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

第39回 破镜难圆 惟留余爱

作者:还珠楼主

李强从前日夜里起,便和仲猷不曾再见,方才审问敌人,新旧两村的人差不多到齐,只仲猷等诸长老和十余个得力村人不曾露面,连忙了两日夜,也未在意,此时见他忽然赶来,当即就迎上台来,想起此老足智多谋,人虽谨细,但是有胆有识,遇事最肯出力,他乃主谋之一,如何此时才到?忙赶上前,喊了一声“岳父”。仲猷先朝众人道喜贺功,再向为首诸人笑道:“诸位弟兄贤婿不必多虑,我已往南山代为布置,这里的事由我来吧。”李诚笑答:“莫非老姻伯就凭前夜那面竹牌信符,就将事情办好了么?南山一带,此时水还未退,路更难走,姻伯高年,这样急公好义,真个令人感佩。但是南山僻险,姻伯不曾去过,带去的人想也不多,我事前虽有一点准备,到底时间匆促,不知姻伯如何和他们说的?”

仲猷笑答:“我因年老力弱,不能来此动手,自从昨夜接到信号,便料秦氏父子必败,想起前日别时之言,知你弟兄性情宽厚,仇敌虽然可恶,只肯降顺,决不多杀,人心难测,不易安顿,又恐连日辛劳,万一乘隙逃走一个,又留后患,为此连夜赶往南山,拿你信符,寻到那几个主持的人,略一商计,便照你所说行事。除却那几所空房之外,又腾出了好些房舍,以备降人暂时居住,双方谈得极好。跟着,接到沿途传来的信号和专人报信,说是大功告成,果然收了不少降敌。我知你弟兄勇于任事,必要将事办完,方肯安息,这样人太劳苦,特地赶来。我早算好时候,日里睡足,好在这里的人都是多年亲友邻里,善后之事不妨由我们几个老头子代为办理,你弟兄抽狸和这十多位弟兄可速回去,早点安眠,养好精神,好办正事,就便将这些投降的人送往南山,岂非一举两得?”

李诚等知道仲猷老谋深算,仔细周到,陈四也是心思细密的人,必将应办之事办好,方始赶来,闻言大喜,笑道:“有老姻伯大力相助,决无疏失。好在这班降人均有家属财产在此,就是人心难测,也必知道利害。如今水未退尽,无论何方均难逃走,方才在此处置首恶,他们也都目睹,知道善恶之分,决不致于自取灭亡,这一层并不足虑。倒是他们都有妻儿老小,平日享受已惯,一旦迁往南山,将来虽要他们以力自给,开头终要使他安心,能有住处。当初本和众弟兄建了几所房舍,没想到老贼发难太炔,房不够用。再说带了家眷全数迁移,也有许多难题,须要照顾。我正想把人分成两起,一面为他布置,一面押送上路,老姻伯业已想到,代为办好,真个妙极,就请姻伯和诸位长老在此主持,我和三弟他们也不必再回家去,只在此地睡上些时,一面吩咐降人各自召集家属,取了各人衣物,除食粮应该交出平均分配,以作开荒前期之用,不够的,由新村公仓借垫而外,只是私有之物,仍归自有,一面命金儿拿我夫妻亲笔书信,赶往南山,请他们办点食物,过了中午,我们也都起身,带同他们迁往南山居住。在官路两面都有大水阻隔,更有专人防守,休说无法逃走,便是受了秦贼约请,后来的贼党也无法走进,何况还有众弟兄和金儿随时防御,决可无害。东南两山都有大片土地要人开发,除房舍要他们自家建造而外,耕牛农具应用之物十九现成,不久全可安居乐业,同登乐土,大家就越过越好了。”说罢,传令众降人如言准备。

当地楼房宽大,事情一完,土人全都欢天喜地,各自振作精神,准备未来之事。除奉有使命的数十人外纷纷散去。有的忙了两日夜,先去安息;有的高兴得都不想睡,这一日夜工夫,庄中的水多半退去,除邻近官道和后楼一带地势较低还未退完而外,多半现出地面,互相呼亲唤友,赶往前住之处查看,准备收拾残余,重建家业。新村的人也各纷纷相助,到处都是欢喜啸歌之声。那些降人本来聚在一起,不敢走动,李诚说是:“无须拘束,我知你们不会逃走,不敢逃走,也实无法逃走。既是真心投降,将来便是一家。你们都有妻儿大小,可各回去商量移居之事,就便歇息些时,准备上路便了。”那些新投降的恶奴打手见对方这样宽厚,越发感动,一同拜谢,纷纷散去。

雷八同了猪儿刚刚报仇回来正想劝阻,被李诚摇手止住,随将当地之事交托倪、陈诸老,就在楼上觅地暂睡。李强仗着体力强健,又有极好伤葯,虽中毒箭,还不厉害。玲姑盈盈弱质,平日享受豪侈,从未吃苦,忽然连经奇险,死里逃生,本来伤还未愈,又中了一枝毒弩,虽经众人医救,人早疲惫不堪。黑女、龙姑见楼上房多,到处都有床榻,还有许多精美铺盖,几次劝令觅地安卧,玲姑一则想起以前经过,心情悲愤,要看老贼受那恶报,二则此后无论男女老少都要做事,不能再享现成,回忆李强开头几次相见之言,想要争气,不肯示弱,始终咬牙忍受坐在地上,不肯去睡,哪知体力不济,伤毒虽已解去,一时之痛,只伤了一点皮肉,并无大害,这一强行挣扎,又受了一点风寒,不觉种下病根。黑女、龙姑都和她投缘,十分怜爱,苦劝不听,龙姑只得陪她同坐,用手扶抱,再三劝慰。跟着,陈四夫妻赶来,父亲母女相见,谈了一阵,陈四有事走开,陈母老病,也早被人劝回。

龙姑见天快明,正想抬她回去安眠,仲猷又来,商计安置降人之事。龙姑先想事已快完,率性大家同卧也好。李强立在对面,由昨日受伤起,始终悬念玲姑伤势,因见台下人多,玲姑又是青梅竹马之交,狗子一死,成了寡妇,恐引别人议论,虽不便常在身边,共只慰问过两次,人却关心已极。这时,正和仲猷谈话,准备觅地安息,忽然发现玲姑面红如火,倚在爱妻怀里,大有不支之势,不禁又惊又急,忍不住赶了过去,低声问道:“玲姊,伤势可好一点?这样面红,莫要饱受惊险伤痛,熬出病来?请大嫂龙妹将她抱往那边房内,睡上一会,吃点葯吧。”玲姑苦笑道:“多谢三弟好意,我伤痛业已减轻,只是觉热,稍微睡上些时也就好了。”龙姑听她答活吃力,一摸头上,比火还热,大惊道:“玲姊,你方才不肯听话,业已熬出病来了。”话未说完,玲姑支持不住,往后便倒,黑女龙姑忙将她捧起,送往旁边房内,放卧床上,就此昏迷不醒,周身火热。

龙姑见李强站在旁边,面容愁急,低声说道:“玲姊鲜花一样的人,哪禁得起这大风波?我又下手稍迟,中了刺客一枝毒箭,她偏好强,不肯听劝。看神气,病势不轻。爹爹医道甚好,还不快去请来?守在这里着急,有什用处?”李强闻言警觉,忙将仲猷请来医治。仲猷看完了脉,低声说道:“玲姑病虽不轻,尚不至于凶险,贤婿只管放心。你将来须要领导全山的人同登乐土,好些事都要你做,理应保重才是。你已累了两三日夜,午后也许还要押送降人,请快睡吧。”李强闻言,知道自己情急太甚,被人看出,恐仲猷多心,只得连声应诺,忍痛退出,回到所居房中。

李诚问知前情,见陈四已得信赶去,也劝李强以后对于玲姑须要善处。李强见兄长也是这等口气,好生不快,但又无话可说,只得应声卧倒,心中悬念玲姑安危,一直好些时不曾睡着。正觉玲姑以后处境凄凉,心中难过,忽听有人低语道:“你看三弟,虽未睁眼,始终愁眉不展,恐他没有睡着呢。”李强听出黑女口音,假装睡熟,想听玲姑病状,随听李诚答道:“玲姑聪明美貌,他和三弟从小亲密,本是佳耦,不料小贼万恶,强行夺去,她又年轻,没有主意,才致铸成大错。我看他们二人全都不能忘情,以后日久情生,难免有什枝节,只要内中一个把握不住,非但对不起龙妹,我弟兄别的虽和众人一样,终是领头的人,一夫一妻,本是昔年旧规,直到老贼秦十财势越大,方把这旧有的好风俗破坏。休说秦贼父子,便他手下鹰犬爪牙,也多强抢良家妇女为妾。前日我和倪姻伯他们重议山规,均主一夫一妻,非但不许纳妾,连通姦苟合俱都犯禁。三弟也曾在场,他是领头人之一,人又聪明,自然知道轻重利害。不过他们昔年情爱太深,万一到时情不自禁,生出事来,岂不可虑?你和龙妹都要随时留意才好。”

李强闻言,知道兄长有为而发,越发又气又急,无奈平日敬畏兄长,话又难说,不便起身争论。正想以后如何善处,忽听黑女气道:“你也太看不起人了,三弟和龙妹同心同德、久共患难的恩爱夫妻,我虽相识不久,他夫妻的为人我却深知。休说三弟光明正直,发情止礼,他爱极玲姊,我也知道,但他决不会做那苟且之事;便是玲妹,为了一时失足,铸成大错,害了终身,她也不是荡妇一流,就算三弟有什意思,她也未必答应;何况三弟先就不会,他和龙妹又是那等投缘,怎好意思?你这当哥哥的只管放心,包你没事。如其不言,还给你一个凭据。”随将前夜李强先听玲姑被秦迪毒打囚禁,只管悲愤愁急,恐误大局,不肯往救;后听龙姑一同被困,立托别人代为主持,犯了奇险,深入虎穴,以及双方相见情景一一说出。

李强闻言,刚松了一口气,觉着大嫂真个明白,忽觉有人拉手,抬头一看,正是龙姑,低声说道:“我知你不曾睡着,天已正午,你到外面,我有话和你商量呢。”李强不知何意,回顾李诚夫妇坐在一旁,喊了声“兄嫂”,便跟龙姑走出。正想探询玲姑病状,龙姑把他拉到楼廊无人之处,已先低声笑道:“你答应我一件事,肯么?”李强急于想问玲姑病势,脱口答道:“你的事哪有不肯之理,这且不谈,玲姊的病可好一点?”龙姑接口笑道:“不为她,我还不来问你呢。”李强心方一动,龙姑又道:“以前我和你说的话全都不算,我愿意她也嫁你可好?你先不要开口,实不相瞒,以前我最妒忌她不过。自从见人之后,我便觉着这样好看温柔的人,难怪你那样爱法,我也爱她极了。她那身世处境实在凄惨,除非嫁你,才能快乐;否则,相形之下,多好日子,她也苦痛。我见她心中悲苦,外面强为欢笑,心便发酸,万分不舍。好哥哥,我决没有一句假话。方才你走之后,她病中昏迷,连喊你的rǔ名,又说对你不起,那可怜的样儿我看了实在心痛,你就答应我吧。”

李强几次情急想要争论,均被龙姑止住,勉强听完,答道:“我听她生病,也是心痛。我何尝不爱她。如以爱来论,只有比你更爱。但是你我志同道合、患难恩爱夫妻,只管爱你不如爱她,情义却比玲姑要深得多。非但爱你,而又敬你,你是我的爱妻,又是我最有力的好帮手,不比玲姊,像你所说,是鲜花一样人,固极可爱,但非同心合力的终身佳偶。这里面也并非无情,但那只是男女情慾,由于彼此年貌相当而来,只供我一人怜爱,与事业无关,即此她已不如你远甚。如其昔年能够坚持旧盟,或是随我逃亡,在我日常劝勉和夫妻情分的感化,使其与我同心合力,当然也是佳偶;她偏自家背盟,弃我嫁与狗子,才有今日。以她近来这样勇敢,能够回头,并为众人出了死力,覆水重收,我也愿意;无奈夫妻情爱只有一人,前日大哥和岳父他们重订村规,便有一夫一妻之制,我们好歹是个领头的人,如何能够开此恶习?莫非伤天害理,弃你要她不成?

“方才大哥和大嫂争论,便谈到此事,真把我气极了,我也懒得和大哥多说,业已打定主意,此后对于玲姊,必尽全力扶持保护,以至终身。她肯嫁人更好;否则,我永远当她一个亲姊姊也是一样。你们真想不开,以后我们兄弟妯娌连她五人,日常一起,照样亲热,除却男女之爱势所不能,如其说她孤身无依,我们四人全当她亲姊妹一样,村人以力自给,她做不动的事,我帮她做,闲来大家享乐,只比真骨肉还亲,一样爱她,何必非要嫁我才算圆满?你方才所说,乃她病中昏迷之言。其实玲姊人最聪明,一点就透,等她好来,我把话和她当面说开,再和她亲密一点,只要心里干净,是非久而自明。休说不怕旁人议论,这里的人也决不会冤枉我。日子一久,她见我还是那样敬爱亲密,习久相安,自然就不会悲苦了。”

龙姑闻言,还待争论,忽听呻吟之声起自房内,回头一看,才知匆匆走来,只顾寻那无人之处,没想到走廊里面便是病人卧房,恐玲姑醒来听去,又恐要用茶水,止住李强,低声气道:“这样花一样的好人,你偏固执成见,将来日久情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回 破镜难圆 惟留余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