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侠隐》

第一九回 火树银花 积秽妖氛 飞木难 龙飞凤舞 通灵剑 气走青冥

作者:还珠楼主

  林。毛、余三人所持仙剑俱是神物,虽然未经高人指点不知用法,毕竟非比寻常,

才一出匣,先是一青一红一银三道电一般的光华映日生辉,射眼慾花,再一舞动,各带

丈许数尺长短不同的芒尾,似天空彗星一般,所过之处,剑还未到,离身丈许以外的深

草密莽只微挨着一点余光,不管是杂草或是矮树灌木,立时摧枯拉朽,排头向前齐根倒

折,纷纷四下飞舞。身后八人也都是身手灵活的健仆,十六只快手一齐发动,不过帮着

挑开,竟跟不上。转瞬之间,先开出三亩方圆一片平地,再隔一会,便将八人落在后面。

蔡氏夫妻和一干山民做梦也想不到有此奇迹,十有九人俱当三人不知会有多少神法,益

发视为天神临凡,欢声雷动,震撼山谷。

  林、毛、余三人正往前开辟得起劲,忽听后面喧哗之声大作,不禁立定了足回头观

望。八人中春燕会错了意,以为主人嫌他们慢,手中正挑着一根半抱粗细的短树,心中

着急,用力太猛,将一枝长矛折为两断,一赌气拔出身后插的牦象骨朵朝定那树便打。

原是煞火,谁知应手而裂,一下打了个粉碎稀糟,碎木纷纷飞,爆散如雨,猛的触动灵

机,丢了手中断矛,径用牦象骨朵往草地上打,竟然随手压平,不过力量还嫌稍重,将

地打了一个凹洞,忙和春桃等五人说了。那个牦头骨,林璇别时除赠人外,共带有八根,

恰巧来时余独因前晚牦象骨朵大奏奇功,命六人各带一根,以备万一用着它时好取。因

芹芹听说此骨神异,借口代筠玉佩带,也要了一根插向身后。只雷行捷人过矮小不便携

带,剩下一根,余独顺手取来,插过身后。筠玉还笑他身上连镖囊弩袋和两口宝剑,又

加上一根牦象骨朵,也不嫌累赘,谁知此时用上正合适。

  春桃等五人跟春燕一学样,各自放了手中长矛,只用骨朵轻轻朝前打去,不特比前

快而省事得多。而且草木性质粗细不同,林、毛、余三人只愿顾快,随手削去,虽然一

律削断,草木残根仍然存露地面,高低不等,疏密相间,如在上面与人动手,一样还得

留神受绊,经这七根骨朵一打,竟是手随心应,要如何便如何,直似青黄相问的一片地

毡,脚踏上去又匀又中实,毫无阻滞之弊。芹芹更是心灵,看见空疏之处,又加上一些

残草再打,稍大之树,招呼众人合力移开,越发厚薄相均,但平如一,无分轩轻了。雷

行捷见没他的事,一眼望见前面余独背上插有一根骨朵,连忙飞奔过去索讨。

  此时天刚正午,林、毛、余三人已行近洞前不远,见他忽然跑来,林璇笑骂道:

“你这个小猴崽,这般时候还敢跑来,不怕死么?”雷行捷说了前事,请林璇代索那根

骨朵一用。林璇试取过骨朵往草莽中打了几下,果然省事合用,照此打去,直用不着自

己使剑削,早知如此,先前就用它好多。忙停了手,命雷行捷速回原地,妖物将出,不

可再来犯险,一面将骨朵递还余独,亲自赶回,向七人手内索过两根骨朵。因行离洞近,

一则有此利器,片刻工夫即可开抵洞前,凭三人之力已足,无须多人;二则恐他们涉险

受伤,吩咐只将烟光不到之处一带的草用骨朵捶平,到了限地,妖物如还未出,可往两

侧打去,不得擅自前进。众人应诺。

  雷行捷心犹不甘,再三磨住芹芹,要过骨朵,随着岑春、云田、十熊、四儿四个持

有骨朵的,往前学样捶打。有时遇到粗矮的树,不问削过没有,高高纵起身来就是一下,

打得干断枝折,木屑纷飞,他却高兴非常,觉着使用这种兵器真个爽利,比什么东西都

好,越想越爱就越起劲,一路随众捶捶打打,哪消顿饭光景,便到了林璇所指的界限。

蛮民多蠢,只知惟命是从,四儿最巧,却又一见雷行捷便不甚喜他,自己急于求功,没

有注意。芹芹和二春因骨朵不在手内,同寻了一株横倒的断木坐在上面,各叙以往旧事,

并说三位主人如何神奇恩厚,说得高兴,也未顾着前面。林、毛、余三人持了骨朵,又

是一往朝前,只林璇取骨回转时,在交界处留了一个记号,剩下那一片,原意地方不大,

一纵即过,到了洞前如若无事,再回来平不晚。岑春等四人各遵主命,一到限地,便各

往宽处平去。

  雷行捷见林、毛、余三人所过之处俱已捶平,只这亩许方圆断木纵横,残草零乱,

一心想得主人夸奖,忘了适才叮嘱,仍往前捶去。眼看再有数尺地面便可平完,忽听前

面地内泡的一声,万缕彩烟和一团半明不暗的光焰,内中杂着大小相同豆一般的星光从

地面上升,晃眼便要飞布开来罩临头上。雷行捷不过是一个七岁无知山童,哪知此物厉

害,反倒觉着奇怪,立定了脚向它呆望。眼看危机一发,那团烟光一到头上,便要将他

卷走,死于非命,尸骨无存。

  幸而林、毛、余三人因已行抵洞前,天又不早,该是妖光出现之时,逐处留神,时

刻戒备,一眼瞥见烟光从洞内升起,高出头上,待要向四外分布开去,知它先分散到力

所能及之处,再顺地面反卷回来,凡是活的东西,无论人兽虫鸟,全会被它卷进洞去,

无影无踪,而且只一被它在上空罩住,多么腿快也决逃走不脱,虽然自信心深,初次见

到这等阵仗,又有先人之言,也难免有些心惊。可巧三人都是一般心意,俱不等它飞远

再行卷回,林。毛二人双双丢下骨朵,一手握珠一手持剑,和余独同时向空纵起,举剑

照定烟光之中挥去。

  那剑真乃仙家异宝,一遇妖光,光芒竟长达十丈以上,三人又纵得高,一下撩遇正

着,青、红、银三道剑光似长虹一般闪过,只一上下之间,将妖光挥为两断。余独手无

宝珠,却多了一根骨朵,落下时正值一团断而未散的烟光星飞下坠,快要落到头上,一

着急,右手仙剑左手骨朵,连挥带打同时并用,双双齐中。那烟光中杂有几粒带有豆大

微光的黑影,吃剑光一挥,先自散乱,剩有十之一二,吃骨朵打个正着,“波波”两声

极清脆的巨响过处,立即消灭碎散,坠落地上。起初被三人斩断的大股烟光,前一半四

散飞坠落地消灭,后一半出来极快,回去也极迅速,却是聚而未散,电射星投,直往洞

内收去。三人胆力愈壮,忙追到洞口一看,祭品仍在原处未动,还是活的,洞下面烟光

已然敛尽,隐隐闻得洞底深深叹息之声凄厉悲酸,甚是难听,弄破石卵所发出来那股又

腥又秽的恶臭之味比前浓有百倍,触鼻慾呕。三人只略向洞口下看了一看,便禁受不住,

几乎将适才吃的盛筵当了祭品吐向下面,来个还席,连忙纵开,互商进止。

  筠玉首先发话道:“我家大人还要我呢。妖怪不怕,这般奇臭实实难闻,谁要进洞,

还不把他熏死才怪!”林旋也觉洞底叹息之声,妖物不过惊退,连伤都未必受着,适才

是动手得快,没被它那烟光罩住,才得无事。洞中是妖物的世界,不先打好主意下去,

彼暗我明,弄巧叹息声就许是它诱敌深入之策,怎又冒昧自取其祸?再者这般奇臭也受

不了,好在它当日还要出现,正可在外守候,不弄明白决不妄人。守到夜来出现自不用

说,如若就此不出,过了今晚,明早入洞便无妨碍。至多再候上一日,明日正午入洞,

将前见产卵石怪用剑斩碎,然后搜查全洞,一起用仙剑给它毁灭,岂不有功无过,决无

差池?和毛、余二人一说,筠玉天真,童心未净,更想暂时留着妖物,索兴看了晚间奇

景再除才好,闻言正合心意。余独也点头称善。正要举步同回,忽听身后群蛮欢呼声中,

似有芹芹急喊乃侄之声,回过头一看,雷行捷已倒卧着,终无动静,闻洞底仍有叹息之

声,臭味比前更盛,离洞十丈便难立足,强屏着气跑向洞口,也只能略望即行,稍久便

觉头昏胸闷,只得退回。蔡氏夫妻带有大批酒肉菜肴于粮糌粑,就在当地掘了火池,支

起火架烤吃。其余山民也都各自带有食物,纷纷席地食饮。等到吃完,已是瞑色苍茫,

黄昏日下。

  时当中旬,月亮正大半圆,不一会便从远山遥岑后面升起,清光所及,照得满山林

木清彻如画,惟独仙王洞地势低平,又吃左侧高峰阴影挡住,依旧是黑沉沉的。大家谈

笑方欢,山风吹动之间,似闻余独身有臭味,虽不浓烈,颇与洞底所发相似。细一查看,

竟从身后所插骨朵发出,上面还有臭汁沾染的痕迹,忙命人拿去洗净。这才想起适才曾

用骨朵打碎了两粒带有豆大的微光的黑影,当时曾听破裂之声。那东西定是妖物所产怪

卵无疑,因在日光底下,彩光只一点点,雷行捷曾用手去抓,也是中了此物之毒才行晕

倒。一问果然,并说那带星光的影子是个宝物,大如鹅卵,握在手中软绵绵的,用力一

握便破,旋闻奇臭,便即晕倒,醒来左臂尚自麻木,手上连洗多次仍有余臭未净等语。

  林、毛、余三人料知妖光为仙剑斩断,前半没有收回,四下散落,投地而没,许有

遗迹存在烟光可及之地。芹芹正过去,刚将他抱起似要跑来,恐烟光再出又有误伤,忙

即高声唤止,同取了地上骨朵追过去,雷行捷已然面如乌金,又黑又亮,人事不省了。

三人吩咐抱向冈上,取了山民所携水葫芦,由筠玉取出灵丹与他灌人口内。问起芹芹,

才知烟光起时,他人在险中,还是一味呆看,芹芹等在远处高声唤他跑回,也不知听着

没有,或许烟光发现太快,他见主人动手,也想学样,只见一团斗大烟光朝他头上飞落。

他纵得老高,伸手去抓烟中带有微光的黑影,同时又似在用骨朵去打。等烟光退净消灭,

赶去喝唤他为何不听招呼,人还没跑到,便听他喊了一声“好臭”,身子晃了几晃便即

晕倒。地上三人闻言,越料定妖光中有毒,还有奇恶极臭之味,哪敢造次!蔡野神夫妻

和全体山民目观烟光被三人剑上发出来的电光斩断退灭,人却无恙,连祭品也还健在,

方知正能克邪,三人身有仙法,奥妙非常,益发信服。山民更把洞中妖物恨入切骨,全

数跪拜欢呼,求仙客恩人务把妖怪除去,以免日后害人。蔡氏夫妻也口口声声感谢不已。

  三人告以心意,坐在冈上谈笑,静候妖光再现。直等到日色偏西仍未出现,雷行捷

仗着灵丹之力不久回生。三人又连去洞前探寻,左就无事,便拔出宝剑纵下冈去,借着

日月珠与仙剑光芒纤微毕照,遍寻妖物烟光飞落之处,想看看还有日前所见发光石卵没

有,除间或闻着余臭外,并没寻到一个。因那怪卵有形有质,已然斩落,妖物不能收回,

怎会沾土即灭?俱不知是何原故。妖洞大臭,懒得再看,仍然回到冈上。又过有个半时

辰,蔡氏夫妻见妖光久不出现,恐众人心焦扫兴,便命山民奏乐娱宾,在月下舞蹈唱歌

为乐。林、毛、余、杨诸人也愿一观本地土著风光,未加阻止。舞唱了一会,天将交子,

筠玉刚对众人笑说:“洞中妖物已然吓破了胆,再听外面这大声势,益发不敢出现了。”

众人还未及答话,忽听金花娘惊呼:“恩人们快看,妖光出现了!”众人侧转身顺她指

处一看,仙王洞底忽有数十团其亮如银的明光上下飞舞而出,此升彼降,升沉跳掷,往

复不已,看去那么亮的明光,荧荧慾活,却不能照见东西,近洞一片地仍是黑的,暗影

中看去分外觉得奇观娱目。林、余二人拔剑慾起,筠玉想起蔡氏夫妻所说,这不过是奇

景初现,还有奇丽绝妙之景相继出现,一面阻住林、余二人,稍缓一时,先饱了眼福再

作计较,又猜妖光忽出是被乐声引上,力嘱蔡氏夫妻不可住了乐舞,以防妖光隐去。

  众人注视了一会,那数十团银光倏地流星陨射往下一落,全都收去。又隔了一会,

正恐它不再出,忽又是数十团碧绿光华升起,与前一般上下跳掷。筠玉才放了心,知道

妖光必照蔡氏夫妻所说,先变幻彩色相次出现,最后五色毕呈现出奇景,等它将收未收

之时,除它未晚,便和林、余二人约定好下手时刻,一同驻足观看。果然那妖光一会落

下,又变成深红颜色飞起,入后由红变紫,由紫变黄,由黄变蓝,由蓝变青,由青又转

为白色。初出时好似存心试探,升落俱慢,想因无人惊扰,每变一色便加快一些,变到

由红转紫,越发隐现得快,明光上升才只俄顷便即飞落,晃眼工夫,重又变色升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九回 火树银花 积秽妖氛 飞木难 龙飞凤舞 通灵剑 气走青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蛮荒侠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