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

第40回 绝代容光原祸水 愿同努力报深情

作者:还珠楼主

李强对于玲姑只是想念,并无他意,又知仲猷和乃兄都是老谋深算,玲姑如其不能胜任,决不会让她去代自己,听这口气,分明玲姑为了自己背后之言所激,就这短短三月光阴,业已换了个人,闻言又是高兴,又是感慨,本来不能两全,能够这样自己醒悟,再好没有。谈了一阵,李诚回来,先向李强夸奖了几句,最后谈起玲姑改变之事,也和仲猷所说差不许多,后日便是婚期,其势不能赶往南山相见,想念了一阵,只得罢了。次日中午,龙姑回来,李强见她目有泪光,只当可怜玲姑身世,心中烦苦,仍未想到别的。李氏兄弟,全山人望,又将新旧两山的人先后救出火坑,同登乐土,平日情感最深,遇到这样喜事,正当秋收之后,全都兴高采烈,欢喜非常。南山那些土人近年本以李诚夫妇为首,近三月来,和李强又处得极好,也纷纷赶来贺喜。新旧两村到处张灯结彩,男女均着新衣,欢笑谈论,传为佳话,接连欢宴三日。

为首诸人因桃源庄虽受水灾,秦家粮食甚多,并有大量金珠细软,稍微变卖,不到十分之一,便将灾难渡过,还有富余。又经过这次丰收,全庄土人的房舍用具焕然一新,以后全是安乐岁月。上次为了水灾之后,诸事尚未就绪,新村的庆功宴草草举行,只是略具形式,群情向往,均盼李强归来,大举庆贺,正好借此机会,一并举行,大家同乐,并未劝阻。新村人人富足,为感李氏兄弟和为首诸人恩义,都愿铺张,结婚时,满山皆红,一时盛况也说它不完。

李强屡向龙姑探询玲姑别后情况,平日有何话说,龙姑不是微嗔不答,便说:“我们三人真是前世冤孽,她虽说得极好,我终心中难安,这以后的凄凉岁月叫她如何过法、不瞒你说,以前我还恨她,后来和她相处,见她那样美貌聪明和温柔性情,虽然越来越爱,愿她同嫁一夫,一半也是看出你爱她太深之故,因其背盟改嫁,情愿做狗子奴隶,为了一时享受,断送终身,心并不以为然。直到上月,看出她心志强毅,虽极爱你,并无一毫私念,我才格外敬重,爱她更甚。我们如今,真比姊妹还亲,连大嫂对她也是如此。有好些话,我已答应了她,暂时不能明言,等过几日,同你去往南山,见人之后就知道了。”李强先当玲姑伤心悔恨,不愿相见,故意避开,闻言喜道:“玲姊和你约好了么?”龙姑笑道:“你真糊涂,她何尝不想你呢?只比你想她更甚,暂时不见,另有原因,你以为她因背盟不能嫁你,心中愧愤,不愿在此看我夫妻成婚,故意避开,就料错了。”李强再往下问,龙姑便说:“到时自知。前日来时,还对我说想要见你呢。”

李强料定内有原因,只是猜想不透。龙姑又说:“玲姊和我约好,本要我们满月再去,是我再三力劝,方允七日之后相见。我现在越发不忍拂她心意,如想早见,过了三朝,随便那天,你自己前去,算是拦劝不住,与我不相干吧。”李强越想越生疑心,去得太急,又觉新婚头上被人议论,说不过去,口答:“只要玲姊人好心安,早晚一样相见,何必忙此数日;还是过了七天同去的好。”龙姑点头未答,李强心中疑念,恨不能当时飞去才对心思。

勉强挨到第七天早上,龙姑见他面上时有愁容,便说:“今已七日,不算违约,我们去吧。”李强自是愿意,一同骑马往南山赶去。相隔还有里许,龙姑忽将李强唤住,说道:“她父女同住在新人村南花林之中。当初原是大嫂旧居,因她最爱干净,离村也不甚远,大嫂又命金儿随在身旁,以防万一,她先还觉当地不在新人村内,既来管理他们,不应双方隔开,打算住在你那茅棚之内,经我力劝,陈四叔也说,秋收已过,这些新人均已感化,就有一两个坏人,也做不出什事来,何况村中还有好些帮手,这不似开头那样艰难劳苦,每日都要领头力作,相隔只有半里多路,并不算远,早晚都与他们相见,并未隔离,这才答应同住在大嫂楼上。分手时,和我谈了一夜,真亏她想得那样周密有趣,休看我们志同道合、恩爱夫妻,要做你的军师,她比我强得多。为了一时失足,造成终身之恨,真个可惜;我一想起,便代她痛心。我实不愿看你二人初相见时光景,你先前往,我后面跟来吧。”

李强不知何意,还想同行,龙姑力拒不允,说是:“我无他意,玲姊心里更是空空洞洞,不把它当回事,但我不愿现在同去,请你放心,玲姊体力只比以前更好,你快去吧。”李强看出内有文章,越发心乱,龙姑坚不同行,又有许多土人来打招呼,甚是亲热,只得稍微应酬几句,自抄小路飞步往前赶去。刚进新人材,遇到两个桃源庄的旧人,问知昨日打猎归来,陈四说:“众人连日辛苦,休息一日,就便剥取兽皮,整理所得葯材,以便换取年货和新春应用之物,全听自便。方才还来村中查看了一遍,此时想必刚吃午饭,种那昨日由后山采来的花树果苗呢。”李强听那口气,玲姑人颇强健,善于领头行乐,众人对她也极爱戴,心中略宽。回顾龙姑,并未跟来,心想:“花林幽静,陈四每日均要午睡,玲姊一人在彼,正好慰问,把上次未说话补完,劝她几句。”忙即匆匆赶去。

相隔不远,走得又快,转眼赶到。入林一看,林中乌声关关,花影重重,日光亭午,静悄悄的景甚幽清,以为父女二人均在楼上,正往楼内奔去,偶一回顾,瞥见一个黑衣女子在花丛中一闪,身被花丛挡住,只见头脸,一闪即隐,貌相仿佛奇丑,急于往见玲姑,也未再看,匆匆登楼。见楼中陈设比起以前更加整洁,桌上放有书本和玲姑所画的甫山形势,以及明春如何领导新人耕猎樵采的日记,并还准备在后山开辟大片牧场,计虑既极周详,书法尤为娟秀工整,一丝不苟,越看越有意思,爱不忍释。再掩往里房一看,陈四午睡方酣,玲姑不知何往,一时无从寻她,又有两篇笔记不曾看完,轻轻走向窗前,越看越爱,回忆前情,好生怜惜,忍不住把所画地图笔记捧向口边,亲了一亲,低声说道:“玲姊,你当谅我不能两全的苦衷。你当初和我崖上私会之后,只要少说未了两句话,或是父女争论之言不使我听见,便你被迫改嫁,我也守你一世,不致那样寒心,哪有今日苦痛之境?论我真心,还是万分爱你,无奈龙妹和我患难夫妻,情深义重,万无负她之理。夫妻之爱原应彼此专一,不容有第二人在内,实在无法两全,才认你作姊姊,我也无话可说,但盼你善自宽慰,心身康健,多为众人出力,做点事业出来,使这全山的人和我上样,终身敬爱你吧。”

李强原料玲姑在楼下种花,仔细张望,均无人影,一个人追念前情,自言自语,感慨了一阵,正要下楼寻找,忽听身后有一女子微笑道:“你真个心口如一,终身都有我这人么?”声才入耳,便听出是玲姑的口音,不等话完,惊喜回顾,见身后正是方才所见黑衣女子,不由吓了一大跳,颤声问道:“玲姊,你我三月不见,怎会满脸伤痕,变得这样光景?”原来李强心目中的玲姑本是天仙化人。”花容月貌,这时竟变成了一个丑鬼,除那一双剪水双瞳看去还是那么清亮,一口又细又白的牙齿还是那么整齐光泽,依稀可以辨认而外,满脸都是疤痕,面上黑一块,紫一块,加上好些刀派,五颜六色,看去丑怪已极,如非先听出口音,那秾纤合度的苗条身材只是腰围消瘦了些,依然未变,要是蓦地相逢,相隔稍远一点,至多看出背影身材相似,决认不出这便是多少年来梦魂颠倒,中间虽因背盟负心,双方分离,心中只管悲愤,始终不能忘怀的旧情人。

李强料定玲姑毁容易貌为他而起,看这神气,下手之时,非但心情苦痛万分,所受伤痛也必难堪,话才出口,见她微笑相对,不以为意,由不得痛泪交流,一把将玲姑双手紧紧握住,颤声说道:“玲姊,你也知我不会欺你,终身敬爱,决无别念,为何这样自苦?你真太伤我的心了。”玲姑一任李强紧握双手,并不抗拒,依旧神色自然,若无其事,低声笑道:“你把声音说小一点,爹爹正在午睡,我们同去楼下花林之中一谈如何?你把手放开,我们好走呀。”李强先听仲猷父女说她发奋立志,重新做人经过,早就加了敬爱;本是深印心头的旧日情侣,哪还忍心见这样儿?当时又是心痛,又是怜惜,也不再有顾忌,只将一手松开,另一手搂着玲姑肩背,一同下楼。

黑女本来爱花,楼下种有大片花木,玲姑到后,又运巧思布置,稍有空闲,便以种花剪接消遣,又在花林空处添了一些石凳竹榻,以供夜来无事,父女二人赏花玩月之用,景更清丽。二人刚挽手并肩坐定,玲姑见他神态已失常度,便先笑道:“三弟,你不要难过,说良心话,此举并非全是为你,虽然也想借此试验你对我是否情真,那不过是题外枝节,无关大旨。自从脱难之后,我被贼党行刺,伤病昏迷,醒来听你夫妻背后之言,因我做事向不后悔,自知负心背盟,就你要我,我也无颜和你再成夫妻,何况你和龙妹又是那样久共患难、志同道合的恩爱夫妻,男女情爱,原重彼此专一,能够合力同心,白首如新,两无愧负,才算佳偶。你弟兄一心一意专想把人间不平之事一扫而光,如何先就违背平日心愿?真好夫妻,无论男女,对方只有一个,才算公平,不能再分与第二人。我由去年冬天改变前念,将主意打定,便决计不问自己安危和未来苦乐享受,专作内应,助你兄弟成功,除去秦家父子这个大害。

“因我叛夫助敌,虽出不已,终非好事,只管我是为了新旧两村几千人的安危苦难,想救他们跳出火坑,重登乐土,用意不管多好,我如嫁你,就无龙妹在前,也是为了自私,并非真个能分善恶去取,悔过自新,想要立功赎罪了。旁人议论还在其次,自己问心,也自难安。秦迪固是万恶,终是我愿意嫁他,再嫁别人,还有可说,何况想嫁的人是你,自然万无此理,但是除你之外,我怎会再嫁别人?以我本心,原想等到事情平定,自杀了事,如非秦迪两次将我毒打,凌辱太甚,你和龙妹又是那等说法,早已不在人间了。请想,你是我最心爱的人,为了一时虚荣,受了秦迪势迫利诱,铸成大错,自家心志不坚,如何怪人?你率性视我如仇,永不相见也罢;偏是心心念念,彼此相同,后来背人相见,你只管对我表示薄情,但你对我深情热爱仍是当年,我决不会料错。如非龙妹对你情爱大深,先有成约,照你为人,只我愿意,不论如何艰危,也非要我不可,甚而先将我带了逃走,为我一人,延误大局,都在意中。

“当我听你夫妻密谈,在龙妹原是爱你大甚,又和我一见投缘,同情我的身世和以后凄凉岁月,才想委曲求全,二女同归。初意你听此言,定必天人交战,万分为难,不料你竟说出那样话来,非但心意坚决,脱口而出,并不迟疑,并说对我爱重于情的话。我起初也和你心思差不多,只要情深爱重,两心如一,何必非成夫妇不可,何况处境如此,只望如你所言,能够常在一起,同心合力,仗着各人智能,多为众人做一点事,度此一生,虽然破镜不能重圆,我也心安;你却把我当作好花一样,虽然爱极,并非是你同心伴侣、知己之交,看作无用之物,我始而恨你轻视,自知文弱无力,难争这一口气,心中悲愤已极,所以你进来向我殷勤问病,理都不爱理。后来一想,事在人为,有志终成,人都一样,无非处境不同造成,我要和龙妹对换一个境地,生在倪家,定必和你一起,同偕白首,照你以前对我那样痴爱,只比龙妹还要恩爱快乐得多。我年纪并不算大,如能发奋努力,焉知不能做出一个样儿与你们看?一到新村,我便决定争这口气。

“你往南山去后,龙妹和我越来情分越好,真比同胞骨肉还亲得多,为想免去我后半世的凄凉,增加你的快乐,用尽方法,想我嫁你,连向倪伯父和大哥大嫂力争,最后并还说出,如今大事已定,大哥大嫂业已回村,有人主持,不多三弟一人,明知村规公议,一夫一妻,不许再娶,难于违背,但这两人以前情深爱重,不成夫妇,双方都是苦痛,她又爱你和我太深,知这两人心怀隐痛,也必日夜难安,此举出于自愿,如其公议难违,不应开此恶例,不妨假作我们三人犯了村规,驱逐出境,另往别处山中开荒立业,这样既可免掉这三人的苦痛,还可用以行法,万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回 绝代容光原祸水 愿同努力报深情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