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侠隐》

第一四回 跻危崖 双雄攀绞索 窥丑媟 一击碎妖龙

作者:还珠楼主

  且说余独性情好高,为人正直,对于筠玉虽因前缘注定,在不知不觉中,敬爱之心

一天比一天增长,可是发乎情,止乎礼,并无一丝邪意。半点私心,不想至情无形流露,

被碧娃看出。少女童心,人又聪明刁钻,不免心里好笑,发在脸上。可是碧娃也极感余

独救他一家、千里护送之恩,不但不愿破坏,还恨不能他和筠玉得成连理才称心意,正

深恐筠玉孤芳自赏,不肯委身屈就,怎敢用些无礼的话去取笑筠玉?不过烂漫天真,一

时淘气,朝余独努了努嘴,笑了几次。谁知余独无端内愧,深恐筠玉知道,日后在路上

和自己生分,偏巧蔡野神又话不投机,将他激怒,当时一负气,心想解释碧娃的意思,

免得日后去向筠玉取笑,决计践实和蔡野神所说的话,冒险独探铁锅冲。偏又路径太生,

洞崖出路曲折难行,虽在事前间明,如无人引路,一不小心仍要走错。恰巧大锤凑趣,

起行时筠玉又给他备了一根牦象头骨朵,而且言中有因,似已看破,说不定她和林璇少

时也要前往。惟恐落后,不敢多言,急匆匆同了大锤上路。原想在路上用言语激动大锤

同行,谁知大锤也和他是同一心意,见他跟去,巴不得说他同行,多一能手相助,于是

两下一拍便合。哪里往什蜈蚣夹子去!径抄险要捷径,翻山越岭,攀藤缒箩,直奔铁锅

冲飞跑下去。

  起身时还早,日色刚刚偏西,走到路上,余独问起铁锅冲的形势虚实,大锤道:

“如在平日我也不敢前去,只因今日娃子送信,我表妹沙柳燕已知孽龙变了心,叫我们

设法报仇,她作内应。能和她刺死孽龙更好,即便到了那里被敌人擒住,也可以说是前

去约请孽龙夫妻到蜈蚣夹子赴宴的。姊夫日里原有这个主意,打算隔些日,拼着死些人,

约他前来,设下漆坑,诱他大醉之后陷入在内,不过不是今天罢了。我只把日子说远些,

给姊夫作准备。有柳燕在,也坏不了事。如今有你同往,就更好了。”余独知他有勇无

谋,不愿跟人去,膛彼浑水丢人,便答道:“你准知柳燕一时之忿可靠么?依我想,孽

龙身上刺得进去的要害,你我俱都知道。这东西醒时虽难近身,不是说他婬乐之后便和

死人一样么?你我反正是要他死,不到事急·,切不可先让柳燕知道。否则你只引我到

了那里,你自去和柳燕商量,我独自去刺孽龙。不能下手,你再和柳燕一同暗算他,你

看好么?”大锤想了想,再和余独一商量,觉出余独愿意到那里后分头下手,便即允了。

  二人一个是练就内外功夫,身轻行速,一个是久惯攀越险阻,捷同猿鸟,虽然山道

难越,并未放在心上,步履如飞,才走到日落起昏时候,已离铁锅冲不远。大锤说:

“时候尚早,冲内缠藤寨人正在用饭时候,待一会他们饭后齐往溪中洗澡,因无人敢惹,

从未出事,极为大意,连要口上几个了望的人,都听说常时一个不留。彼时暗中溜进去

最为妥当。否则便要等月上中天,他们睡熟以后,一则大晚,恐孽龙睡后醒转,不能下

手,二则口子绝险,只容三二人并肩通过,防守入睡时往往堵门而睡,进去恐将他们惊

觉误事,再则太高,也不易上去。我们由此缓缓走到那里,正是时候,到了里面,正赶

上孽龙婬乐将睡之际,恰好相机行事,岂不是妙?”余独依言将步子放缓,四外留神观

察动静,悄悄前行。正走之间,忽见一片高大森林,大锤说,“出林就是仇敌要口,上

有山民防守,务须小心。”余独见林中甚是阴暗,绝好藏身外望,仗着一双练就的夜眼,

大锤眼力也自不弱,双双提气潜踪,定睛辨路,穿林而入。就在这将出未出林之间,一

眼看到林外是一座又大又高雄奇伟峻的广崖,并无通路,识近下面倒崖壁上裂了一个四

五丈长四五尺宽窄不等的大石缝,刚上来的月亮正照在上面,看去仿佛很深。石缝口边,

有四个山民各持一柄长矛,想因畏热,平日腰间所着藤子编的桶裙俱都脱了下来,堆在

一边,饭刚吃完毕,不时把残骨掷下为戏。有的倚壁而立,有的扶桶而坐,个个面目狰

狞,身躯高长,神态凶恶非常,正在那里迎风说笑,洁屈赘牙,声音粗犷,一句也听他

不懂。内中一个山民竖起手中长矛,一会又去量那月亮的影子,意甚躁急。

  大锤轻轻拉了余独一下,低声说道:“他这般做作,就快到走的时候了。”余独立

时止步,随他伏在一株古树后面探头外望,等那四人一走开便即偷进。间中端详那崖上

要口的形势,下面石笋森列,高低错落在竹菁深密之中,几无立足之处。上面又是峭壁

摩空,势慾飞压。石缝离地少说也有二十多丈,真个奇险无比,无法上去。只石缝的口

边有一副极长的云梯斜倚到地,是用山中产的大毛竹,将一根打通底节,再用一根的竹

梢插了进去,一根接一根,长到三十多丈,再将三条插成的长竹并排,中间再用粗细藤

蔓节节缠紧,想是山民便用这个来作上下要口之用。因为用得久了,事先藤子和竹又经

山民用本山所产沙油浸过,看去黄澄澄亮晶晶的,又光又滑。暗忖:少时山民进山沐浴,

这云梯不撤去还好,如若撤去,凭自己轻身功夫,平地往上一纵二十多丈却是难极。崖

壁往外斜倒,又少着足之处,纵有一些藤蔓,枝本俱细,而且若断若连,不能直达缝口,

就算勉强攀援上去,万一藤蔓吃不住劲断落下来,坠在石笋上面,怕不脑腹洞裂,死于

非命!深悔来时没问春桃偷偷要上山的索钩。大锤也未必有此本领上去。要真是两个人

都望门却步而归,那才是笑话呢:正在寻思无计,上面石缝中四个山民忽然立起,齐声

呼啸,各自穿好桶裙,朝着口里便走。方喜他没将云梯撤去,一转眼间,云梯忽往前拖

动,渐渐离地往上升起。正自扫兴,打不起主意,猛觉大锤又拉了自己一下,低语道:

“还不快抢上去!来不及了。”说罢,身子一纵,首先往崖下跑去。一句话把余独提醒,

连忙跟着便追。

  二人脚程差不多,余独轻身本领还比大锤强些,怎奈一个路熟,又是自幼在高山峻

岭问跑惯了的,一个初涉险地,行时要留心看路,相隔云梯还有四五丈,大锤业已先到,

那云梯也拖近崖前有一半光景,斜升起两丈高下,及至余独赶到时,云梯上升越快,离

地已有六七丈了。余独一见不好,心中一着急,用尽平生之力,身子斜着向前往上便纵。

偏生那云梯重有两三千斤,又是由顶梢往上拉。力量更重出不少,大约除孽龙一人外,

谁也拉它不动,放落拉起,全凭口里边一个绑有系梯索的大木绞盘,以前上落都是缒藤,

这些法子俱是柳燕代孽龙想的,防守山民照例在晚间离开时,四人合力转动绞盘,将它

拉起,一多半横置在口里,另一小半虚悬口外,便即了事。因为从无人敢来惹事,俱都

大意。冲里通外面的,除这一条险路要口外,还有两条道路。一条是蔡野神火烧孽龙荡

所经之路,自出事后,孽龙嫌它不吉利,自己几乎吃了大亏,外人更容易走进,已将口

子堵死。另一条只有他们自己人能走,是个极长的崖窗夹壁,看去没这个难上,可由下

面步行通入,可是两边壁上俱是洞穴,沿途还有不少缠藤寨,壁高千长,宽不及丈,只

中午时能通一线天光,外人决混不进去。人行其中,被山民看见,居高临下,不用下来

交手,几根长矛、几块石卵立时送终。只有这条要口似虽实易,只一上梯去,不但如涉

康庄,而且随处俱有藏身之所。大锤和蔡氏夫妻等揣摩打听,已甚熟习,大锤更亲自伏

身崖前树林中窥查防守人的进退动作已有多次,早想好了上去的主意。所以梯子一移动,

立即冲上前去攀住,忘了事前嘱咐余独一声;

  余独本纵得还可再高些,只为当时恐怕落后,心里一慌,纵时万没想到云梯上有藤

索系住。设有绞盘升降,越到未了越快,眼看纵及,一伸手便可勾住,谁知云梯倏地往

上一起,相差尺许,忽然一个失手,一下抓空,身子虚悬,着不得力。这一失手坠落,

掉在刀锋也似的石笋苍莽之中,任是余独本领高强,身子轻灵,如何机警,纵然不死,

也必带重伤。就在这危机一发之间,还算好,大锤一到云梯上面便手足齐施,紧紧夹抱

着梯的边沿,余独往上纵起时,正赶他拨转头往下观看。余独如赶不及纵上,等自己到

了上面寻到预先约定的山娃子,再行设法援他上来。一眼看见余独和飞鸟钻空般,离地

六七丈直纵上来,心中刚自佩服,眼看将到,猛觉身于很快往上一起,便知不好。同道

关心,身不由己,两足用力勾紧梯沿大竹,倒身伸手往下一捞,无巧不巧,就着身子这

一悠荡之势,恰好两手相触,彼此一把捞住。余独气力本大,又在这惊心骇眩之际,气

提不住,虽将来手抓住,身子还想就势用力翻上,如何能够?反倒往下一沉,这一来何

止数百斤的力量!大锤刚刚抓到余独的手,猛觉往下一坠,沉重异常,再不松手,连两

脚在梯上也勾不住,右手一松,身子拼命用力一挺,忙伸左手将梯沿攀住,才没有滑脚

坠落。幸而余独紧握大锤的手指未放,一翻未翻上,见大锤手松,喊声“不好”,也一

伸右手,正好捞住了大锤的右膀。否则二人不同时被扯坠落下去丧命,稍差丝忽,余独

仍难活命。惊魂乍定,不敢莽撞,又因大锤适才松手,恐他吃不住劲,仍有粉身碎骨之

虞,悄声低唤:“雷寨主抓紧些,等我翻上去。”大锤也想双手都去抱住云梯,闻言也

只嘱:“仔细!这不是玩的。”余独也不答言,先缓了口气,再将全身力量往上一提,

抓紧大锤手臂,一个“金龙飞舞”之势,身子倒着往上一挺一翻,两脚先勾穿了梯沿,

然后倒出手来,一挺上半身,连脚带手将梯边夹抱了个结实。二人虽可无优,见梯子还

在上升,上面口里四山民走入未远,恐被看破,不能不伏在梯沿下面。直等梯子升与上

面口边相齐,悬空支出半截,半晌没听得口内有山民的声息,又探头看了一看,才翻身

上到云梯的正面,站起身来,互相伸了伸舌头,顺云梯直往要口内奔去。

  那石崖裂缝深约半里多路,月将圆时,两面透光石路也还平坦,不难通过,出口是

一斜坡。大锤照着山娃子所说的路径,引了余独顺坡而行,凭高下望,月光照处,铁锅

冲全景大半俱可看到:地形洼下,恰好一个釜底,四边都是山岭环带,崇冈萦绕。大锤

遥指孽龙潭,就在东北角上,一泓碧水,平铺如镜,天光倒映,月浸波心,只是潭边静

悄悄的不见一人。余独悄问大锤,才知孽龙潭自从龙死,已非昔年光景,远看仿佛一片

清潭,实则水甚污浊而有恶臭。近来潭边毒沙上蛇虫甚多,沙虱更是奇毒无比,山民除

了年时祭拜一往外,轻易已无人前往。他们每日洗澡之处在冲的西北,这里看不见。孽

龙所居洞窟的北面离此还远,全冲只那里山明水秀,花木繁多,广崖上更有一大片森林,

方圆数十里,各种花果树都有,不过林深菁密,连当地缠藤寨人都不敢过分深入,以前

常有人进去就失了踪迹,连尸首都找不见的。余独再顺西北两方一看,只微闻山民狂歌

吼啸之声远远随风吹到,山民浴处被山角挡住,只微见山下边一角水影,看不见人。北

面山崖上,古木千章围绕之下,现出一座寨洞,乃是就着崖顶当中一块突起的地筑挖而

成,隐隐见有灯光透出,知道孽龙新得婬妇,婬乐方酣,时候来得恰到好处。二人算计

山娃子必在坡下僻静之处等候,四顾无人,一路低声问答,往下走去。刚达坡底,余独

一不小心,踏在一块腐烂将坠的山石上面,滑绊了一下,手一甩,腰间悬挂的那根牦象

头骨朵,因为在云梯上翻,滑下了些,一回手正碰上去,撞得手指骨生疼。嫌它这般带

着累赘,打算取下来重新佩带,刚一取在手中,人已到了坡下。忽见道旁闪出一条黑影,

方自戒备,大锤已看清来人正是那作内应通消息的山娃子,忙即上前相见。

  三人见面还没说上几句话,余独猛听身侧嗖的一声,一条六七尺长黑影带起一股冷

气打到,知道有人暗算,忙一偏身,顺手一带,绰在手里,乃是一根山民用的飞矛。他

和大锤原是并肩斜身而立,如非手急眼快,二人必同时受伤无疑小余独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四回 跻危崖 双雄攀绞索 窥丑媟 一击碎妖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蛮荒侠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