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

第06回 夜半飞刀

作者:还珠楼主

内中一个武师,外号九头蛇唐信,武艺不高,人却姦猾,最得土豪欢心。人散以后,回到房内,脱衣要睡,忽然想起陈妻尚吊桃林之内,自己却懒得去,便把同房一个徒弟唤起,令其往看,陈妻如若未死,一同绑在马棚之内。那徒弟名叫牛六,人最懒惰,心想:“陈妻如死,自然无事;如已醒转,至多逃走回家,一呼即至,决不敢强,又无处可逃。一个女人家,何苦和她作对?”口中答应,到外面去转了一转,回看乃师,已然睡熟,便自安卧,并没有去。睡了一会醒转,天也才亮不久,忽然想起:“陈妻为了丈夫,恨不得和人拼命,万一乘着无人,去往马棚,连雷八一齐放下,同逃出去,岂不大糟?师父又曾说过,如何大意?”当时爬起,带了鞭棍,便往外跑。

马棚在庄前南面树林之内,占地颇广,挨着一座山崖,内一石洞,设有木棚,名为马棚,半为囚人之用。牛六因想陈妻妇女不会远逃,只怕和上次一样,半夜来人,连雷八一同放走,故连桃林也未往,先往马棚赶去。还未到达,便见昨夜官眷所乘骡马车轿,全在棚内;雷八那两匹好马已然不见,只剩一辆破车,先因秦迪格外讨好,不特对于官亲主仆优礼相待,连随从马轿夫,俱以酒肉犒劳。为了马棚地势较低,将人分住别处,所有骡马,另由掌管马棚的人代为照料。牛六见两马不在,已自心动。走到棚前,又发现两件带血的男女衣服,唤了两声,无人回应。走往洞前,隔着木棚,往里一看,两个囚人,绑在木柱之上,头脸均被破布蒙住,正在挣扎,心方略定。忽然看出那两人高矮不同,口鼻乱哼,用力甚猛,心想这两人受伤甚重,一个已快断气,如何还能挣扎?定睛一看,好些都与昨夜所见不对,门已倒锁,无法打开,料定出了变故,恐受责罚,忙先赶往花林和陈老实的家中,哪有人影,知道不妙,忙即赶回,把唐信推醒,告以陈妻失踪,偏寻不见,后往马棚,见雷八两马失踪,看棚人不知去向,木栅已锁,内中所绑似非原人。

话未说完,唐信瞥见桌上钉着一把三尖小刀,下有两寸宽一张纸条,猛想起近数月来每次毒打村民,必有这类同样小刀纸条出现,心中一惊,忙即下床,取过一看,上写“你们快还血债了”。下面画着七颗星光。料定又是隐名敌人七星子所为。想起庄中为首武师以前只是九名,还有七八十个打手。因是先来,最得庄主宠信,无形中做了首领,平日助纣为虐,每次作恶,照例为首。近一年来这类小刀纸帖,前后己发现过四次,均在自己房内。内有一次,并还由秦迪起,直到几个最厉害的爪牙,人人有份,每人床前或是桌上,钉着一把。昨夜打人时,天已深夜,共总一个多时辰,难道又和上次一样,连庄主也接到警告、忙把刀和纸条藏起,待要赶出,忽听正厅上鼓声蓬蓬,知道秦迪必也见到,已在鸣鼓集众,忙即赶往,人已到了不少。秦迪见面,便怒骂道:“你们这班废物饭桶,平日只知打那猪狗一般的穷人,外贼天明前偷入本庄,留下上次同样的尖刀纸帖,竟会睡得和死人一样!我想此贼也许还在庄内,马棚两个囚犯不知如何,还不分头快去!此事不可对昨夜那些远客和新来三位教师去说。”说罢,正领武师恶奴要往外走,忽见管马棚的两个轮值爪牙,慌慌张张拿着一个小包如飞跑来。

秦迪一见那包,便自心跳,接过一看,面上立现惊怒之容,略一寻思,又把众人唤住,说道:“仇敌已逃,尔等不可对外人和村中穷鬼泄漏一字。今日不必追赶,再说也追不上,等我想好除他方法,新请的那些名武师全到之后,再作计较。由今日起,大家都要留神,寻查姦细。我那楼下,再添几人防守,以防仇敌行刺。”说罢,气愤愤转身要走,忽又有一恶奴跑来,说天方明时,又是那蒙面大汉,骑着那匹野马,将把守村口的人唤醒,说他乃隐名大侠七星子,家住离此七十里的避秦岭青龙涧,因愤我们不听警告,仍在欺压人民,本已要来问罪,昨日大雨,看见一群轿马来此投宿,无意之间,入村查探,发现两人被你们毒打,心中气愤。如今这男女三人已被救走,你主人如不服气,可往避秦岭青龙涧两地寻他。说罢,要走。防守村口的人,刚把同伴唤起,想要动手,才一照面,全被打倒。大汉手持一根软鞭,腰间系着一根套索。内一同伴,见他伤人逃走,自恃武功,骑了一匹无鞍马,尾追下去,吃他在马背上一套索,把人套下马来,吊在树上,骑马走去,等人赶到,已然跑远,特来报知。

秦迪闻言,又惊又怒,无计可施,想起大汉曾到庄中来过多次,俱是蒙面,心疑是新村那面来的对头,曾命心腹假作不堪虐待,前往投奔,到后一看,所疑的人甚是忠厚,因其不会种田,专一与人放羊,去往山中打猎,所穿衣履,十分破旧,对人却甚谦和。无论何事,都是逆来顺受,一团和气,只不怕劳苦。对于开荒,能出气力,所以全村信爱,并无他长,不似蒙面大汉那样衣服华美,武功甚好,胆勇身轻,动作如飞。又疑藏伏附近山中的侠盗,只苦于找不出他住的地方。新村这个对头已是难测,这一年来,又加上这个蒙面大汉,早晚必是心腹之患,越想越忧疑,急切间,无计可施。昨天累到半夜,刚睡了不多一会,又被惊醒,觉着周身疲倦,支持不住,只得再三嘱咐唐信和众武师心腹人等格外小心,尤其自己所居高楼,务要多派打手,层层防卫,以防刺客。说罢,仍由众恶奴和轮值武师打手,众星捧月,同往所居美人楼走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