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

第38回 灵猿建奇功

作者:还珠楼主

老贼一路打着如意算盘,又防随行爪牙,虽是多年心腹,当此丧败逃亡之际,人心难测,何况内中数人家中均有妻儿老小,为保自己不能顾及,万一中途生心,便是祸事,只得分别劝慰,许以重利,并说昨夜得到七星子警告,你们这些老人捉到之后定要惨杀报仇,妇孺却是不问,所以我们应该先逃。正说着鬼话,暗中查看那些同行死党,非但言动之间没有平日恭敬服从,有的并有不逊之容,心更忧急,偏又无计可施。

等寻到两处地室一看,均因狗子自恃太甚,多年不曾命人查看添修,如非当初觉着财大名高,待人又大刻薄,全家生命财产均在山中,时生疑虑,暗筑地道,设想周密,到处都有木梁托板,离开地面深达好几丈,似此大水重压,已早全部坍塌,灌满洪水。此时地道虽还未塌,那两处地室因是后修,被迫兴建的土人做到未了,看出形势不妙,地室一成,便是他们送命之日,自然恨到极处,无力反抗,便在暗中做了手脚,未发水前已早坍倒,并将道路堵塞,幸而坍倒在前,上面的水反被挡住,路却难走已极,老贼和同党费了许多心力,方由水泥中开通过去。满拟前面还有几个心腹恶奴带了家族食粮衣物赶来相会,到后一看,那几个恶奴因嫌地道气闷,先只送进粮食,略一张望,便退出去,并未往里深入。直到黑女杀进,全楼火起,方始匆匆逃人地底,老贼家属一人也未救出,途中又被隔断,恰巧楼上大梁带着许多又重又厚的砖石倒将下来,把那被水泡松的地面打穿一洞,终于穿通地层而下,不久全数淹死地底。

老贼见状,忧急如焚,还想命人开通往援,开进不过数尺,便见泥水冲出,知道通往所居大楼的地道业已进水,这一惊真非小可。刚将水眼堵塞,又听人报说,出口上面有人埋伏,并还带有一个似人非人的怪物,上去探路的人业已被杀,出口崖洞,是否被其发现还不知道,老贼吓得心寒胆落,忙又逃回。中途想起地道通路有好几条,内中一条在小贼所居后楼侧面赏花亭内,当地偏在花林之中,向无人居,仇敌虽将后楼占住,亭中无人防守,沿途均是花树,容易掩蔽,方才曾见木排颇多,意慾由此逃出,因随行旧人辞色不逊,时作狞笑,大有离叛之意,心中恨毒,意慾将这几个同党丢开,故意发话激将,说:“我们如今两头无路,反正是死,不如杀将出去。自来擒贼擒王,如将为首仇敌刺杀,土人虽多,均怕我们败中取胜,也许还有万一之望。”一面却朝那两水贼暗打手势,令其紧随身后。中途忽说:“地道上面夹墙大厌,我们人多,同时冲将出去,一个不巧,被敌人堵住出口,容易吃亏。如今生路已绝,我已不想活命,既蒙诸位老弟兄仗义,与我同共死生,左近还有一条道路可通后楼,不如分成两路,由我同了罗、史二位老弟自作一路,往此杀出,先杀他几个对头出气,真个不是敌手,二位老弟人水逃走比较容易,他二位远来是客,与诸位弟兄在此多年和我久共安危者大不相同,为朋友的义气,业已尽到,何苦白送两条性命?”

这些贼党都是老贼久共心腹的武师,因受老贼愚弄诱激,闻言均以为然,只有一贼,是个身材高瘦的麻皮,外号雕面白狼尹小山,人最刁狡,平日助纣为虐,为恶最多,深知老贼阴险狡诈,早就留意,见他口说激将之言,面上神色不定,忽然想起,那二水贼混水蛟罗风、一枝花史老五前日方始赶到,水性最好,武功颇强,当时生疑,故意退在四贼党的后面,老贼和二水贼刚一转身,便偷偷掩将过去,地道黑暗,群贼均有千里火,老贼只照前面,没想到后面有人偷听,竟将阴谋偷偷说出,并骂随行五贼忘恩负义,如何可恶。雕面白狼闻言大怒,如非深知罗、史二水贼厉害,直恨不能当时便将老贼杀死。悄悄听完,暗骂:“秦十老狗真个可恶,当此危机一发之际,众人为他拼命,他却偷偷逃走,还在背后骂人。七星子兄弟虽和恶人作对,也颇讲理,最恨的就是秦贼父子,此时想必攻进前楼,正在搜索他父子下落,反正凶多吉少,如将这老狗献出,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怎么也比向人拼命好得多。”

念头一转,便往回跑,本意想将前面口贼喊来,冷不防将老贼等三人打倒擒住,去向敌人投降,求兔一死。不料四贼均受老贼激动,立意拼命,径照老贼吩咐,先由壁间暗门小洞往外窥探,正赶那十多个自知罪重、心情不定的教师恶奴假装做事,互相谈论咒骂,内有三人恰立在洞眼旁边,四贼立时乘机蛊惑,先叫三贼不要开口,立近一点,再传老贼之命,说救兵已至,敌人只为首几个,余者都是土人,如将七星子等除去,立可转败为胜。那十多个降贼本就忧急恨毒,迫于无奈,又最信服老贼,听说老贼失踪,乃以退为进之计,只肯里应外合,便可成功;又因自己作恶大多,所有土人均是仇敌,怎么想也难免死,休说老庄主老谋深算,壁问既有能手埋伏,十九成功,就是不胜,拼得几个仇敌也比听人宰割要强得多,当时应诺,各寻同党,暗中准备,雕面白狼尹小山到时,业已发难,本意一面通知同党去擒老贼,见已无及,心想敌人业已看见,再逃必被追上,正想抢往前面,投降讨好,不料黑女龙姑同了江莱、茹亿相继杀到,没奈何只得暂且抵敌,就这样还想将老贼献出求生,哪知黑女不容分说,出手又快,才一照面,便接连两枝飞刀打中前胸,麻脸贼话未出口,先就送命。

黑女已早听出老贼人在里面,立带江莱、茹亿往夹墙中追去。刚进不远,正用灯筒搜索,忽听金儿啸声,知已成功,忙即赶去,见面一问,才知韩奎等奉命埋伏出口附近,正在等候,忽见两贼由一崖下绕出,探头向外张望,金儿上前全数抓死,众人跟踪一寻,二贼来路偏在一旁,并非李诚先说之处,当地乃是大树后面的一片土崖,业已被水淹没多半,树早枯死多年,韩奎先疑出口是在树腹之内,因其上下相隔高达三丈,下半业已浸在水内,用石块一掷,竟是实地,不像出口洞穴,没有下去,同声埋怨金儿心急,不等把话问明,先将二贼抓死。金儿目光如电,看出崖旁有一丈许方圆的大石,似有移动之迹,过去一扳,果然下面是一大洞,内里并有机关,众人不知地道多深,内里又极黑暗,又恐地面被水淹塌。正在互相警告留意;贼党先听上有仇敌埋伏和同党死前惊呼之声,慌不迭往下逃走,为防仇敌寻来,早将人口封闭,中途并还发动机关,想将铁闸放落,拦阻追兵,不料日久失修,用力太猛,闸门倒将下来,上面被水浸透的泥土,相继崩塌,竟将路隔断。

众人见满地污泥,前面路断,无法过去,又恐危险,意慾退回,将出口把住,一面分人赶回通知。金儿贪功心盛,说什么也要硬冲过去,众人拦它不住,知其具有惊人神力,只得听之。金儿虽仗新坍倒的泥土多半虚松,内中并有空隙,只要不怕泥污,容易钻过,无奈老贼逃时胆怯,所过之处把机关全都发动,又坍倒了两处,水已逐渐流下,金儿前进也颇费事。内里歧径又多,费了好些事,刚发现前面灯光闪动,便见内有三贼另走一路,掩往一看,老贼正和水贼密计,后面还有一贼刚刚退回。金儿觉着老贼最关紧要,刚追上去,将史老五一把抓死,罗风见地道中有了怪物,大惊慾逃,吃金儿飞纵上前,本想生擒,不料老贼秦十情急拼命,扬手两枝毒箭,金儿不曾打中,反将罗凤打死。金儿身太瘦小,只得将老贼擒住,把弩筒夺去丢掉,跟手再拖上一个死贼,连声欢啸,顺路赶出,被黑女等三人迎住,连贼尸一同提出。

李强一见生擒老贼,好生高兴,忙命众人绑起。跟着韩奎赶到,略谈前事,李诚便命将人撤回,一面派了木排把新村所有男女老少是愿前来观审老贼的全数接来,不等大水退尽,便先审问,以安人心。那十多个降而又叛的贼党也被众人擒住,无一漏网,只伤了几个看热闹的土人和两未动手的恶奴,也无一人误杀,李氏兄弟先向众人宣布叛贼罪状,并令土人上台告发,再照众人心意,把那十几个为首叛贼杀死,所剩家属,不论男女老少,只未亲手害人,一体从宽发落,等到事完,送往南山开荒。随将平日访问恶迹的名单取出,当众呼名,令其上台,和苦主相对辩理,自吐罪状。只是奉命而行,情有可原,均令将功折罪,重新学做好人,随同投降的人去往南山开垦,三年之内不许走出山口;过了三年,由众人查看他的为人和耕作勤情,经过公议,方和两村土人一样看待。内中一些害过人的,只要苦主能够容恕,也不深究。就是罪恶较重,如能从此革面洗心,领完应有刑罚,再以勤劳折罪,也由为首诸人代向苦主请求,许他代服劳役若干年月,免其一死;如其不到日期,对方消了仇恨,也可提前减免,这些人的家属更不用说。那些不在名单之内的,便由被害人当众告发,一样发落。

等到分别审问完毕,已是黄昏将近。李氏弟兄因众人业已辛苦了一日夜,绝壑暗道业已开通,大半日功夫,水竟退去十之七八,稍高之处已现地面,正劝众人分别去往西北两面山崖用饭,并将食物送来,与那些投降的人吃。众人恨极秦氏父子,想看审问老贼,都不肯走。内有好些人因楼中原备有不少食物,那些新投降的恶奴打手知道冰山已倒,没想到敌人对他这样宽大,十九感动,均想讨好仇家,巴结为首诸人,把秦氏父子所备食物争先恐后取来献上,内中几个厨于和土人商计,还想备上两桌丰盛酒席,来请为首诸人饮食。

李氏弟兄看出群情兴奋,众必悦服,那多降敌均似感畏欣幸,心方高兴,忽见送来酒席,李诚笑说:“我们都是本乡本土一样的人,我和诸位弟兄姊妹虽然领头,将秦贼父子和手下恶党除去,永绝后患,说是为了公众,实在和诸位一样,也是为了自己,不过这大一片土地和许多的人,还有新降敌人,没有首领,无人领导,有好些事仍办不通,便诸位不开口,我们十几个弟兄姊妹也必引为己任,决不推辞。当此灾变之余,生死关头虽已过去,但因敌人阴谋毒计,发此大水,本庄土地庄稼均被淹没,好些房舍也全被水冲倒,大家转眼便有无衣无食之忧,新村虽未被淹,还有余粮,来日终是艰难,须仗新旧两村的人合力同心,勤于耕作,知道救人就是救己之理,才能将这难关渡过。将来有了美食美衣,与众同享,岂不比眼前少数的人享受快乐得多?

“至于庆贺一层,今日之事,原是新旧两村合力同心与仇敌拼死相斗的结果,事由众人之力而成,功劳是大家的,也不应归于我们个人。如真以我十几人为重,便请诸位紧记方才所说,有何冤苦仇怨,只在今日当场举发,与仇人对质,过了今日,这些投降的人一经洗心革面,带罪图功,便算是自家人,至多在考验未完以前,不许私自走出南山,不应再存敌意。以后无论何人,除却对方本性难移,犯规作恶,非但不应轻视,便是有什旧仇,也须念在他们已是改过自新的人,不可随便报复侵害,或是告发,再提前事。能使他们从此感化过来,所有的人都成一体,互相和好关切,同为正事努力,不记私怨,比请我们吃多少山珍海味更好得多,诸位肯答应么?”众人闻言,同声欢诺;那些投降的人更是欢声雷动,感激涕零。

李诚知道众人急于观审,正命即速赶制多而容易熟的蒸馍锅饼,连同原有现成食物,从速送来,分散众人,一同充饥。忽听楼栏上下又有欢呼之声,原来玲姑之父陈四听说大功告成,便料人来大多,食物恐难齐备,特意把留守西山崖的人连同当地妇女,就着自己家中存粮,赶制了两船蒸馍送来,正好应用。新村的人听说以前屡次大闹桃源庄的蒙面大侠七星子便是昔年假说去往成都求医的李诚,李强也在其内,秦氏父子连同手下许多爪牙全被打败,得信之后,人心大快,都想赶来观看。因李诚等行事机密,新村只倪仲猷等诸长老奉到密令,为恐泄漏,所派村中壮士只知奉命而行,直到李诚昨夜发动信号以前始知真相,村人未出动的多不知底细,当中又隔着一片大水,到了天亮,有人回去,这才传遍全村,大家兴高采烈,喜出望外。有那等不及的,便由水中踏水走来,虽然不到场的极少,来时大都吃饱,北山崖上,也有许多土人妇女将所得食物做好送来,为首诸人一点人数,尚有富余,便命各自吃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回 灵猿建奇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