出。后又去了十几次,都是入林十余里,便不能再进,或是遇

阻折回。日前看出南山崖后森林与之通连,林地较厌,未一次并还远远望见一股火烟由

林那面升起,如是野烧,定必蔓延开来,不会自然消灭。事后寻思,越看越像人用的火。

已然决定在此秋末冬初、草木黄落之时去往窥探,并还暗中准备应用之物。当此九月初

的天气,好些山地树叶多已枯黄,这崖后东南山深壑,不知怎的,草木还是如此茂盛,

意慾等到下月中旬,雪降以前,试上一试。好在本山气候温和,年尾虽有大雪,积得也

颇深,太阳一出,不消几日便自化尽。满山雪水交流,景致反更好看;不似别处,一有

大雪,转眼封山,冰天雪地,寸步难行。

  主意已早打定,应用之物也各齐备,藏在附近山洞之中,每次入山,均防临时发现

奇境,须要深入,照例多带干粮。这次为采珍葯,预计来往四日,行时倪仲猷因所去是

在南山深处,葯又难采,出产更少,葯客出有重酬,自己性又强毅,不得不休。这时新

村初建,好些必须之物,均靠山中这几种珍葯去向外面交易,惟恐有什耽搁,强劝自己

多带了三日粮脯,没想到入山不久,便将珍葯采到,人却被水隔断,回去也非不行,但

要费事,所采葯草又比哪次都多,上面附有好些泥土,连根掘起,不能损折,沿途山路

险陡,许多不便。好在葯客回去还有十好几天,怎么也赶得上,就多耽搁了两日,崖后

野兽果树甚多,也不怕没有吃的。再一想到仇敌密迩,能在深山之中另开辟一片土地,

以为必不得已的退路,要好得多。念头一转,勇气立增,便将所得葯草觅地藏好,寻到

藏物洞内,取出应用之物,径向那壁立千尺的危崖攀援而上,越过崖去,准备深入窥探。

  先由那片比较厌小的森林一角二三十里地面横断过去,看看有何奇景?往来耽搁上

两三日,然后回转,秋雨后的山洪也正好退去,算是一举两得。哪知崖后面地势奇险还

在其次,最难走是迂回曲折,到处都是深沟大壑,溪涧纵横,山泉大多,无一处水势不

是又深又急,草木更繁,森林不算,无论峰岭坡蛇,上上下下,不是乔木参天,便是野

草繁茂,高都过人。虽当九秋时节,深草里仍有蛇虫出没惊窜,比由崖顶下望难走得多。

初次经历,只照平日登高遥望所想的路走去,这一上下绕越,路要远出好几倍,连越过

十好几处危峰峭壁、断崖横岭、深谷林野,费了一天多的光阴,方始到达森林边界。

  李诚初来路生,走了许多冤枉路,人已绕到森林的横侧面,中间虽然看出形势危险,

道路崎岖,最讨厌是那草深之处并还遇到两次虎豹野牛之类的猛兽,不是身轻力健、机

警灵巧,不死也受重伤,但因过崖不远,便看出越往前,景致越好,出产越多,土地无

不肥美,溪流又多,如非零零落落,都是峰峦环列,简直绝好开垦之处,不由触动前念。

又料前途必有广大盆地,想探出一个细底,一味鼓勇前进,未萌退志。

  临到森林边界以前的后半段,风景土地更好,草原也比来路所见较多,正可惜没有

聚成一片。因见天已黄昏,这一带虽未发现猛兽,前面便是大片森林,内中必定藏有不

少,偶然心动,想在日落以前寻一石洞安身,吃饱睡足,养好精神,以作明早人林准备。

一看地势,前途只有一条广阔的溪涧,流水滔滔,溪声洪洪,水离岸不过一两尺,两边

溪岸之上,浅草蒙茸,好些不知名的花林,连同许多参天老桂,大都花开正繁,落英缤

纷,金粟满地,疏落落散植分列。对面不远,便是一列玲珑秀拔的峰崖,夕阳未坠,倒

映回光,异香馥郁,沁人心脾。空山无人,水流花放,清丽幽静之中别具一种天趣,如

非那繁花盛开的千年老桂点缀秋光,似此水碧山青,花光潋滟,直是好春天气,看不出

一点秋意。徘徊了一阵,不舍离开,溪又太阔,崖洞似在对面,不愿走往回路寻找,便

顺着溪流往前走去。本意寻到溪岸厌处纵越而过,不料上流一带溪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如此良宵何来佳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