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

第08回 穿越森林

作者:还珠楼主

陈老实受伤本重,正在喘息,见雷八气急败坏神气,闻言笑说:“八哥不要担心,你不知恩人有多大本事哩,简直和天神一样,来无影,去无踪。他那匹马更是灵慧,能通人意,无论相隔多远,只他一声呼哨,老远赶来;不用时节,叫它到哪里,就去哪里,外人休想近身一步。去冬曾听人说,他和秦家小贼婆娘时常见面,两下情分甚好,照例每去庄中,不论多么艰难危险,必要见上一面才罢。听他走时口气,也许去和小贼婆娘私下相会,这马怕人看见,到了那里便打发回来,这类事,由去年起,庄中已发现了好几次。内有一次好似还被小贼撞上,夫妻大闹,因爱婆娘美貌,当初原是强迫成亲,答应过人家,有好些话,我也学不上来。这次恩人被一百多个教师打手包围在楼顶上,下面的人只一上房,就被打倒,四面弓箭镖枪朝他乱射,不知怎的,会被逃走。他那胆子也大得出奇,今天回去又是一个人,没有累赘,包你没事。也许回来要迟一点。这条山沟,以前原有大青狼成群出没,向来无人敢于走进,听说里面有大片森林,数百里不透天光,极易迷路。前十多年,有几个葯夫子集合土人和老贼说明人山采葯,结果只有两人跑回,说在森林之中迷路,走了两天,遇见怪兽毒蟒,同行十余人,只他两个柏隔较远,得逃活命。老贼不信,又两次派土人往探,一个也未回转,由此无人再往。前面不远,便是那片森林,对头虽不会追到这里来,恩人未到以前,我们也不敢前进,只好守在这里,等他来了再说吧。”

雷八闻言,将信将疑,正商量去往对面崖上查探,方才所见白衣蒙面壮汉是否少年本人,并向桃源庄那面遥望有无动静,忽听身后,夺的一声,大惊回顾,乃是一把明晃晃的牛耳尖刀,刀上插着尺许方圆的薄木片,一同钉在树上;同时,瞥见林外,有一白衣人影一闪,料是少年回来,忙即赶去,人已不见,向外一看,一头是来路山沟,一头是乱山森林,相隔还有一半里路,两面都是危崖土坡,便是会飞,也不会看不出一点影迹,不知少年何故刚回又走,连面都不肯见,越想越怪。回到树下,把刀一比,与少年方才所赠两刀大小形式全都一样,刀柄上均刻着七个红星,所钉木片,大约尺许,上面有尖刀刻划的字迹纹路,便取回去,交与陈老实观看。老实接到手内,看完笑道:“我说恩人必回,决不会错。方才我曾见他在林外一闪。这木片上的字迹,乃他所刻,命我二人仍骑原马,穿过前面森林,照着沿途所留标记走去,便到青龙涧。由此前往,约有六十来里,当地有一大崖洞,洞中饮食用具齐全,藏在洞中,便可无事。我屋头人已先在彼等候。我虽不知为了何事不肯当面明言,照他所说,万无一失。你莫奇怪,我虽第一次和他见面,连面目也未看出,这一年来,却听得多,如照旁人所说,他做的事比这个还有怪得多的呢。”

雷八不认得字,细看木片所划道路方向,果与当地形势相同,又曾眼见少年在林中出现,再想先前少年曾立对崖,回洞不久,马才跑过,分明人已绕路赶回,自往崖上望敌,令马先走,为防絮聒,故未相见。方才疑他被人擒去,实是关心太甚,忙中料错。陈老实久居本山,知道此人来历本领,当无虚语。便把陈老实重行包扎马背之上,双眼露在外面,随时认路,以防走迷。途中张望,由此向前,沿途乱山杂沓,林木甚多,路颇难行。一会走到尽头森林之内,见里面光景昏黑,天光虽少透露,因是清晨,朝阳不时由林隙中射入,尚能分辨途向。路也平坦,所行之处,又均千年古木,行列甚稀。走不多远,陈老实忽喊:“八哥留意标记,走错不得!”雷八照他所说,细一查看,林中树木,疏密相间,有的地方,巨木杂树,丛列骈生,人须直身而行,更有荆棘野草阻路,只所行之处,当中有丈许来宽,比较好走,道旁树上,并有七星子所留标记,树皮削去尺许长一片,每隔十多步,必有发现。陈老实说,“与少年木片刻字相同,料无差错。”便照树上标记骑马前进。遇到转侧之处,标记更多,每树多有,似这样,在林中穿行了二三十里。

忽然发现一条石径,树上并还挂有三尺来长一片树皮,上写:“由此转向东南五六里,有一水塘。不可再朝直进,可由水塘左面、枯松之后改道前行,当中约有半里来长一段草地,比较难走,不可疑心。只把这段路走过,便可直达青龙涧崖洞。为防万一有人寻踪,枯松而外,已不再有标记,如真迷路,到时也有人来接引。”字似新刻,比方走所见还要详细。二人骑马寻到当地,果有水塘枯松,天光下射之处甚多。陈老实惊道:“这类水塘,例有大群野兽来此饮水,我们快走。”雷八胆子最大,初次走到这类无人森林,闻言也自警觉,想起来路荒凉阴森之景,心中发慌,忙往树左绕去。地上荆棘野草果然极多,路甚难行,走了一阵,方觉道路崎岖,形势越发险恶。忽见前面地上白影闪动,似是天光下漏。再一细看,险路已完,精神立振。

一会走出林外,由一崖坡走下,前面横着一条山谷,竟是石地,草木不生,崖势均甚玲珑秀拔,并有清泉滚滚绕溪而流。崖上满布浓厚苔藓,其碧如油,石缝中更有一丛丛的兰草,含苞慾放,清香沁鼻,景甚幽丽。晴阳在天,和风吹襟,令人心神皆爽,二人全都夸好。又行数里,雷八说:“这好山景怎未见人?连野兽也未遇到一个。”忽见前面树上削去一大片树皮,上刻“来人止步,前进者死”,心方一惊,又听妇女呼声起自身后。陈老实首先大声回应,雷八回顾,原来身后不远,小溪转角,有一崖洞,洞前有一中年妇人手扶崖石和陈老实互相呼喊,正是昨夜所见陈老实的妻子,身上旧衣,已全换去,才知贪看山景,走过了头,连忙回正。

陈妻原听蒙面人说,丈夫遇救,就要寻来。一见二人马过,先未看出马上绑着丈夫,只认得雷八是昨夜挨打的车夫,意慾探询,及至互相呼应。解下一看,人已成了血人,周身糜烂,哭喊得一声,正要扑上前去,忽然想起恩人之言,忙即停手,急呼:“这位大哥快请帮忙,抬他进洞,我真该死,忘了他不能受风呢。”二人随将陈老实用原来床单兜往洞中,放在一个上蒙虎皮的大石榻上卧倒。陈妻忙由洞侧取来一瓦盆葯膏,和先备就的伤葯温水,将陈老实周身衣服轻轻脱下,洗净污血,把葯擦上。雷八见洞中,地势高大,并有炉灶和各种应用之物,因陈氏夫妻死里逃生,大难重逢,悲喜交集,不愿过去烦扰人家,心正悬念七星于不知何时才回,忽听陈老实呼唤,过去一问,陈妻说是昨夜晕倒以后,醒来已绑兜在一黑衣女子背上,彼时雷八尚在受刑,同行还有一个白衣蒙面大汉,各骑着一匹快马,送来洞中住下。天还不曾亮透,匆匆说了几句话,给了些吃的,仍同骑马飞驰而去。雷八一间,是何形貌,陈妻答说:“恩人穿着一身白色短衣裤,腰间插着十几把小钢刀,面具尚有七粒红点,始终不曾取下。听他说话口音甚怪,单看皮色,似个饱经风霜。将近中年的壮汉,肩上并未挂着黑披风。

雷八觉着陈妻所说形貌装束,十九相同,只昨日少年,穿着虽然穷苦,看年纪至多二十六七,心想陈妻必未看真,天下决无年貌本领全都相同之人。陈妻后又说起蒙面恩人方才曾经来过,刚走不多一会,这些伤葯,便他取来。说你二人一会就到,但是前面不远有一大片峭壁,崖那边住有不少野人,千万不可过去,树上所钉树皮警告,便是指此而言。雷八一算,时间正对,越知前后所见实是一人,只不知行踪如何这等隐秘。方说:“这位恩人好到极点,我便永世作他牛马都所甘愿。”忽听洞外接口笑道:“人都一样,谁力气大就该帮人的忙,雷八哥这等说法未免欠通。”回头一看,正是昨日所遇少年,身带兵器和黑披风、白色短衣裤连同面具全都去掉,仍是昨日风雨中见面时那一类破旧装束,只脚上换了一双新草鞋。

雷八大喜,跑上前去,双手握着少年两条虬筋蟠结的膀臂,仔细一认,果与方才蒙面恩人一般无二,不禁扑地便拜道:“大哥,你就是方才救我们的蒙面人么?你真和神仙老爷一样。我雷八从小受苦,赶了十几年车,居然遇到你这样的英雄好汉,就死也值,真快活死我了!”话未说完,已吃少年双手扶起。雷八想磕两个头,用力一挣,觉着少年双手抓紧自己臂膀钢铁也似,休想挣动分毫,急得跳脚道:“你这位大哥,真不讲理,我连受你两次救命之恩,连头都不容我磕一个,岂不把人活活闷死?”少年笑道:“我知你是个血性汉子,彼此情投意合,一见如故,何在乎这些虚礼!”雷八只得罢了,笑问:“大哥,方才你在崖上朝我摇手,后又在林外现身,马都未骑,你往桃源庄,怎会回来那等快法?”少年闻言,微一迟疑,笑问:“你从何处见我?”雷八说了前事,少年笑道:“狗子秦迪阴险狡诈,你们如再被擒,万无生路。这里的事说来话长,我看你们要想出山,恐还不到时候。前面崖后又有野人。他们原是数百年前避乱入山的人民。虽然善良,但他们那里,地方不大,每年出产只拘自用。又受祖上遗命,不肯离山他出,法令更严,不愿外人入境。近年受一好汉感化,比前已好得多,尚未完全心服。时机未至以前,最好不要去往崖下走动,过崖更是不利。

“我家不住在此,回去晚了,恐秦家小贼命人窥探,见我不在,又生事故,今日必须提前回去,到家越早越好。好在林中野兽上年已差不多被人杀光。这里连吃带用,样样齐全,本是备作迎接桃源庄那些逃生出来的苦人之用,今早他们才走。地势隐僻,风景甚好,中间还隔着大片森林。仇敌爪牙必不敢来,入林必死。再说,也寻不到这里。左壁石堆后面,有一小洞,里面三间石室,更比外洞布置得好,冬暖夏凉,旁有石块,随意启闭,睡在里面,更可高枕无忧。至于我的姓名身世,以及蒙面救人用意,自我哥哥十年前走后,均有日记,本藏新村,近因仇敌常命手下爪牙装着受苦不过,投我新村,开荒度日,来作姦细,暗中窥探。全村中人虽然和我交厚,内中不免仍有糊涂的人受他诱惑,自从发现这里,便把日记移来洞中藏起,以防仇敌偷去,知我是他对头,提前发难,暂时敌他不过,平白吃苦伤人。八哥也许认字不多,桃源庄三十以上的人都读过书,看完之后,自对你说。天已不早,今日我在庄中救走三人,又杀死狗子手下两个极恶穷凶的狗党,乱子惹得大大。虽恐贻祸新村,明告小贼,我住青龙涧,但是这里地名,乃我自取,无人得知,小贼决寻不到。一个不巧,误走对崖险境,走往野人村落,那里的人,个个胆勇多力,更有强弓毒箭,早知小贼土豪恶霸,害人甚多,心中气愤,只一遇上,休想活命。终恐我那真相被他看破,前往新村查探,我如不在,更生疑心,只好先走一步。这几天也许不会就来,你们各自养伤,暂时避祸。照此形势,大约没有多日,便要和狗贼父子一分存亡。更须防他在新村盘龙谷那面乘着雨后山洪,决口倒灌,我们先吃他的大亏,非我赶回,不能预防,我要走了。”

雷八已把少年敬若天神,爱若父母,本意见面之后,便随在一起,一听对方舍他而去,好生失望,忙道:“听大哥口气,分明和狗贼势不两立,此时正在用人之际,先前扭伤脚筋,已被大哥治好,身上带有一些浮伤,并不相干,方才下地时,我已试过,和好人一样,正好随同大哥效力,死不皱眉。”少年接口笑道:“为人注重在最后成败,平日多么困苦艰难,忍辱负重,只要志愿达到,全都付之一笑。动不动负气,和人拼命,有什用处,徒死无益。去掉一个有用的人,反更误事。我也看出你有用,但还不到用你的时候,时机一至,自会明言。共总有限三两天工夫,便可相见,心急做什?”雷八无话可答,固执要送少年走上一段,再行分手。少年知他感恩依恋,不舍离开,含笑应诺。雷八一半敬爱少年过甚,感恩心切,亟慾图报,一半想要表示自己身体受伤脚腿复原,已如常人,并不妨事,出洞笑说:“大哥急于赶回,我们快走。”拔腿就往前跑。少年见他果然强健,追上笑道:“八哥不必如此,早晚终有用你之处,放心好了。”

雷八本是粗人,为了感恩图报,听出桃源庄土豪乃新旧两村公敌,少年乃新村为首之人,平日装着穷苦,忍受对方凌辱,刚一转身,立时带了腰间飞刀套索,快马长鞭,白衣蒙面,前往复仇,为受苦土人泄恨。走到路上,忽然想起盘龙谷形势,定必重要,便向少年设词探询途向走法。少年见他意诚关切,心又有事,没想到别的,随口说了出来。雷八一听,当地就在青龙涧的西北面,相隔虽有三四十里,中有一条险径可抄近路,并还不致被人看破。陈老实和土著村民,昔年均曾到过,只那捷径极少人知,便记了下来,正想再问下去。少年见他盘问不休,看出用意,恐其无知涉险,不肖再往下说,并加告诫,说:“当地常有两条大蟒,盘龙谷得名便由于此。时还未到,千万不可涉险窥探。”雷八笑答:“我这里路径不熟,敌人何时决口,也不知道,在大哥未来以前,如何会去?随便一问罢了。”少年仍不肯再说。

到了分手之处,少年走出数十步,回顾雷八,尚在凝望,忽又赶回笑道:“八哥为人,鲁莽义气,体力虽然强健,不会武功,以后遇敌,容易吃亏,真要为我出力,我先传你飞刀、投箭与飞索套人之法。好在天色尚早,骑马回去,不消多时,就可赶到,教你一会,还来得及,刀箭又是现成。只肯用功,手臂有力,几天就可学会。等你学成这三样,再帮我忙,也容易些。”雷八方说:“你身上空空,哪来刀剑套索?”少年先撮口一声长啸,然后说道:“我那飞刀,乃异人所传,没有喂毒。这里所藏,乃隔崖野人所送。他们上辈,全是受尽贪官污吏、土豪恶霸凌虐的人民,受尽苦难,逃亡人山。初来时,常受毒蛇猛兽危害,后来费了许多心力,练成毒刀毒箭,专为防御蛇兽之用,送我不少。以前我也不知来历,今日才听一女异人说起,为防仇敌警觉,尚有许多,藏在附近树穴之内,你来路后半一段,凡有标记之处,左近不远,都藏得有一点,一半留备异日用处,一半是防敌人万一寻人森林,随时取用,作为疑兵,以少胜多,致其死命,这里就有。”说罢,转身向一大树后面,取了十几件出来,共是六刀八箭,和一条麻制长索,随传飞投之法。

雷八见那飞刀,有的两面开口,又尖又直,与所佩相同;有的形如新月,前重后轻,锋利非常。刀上并有好些细孔,极易使用,稍一指点,便即学会用法。学箭须仗指发力与臂力相应,比较稍难,套索也不容易。少年见他人虽粗鲁,这类事居然一说就会,几次教过,有了准头,并能在五丈以外,斫、套中前面小树山石,笑对雷八道:“想不到你有如此聪明,照此勤习,不消三日,便有准头。”跟着又传由大而小,由近而远,百发百中取准之法。

刚一教完,便见那匹白马穿林越野,飞驰而至。少年笑说:“八哥回去用功,只用一刀一箭练习,以防浪费,折了锋芒。”雷八喜诺。少年说罢,飞身上马,道声再见,入林急驰而去。雷八见他走远,只得回身,到了路上,偶然回顾,瞥见少年在前面峰崖上,步行急驰而下,步履如飞。最奇是装束全换,又是白衣蒙面,腰插飞刀。一算途向好些不合,再说,所行之处在去路之侧,相隔颇远,也不应回得如此快法,又是步行,方自奇怪,觉着对方真个和传说中的剑侠一样,行踪飘忽,来去如电。再往前看,少年已顺侧面峰崖朝原行之路飞驰而下,晃眼不见,知其行事莫测,只得回转。刚到崖洞,便见陈妻探头外望,笑呼:“雷八哥快来,恩人日记已寻到了,天下竟有这样奇事。”慾知什么奇事发生,请看下回分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