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

第36回 “力”的伟大

作者:还珠楼主

李强回顾全楼火起,贼党哭喊求救之声乱成一片,因四面逃路均有埋伏,这班恶人一个也逃不脱,急于去往前面会合,忙催土人快摇,一面将马喊过,待要先走。二女恐又冒险,连玲姑也开了口,李强方说:“我还奉命攻打老贼所居高楼,不料被他逃来,业已误事,你姊妹今日无事,如何不去?”忽听战鼓之声,龙姑首先喜呼:“大功将成,天也快亮,你看那不是大嫂么?”说时,众人目光到处,先由东北方火龙也似驶来十多条木排,为首一人,正是黑女,朝着老贼楼那一面急驶过去。每排都是八人,摇橹横流而渡,急如奔马,黑女独立船头,指挥前进,望见众人,摇旗招呼,鼓声如雷,听不出说些什么。

李强夫妇正挥刀招呼,耳听鼓声又起,前后一看,又有两队木排,都是火把通明,刀枪雪亮,绕着前面大片庄楼之外,往后杀来。龙姑悔道:“都是我不好,如今全仗大哥大嫂出力,我们只将二姊救出,少做了许多的事。”李强笑道:“谁建功劳都是一样,何况事业正多,现在只是除害,全庄许多土人还未享到安乐,只要我们由此同心协力,领了他们开发土地,每年增加生产,越过越好,才算真出了力。以后事情不知多少,各自把心尽到,贪这一时之功作什。照此形势,大哥想是看出老贼已到前庄,业已变计,我们快走。”说时,那两面木排有的业已临近,隔水一问,说是老贼心细厉害,暂时还难攻进。起初李诚不愿焚烧后楼,后见火起,改作两面夹攻,抢救楼中无辜妇女,并令带话,说金儿胆大贪功,精灵淘气,虽然敌人万恶,斩草除根,猩人已死,南山异兽只剩金儿,惟防遇见强敌,看出它的要害,又遭误伤,令速回去,不许妄动。跟着,又见旗花信号横空而来,李诚发令催令速回,忙即向前赶去。

到后一看,众多土人之力真个强大,敌人那样防御周密的前庄,大小数十百所楼台亭阁,又有老贼这样一个足智多谋的人主持,加上新旧好几百个能手武师、恶奴打手,防御之物又极厉害周密,并备有许多火弹火枪,照样没有得到半分胜意,人还伤了不少。左近两处最具形胜的高楼,也被几十个只凭蛮力而肯听命的土人冒险夺去,敌人两次反攻均被打退。李诚因见敌人已不似方才狗子那样轻举妄动,仗着地利据险顽抗,惟恐多伤土人,一面将其围困,一面分人抄他后路,只等李强夫妇赶回,商定之后,再行发令进攻,准备一击必胜,以免众人激于义愤,凭着血气之勇,冒险伤亡,与这类猪狗拼命,太不值得。新旧两面的土人,为了受害多年,仇怨大深,纷告奋勇,想要冒险冲杀上去,与敌拼命,虽被李诚止住,均在排上同声怒吼,咒骂不已。

老贼看出厉害,始而命人求和,意慾等待援兵到来反攻。李诚看出是诈,严词拒绝,非要老贼把多年剥削土人的财产全数吐出,听凭当众发落,才可饶他一死,别的全办不到。老贼自不答应。因对方还要处置他手下好些最凶恶的爪牙,公然仗义执言,毫不作伪掩饰,便向众人痛哭流涕,说:“我已万分委曲求全,以我的身分,向这样穷苦无赖的土人好言求和,他都不肯,自高声价,发此狂言,我父子全家不说,连诸位随我一起的亲友身家也不能免。此时胜败尚还难料,己是如此;他如得胜,谁也休想活命。”贼党果被激动,老贼乘机再一利诱,连那几个自知该死的,也觉敌人赶尽杀绝,不留余地。虽有两个深知土人受害太深,怨毒太重,这许多人的怒火一发不可收拾,并非一朝一夕之故,无奈势成骑虎,无话可说。经此一来,敌人在互相自私之下,暂时反倒团结起来。人多欢喜盲从,一犬吠形,百犬吠声,有几个人领头高呼,老贼又善做作,痛哭流涕,全都随声附和,纷告奋勇,惟恐不能表示义愤,一半又因平日作恶大多,无路可走,求和绝望,妄想顽抗待援,盼望外人之助,表面也颇紧张。仗着那片水中地利,仿佛无懈可击,双方喊杀之声震得波浪群飞,山鸣谷应,那成千成万的火把灯光又和光山火龙也似,声势甚是惊人。

李诚看见兄弟等赶来,玲姑也被救回,好生欢喜,因听说狗子遇救逃回,老贼并未与之相见,起初还有人私通消息,老贼到后不久,传令将所有土人全数拘禁,连船排也不许摇,防备更严。为抢这些受难土人,还费了好些心力,终于伤了八九人才得成功。讲和不成,老贼便不在楼上出现,知其诡计多端,弟兄二人,商量了几句,便命韩奎、猪儿带了金儿驾小快船,去往以前老贼赏月的小山之上埋伏守候,以防万一溜走,又留后患。并告众人,听庄中老人说,老贼最是凶狡多疑,庄园中还有地道,未吞并全庄时,因见仇敌甚多,恐人报复,出入均有武师保护,老贼本身也会一点武艺。有一年曾经选了五六十个土人去往园中建屋,先听说掘地甚深,要打楼基,每日酒肉待得极好,也不打人,谁都愿去,认为从来所无。可是由第三天起,便不许做工的人回家,也不许人到他园中窥探,一晃多日,忽说那许多土人甚是能干,昨日贵客来访,借去建屋,将他们连夜带走,每家还赏以几斗老米,由此失踪。隔了半年,有人奉命代往四川运葯,遇到内中一人,哭诉经过,才知老贼开有两三条地道,事成之后,所有工人全被活埋,只有两人因与恶奴沾亲,事前得到密告,并还设法先掘一土洞,偷偷逃走,才得保住性命,令其代告家属,全家速逃,千万不可走口,以后不曾再见,也不知地道是在何处,疑与所设村镇相通。虽然另有布置,还有一个可疑之处也须留意,故命金儿赶去。

二人正在查看虚实,忽见对面前排楼窗上的敌人互相交头接耳,好似有事发生。李诚仔细一看,大怒道:“我如料得不差,敌人无故自乱,老贼必已逃走,或是藏起。本来想命金儿上前,省力不少,一则防它受伤,二则以后我们既要凭着各人的力气去求大家的安乐生活,永不再受恶人压榨,一天比一天过得好,由小而大,越来越多,今日便须以本身之力打败敌人,除此大害,不能单凭一个猛兽成功。并使大家知道,无论什么辛苦艰难,都是气力战胜,如将许许多多人的力量团成一起,更是无坚不摧,无攻不克,无功不建,无事不成,力量大得无穷,互相帮助,彼此全是为公,既非靠天吃饭,更不是依赖别人,什么事都要自己下手,努力前进,自然前途光明,后福无量。我们有我们的智慧精力,为何不用?得之大易,必要忘却此是众人之力,易启骄心。要是没有金儿,莫非痛苦一世,无法翻身不成?何况除害事小,建立永久基业福利事大,以后还有许许多多的事均要协力同心,大家去作,谁也不许自私自利,畏难苟安。今日正好借此考验大家的勇气毅力,使知今日之胜不是容易得来,多么厉害的暴力,只要万众一心,均可将其消灭。有了今日之胜,才有将来之福。今方下种,尚待收成,必须合力同心,共济艰难,好年月才会到来,以后无论何人都要出力,才能享受,就有多少之差,也是看你为众人出力大小,而分所得,永远没有以前那样欺凌侵害,巧取豪夺。既无不劳而获之事,遇到暂时眼前的艰险,便应以我群策群力战胜,如何倚赖一个异类猿猴,不过老贼阴险狡诈,不可不防,金儿耳目灵警,用它去擒一失势无能的老贼,恰好合用。真正对敌,我们有这些久共患难、想要脱出水火。同登乐土的弟兄姊妹,这多人合成一个总力,还把这些釜底游魂放在心上么?”

话未说完,近侧木排上土人已有好些听去,立时争告奋勇,表示自己胆勇不亚于人;晃眼传遍,大小数百条快船木排同声怒吼,声势越加威猛。李氏兄弟,早知军心已固,仿佛快点燃的地雷,转眼爆发;遥望对面敌人,已现惊慌之状,知道这些乌合之众,方才只是受愚激动,估恶不梭,强弩之末,倚仗水中一叶之利,不堪一击。自己这面,却是群情义愤,万众一心,士已可用,机有可乘,断定一举必胜。立即传令,将锣放倒,一齐擂鼓进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