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侠隐》

第一一回 兼弩穿云 匝地芦笙遗爱在 三凶前路 排天碧嶂旅愁多

作者:还珠楼主

  第三日便是行期。第二日天还未亮,林璇便招呼众人起身,用了点酒食,备好极丰

富的干粮酒铺同零整金银。一切俱准备停当,外面芦笙响了三次,天已大亮,林璇才邀

众人到寨外广场上与全山山民话别,让大司之位与虎儿。众人出寨一看,寨门外广场四

外生了八堆大火,放了二十四只大酒缸,好几千山民各持兵刃弓箭,业已排成了一个大

圆阵,鸦雀无声地站在那里。见林璇出来,各举手中兵刃朝天高呼了三声,随即匍匐在

地,直待林璇上了广场当中现搭的木台才行站起,个个都带惜别之容,有的竟泪落不止。

林璇心中也是十分伤感。那木台旁边,早有隔宿宰好的四十九只黄牛同三百六十只黄羊,

分七层排在那里。林璇上台以后,先说自己奉狮神托梦,为全山祸福计,不能不暂时离

开这里。新大司是我兄弟,极有本领,又加有狮神默佑,必能使大家以后日子还要过得

快活。我走之后,一切仍是照我法子去做。请大家务必安心辅佐新大司,同过快活日子。

有谁不服,便请上台与新大司角力,以定去取。”说罢,停了一会。一则众山民自经林、

周二人教化,早已大变气质,二则虎儿生具神力,除林璇外,谁也不是对手,所以并无

一人应声。

  林璇见众心一致,甚为高兴,又说道:“大家既然愿意辅助新大司,死活都随他主

持,现在由我与新大司起,俱各折箭为誓。就此请新大司就任吧。”说罢,拔出身旁预

先准备下没有毒的长箭,飞纵到前排当中牛背上,从牛口中将箭刺了进去。虎儿随后纵

上,也将一枝长箭插入牛股,二人箭上俱已蘸有鲜血。林璇口中忽然长啸了一声,众山

民也都分排依次上前,各取身佩弓箭,按各人身分,往那牛羊身上刺了进去,也都蘸有

鲜血,静听林璇吩咐。林璇见众人行动非常整齐,口中喊得一声:“我们替新大司祝福

吧!”说罢,众人便都分散开来,张弓等候。虎儿早将一个彩球绑在自己箭头上,往天

射将出去。虎儿箭才发出,林璇娇叱一声,一箭追去。虎儿箭头上绑有彩球,射程较慢,

恰好被林璇一箭追上,正中箭头彩球,弓动箭速,两只箭连为一技,直往云中穿去。众

山民哄的喊了一声,也各将弓箭朝天射去。一时千弩齐发,欢声雷动。那些箭原是直射

上去,少时缓了劲,又都纷纷坠落如雨。山民本都长于射箭,早就算好准步,箭上各有

暗记,并不见他们移动抢先,各人只一伸手,便将原箭接到,偶尔有几个对得稍偏一点,

也都差不了许多。众山民接箭到手,齐声喊道:“我等如不遵新大司的吩咐,愿受天神

降罪,和箭一样!”说罢,各将手中箭折成两断,往台前掷去。林璇、虎儿的箭射程最

高,最后落下。林璇见箭落稍偏,便未容它落下,眼看离地三四丈,便在牛背上纵起两

丈多高,接了下来,就地纵回台上。两箭掉头落地时业已分开,一支上面挂有彩球,落

得更慢,虎儿也和林璇一般,纵身接到手中。姊弟二人双双在台上,等众人将箭折定,

然后虎儿要过林璇手中的箭,朝林璇跪下行礼,将林璇的箭高举过头,朝着众人在台上

转了一周,恭恭敬敬插入身背的一个竹筒之内,然后将自己的箭举在手中,对众人说道:

“我如不听我姊姊的话,不照她所说去做,也和这箭一样,受天神降罪!”说罢,将箭

折为两断,半截插入牛口,半截插入牛股。吩咐一声,早有旁边站立的四个山民将牛搭

去埋葬。

  这里虎儿才喊得一声:“请大家分散吃团圆酒!”言还未了,旁立的武士举起芦笙

吹了一阵,虎儿便随全山山民分散开来,争先恐后地欢呼上前,各用佩刀割取牛羊肉,

并用瓢往大缸中盛酒,就在那八个火堆上烤吃就酒。众山民吃喝了一阵,又互相拥抱,

在阳光下跳舞歌唱起来。林璇虽然在寨中陪众人用过了饭,见众人吃喝得高兴,也跟着

上前,夹在众人中吃喝,喝时喊筠玉、余独也去尝尝。那些有职司的吃喝了一阵,又去

将各要口防守的人换将回来受用。好在他们都托人代他们折箭为誓,无须再补行什么仪

式,来到就吃。这一顿聚餐从已初直吃到申未才完,只吃得二十四只酒缸个个朝天,四

百余头牛羊只剩了些骨架,才各自扶老携幼回去。

  虎儿虽然惜别,也觉出今日之会,就连昔日姊姊做大司,也无此整齐荣耀,又伤心

又感激,回寨以后,便和文美磨住林璇,非要多住上一月才能放走。林璇哪里肯允,经

周齐从旁相劝,只再住三日才罢。好在带的干粮大半不是熟物,除了糌粑之类,均无须

再费手脚,便也不去动它。林璇原打算第二日黎明上路,因虎儿夫妇、周齐父子坚留,

还有三日勾留,猛想起自己在自从小生长此山,连那由毒蛇涧通狮神崖的小洞近在咫尺,

竟会不曾觉察,前些日差点被二狗送了性命。此番长行,不定三年两年才能回来一看,

何不趁这三天光阴,再行细心查看一番,省得将来又生事变。想到这里,便和周齐、虎

儿说了。姊弟二人约了余独、筠玉,命人用山舆抬了周齐,一则查看形势同隐僻崖穴,

就便请余、毛二人观看山景。到第二天上,果然发现虎穴那边还有几处洪荒以来未经人

迹的洞穴,最奇怪的有一个山洞,命人带了干粮拿着火炬探险。第三日回报,竟能通至

贵州城外黔灵山不远的一个溪涧旁边,因为有到四十多里远近,不似他洞可以完全运用

石块堵死,尤其是那一面无法下手,只得先用石块将这边洞口填塞十多丈。因见那里除

了那石洞,竟有好大一片山地,便命虎儿可移些山民来此耕种,就便防守,再三叮嘱,

千万不可大意。余外又相度了几处地势,该防守的派人,该设险的设险,众人俱佩服林

璇人虽豪爽,却是心细如发。

  直到第四日早起,才由虎儿召集全山山民与林璇等送行。临歧握别,大家都非常难

受。林、毛、余三人因为杨氏父女得罪权要,决定择山路僻径行走,由六个山民分抬着

杨氏父女,出了野人山口,便转向西南,走入云岭,穿着千余里丛林密菁、绝嫩深壑,

西行到云南,等到过了草海,再由青麦地山道折入云龙山去。筠玉又提议将大家称谓改

过,杨宏道年高有德,林、毛二女又和丹蛛、碧娃十分投契,算是长众人一辈,连余独

也跟着林,毛二女呼唤老伯,余人俱按兄姊妹称主仆呼。议定之后,众人才行上路。周

齐父子与虎儿夫妻,同了本山许多首要人等直送至西南山口以外。林璇等再三催谢,两

下才挥泪分别。

  这道云岭山脉,在地图上原属南岭山系,西起云、贵交界草海之南,向东蜿蜒直入

贵省,横卧贵阳南面,绵亘于乌、阮、盘、柳四江之间,为长江、粤江的大分水岭,野

人山便是它的支脉,层峦纵翠,高峰刺天,里面尽是各寨山民杂居之地,汉入从不敢打

山里经过。林璇仗着精通当地土语,又具有一身惊人本领,走这条路既可避官府耳目,

比较走云、贵驿道,由贵阳图云关经平坝安顺转普定渡三岔河越过凤凰山场,再走纳雍

缘六冲河、天生桥、七星关到毕节顺乌江北源至草海,要近路程三分之一,虽然爬山要

劳累些,但是杨氏父女既有六个山民轮流抬走,众人又都长于蹿高纵矮,在山里头行走

可以随意疾驰没有拘束,饮食一层除了所带的干粮酒铺外,因为人多,还带得有篷帐行

灶,山中到处都有清泉同各种珍禽奇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丝也不用忧虑。至于

路径,众人虽未来过,恰好那六个山民当中的黑蛮岑春,因为先代林璇到云南、广西探

听父母下落和采收物品,曾经来往过几次,林璇又向野人山中惯于出外、熟知地理的老

人间过仔细,写有路程单,只须按照以前山民经行之路行走,只消半月便可到达。

  众人上了野人山后,先是沿着野人山麓樵径行走,穿过由平坝往定审去的驿路,行

了半日,走到一个小村落中。因为那村未至前面官道,虽有几十家的蛮汉居民,并没有

安寓客商的旅店,岑春道:“这里地名叫玉山场,拐过山脚便是云岭,山里头的人尽是

土著和蛮民,虽然也可惜他们地方落脚,打尖买东西却不大方便,十凡天路程,要遇上

大雨同山水,就得绕着路走,迟到好些天。这里虽然是个小村,还有一家杂货铺,主人

们想想看有什么带的东西没有?”林璇一想,走了半日,也该歇息歇息吃点东西了,便

叫岑春、十熊前去借地方打尖。二人得令,放下挑子,飞跑到前面去,不多一会回来说

道:“主人们好造化!他们正吃晌午饭,有一家还办着吉庆事,煮得好腊肉、离笋汤、

白米饭呢。”众人闻言。便叫他们引了前去。杨氏父女坐了半天山舆,也要下来舒散舒

散。大家都是步行,六个山民,四个抬着两乘空山舆,两个挑着行帐,林、毛、余三人

也各将身背小包袱放入空山舆内,由岑春、十熊挑着担子在前引路。

  走到那家门首一看,果然门外挂得有两块红布,摆着有十几张桌子,人坐得满满的,

尽是当地的农人,在那猜拳喝酒,大块地吃肥腊肉,见众人走来,俱都纷纷站起,显出

惊异神气。余独首先上前,说是要借地打尖,少时再行酬谢。那为首一人听说来人不是

官府,是往云岭游玩的山客,立刻非常高兴起来,笑道:“今天是我得了个儿子做满月,

诸位客人来给我儿子逢大生(云、贵乡间生子,做三朝、满月还有外人前来撞席者,谓

之逢大生,如来客身分较高则喜,以为其子将来亦如来客也),求之不得,真该歪(川、

黔土语,表示客气之意),还说什么酬谢!这里有煮现成的两只腊猪同腊鸡、腊鸭子,

点得有一大锅菜豆花,粗糙的饮食,客人们快请过来吃,等我叫他们腾两张桌子出来。”

说罢,不俟余独还言,忙朝门内喊道:“幺姨妈!么毛今天满月,来了好几位逢大生的

贵人。快些端一蒸笼扣肉,再煮点新鲜的腊肉,端几大碗豆花,把腊肝肠、猪头肉切几

大盘来下酒,再切点萝卜干、兜兜咸菜连酥油辣子,好作相料,一齐端来!”说罢,又

忙着喊:“大毛弟,王老幺!你们两个馋痨饿鬼只顾抢菜吃,快来帮我搭桌子!”言还

未了,便有三四个壮年农人俱都吃得头红脸胀的,帮着擦桌子摆碗筷,主人口中还是不

住地殷勤让客就座。余独、筠玉见这主人自打一见面,就未容人还过口,一个劲的张罗,

仿佛吃他是万不容辞似的。虽然言语行动土头土脑,却是豪爽真诚,一丝也不作假,不

由想起山居的人到底风俗淳厚得多,正在腹饥,也就不作客套,便回身招呼众人过去入

座。彼时西南边省民风极好,内外之分甚严,那主人见还有四个女客,便要请女客到他

屋内去饮食。余独知毛、林二人决不愿意,便用婉言谢了,当下主仆分两桌坐定。那主

人姓王,不时两边敬酒散菜。

  众人好生过意不去,想给他银子,知他不受,还是筠玉聪明,假说要看新生的小孩。

那主人闻言,喜容满面道:“我王三才做了一辈子老实人,竟修不下一个娃娃,去年无

意中在河坝救了两条人命,不久我婆子就有了喜,上月添了个男娃娃。虽然是头生,我

想他易长易大,便叫他幺毛,今天满月,恰好能见天日,天幸贵客来给他逢大生。不是

姑娘一提,我还忘了请这位杨老贵客给他起个名。只讨你老人家的寿,别的我也不想。”

说罢,又高声唤:“么姨妈!快将幺毛抱来,请贵客给他起个好名字,易长易大。”言

还未了,便听一个老妇人声音在门内说道:“三娃,我切完腊肉就想到这个,我以为你

未老生糊涂了呢。我怎好出去见生客?你要陪客,大毛又粗手粗脚,还是叫王老幺来抱

去吧,他还细致些。”说罢,早有一个汉子跑进门去,抱来一个婴孩,杨宏道原懂得一

些星相,见这家主人纯然一片天真,心中一高兴,便问了生辰八字,一算,竟是个大贵

大奇之命,暗暗惊奇,也没对主人明说,随口夸赞了几句,便给婴儿起了个名字叫做王

醴,号叫芝泉,暗寓芝草无根、醛泉无源之意。取了名字以后,筠玉、林璇与碧娃丹姝

见那婴儿生得天庭饱满,大耳垂轮,一双眸子黑如点漆,又大又圆,面皮又细又红润,

非常喜爱,俱都抢着要抱他。那婴儿也怪,竟懂得认生,谁抱他都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一回 兼弩穿云 匝地芦笙遗爱在 三凶前路 排天碧嶂旅愁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蛮荒侠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