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侠隐》

第一二回 却敌仗神旗 一侠腾身惊丑虏 酬恩开盛宴 千人拍手唱情歌

作者:还珠楼主

  双方等了不多一会,忽见一队山民从来路上越山而来,为首二人,一个正是余独,

另一个也穿着半汉半蛮的装束,身材比男酋略小,容貌却与那些铁洞人相似。后面跟着

三四百铁洞人,个个手持刀矛,腰佩弓箭,举步如飞,转瞬到了面前。为首山民手中拿

着王三所赠三角小旗,一下山即往男女二酋面前跑去,余独却往林、毛二人面前跑来。

  三人相见,一间,原来余独自二人去后,见东方虽有亮光,近处更黑,心甚悬念,

不时去往帐外瞭望。丹妹、碧娃更是胆寒,几次请余独去将隔帐的春桃、岑春喊来聚在

一处,好放心些。余独怜她二人胆小,只得应允。因为两帐相隔不过十丈,去时也忘了

将帐外防守的春燕唤进帐来保护杨氏父女,偏巧岑春贪睡,又在他帐中睡着。春桃怄他

不过,存心想等主人回来降罚,使其挨打,便由他熟睡,也懒得再喊,见余独来唤,才

上前揪着岑春耳朵,一阵乱扯乱喊,将他唤醒。余独又数说了二人两句,未免稍微耽延

了些个时候。刚要出帐,忽听碧娃远远惊呼了一声,外面似有多人走动。余独也是久经

大敌,知道有警,悄嘱二人准备,匆匆一整兵刃暗器,飞身纵出一看,大地黑沉沉的,

除却四面山石林木的阴影外,并无别的动静,只是不见春燕在前帐外,还以为是碧娃见

帐中无人害怕唤了进去,心终下放,带了岑春、春桃忙往前帐跑去。方冀无事,谁知走

离帐前还有两三丈路,二眼瞥见侧面一排整齐黑影,形如一圈土■(土便),不似先时

所有,心刚一动,忽又见黑影中有光影微闪,喊声“不好”,刚嘱岑春二人留神,猛听

一声暴噪,四外黑影不知多少,全数立起包围上来。余独一着急,心里惦记杨氏父女安

危,脚底下一按劲,平空七八丈高下,直往帐门前纵去。刚一落地,从帐内飞也似跑出

一个山民,手持一把明亮亮的大刀,刚喝得一声,便和余独撞个满怀。

  两下都是一个急劲,来人虽然勇猛,毕竟余独武艺得过真传,长于应变,来人骤出

不意,吃余独右手兵刃朝看来人的刀分心一绞,噹啷一声,来人虎口先自震开,心刚一

惊,早被余独就势一个“鹰拿燕雀”,上头刁着来人的左腕,跟着侧身进步,一靠腿,

便将来人踢倒,连忙按住,就地下夹背连肩抬将起来。正待扔出,抢进帐去,帐中有火,

暗处走向明处,余独又练就一双夜眼,看得逼真,一见来人是个半蛮半汉装束,帐中还

聚着二三十个发如乱草的山民,各持刀矛弓箭围在榻前,杨氏父女已吓得浑身抖战。知

道擒的定是为首山酋,心中大喜,念头一转,顿生巧计,立时住手不扔,一刀背将那山

民的刀打落,将手中刀架在他的颈上,正要挟他脱险,忽听那山民用汉语高叫道:“我

们是一家人,有话好说!‘快些放手,莫要杀我!”一·面喝止帐中山民勿动。帐中山

民见余独擒了他们山酋,正待冲杀上前,听山酋一喊才行止住,余独仍在不信,喝道:

“我同你素不相识,怎说一家!今晚无故两次侵犯,快命你手下蛮狗退出,将我的人放

回,再等我们的人全数回来,好好送我们上路,方能饶你不死!”言还未了,那山酋大

叫道:“哪个怕死!这不是你的路旗?”余独低头一看,山酋手中拿着一面三角小旗,

正是山外王三所赠之物,忙喝问道:“你便是三凶中的蔡野神么?”山酋道:“该打的!

那是我的姊丈,会被你捉得到么,‘快放手啊!”余独恍然大悟,情知不会有错,刚把

手一松,春燕忽在山民丛里挣跑出来。余独方要问林、毛等四人下落,那山酋已抢说道:

“你们帐外面还有人,既是一家,不要争杀起来,受了伤对不住三么公。”一句话把余

独提醒,一面招呼杨氏父女不要害怕,正待和山酋出去止斗,忽听人声喧哗,一伙山民

有的还带着伤,已绑了春桃。岑春拥进帐来。那山酋将手中三角小旗一举,又说了几句

土语,众山民忙即呐喊一声,松了二人绑索。

  余独惦记筠玉、林璇等四人,忙问山酋,才知那山酋原是铁洞族之长,姓雷名大锤,

有一姊姊外号金花娘,本领比他高强得多、最受山民爱戴。起初以劫杀汉蛮和野兽生吃

为业,自从十年前,金花娘在山中遇见一个生长南疆的汉人名叫蔡野神的,两下不用人

帮,连打了三日三夜,打累了歇,歇完了又打,金花娘还给人家兽肉糌粑,吃饱了再打,

终无胜败。第三晚上,两人俱起了爱心,释兵修好,结为夫妇,命全山各寨都推蔡野神

为首。自从蔡野神做了土王,才渐渐禁止他们劫杀,生吃人兽,教他们使用刀矛弓箭,

打猎种地,订立规章,赏罚修明。虽然有时仍免不了劫掠商贩行客的货物,却少伤人,

有时高了兴,不犯他的禁忌,行时还赠以寨中出产的生银。自己也一年一次,带了通汉

语的山民,着了汉装,出山采办食用之物,有时只和妻子同去。后五年出山,因管闲事,

杀了一个有势力人家的独子。虽然逃了回来,可是官府知他常时出山,搜拿甚紧。最后

一回,夫妻二人又出山去,竟被番子所愚,用酒灌醉绑了起来押送赴县。路遇王三,因

以前夫妻二人在他家借宿,送过他许多银块,那押迭的差人恰巧又有两个仇家在内。起

初只想报那赠银之德,害那有仇差人误了官事,回县去挨一顿板子,便悄悄缀了下来。

行经一个荒林以内,那伙差人也有十来个,押着这般紧要差事,以为二人用生麻浸水绑

起不会出脱,竟在半途把从二人身上夺来的许多银块取出,闪过一旁,分起赃来。那水

渍生麻又经过葯力泡煮,结实已极,比牛筋差不了多少,犯人被绑,越挣越勒,越勒越

痛,任你一等一的好汉也难挣断。蔡野神夫妻被擒醒来,因为性情急暴,生平没吃过这

等亏,不住乱骂乱迸,受了许多凌辱打骂不说,那些该死的差人因见金花娘美貌,欺她

虎落平阳,不时还去亲嘴乱摸,有一个不留神又吃金花娘咬了一口好的,于是结仇更深,

受苦愈甚。这时正双双倒在一株大树下面拼命挣扎,求死不得之际,万不料救星天外飞

来,吃王三背着众差人,偷偷蛇行进前,用一把解手小刀将二人绑的麻索割断。二人俱

是天生神力,性如烈火,这一脱了绑,直如龙虎生灵,略微伸了伸绑麻木了的手脚,连

王三和他说话都顾不得听,怪吼一声,便往众差人奔去。

  王三只想放了他夫妻逃走,一见去寻众差人拼命,又不便出声呼喊追他回来,知道

闯了大祸,如被众差人看破,自己身家性命那还了得!不敢上前,只吓得拾起刀,绕道

树后,慌不迭地跑了回去,心里正在悔惧,不知行藏泄露也未。蔡野神夫妻看看虽然勇

壮,平时没见他们和人动过武,此次被捉,兵刃早被差人收去,手无寸铁。那些差人俱

是附近两县精通武艺的有名干捕,不说他夫妻二次落网,官府问出自己是放他的人,难

以幸免,便是差人打他不过逃了回去,万一看出破绽,也难免于后患。有心想和妻子说

了,连夜逃往他乡避祸,一则恐本来无事反启人疑,况又连累亲友乡邻,问心不过;二

则舍不得自己一些家业。方自惊疑,忽然蔡野神夫妻提着一包银块,周身血迹,闯门而

入。一间,所有差人全被杀死,一个不留,因他是救命恩人,特来道谢,将那包银块全

给留下,行时又送了这面三角小旗,并在旗上留下一个暗记,回山召集人众,说夫妻性

命全仗王三,无论谁见着此旗,不间是王三本人或是他的亲友,不但不许惊动,好好款

待,如有需助之处,无不应命,虽死不辞。一等数年,也未见恩人到来,又因两次闯了

大祸,恐再遭暗算,不敢出山探望,常时对众说起,俱都牢记在心。

  近一年来,山中出了妖怪和一个厉害无比的山酋,行旅里足,正劫不着东西。今晚

因有两个山民报信,说仙王洞去了一男二女,后来跟踪去探看,得知所携行帐食用之物

甚多,前文业已表过。蔡野神便命他内弟雷大锤带了三百山民,绕出前面去断来人归路,

相机打劫。本来早要下手,因在一月以前吃过一个穷道人打扮的剑仙大亏,死伤了好些

精干山民,蔡氏夫妻和雷大锤等几个山酋俱几乎命丧飞剑之下,见来人出入仙王洞如无

事人一般,行径与穷道人相似,本想放过,金花娘动了贪心,执意不肯,才派他出来,

准备弄明白了虚实再行下手。后来起了风云,天阴路黑,大锤看见两团亮光,益发加了

慎重,只在附近择地埋伏,未敢冒昧行事。偏巧随去的山民人有一个甚是机灵,自告奋

勇前去探看,仗着路熟,手脚轻巧,一路蛇行,到了岑春等帐前。恰值林。毛二人去后,

春桃见岑春贪睡,正在和他拌嘴,被那山民愉听了去,回去向大锤一报信,知道这些人

并非剑仙,立时胆壮起来,便命这三百山民绕路将两座帐篷围住,自己带人去抢中间那

座帐篷,余人也跟着动手。到时余独正往春桃帐内,大锤等一进去,杨氏父女儿曾见过

这等凶恶阵仗,碧娃惊呼了一声便即吓倒,帐外巡守的春燕寡不敌众,早吃众山民擒住

拥进帐来。大锤见四人除春燕会武外俱是无用,以为别帐之人都也如此,无须接应。正

在搜寻金花娘心爱财物,忽然在余独所披的一件外氅中翻出那面三角小旗,不禁惊喜交

集,一问春燕,旗的主人现在别帐,甚是英雄,诚恐手下山民无知,加以伤害,忙命众

山民只看住四人,不许侵害,自己好心赶出来阻止。不想一出门便被余独赶来擒住,等

到春燕、岑春被释,才得变敌为友。王三因为那旗存着无用,念着众人与小儿取名的好

处,又劝阻不住众人走此险路,一时高兴,取出相赠,却不想少却众人许多险阻波折,

并还因祸得福,岂非奇遇?余独因听大锤说早就绕道过来埋伏后路,刚给围上来不久,

未见林、毛四人,又知去的地方正是蔡野神夫妻同众山民跳舞之所,因想为敌天阴后并

未散去,林、毛等四人前去,正好遇上,恐动起手来,不问谁伤俱是不妥,便要大锤拿

旗赶去阻止。大锤说相隔还有一二十里,去已无及,他带有号角,能吹起达意,也是蔡

野神平日排练就的,那里闻声,便知吉凶进止,说罢,一面命人吹起号角,一面请帐中

诸人同去相见。余独因急于要知林、毛四人下落,行帐用具撤携既是费手,杨氏父女惊

魂乍定,碧娃更是绝后回生,正命人煮水压惊,天明将近,早寒犹重,恐受感冒,一问

附近并无别的土著,只允自己同往,留下春桃。春燕、岑春三人,俱在中帐以内守护杨

氏父女,一面服侍整顿行装,以便回时起程。大锤因余独是持旗的人,不敢违拗,好在

有他回去已可复命,便同余独率领众人,吹着号角,飞步往前跑去。

  余独和林、毛二人见面,话未说完,蔡野神夫妻一听大锤说了经过,见了那面三角

小旗,来人又个个英雄,立时转怒为喜,转恶为敬,三人一同进前来拜伏在地。林璇识

得山礼,见他如此尊敬,也忙率余、毛二人还以敬礼。蔡氏夫妻益发欣慰,便命吹角聚

众,宰牛猪等兽,天明回寨,置酒款待恩客,一面命人去接帐中请人。林璇知他情重心

诚,万难推却,正要称谢,忽见一个山民蜇近蔡野神的身旁,战战兢兢地低声说了几句。

只见蔡野神两道长眉往上一竖,拔出佩刀,朝定那人便斫。林璇见势不佳,忙一纵步上

前托住他的腕子,问是何故,蔡野神忿忿道:“今日之事都是这厮来报的信,昨晚无知,

捉了恩客一名手下的人,命他在山头看守,不想适才忙乱之际,被人放火诱往一旁,回

来人已不见。万一要被铁锅冲孽龙手下的狗子愉偷抢劫了去,岂不送了命!今晚我们先

时虽然无知,事后侥幸双方未死一人,正是喜事,他却闯了这祸,叫我怎对得住?不杀

他如何能以消气!”林璇一问十熊被人劫走,心刚一惊,筠玉忽然想起云田、四儿也未

见下来,忙对林璇道:“我来时,曾嘱云田、四儿藏向僻静的退路上,十熊既然押在坡

上,莫非被他二人看见,见这里人多势众,偷愉放了,逃回去与余大哥送信去了么?”

林璇一想,颇近情理,一面劝止蔡野神夫妻,一面仍请余独回帐,督率众人搬了篷帐带

了行李,将杨氏父女抬来,同往蔡寨主洞中拜山,扰他一顿盛宴。筠玉不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二回 却敌仗神旗 一侠腾身惊丑虏 酬恩开盛宴 千人拍手唱情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蛮荒侠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