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侠隐》

第二○回 绿野柳如烟 地胜桃源逢隐士 绣坪花自染 筵开水阁话飞儿

作者:还珠楼主

  筠玉答道:“我们都没留神,这事太奇怪了。如是天雷,天上连一点云丝都没有,

并且我明见它从东路横冈之上斜打过来,我还当是妖巫闹鬼,放出来打我们的呢,吓了

我一跳,过后又扫荡得那般干净,只一转眼的工夫,不特妖巫打死,妖氛尽散,连空中

的邪火妖光,那些飞虫恶蛊,全数一时消亡。我小时随家父在洞庭湖边,亲眼得见雷劈

过人和大树,家父还说雷火无论劈人劈物,都是电光一闪自天直下,绝非今夜情景。如

说有什仙人奇士相助我们,四面都查看到,又不见一点人影。你两个进洞时,我想着太

奇怪,跑回冈上,山民早已退到神泉池左近,一个不在,查遍全冈,只峰尾上边新倒了

一块大石笋,似被大雷震倒,此外毫无可疑之状。本想喊过他们来问,因你适才语气颇

像要山民畏服我们,乐得借此故示神奇,到口止住。你可觉得有些异样么?”林。余二

人也觉奇怪,只想不出是何原故。当下想好言语,一同往回路走。

  蔡野神夫妻遥遥看出三人大功告成,已率全体山民欢天喜地奏乐迎来。大家见面,

三人索性冒了全功,并说妖巫如何厉害,连雷火也是三人所发。众人原都认得蛊火,亲

见林璇放起飞剑在空中扫荡,后来银虹下坠,火蛊成群往冈这面飞来,众人害怕,一声

呐喊方要奔逃,便听霹雳响动,雷火弥空,将恶蛊一齐震死,接着便奏全功,闻言自然

深信,感激畏服无以复加了。筠玉又说:“恶蛊俱是三五尺长短不等、奇形怪状、神态

狞恶的虫蛇之类,现俱死去,落在冈前草皮之上,还有洞外妖巫与洞中石怪的残石遗骨,

可命人即速用火焚化成灰埋人土内,免留后患。”蔡氏夫妻连声应允,命人即速依言办

理,如飞去讫。

  三人见天色渐明,催促回寨,略进饮食,当日即行上路。蔡氏夫妻再三挽留,又率

全体众人跪伏不起。林璇一想,起初原以为当时可以成功,不想又闹了个整日夜,除杨

氏父女半夜归卧外,余人多半累极,就上路也觉力乏。三害两除两收,诸事办完,也不

争在这一日,还是休歇个足,大家养好精神,走时多赶些路的好,便答应无论如何只注

这一日,明早再不放行就要恼了。众人齐声欢诺,众星捧月一般将三人拥了回去。抵寨,

杨氏父女也因三人久出不归心中惦念,一夜无眠,正在盼望,想着人打探呢,见面自然

又是一场欢叙,照例用罢盛筵。三人因昨晚除妖,比起铁锅冲之行还要费力,人已倦极,

再三力嘱,现须养神安眠,夜将一席移到半夜起身时再用,用完乘着微明上路。蔡氏夫

妻只得依了,大家各自安卧。蔡氏夫妻又拉了杨氏二女前去相助弄菜,准备饯行,一切

停当,才放杨氏二女归卧,主仆十一人这一睡,直睡到当夜于未丑初,杨氏二女后睡的

都醒了,才一个个养足精神,睡醒转来。蔡氏夫妻感恩心盛,始终不曾安歇,到处命入

搜罗酒果食品,安排赠送礼物,早在门外恭候,等到一行起身,接上洞顶,重率众人跪

谢入席。宾主尽欢,开怀痛饮,并把这一天定为全族的恩日,名为谢客节,每年今日举

行盛典,设下酒肉,望空谢客,礼节甚是隆重,由此流传下去,这且不提。

  席散,三人吩咐随行人等整顿行装,蔡氏夫妻又献上礼物,共是两担腌鲜和风干了

的猪牛羊鹿野鸡之类,两担青稞和蒸熟了的糌粑,五十斤金沙,一百斤银块,十二匹绸

缎,春桃等六人与芹芹姑侄备有馈送,并派了十名健仆随行抬送。三人再四坚辞,尤其

谢绝派人相送,两下争执了一阵,勉强收下了食物和五十斤金沙,谢了银块绸缎,只允

送行出境,不允随去。议定收拾好了,告别起身,天才现鱼肚色。除雷大锤重伤甫愈,

筠玉故意说他不可见风,不令送行外,蔡氏夫妻率了手下一多半山民,亲身送到百里以

外,几经三人再三谢绝,催归,才留下十个送往前站,率领众人依依含泪拜别而归。

  这一天,一行赶走了三百多里,走到日落,觅地支好行帐,进食安歇。第二早厚犒

十人,坚辞遣回,重又上路。晨光稀微,轻风拂面,加以沿途垂杨夹道,风景甚佳,山

光水色,鸟语花香,人行其中,宛如画里。大家互谈连日所经诸异,无一件不是侥幸成

功,出于意料之外。那暗中相助剪灭缠藤寨人的两个白衣少年男女,神龙见首,已经来

得奇突,最令人不解的,尤其是那晚击杀妖巫恶蛊的大雷火。事后屡问蔡氏夫妻和众山

民,也只说以前单真人在洞中出来,曾顺横冈往孤峰高处走去,在峰腰上耽延了不多一

会,嗣因蔡氏夫妻率领山民赶来接应,顺峰尾往上呐喊追杀,才回身下峰,挥动大袍袖

将众人打散,折辱了蔡、雷等三人而去。那停留的地方似离雷火发处不远,可是只震倒

了一很大石笋,并无遗迹可寻。大家谈说寻思,断定决非天雷,却想不出是什么道理。

  筠玉忽然想起白衣少年男女曾说,仙师锦囊注明时日,要在赶到万柳山场之日,见

着那人才可开看,这条路一行中十人倒有九人不曾走过,地名更不清楚,知道哪里是万

柳山场,那人是谁,近日杨柳甚多,成林夹道,为人山以来所仅见,莫要临近错过。忙

取出锦囊一看,离开视日期只有三天。大家都留着心,无奈沿途空山寂寞,不曾遇到过

一个人迹,山凹溪谷之间虽然不时发现山民所居的寨洞崖楼遗迹,想因地近铁锅冲,受

了孽龙之害,大半烧毁坍塌,成了废墟,除偶见枯骨残骸暴露而外,一无所有,简直无

法探索。

  大家又走了一天,那一带地方新发生过一回野烧,迥非前数日途中花红柳绿水秀山

清气象,童山如濯,遍地焦枯,加以雨水之后霉腐之味触鼻,时见烧残林本又焦又黑,

枝叶俱烬,仅剩树干搓讶,和焦炭一般,高高矮矮粗粗细细兀立于原野之间,间或发现

一些青草山花,不是被野火的枯黄萎了无生意,便是经雨新生又瘦又小,随风摇曳娟娟

可怜,这两下一陪衬,越显得景物荒寒,令人闷损。走了一会,竟未遇到过一样生物,

大家都觉难受。只得脚底加劲,向前急走,连打尖歇息都无心思,宁愿暂忍饥渴,恨不

得早将这一段穷山恶土走过。

  一口气跑了数十里,偏生前面以前又是丰林茂草之区,焦木枯草,成丛成聚,地面

积得甚厚,低的地方业已霉烂,高处于的劫灰甚多,人行腐烬之上,燥湿既殊,松紧不

一,一不小心踏在极糟极烂的地方,腿便陷了下去,等到拔出,往往自膝以下总是秽污

狼藉,霉臭熏人,遍地皆然,又没法去弄净它,已令人万分难耐。加上天又有风,高处

存积的劫灰因风飞扬,满天乱舞,常似一大片黑云当头罩下,闹得众人满脸污黑,遍体

灰尘,行李担上灰积寸许,来时连气都透不过一口。杨氏父女坐在山兜以内,足底无妨,

上面可用布单蒙住,比较最是便宜。林、毛、余三人俱是力健身轻,其捷如飞,见有一

人上当,知道路难走,各自运用轻功提气急行,除风灰难御外,尚不致陷入污秽之中。

只苦了春桃等男女七人,分抬着山兜行帐,兜上俱搭有衣物用具之类,本就不轻,再加

上铁锅冲所得和众人所赠五十斤金沙以及别的粮肉礼物,凭空添了六七百斤分两,人却

只添了芹芹一个。按说六入个个多力善走,即使再加上几百斤重,走那极险峻的山路也

未放在他们的心上,可是走到这种污糟稀烂的地方,脚多踏在软处,纵有力也无处使。

一路陷拔颠顿,都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稍一张口缓气,一个不巧遇到狂风,便闹

了一嘴的臭灰,喷吐不迭,双目迷糊难睁,耳鼻四孔也都塞了不少进去,互相怨天恨地,

其苦不可胜言。

  林、毛、余三人因畏风灰侵袭,见风从对面刮来,只有跑过这一片灰地方可无害,

知道来路平安,沿途人兽之迹俱所未见,决不致从后面发生事变。春桃等行走不快,如

若相候同行,白跟着多吃苦头。筠玉首先提议:一任春桃等落后缓行,赶到前面去等,

以便早些脱离苦境。林,余二人也都称善,脚底一着力,如飞赶了下去,春桃等自然越

发落后。还算污湿之路不长,走过二三里便到干处,风势也逐渐小了下去,没有先前那

般苦难了。

  雷先捷因林璇怜他年幼,不令携抬东西,只空身行走。当三人起步时,他正随着芹

芹同行,忽然想起了三人没带干粮,为了风沙积土,从早至午未只进食,此去前途难免

饥饿,岂不仍须往回赶?否则等众人追上要到几时,岂不饿坏了肚子?一心想讨主人欢

喜,恰巧芹芹抬着粮肉,匆匆一说,抢起一袋糌粑、一袋熟肉,往身上一背,拔步飞跑。

雷行捷虽然生具异禀,力健身轻,要追林、毛、余三人如何能追得上?加以淤沙松浮,

积秽载途,不会轻身提气之功,阻碍横生。先追时相隔不过二三十丈,一张口声还未出,

先闹了满口臭沙子,不敢再喊,三人又没回望相候,不消片刻工夫,只见到三个小黑点

在前飞驰,相隔老远,渐渐连黑点也看不见了。行捷心急如火,一见脚踏干处,益发奋

力狂奔,紧紧追去不提。

  且说三人跑出三十余里。见前途高山阻路,上下仍是黑的,且喜路于风息,山上无

什焦木,或许野烧至山而止。正走之间,筠玉忽然想起前事,唤住林、余二人道:“昨

日遍地柳树,我就疑心已离万柳山场不远。今日遍地枯焦,柳树不见一株,要错过了才

糟。”林、余二人被她提醒,也恐将路走岔。后一思量,顺路行来方向不差,屡次升高

眺望,并无人烟,不似错过神气。三个都不愿再往回走这条穷路,互一计议,前山相隔

不远,且到山顶看上一回再作计较,于是又往前赶。等到山上一看,山那边乱山杂沓,

草木枯焦,仍和来路一般,到处都是野烧痕迹。细察地势,正是日前向蔡野神问路,所

说通往云龙山的山径要道铁链山,又叫作野熊窝的方向路径,一点也没走错。再一看去

路,无论翻山或是由山下绕过,都得经过乱山中一条里许长的夹谷,尽头处被两边排天

峭壁遮住,看不见途径,谷径也与蔡氏夫妻之言相符。思量无计,只得下去探查。谷径

甚狭,不能并驾,两边峭壁越往前越高,正料前面不知有多少崎岖险峻的山路,谁知两

边峭壁到了尽头处,忽似刀切一般截断,谷径到此,稍向右曲一拐弯走出去,忽呈奇景。

  迎面一峰孤立,正对谷口,将去路分成两条。左边一条挨近那些乱山,草木枯焦,

一眼望过去都是黑的。右边一条乱石纵横,夹在孤峰崖壁之间,前行只数武,豁然开朗,

土平地旷,草木丰茸,又是处处垂柳,因风飘拂,杂花乱开,五色缤纷,最奇怪是连日

山行未见人迹,这广原前面=两旁林木繁茂,并列成行,中间却有一条直路,绝似人力

所为,否则无此整齐。三人起初未听蔡野神说明,只说过山出谷便是正路,以前还有生

蛮聚集。可以投宿,如今不知有未。不意生人未遇,却发现了岔道,两路分歧,各自东

西,不知该走哪条为是。好生委决不下。

  后来筠玉因又发现许多杨柳,颇符前言,便说:“锦囊开示期近,单真人既注时日,

必有前知,这条路必离万柳山场不远。”林、余二人俱觉言之有理,只是后面还有多人

未到,恐其走迷,意慾相候,等大家到齐同行。筠玉一心想早探得万柳山场下落,看广

原最前面气象蓊郁,似有人家,急慾一知就里,执意先行。林璇近两日见余、毛二人神

情落落,没有往日亲密,心中不解,见筠玉独行,余独没有言语,便说:“此地有人家

也是生蛮一流,性极凶野。筠妹一人前往纵然无碍,到底势孤,再者一有变故,我们后

面的还不知信,难为防备。既要先行,余大哥可跟了同去,一则多一个人相助,容易得

手。设见势盛,也可分人急行归报,早作准备。我往山上等他们去。”筠玉虽然聪明,

人却直性,当时决没想到林璇不与偕行,令余独守候众人,却令随往,别有心意,反倒

高兴,催促余独快走。余独是怎么都可,随了便走。

  林璇回向来路山顶上居高下望,待了一会,因被里许外山角挡住,望不见众人影子。

默忆来路和众人脚程,尚不该到,又下山入谷。援上谷旁峭壁一看,毛、余业已没入茂

林烟树之中,不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回 绿野柳如烟 地胜桃源逢隐士 绣坪花自染 筵开水阁话飞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蛮荒侠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