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

第35回 火箭飞刀

作者:还珠楼主

李强认得这些恶奴都是穷凶极恶之徒,扬手一枝火箭,又打向木排上面,当时火起,并还伤了数人,吓得那些助纣为虐的恶奴纷纷惊号,不顾命窜往水中逃去。李强正觉快意,忽听马后连声水响,坐下白马不住东摇西晃,乱蹦乱窜,知道后面敌船业已追近,偏头回望,双方相隔已只三四丈,当头一船一排并肩同进,上面共有十来人,一面摇橹急追,一面乱发镖箭,内有两枝恰由头旁不远射过,不是那马灵慧机警,善于闪避,四足一登,便是丈许远近,早被迫上,中了冷箭。起初原因救人心切,又知敌人戒备严密,狗子人在前楼,虽被兄长指挥土人几面夹攻,忙于防御,不暇再顾后面,后楼敌人也有不少,又都居高临下,就是冒险冲到,救出二女也是艰难,心里一急。瞥见几处火起,临近后楼的敌人纷纷人水惊逃,知道预计成功了一半,敌人实在无用,忙由水中纵马赶来,自恃马快,明知身后敌人大举追来,意慾当先抢到,并未回顾。后面来敌多半都是老贼豢养多年的死党,无一庸手,内中并有几个日前赶到的新旧同党,不特武功甚高,还有好些会水性的,顺流而来,晃眼便被追近。

李强看出危急,忙回手取下肩上所带火箭,擦燃葯引,朝前打去,第一枝竟被敌人打落水中,相隔越近,正将飞刀火箭一同发出,又有一枝钢镖由耳旁擦过,马股也被另一箭头挂了一下,往旁惊窜。瞥见前面恰是一堆乱石,还有三四尺石尖露出水面,忙将马头一偏,斜驶过去,避在石后,一面迎敌。总算第二枝火箭射中后面船篷,敌人抢救不及,当时火起,火星爆炸,又打伤了两个。这类特制火箭上附好些火球,上经爆炸,落到哪里,烧到哪里。船上一乱,木排上敌人只顾接应同党,无暇伤人,略一疏忽,接连又是两枝火箭飞到,一技当先打中,另一枝被当头敌人一刀斩断,有火的半截,也同落在排上,转眼火势大作,烧将起来。

当头这一船一排恰是前说老贼多年死党,本领虽高,多半不会水性,年纪也都不小,为了相随老贼多年,身家在此,知道平日行为太恶,冰山一倒,万无生路,此是死活存亡之局,因此全都奋勇抢先,想照老贼所说相机行事,狗子如不听劝,便将玲姑绑去拷问真情,以便应付,并将楼中所存父于二人多年心血聚敛的金珠珍宝,全数抢往后楼,以防落于敌手。真个不行,便带了这些值钱东西。在这些心腹死党保护之下,坐了木排,冲出重围,非但保全许多财宝,此去还可勾动官兵,借口平乱,将土人全数杀光,报仇泄恨。因知此举颇有油水,抢先更快,不料中途遇见七星于,眼看追上,忽遭惨败。前船火起,后面三只木排相隔还有两三丈,小船业已火光通红,木排较长,也少容身之地,火是越烧越旺,有的还受了伤,哪里还顾对敌,急得大声狂呼。稍会水性的,已先人水,往后船游去;不会水的,也把全身沉向水中,以防烧伤,上面手抓木排无火之处,正在狂呼求救。

这面楼上,二女眼看李强形势危急,龙姑急得要往下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被玲姑双手抱住,正在跳脚哭喊,忽见李强晃眼之间转败为胜,似见二女情急,不顾再和敌人动手,已纵马赶来,立时转忧为喜。龙姑表面还看不出,玲姑心中狂喜,双手紧抱龙姑,颤声喜呼:“你看三弟真有本事。”第二句话还未出口,瞥见后面木排上忽有两人纵身人水;跟着,便听江、茹二人喊声“不好”,江莱回顾龙姑,喊声:“二位嫂子,快些回房紧守,三哥业已危极,我们非去不可。只等得片刻功夫便无事了。”话未说完,人已窜入水中;茹亿更连话都顾不得说,当先抢入水中。

这时玲姑一心都在李强身上,自家安危和身上所受的伤痛均已置之度外,连那几个胆大一点的丫头,也觉主人必败,七星于已来,主母是他情人,转眼便可跟他脱出火坑,跟在身旁,忘了害怕,一心只盼七星子快来。二女均不知水性,玲姑更是外行,遥望李强骑着白马,业已顺流驰来,两面楼上的敌人差不多逃光,有几个抢不上的,胆子又小的,不是觅地藏伏,便是跪在楼上哭喊:“七星子爷爷饶命,不要放火!”李强理也未理,后面五只船排,当头两只,通体火起,已无敌踪;后面三排,虽将水中同党接上,顺流而来,相隔已远得多,只管同声喝骂,并无动作。当中空出的水面有七八丈,决追不上,水面上并无动静,不知江、茹二人何故惊慌?

眼看李强相隔越近,离楼只得四五丈,转眼到达,二女正在同声喜呼:“我们都在这里,你快点来!”龙姑眼尖,又知楼上敌人尚多,始终戒备,正喊之间,瞥见楼角有光一闪,料知有人持刀掩来;再看前楼一角也似有人探头,心想:“玲姑不肯听话,连这些使女也跟了出来,如有敌人,岂能兼顾?”心中忧疑,暗将飞刀拔出两把,故意朝着楼外大声喝道:“你们快由后楼上来,两面包围过去,敌人多在前楼,后楼也许还有余党,不可放他逃走。”边说边把手一拉,抢在玲姑的侧面,冷不防纵往楼角,果有三个敌人贴身掩伏,似想冷不防暗下毒手,一个手中还拿着一只钢镖。见了龙姑,刚要迎敌,被龙姑甩手一飞刀,当时打死;后面两个先听那样说法,本就情虚胆寒,见此厉害,大惊逃去,被龙姑接连两刀,又打伤了一个。

龙姑心有顾忌,不敢再追,重又赶回,耳听玲姑惊呼:“龙姊快看,那是什么?”说时,龙姑已瞥见李强坐下的马无故向前惊跳,紧跟着一条人影水塔也似刚由马后冒起,看神气,是想暗中行刺,不料那马灵警,已先避开,扑了个空。那是一个秃头老贼,一手拿着一根带须钢刺,一手拿着一个铁筒,刚把身于侧转,手中暗器还未发出,先是一点寒星一闪,紧跟着箭也似由侧面冒起一条人影,照准那贼迎面冲去,定睛一看,正是茹亿。秃贼正是黄河三龙之一,由水中暗暗掩来,打算出其不意将李强刺死,连马抢走,不料扑了个空;回手想发暗器,做梦也未想到水中赶来一个强敌,才一照面,左膀先被敌人暗器打伤,人也跟踪窜到,来势又猛又急,骤不及防,竟被茹亿七棱如意纯钢钻刺中面门,死于非命。

二女先见李强形势奇险,差一点没有受伤,心中一惊;茹亿恰好赶到,一击成功,方自庆幸,前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另一老贼看出马快灵警,特意由水底绕到前面,准备那马一跳,迎头猛下毒手,始终望见人马窜来,果不出他所料,心方高兴,那马灵慧无比,早就觉着前后皆敌,后面业已发动,一面怒嘶示意,警告主人,纵时往侧一偏,想要避开来势。那贼水性武功在三龙中第一,年也较轻,看出那马狡猾,匆促之间,还没想到二龙和大龙一样已在水中为敌所杀,自恃武功和三龙特有的暗器,竟由水中纵起,口中喝骂:“小贼纳命!”上半身刚蹿出水面,瞥见来路前面二龙被一敌人打落水中,不知生死,急怒攻心,未容转念,猛觉水力甚劲,腰间一痛,知道不妙,回首一蛇矛尖没有刺中,业已肚肠断裂,怒吼而死。

原来三龙回身暗算李强,江莱恰由后面赶到,先和茹亿一样,并未看出有一水贼由侧面绕来,后觉水中起了漩涡,便知不妙,双足一登,照准水动之处赶去,目光到处,瞥见那贼蹿起,忙即追上,照准腰间就是一钻,当时深刺入腹,那贼水性最好,如在平日,也不致死得这快,只为上来轻敌不会水性,骄狂太甚,刚一出水,便听同党惊呼惨死,怒火上攻,江莱下手神速,骤出意料,等到警觉脚底水力有异,业已送命。李强见马连声怒嘶,和方才一样,连窜带跳,身后敌排尚远,便料水中来敌,还没想到敌人前后夹攻,闻得身后怒吼,回顾茹亿杀了一贼,又听前面怒吼,江莱也正除去一个,见面略谈,想起二女,人在楼上,越发势孤,不禁大惊,不便埋怨,且喜相隔不远,正待催马前进,忽听前面喊杀之声,抬头一看,又急又怒,就这前后几句话的功夫,对面二女已入危境。

原来前面狗子闻报,后楼来了两男一女,连伤多人,老贼又命人警告,命其不要再顾后楼,以免分散力量,一面由老贼派了能手,坐上船排赶来,将后楼那些财宝抢先搬走,并将玲姑擒去,拷问敌人虚实,以便相机应付。狗子虽然恨极玲姑,暴跳如雷,但知老贼人面兽心,当此危急存亡之际,忽然想到玲姑身上,分明别有用心,想起老贼每见玲姑,先是涎皮笑脸,赞不绝口,后见玲姑看他不起,无法调戏,只一见面,老是贼眉狗眼盯在媳妇身上。前面敌人声势那样厉害,他还动此色心,不由勾动前恨,妒火中烧。先令来人传话,破口大骂,说:“如今这些金银珠宝都是我的,谁也休想动我一草一木。”一面传令,喊了几个有本领的武师和得力打手,随同保护,乘着敌人没有攻进,由前楼后面坐了两条木排赶往后楼,想将玲姑连同楼中积蓄的金银珠宝一齐抢往前楼,免被老贼抢去。

狗子因听来人虽只三个,本领甚高,又有一些胆怯,特意把人分成两起,一起埋伏前楼待命,自领一起暗中下手,同时发难。知道玲姑尚在房内与敌勾结,闭门待救,先在众武师保护之下,偷偷掩往楼中,暗将前房隔扇拨开,掩往玲姑房内,先将她绑走,然后里外夹攻,杀死敌人,再搬东西,主意甚毒。此时玲姑如在房内守候,不知前房有一间板壁,都是隔扇,以前可以打通,极易侵入,被狗子擒住,危急之际,必遭惨杀;只为想见李强心切,不顾身上伤痛,翻到窗外,和龙姑同立盼望,反倒免却危机。龙姑先见楼角敌人虽被杀退,但那地方两面受敌,实在不好,敌人业已逃光,楼下虽有藤舟,玲姑周身是伤,不能人水;后楼木排又被逃敌抢走,最好是等李强赶到,寻一木排,由侧面绕往北山崖,或与前面大队会合,方可万全。玲姑正在赞好,猛一回顾,忽见窗内立着一人,正朝自己狞笑。先还当是眼花,定睛一看,果是狗子,手持一条藤鞭,身后还有两个凶神一样的武师,不禁惊魂皆颤,几乎惊倒。

狗子原想将玲姑偷偷绑出,再发号令,两下夹攻。前房相隔颇远,人多手快,一到便将隔扇卸下,轻悄悄掩入,二女均注意前面,毫未听出。狗子见房中冷静,为防玲姑警觉,赶到一看,窗门大开,玲姑同一黑衣女子、几个使女正指楼外说笑,并无敌人在旁,心还奇怪。因是素性骄狂,心中恨毒,又恃所带人多,妄想冷不防隔窗一把,先将玲姑抓住,鞭打一顿,不料玲姑回顾惊呼,狗子隔窗一鞭还未打出,龙姑闻声惊顾,玲姑已吓得跌倒地上。目光到处,瞥见狗子立在窗内,正在厉声喝骂:“快捉贱人。”扬鞭打来,人也待要纵出,身后还有七八个手持兵器的敌党;前楼那面也有十多个手持刀枪暗器的敌人,同声喊杀,蜂拥而上,不禁大惊,心中一急,猛触灵机,暗忖:“这许多敌人,来势十分厉害,就是丈夫和江、茹二人赶到,也未必能获全胜,我孤身一人,既要迎敌,还要保护玲姊主仆,如何能行?”心念微动,想起初来时擒贼擒王之计,假装胆怯,急喊:“玲姊,你们快逃!”左手一把挟起玲姑,往窗旁一闪,贴墙而立,假装逃走,暗将玲姑松开。旁立使女一听喊逃,亡命一般齐往楼后哭喊逃去。

狗子固是粗心胆大,同来那几个武师日前刚到不久,不知狗子是个废物,又见外面都是本家妇女,内一黑衣女子手虽有刀,见人如此惊慌,可知无用,又不知是否敌人,众使女一逃,龙姑装得更像,有两个尝过味道的,都是前逃恶奴,胆子又小,随在后面,没有看出。狗子向来欺软,一见龙姑惊逃,胆气越壮,竟由窗中翻纵出来,前楼来的那伙贼党早见龙姑掩向窗旁,腰问皮带上插着一排明晃晃的尖刀,与七星子所发相似,来时听说敌人飞刀,百发百中,方疑要等自己追近,发刀伤人,刚把脚步一慢,各自戒备。忽见狗子当先越窗而出,知道不妙,忙喊:“庄主,小心窗旁女贼!”狗子还未听清,猛觉眼前寒光一闪,右手被人斩断一样,奇痛澈骨。刚疼得怒吼跳脚,还未看清,已被龙姑一刀背,将右手骨打断,跟手劈胸一把连皮带肉一把抓紧,掼向地上,一脚踏住,用刀在狗子脸上一晃,冷笑喝道:“你这该万死的禽兽,快叫你那些狐群狗党停手;否则,我将你这几根鸡骨头,拆来喂狗。”

狗子出生以来,几时吃过这样苦头,伤痛昏迷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回 火箭飞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