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侠隐》

第一五回 电掣星飞 千凶毕命 情深意密 三剑同归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孽龙*头上被林璇打了一镖,他那东西鼓胀起来虽然是其坚如铁,刀都斫不进,

可是当头之处总要软嫩得多,何况又是直里打来,不比用刀横斫,是一头悬挂着可以上

下晃动,可灭去好些力量,更不比旁的地方生有逆鳞,如何禁受得住?虽然没有打到深

入马眼里去,又生得异样的坚实,只被镖尖对着肥头打了一个一两寸深的窟窿,将马眼

划破了些,当时甩落,侥幸保得片刻活命。可是就这样,已疼得他酸痛钻心,*火冰消,

通体汗流。惨嗥一声,也顾不得再追仇人,用一只右手紧紧握住,伏腰在树下暴跳不止。

  旁边毛、余二人见林璇那般诱敌,敌到不逃,也不知是何用意,俱觉危险非常,各

代她捏着一把冷汗。眼看孽龙越追越近,林璇忽然向树后倒纵过去,只一扬手,耳听铛

的一声飞镖落地,接着便见孽龙受伤,惨嗥怪叫起来。二人俱立在侧边树底,月光之下

看得逼真,见林璇打的地方已经可笑,难得恰好一镖打中,又见孽龙手握胯下吼跳如狂,

种种丑态。余独少年老成,当着两个年轻女友,还在强忍着不好意思笑出声来,筠玉却

是越看越怪,厥状奇丑,平日人本天真,不禁“噗哧”一声便哈哈大笑起来,只笑得背

倚树身,花枝招展,再也忍耐不住。林璇原是恨极发怒,本出无心,遥见二人一个忍俊

不禁,一个笑声不绝,再一看孽龙握手跳掷痛极叫嗥的丑态,忽然想起打的不是地方,

不由连声啐了两口,望着筠玉直瞪眼睛。

  这时孽龙在林、毛、余三人合围之中,因为酸疼至极,固然一时顾不得去寻仇人算

账,可是林、毛、余三人见他吼声一起,林叶惊飞,四山皆震,双足如钩,跳动处,地

下石土非裂即陷,那等凶恶猛烈之势简直难以形容,知道只可容他势子稍缓再行智取,

不可力敌,在他急怒如狂之际轻攫其锋,俱各立定静候时机。那孽龙怒极成疯,吼跳了

一阵,胯下酸痛略止,其势稍煞,一抬头看见筠玉站在那里,也没分清是否一镖之仇,

狂吼一声奔将过来。筠玉年纪在三人中最小,终是童心个觉着那般逗他跳掷好玩,也想

抄林璇的老文章,一摸弩筒,箭还存有好几支,正打算等他追到,照原地方赏他两箭,

及至往胯下一看,业已低垂郎当,不复弩张剑拔,好生扫兴。

  眼看孽龙离身将近,忽然立定了身,伸手向地一抓,两脚也在用力连踏。筠玉毕竟

乖觉,不等近前,容他一抬身,手中弩一连三箭。刚刚发出,猛见孽龙身子一跃,手足

并举,喊声“不好”,忙往大树后一闪,只听劈里叭嗒之声,山石土块打了一大片,俱

都落在树上,没有中人。知道箭同虚发,中如不中,料他必要追来,一纵身连忙绕着各

大树后,和捉迷藏一般闪躲起来。孽龙这一用手足抓起地上石土打人未中,却将林璇提

醒,也就地上顺手拾起石土,追上前便打。孽龙发觉,反身来追,只一转便隐人树后,

毛、余二人也跟着学样。三人仍和林外一样,用走马车轮战法向孽龙引逗,使其疲于奔

命,精力竭乏之时再行下手,反正有那多大树做屏障,身不离树,无庸多跑多纵,只在

各树之间此伏彼应,东闪西躲,穿梭往来。

  孽龙一会追追这个,一会追追那个,越追不着仇人越急躁,有时一抓一个空,气得

把那挡前大树乱摇乱抓。树皮虽被他抓了许多裂缝,低的合抱树干也被攀断过几根,那

么粗的大树,不比林外枯木易折,终于摇晃不动,渐渐转得他头昏眼花,神疲力乏,一

站到中间,见三个仇人俱都出现,咬着獠牙,怒睁怪眼,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也不知

到底追哪一个合适。耐了一会,见三人戟指跳足朝他笑骂,万分忍耐不住,猛怒发急,

又择定一个仇人拼命追去。林璇镖上有毒,这时又渐渐发作,肩臂被筠玉打得鳞翻皮绽,

左手指又断了一根,几处全是重伤,无不奇痛肿胀,苦楚异常。仗着生就异禀,他还能

暂时支持,到底逆鳞下面的血肉脏腑不是钢铁打就,尤其是那胯下一镖本就不轻,经他

跳掷追逐了这许多的时候,先是毒发肿痛,后忽迸裂,血流如注,并且挨碰不得的那一

东西,在林间摇摇晃晃,他跑得又快,哪有不碰着的道理?愈碰便下面愈酸愈痛,牵及

全身,通体汗流如雨。这也是他婬毒之报,临到惨死以前还要使他受尽诸般苦楚。有此

种种,时候愈久,如何能行、在自眼望仇人,挫牙一张,直喘恶气,恨不一口将人咬成

粉碎,偏偏跑也进不得,休说酸痛难禁,便是急也把他急死。

  余独见他脚下迟缓,腿步蹒跚,心慾前而力不继,渐渐跑纵都纵不了多高,知已无

能为害,说一声“是时候了”,正要招呼,林、毛二人已同下来。孽龙始终没想起出林

逃生,他在这时忽然想起手下还有千百缠藤寨人,怎不唤来相助?便舍了三入不追,张

嘴吼啸起来。余独首先听出他那吼声和先前相似,是在喊他手下人。初入林时,众人本

恐缠藤寨人一同入内,事便难办得多,那就不得不冒些危险,乘孽龙当先冲入之际跳上

前去,三下夹攻,分上下两路一齐动手。胜了,缠藤寨人虽众不值一击,败了,只有冲

深林中落荒而逃,再相机应付,看那锦囊仙札的灵否了。及见缠藤寨人未来,知他天夺

其魄、自残同类所致,便放放心心地在林中把他逗了个狼狈穷蹙。方在心喜,一听说又

在喊人,仗着林中地利大好,虽然不畏,终觉人多扎手,越发望其速死。知他不通汉语,

三人彼此遥遥相对一商量,决计仍用前法一同下手除他。

  筠玉欺他行动业已迟缓,恐当头一下不死,说要试打一回,叫余独先去引他来追。

林璇乘他不觉,藏身树干之上,以便凭高下击。自己藏在前面树后,暗中跃出打他的那

只受伤的手臂。分配停当,余独便就地上抓了一把沙土,纵向场中,大喝一声:“该死

的孽畜,你的死期到了!”说罢,一扬手打将出去。孽龙原是酸痛交加,疲乏已极,知

道白追无用,空自累得要死,以为仇敌都在树林中转,不会往当中空地上来,一面喘着

气,一边狂喊求援,并未怎样防备,余独又是从他身侧树后绕纵出去的,没被他看见,

容到闻得敌人喝骂之声,遍巧他正张着大嘴在高声狂喊,一下洒了满嘴的沙土,口里自

然难容,急得连喷带用手乱抓,拔步便追,只管着急,脚底却跑不甚快。

  余独见状,更是定心定意的,先一纵老远,再把脚步放慢了些引他来追,不时抓起

泥土打去。孽龙见追是追不上,想不追又忍不下怒火,无奈何只得也抓起地上沙石泥块

往前乱打。余独几个起落已到了林内,孽龙知道又要罚他苦力,本想收了脚步。偏生仇

敌不容,寻他稍有停歇之意便探身出来引逗,身法脚步捷如猿鸟,又有大树做挡箭牌,

沙石益发打他不着,怒火中烧,心中一狠,又往前追去。余独恐他停步,故作迟缓之状,

相隔颇近,不由得他不负痛来追,追来赶去,绕了一个大半圆圈,到了伏地。林、毛二

人早乘他转身之时,在出口处一株极大的黄桶树间,一上一下埋伏停当,各举手中骨朵,

专心致意,待机而动。筠玉隐身树间,见余独和他一前一后快要到来,便把周身力气,

全运在右臂之上。余独到了树侧,故意装作疲极奔走不动神气,挨着树身,绕过筠玉藏

身之处,往树后一躲。

  孽龙把这三个仇人都已恨疯,难得有一个落了单,现出跑得力尽精疲之状,誓慾生

嚼裂食为快,即使余外两个仇人又来搅扰,这一次也决不放松,何况并没听见后面有人

追赶,以为也和自己一样,力尽精疲躲将起来,一心只注在前面敌人身上,并没留神到

树上树下都藏有埋伏,见余独往左边树后藏躲,便也绕树进去。

  筠玉看得清切,容他将要跑过,倏地奋起神威,疾如电掣,从树侧绕起,举手中骨

朵照准他的左臂横着近上去就是一下,嚓的一声打个正着,就势脚底一点劲,擦着他的

左肩,向相反面横纵出去。这一下身手固然真快,可是险也真险,如非在事先详慎算好

势子、间隔,孽龙臂受重伤,身已疲乏,骤出不意,来的势子又不顺,这几样当中只差

了一样,虽然打中,也不免把自己饶上了。

  筠玉身刚飞起,脚还不曾着地,便听身后“咕”的一声惨嗥,接着波叭两响,又是

刷刷喀嚓连声,立定回身一看,孽龙拉拉手抓一枝粗有尺许带着枝叶的断干,连身于晃

了两晃倒在地上,离适才打他的地方跑出来不过几步。树上的林璇跟踪飞身而下,手却

空着。树后余独也转了出来,忙奔过去一看,那么厉害无比的异种孽龙拉拉,业已脑浆

迸裂,死于树下。

  三人均是大喜,一说彼此的经过。原来林璇自恃从小练就纵树穿枝的本领,到了树

上便藏身筠玉间上一株老干的密叶之中。事前没有筠玉精细,只想上下夹攻,却不想孽

龙如为筠玉所伤,势必朝前追她,纵然强弩之未,毕竟腿长脚快,力气大,稍一起步,

离树便远,怎能打着?眼看筠玉先往后退了退,忽从树侧飞身纵起。只一下便将孽龙左

臂打折,挂着一点皮鳞直甩,孽龙痛极,一声惨嗥,拔步便追。林璇没想到筠玉会这般

冒险,迎着半边来势纵出下手,那树干甚高,相隔孽龙的头本就将够得着,这被他一走

出几步,如能打得中?一着急,两足勾住树干倒挂下来,手举骨朵,想连身子一同甩将

出去可以打着。不料当时只顾藏身越隐秘些越好,这一动手须从枝叶中冲出,势子又急,

自然枝叶乱动发出声响。

  那孽龙也是该死,明看二次打折臂膀的仍是先前仇人,现在前面,刚一起步,忽听

头上有了响动,惊弓之鸟,以为又有仇人暗算,不禁将头一偏,转脸一看,果然树上还

跨着那拿暗器打伤胯下的仇人,刚向自己头上荡来。心想前边跑的仇人脚步最快,定追

不上,这个仇人伸手可得,何不先拿他咬死再说?心里想得现成便宜,身早回过去,纵

起便抓。这时情势真个危险已极!幸而林璇自小喜欢在树枝上飞掷跳纵,身手灵活,胆

子又大,身子悬下来时,那柄骨朵恰好抡向下半身,月光斜照只及树下,上面有树阴挡

住。

  孽龙目力虽好,一则是从明处跑来去看暗处,林璇早已静心准备多时,又是以暗视

明比较真切;二则孽龙连受重伤,怒火攻心,神志昏乱,只顾看见树上有人便伸手去抓,

没看到仇人手中的利器。这里林璇忽然回身,睁着一双放光的怪眼看来,·身才甩起,

收不住势,心中一惊,喊声“不好”,猛生急智,不但没有躲闪,只将身子往他左侧微

用力一偏,就势朝前甩去,同时将手中使足十成劲头抡圆了起来的牦象骨朵照准他的脑

门脱手打下。紧跟着改用一只左脚勾树,一只有脚脱出来蹬向树干之上,急中加快,右

脚一蹬,左脚也早离了树,和飞鸟一般往自己右侧旁株之上飞去,伸手捞着,略一攀援

翻腾,便由这树纵向那树,脱出险境。

  作者一支笔,写两方同时的事。孽龙刚一纵起去抓,忽听头上风生,暗中似见一团

黑影飞来,猛想起那东西厉害,一条手臂便断送在上面,无奈身子业已悬空,不能下落,

一着急,顾不得再抓仇人,心中想将这件厉害兵器抓住,先夺了过来再说。不料他纵的

势子大猛,林璇打得又准又快,哪还容他转好念头!手伸出去,那牦象骨朵已打到头上,

波的一声,脑门打开,脑浆迸裂。虽然死于非命,可是这东西性子真长,身子仍就飞纵

上去,恰好抓住林璇藏身的那株树干,被他抓紧往下一扳,叭的一响,刷刷连声,数丈

长一尺多粗的老干带着繁枝密叶折断下来,连人坠落,到了地上,身子还挺了两挺方行

死去。

  这时林璇刚刚蹬着枝干,朝他左肩侧不远飞身穿出,如果他左手还在,休想活命!

林璇听得波的一声,知一骨朵已然打中,随后又听见各样响声,也不知打死了没有。受

伤之兽性尤猛烈,哪敢停息!接连飞穿了好几处枝干,不听来追,才敢回身注视,孽龙

拉拉业已尸横就地,这才飞身下来。毛、余二人也自走过,各将发出的骨朵、暗器拾起

藏好。

  三人累了半夜,略为歇息,再商议怎样去除那林外的许多缠藤寨人。依了林璇,首

恶已然伏诛,无须多事杀戮。筠玉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五回 电掣星飞 千凶毕命 情深意密 三剑同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蛮荒侠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