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侠隐》

第一七回 烧盘谷 智用奇兵 搜孽龙 同消丑类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贾本治自从买了异人三口宝剑,同了众镖师一行人等行经铁锅冲孽龙附近歇了

下来,不想被崖上把守要口的山民窥见,赶往冲里报信。孽龙拉拉正值黄昏婬乐之时,

本来想亲往却杀,因为婬娃柳燕听说来了大批汉客,所带行囊箱筐甚多,贪心大动,料

出来人不是好相与,又恐孽龙不去,单靠手下不能取胜,一味撒娇,再三怂恿,要孽龙

陪了自己一同前往。孽龙无奈,只得应了。因以前在盘谷吃过大亏,不愿走那条路,将

手下交与柳燕率领,由要口抄盘谷近路出去,自己绕走蜈蚣夹子翻山过来,到了地头两

下夹攻。孽龙虽是腿快,因为多走了两三倍的路,还是柳燕和众蛮先到。

  这时众人业经为首的镖师下令防备,分布开来,只留下六人在盘谷高冈之上护卫着

贾本治主仆。空山夕照;霞绮满天,大家贪看晚景奇丽,又嫌着贾本治酸得惹厌,再加

连日山行从未遇警,便是当地邻近孽龙窟穴,也只出诸传闻。待了一会,见到处静荡荡

的,不似有变故发生情况,不觉疏懈了些。内中两名镖师因路上多饮了山泉,腹内作痛,

前往冈后,各蹲石上方便。恰值柳燕率众蛮相次到来,当先探路的是两个头目,最是力

大凶狠,迅捷如飞,一出谷口便看见那两个解手的镖师,因对方人少,不等柳燕等大队

到达,使出平日劫杀行旅的惯技,一人奔一个。轻悄悄绕到两镖师身后纵起便扑,两手

勒紧咽喉用力一箍,登时便弄死了一个。另一个本领较高,久经大敌,先听同伴话只说

出一半,语声有异,忙抬头去看时,忽听脑后风生,一条长大人影飞扑而至,同时看出

那同伴已被另一蛮人弄倒石下,尸横就地,吓得提着裤腰,慌不迭地纵向一旁,避开来

势,一落地,一手拽好裤子,一手先登出一只镖来,照准蛮人打去,紧接着拔刀应战,

一面大声传警。冈上面远有四个镖行中人,偏又走远了些,打了好几个回合,才闻声赶

来。

  镖客看出蛮人只是力大身轻,所着桶裙善避兵刃,手中招数无多,估量能以取胜,

方自转忧为喜时,忽听盘谷里面黄莺弄啭般一声极清脆的娇叱,当头飞出一个腰围兽皮,

此外通体躶露的山女,生得花貌星眸,玉肤如雪,胸前颤动着两个滴粉搓酥的肉馒头,

手舞单刀藤板,如飞杀出。接着后面又是一片极粗厉难听的暴噪,谷下丛莽密箐中扑腾

扑腾窜出二百多个蛮人,俱是赤着紫铜色的上身,腰围桶裙,手持长大竹制刀矛,喊杀

连天,一拥齐上。众人一见大惊,知道来势强盛,不可力敌,一面打着呼哨向分散开的

同伴求救,一面互相各打招呼觅路纵退。

  众镖师处境虽危,还想顾全客人货物,知道贾本治适才在冈上据石写字,此时必已

闻警藏入林内行帐之中,恐引贼入室,不敢向冈上退避,径由冈下绕走。原意为首镖师

和大队人等俱在长林野径、冈前谷口一带,正可诱敌前往,三面夹攻,谁知敌人早已窥

得虚实底细。众人且战且退,退没多远,因自遇警起连打呼哨。听冈前不时回应,却无

一人赶来相助,正自有些惊疑。内中一人忽然想起那为首女酋出谷只一照面,便杂入群

蛮之中,不再上前,想不到生蛮野人会有这样绝色女子。正寻思间,人已上到冈尾高处,

试一寻视那山女踪迹,猛一看见适才争斗处,深草丛莽起伏波动如潮,时有蛮人头戴鸟

羽,和手中刀矛隐现,朝相反方顺冈断绕了过去。适见山女不知何时到了冈上,身后跟

了三两个蛮人,似要往贾本治主仆藏身的林内跑进,知道今日之事凶多吉少,一时情急,

口喊:“众弟兄快随我去救客人!那女山婆往林里去了!”一边喊,顺着冈脊又往来路

冈上跑去。余下四人闻言也着了忙。彼时镖行人最重信义,忠于职守,虽在生死关头,

仍未忘了保救客人生命财货,又是死得也真冤枉。那柳燕婬凶好巧,饶有智计,未到以

前,早派了四名脚程最快、力大身轻的蛮人分头探查,授以机宜。两个欺敌人少动了手,

另两个却乘机绕向冈上。彼时贾本治刚将笔记写完,忽听冈后镖师求救告警之声,因那

镖师名头高大,镖师们路上谈起往迹说得有声有色,颇多自负,一则有了先人之见,二

则贾本治久惯江湖,奔走四方,已然饱经忧患,颇具识见,虽然事起仓猝未免心惊,总

以为镖师们可恃,并未慌乱失措,还拿起笔来写了“余正啸做烟霞赏心自得之间,忽闻

警报起自冈后,镖局诸武师均江湖健者,极负盛名,区区蠢蛮当不难珍灭也”。(贾记

至此而止。原文多居官阴谋,本书未尽写出。中间情节及下文,均作者夹叙添写。)写

完,听得后面吼杀声厉,兀自觉着心惊手战,气再也沉不下去。正要提着胆子前去探望,

忽见那名充向导的老人,同了健仆连滚带爬气喘吁吁跑进林来,没口子悄喊:“老爷,

野蛮子杀来了,还不快逃!”贾本治闻言益发心惊,忙问:“有多少蛮子?”健仆答道:

“现在只来了两个。”贾本治一听人少,心神略定,故作镇静“啐”了一口,未及答话。

健仆已明白他的心意,忙接口道:“人虽来得少,却凶得很呢!又高又大,恶鬼一样。

那大力气的王镖师已被弄死,蔡镖师刀斫上去,伤不着他半点皮肉。牛镖师同那三个镖

局同伴正赶去接应,小的看蛮子要来决不止两个,不早点逃,要是来得多就逃不及了。”

  贾本治也是该死,当时如离开财货行囊一逃,藏人冈侧密莽之中,柳燕志在得货,

人又杀了甚多,一时疏忽或使漏网。偏生利令智昏,舍不得走开,心中迟疑,又和健仆

商量了几句。这一耽搁,被那两个窥探虚实的蜇进林来看见,因柳燕恐手下缠藤寨人见

了汉人财货乘隙私取,来时再三严嘱:“如见看守行囊货物的汉客,哪怕是手无缚鸡之

力的废物,千万不许上前动手,最好面都不露,一人暗中看守,防他取了贵重物品逃走,

速分一人归报。”孽龙宠妇之言,哪敢违拗?一个隐身退向林外,一个径去报信。贾本

治先是不舍走开,反斥健仆无知,说自己人弱地生,身在虎穴,知道何处可逃!众镖师

盛名之下定必可恃,此林甚是静密,又有怪石遮蔽,倒是绝好隐身之处。一动不如一静,

出去被凶蛮窥见,反倒惹火烧身。所说的话并非无理,无奈命该惨死,事不由心。

  等过一阵,忽听冈后缠藤寨人暴躁,喊杀连天,听声音为数不下千百,料出凶多吉

少,这才想起相隔战场太近,别的不怕,万一镖行中人寡不敌众逃上冈来,岂不引鬼人

室,滚汤泼老鼠,一窝子都是个死?越想越害怕,还是逃命为要,忙喊幢仆老人悄出窥

探何方无敌,觅地逃躲。这时健仆老人已吓得和发疟疾也似周身索索乱抖,三十六个牙

齿震震有声,休说走动,连话都说不出来。危急关头又不敢高声喝斥,只得提着胆子提

着气,轻悄悄地向前去窥探。还未走到林外,便见前面林木掩映处站定一个身材高大生

相狰狞的缠藤寨人,偏向着自己,在林外往来闲走,不禁吓了个亡魂皆冒。估量已有人

防守,哪里还敢出去?立时掩手掩脚,绕着林木退回大石后行帐之中。除却这正面出路,

一边是冈后盘谷,另一边是数十丈高下的危崖,身后满地丛莽荆棘,高几及人,看去很

深,料难通行。想了又想,无计可施,情急呼天,跪在地下不住叩头默祝,乞求神佑,

一心只盼众镖师大获全胜。

  且不说贾本治自家捣鬼,且说那为首镖师名唤程泰,外号双翅虎,江湖上奔走多年,

也颇有名头,先见贾家主仆不肯前进,脚夫们走了一日,齐称力乏饥疲,贾本治又不会

用人,心中气忿,勉强答应下来。后一端详形势,诸多可虑,越看越料不是善地,想逼

着众人上路,未便出口。饭后将众人一一分配,因见冈侧那条高林野径不时发现人迹,

离地一二丈处是枝叶较繁的所在,俱有人手攀折之痕,那林径又不当去蜈蚣夹于的正路,

前行地势险恶,尽头处是一座极险峻的崇山,上有缺口,一心以为那是孽龙平日通行之

路。此外如有动静,不在谷口冈前一带,预想不是不周密,不过吃了见多识广的亏。因

见冈后盘谷虽然盘曲幽险,细查形迹,久已无人出入,照着多年阅历经验,蛮人愚蠢,

所行都是熟路,以前既未打此出入,多半是条死谷,无路可通,万一有警,冈上还有六

人,由高望下一目了然,临时报警御敌,四面八方均可赶来应接,也不是来不及。所以

几条来道全都防到,单疏忽了盘谷这一面,尤其是那条林径,相距前面崇山缺口有五六

里路。

  程泰久跑南疆,深知土著习性,黄昏前后定要归洞饮食歌跳,先时既未遇上,此时

不致出来。见夕阳散彩,山容如画,四山静寂,悄无声息,渐渐宽怀大胆,想起来时镖

主嘱咐三凶为害行旅,孽龙尤甚,闹得近年镖局中少做了多少买卖。三凶中一个是怪物,

只听传言,不知真假;另一个蔡野神夫妇,与镖主有交情,此去特为多带好些人,最好

联合蔡氏夫妇将孽龙除去,再和他打个招呼,不特本镖局威名益发大振,做上一路独门

生意,自己也是大有光彩。看前面崇山缺口好似蛮人来路,意慾乘着踩访道路,到山缺

口上一看形势,回来逼着众人乘月夜越过蜈蚣夹子,见了蔡氏夫妇再打主意,去除孽龙

与他手下那伙缠藤寨人。即使发生事变,有那十八个精通武艺的人分作两班在冈前谷口

防守护卫,料也无妨。便和同伴七人说了,趁着衔山夕阳,循着林径,一路探索观察前

进,不觉走远了些。盘谷后五人和群蛮交战呼哨求援之声,又吃连冈一阻,声传不到远

处。

  那在冈前来路谷口上防守的十二人,饭后闲行,也是见空山寂寂,无什动静,疏懈

下来。本是三三两两附近闲游,偏巧两名挑夫在来路谷口内吃酒肉,发现一条手臂粗细

的大蛇,丢了碗一惊嚷,有几个挨得近的疑心有警,忙持兵刃往谷中赶去,余人见同伴

往谷口飞跑,也都跟去。冈上四人恰也看见,因护客货,虽未跟踪追往,恰值冈后变生,

同伴报警,求救之声甚急,疑心敌人分由谷口冈后两路齐来,百忙中忘却和那十二人打

个招呼,径往应援。那十二人赶到谷中,见是一条大蛇,却也凶猛,各使兵刃一阵乱斫

乱打,将蛇杀死,互相说笑走回。不料柳燕已分出一拨缠藤寨人由冈后面赶绕到,行至

谷口,正和十二人碰个对面,厮杀起来。怯于缠藤寨人厉害,敌众我寡,心望援兵,却

彼此不能相顾。恶斗了好一会,十二人中已有一人为缠藤寨人所杀,三人受了轻重伤,

那些不会武艺的挑夫,更是死得一个不存,缠藤寨人方面虽也有十几个被众人用暗器打

中双目和身上要害,死伤在地,无奈缠藤寨人猛悍,众寡悬殊,如何能敌?也只得且战

且退,直退到了冈前平地上。

  前面程泰等八人已然行近崇山之下,正要攀登,耳听来路似有呼哨之声,忙即回望,

才行发觉,看出群蛮势众,知道不好,慌不迭地回身飞跑。跑回约有三里,相隔渐近,

遥望自己这面已有四五人倒地,下余的也似有两三个负伤应战,不禁又惊又急,各把脚

底加劲,口里打着呼哨回应,往前飞奔。眼看再有里许便可到达,忽听身后面暴雷也似

一声怪吼,回头一看,一个怪人身长约有两丈,头如巴斗,略具龙形,巨口突chún,赤须

蓝面,红眼凸出,獠牙外露,通体赤躶,露出满身逆鳞闪闪有光,吼声如雷,在斜阳影

里疾如奔马,飞步追来。程泰一见,料准来的是孽龙拉拉,形态如此狰狞猛恶,定非善

类,继一想群蛮如此之多,擒贼擒王,如不将他先弄死,必遭惨败无疑,回去怎生交代?

想到这里把牙一咬,口喊:“弟兄们!这孽畜身上生有逆鳞,刀剑恐难伤他。大家须要

小心,不可力敌,专用暗器照他咽喉和身上无鳞之处下手要紧!”一言甫毕,孽龙已赶

到身前,八人忙向四面分开应战。

  内中一个姓张名峦的镖师,单臂使锏,最称力大,外号铁手臂,大力金刚,见孽龙

空着两手,自持练就神力,因孽龙臂长手大,还没敢由正面下手,径由侧后面纵起身来,

运足平生之力,照准孽龙背胁上就是一下。这时程泰自当正面,一手鸳鸯拐虚点了一下,

孽龙伸手便抓,没有防到后面这一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七回 烧盘谷 智用奇兵 搜孽龙 同消丑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蛮荒侠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