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侠隐》

第二四回 鬼影幢幢 古洞深宵歼巨憝 滩声浩浩 长江千里送归帆

作者:还珠楼主

  太冲等一行四人越过小溪,径往洞中走去。入洞一看,石地平整,洞壁上奇石磊砢,

钟rǔ四垂,地方又深又大。太冲立即行法,在钟rǔ石屏之后放起几点法火,掩映摇光,

山外看内,颇似里面住有居人簧灯夜聚情景,一面悄命半翁守伺洞门右侧,目注对峰,

无论是人是鬼到来,先故意让他略微窥探,然后猛然追出,用太乙神火将他惊走,俟其

去远方止。半翁领命,在洞口候有顿饭光景,先见峰上树林中鬼鬼祟祟现出一人,探头

朝洞这面连试探着张望了好几次,未后忽然纵起,慌不迭地一溜烟往山口外跑去。正以

为敌人已逃,不会再有动作,忽又见溪对面似有一黑影晃了两晃。洞中阴黑,洞外斜阳

衔山,犹未全坠,天苍浩碧,微有疏星,晴光尚明,外观极真,内视极晦。半翁藏处绝

秘,鬼影似已防到敌人能看得出他,并不急于过溪,直到在草树间连隐现了数次,方始

现出全身。

  半翁先只当是一晃眼间,丛草里又钻了一个出来,好似伏伺己久。定睛一看鬼的形

相高矮,竟是和刘炯同归寻找太冲父女在坡下途中所遇的两鬼,想因将要赶到坡上,便

见许多鬼伴俱被来人看出打败,就隐向坡后丛草之中,没有露面。原意等太冲等行时尾

随,看明落脚之所再行归报,或是竟自下手独建奇功。太冲等过溪时知道厉害,恐被发

觉,一直隐而未露,直等了好一会,才行试探着一一出现。实则太冲只防对峰遣鬼来探

虚实,不知对峰两人乃顾、胡二恶门徒。此行乃是恃强贪功,向二恶讨了二十个恶鬼,

由江旁顺道入山搜寻太冲踪迹。因行时二恶再三嘱咐太冲厉害,命他持着鬼节率领遥制,

不可近前,以免太冲制不了鬼却制了人。二徒本不知太冲住处近在青城,乃是二恶耳闻

和猜想,追踪到此还拿不定,见那峰孤高可以四望,临时忽又胆怯,各在峰顶觅地潜伏,

遣鬼四出,搜寻长发长身,带着一个美貌少女的老者,群鬼精灵敏捷,不久便遇到太冲

回转,因门户封闭走出闲眺,无奈湘玄身有辟邪宝珠,不敢近前,在自远远围伺了好一

会。二徒见群鬼老不下手,遥用鬼节催促。群鬼便推出二鬼向二徒报信,等到回坡,便

被李、刘二人惊退。

  太冲并未防到鬼物近在咫尺,二鬼如当众人入洞之初尾随探看,早已得了虚实回去,

二恶怎会同时落网?偏又吃了过分精灵诡诈的亏,见众人久不出洞,认定居此无疑,前

往窥探,现身之后还怀着鬼胎,不敢遂进。半翁知鬼胆已然吓破,始终不去睬他。二鬼

见无动静,才乍着胆子飞过溪来,行抵洞侧刚一探头,看见洞深处的火光人影。半翁更

不怠慢,倏地一纵身形,大喝一声,冲将出去,手中神火似雨点一般发个不已。这种恶

鬼得势如虎,失势如鼠,吓得鬼胆皆裂,抱头鼠窜,御风飞驰,往前逃去。里面太冲已

将埋伏布置停妥,闻得半翁逐鬼之声,已率湘玄。刘炯一同追出,手一指,在洞口外设

下禁法,跟着大喊:“贤婿快追!”三人一同随后追去。

  鬼行何等迅疾,太冲等本不想将他们追上,一会追到山外,鬼逃已远。太冲则将三

人唤住,忽然失惊,喊声“要糟”,忙往家中飞去。三人疑又生变,连忙跟去,回到茅

蓬,左才正在倚门盼望。太冲急跑进房,见法架上各物井然,并无异状,方始放心,连

道“幸事”。从人问故,太冲道:“我真疏忽!这些恶鬼俱是我仇人杨妲所炼,专惯盗

人宝物法器,适才发现时因在坡上,没想到我曾回家一行,门户虽经贤婿封锁,左才回

时已然开放,室中尚有我不少要紧东西,尤其那面修罗幢关系我他年成败,如被盗去献

与仇人,我等焉有命在?我在山洞设伏,原是故把那洞当着我家,引他来袭,以为诱敌

之计,耽延多时。还算天幸,没有中了道儿。看这神气,这些恶鬼必在我离开茅篷时途

中相遇,先后差了一步,不知我住此地,未曾来此,否则早被他们分出数鬼,从从容容

给我先盗走了。只奇怪照贤婿说,早就遥见群鬼合围在我们父女身侧多时,何以等你二

人到来看破之后再后下手呢?”

  半翁道:“我看那些恶鬼起初远远围住你老人家,不住交头接耳,此窥彼探,慾前

又却,似乎湘妹稍离开岳父两步他便跃跃慾进,等湘妹一挨得近些又复止步不前,意似

焦急,直到岳父走离湘妹远了才一拥齐上的。至于湘妹,始终在她离身五六尺以外没有

走近,似乎有点害怕之状。小婿先也奇怪,这时对”想起,莫非她身旁带有仙人所赐蛟

珠的原故吧?”太冲早上初回,倦极思息,午后忙着出门,不曾细看二珠,闻言命湘玄

取出一看,果然经仙人用玄门妙法炼过,与寻常宝珠不同,半翁之言料得不差,忙命收

好。半翁因自己目能见鬼,刘炯身有灵符,遇上也属无害,只太冲还要时刻行法护身,

许多不便,心感岳丈救命之恩,定要将自己那粒赠与太冲。太冲自不肯受,嗣因半翁辞

意坚诚,只得暂行借用,他年劫后再行送还。刘炯一日未食,适才忙着寻人,半翁行时,

曾嘱左才在家准备停妥。此时已然天晚,该吃晚饭,饭后还须对付妖人。

  大家胡乱一同吃了一饱。太冲忙将法坛搭起,命李、刘三人当门防守,以备万一。

自己设下镇物,披发拔刀,上坛行法。半翁看坛上禁制之物乃是一堆新取来的碎小山石,

另外有一发网张在上面,桌上一大碗清水。太冲上行完了法,手掐灵诀朝碗一指,碗中

的水便是一股细泉喷起,落到桌上,横在石堆前面,堆起寸许多高一条,宽只寸许,长

有石堆三倍,凝聚不溢,流到尽头处,另一空碗接着,流行不涸。网下石块大小散列,

中藏奇门妙用,内中或卧或立放着几根竹签和一些零碎竹木制成的小块。

  太冲瞪着一双眼睛,注视那横亘石前的流水,口中念咒,约有刻许工夫将法行完。

下坛到门外看了看,知半翁好奇,笑对他道:“贤婿,我想恶鬼去时没有回头,这里又

没来过,地僻难到,定当我们住在洞内。我今夜所用乃大阴摄形之法,最是恶辣,湘女

已得我所能十之八九,只此未传。二恶未至,必在拥妓为乐或是另有诡谋,因我恐遭天

罚,此法轻易不用,连此才得两次,二鬼必然不知。适才只要有一人闯入破法,我便七

窍流血而亡,故非有人防守门户不可。现在诸凡停妥,二恶同手下恶鬼子夜以前必到。

我们百无可虑,仍借贤婿法力将门户封锁,同上法坛,看我网中捞鱼,以博一笑如何?”

半翁巴不得一开眼界,忙即将门关好,如言封锁。大家都上法坛,围桌而立。

  太冲为使大家看个直切,抓起一把香灰洒向桌上,持咒一禁制,再叫众人细看。桌

上立现山石林木之形,宛然适才所经过的一带山地小影,那堆山石也变成了一座山洞,

桌上那条流水便是小溪。洞中人影往来,坐立动作,有一个竟与太冲身容相似,只里面

添了一座法坛和动用的家具,不似先前荒凉之状。大家都觉有趣,待了好一会不见动作,

李、刘二人俱猜二恶见恶鬼无功反有伤亡,青城山号称仙灵聚集之所,金鞭崖为青城派

剑仙所居,更是名闻遐迩,许知难而退也说不定,否则已交子时,为何不至?太冲含笑

摇了摇头,又待有半盏茶时,忽然取出一面铜镜往前一掷,脱手飞出孤悬空际,又一一

细看了看桌旁几上陈列的十几件神刀、法器之类,然后一指桌上山路入口,再指那面铜

镜,命向镜中观看。自己取了两件法器,握刀而待,意似大敌将来,先事预防之状。

  半翁看桌上山林掩映中似有四条极小的白影,带着四五十条黑影,大才如米,脚不

沾地,贴着桌上假形凌空急驰,知是二恶率鬼进攻。忙再朝前一看,那面三寸古铜镜已

变成二尺大小的一团圆光,明如满月,悬在香炉之上,光中景物正和桌上情形一样,只

是望去其深无际,人物均和原形一般大小。二恶为首,身后两个童子和数十恶鬼蜂拥疾

行,人走到哪里,镜子也照到哪里,一段段的山石林木马灯般闪过。二恶师徒俱穿道装,

相貌狰狞,丑恶眉目毕现,甚是真切。但除半翁外,余人仍看不见那些鬼影。太冲算计

二恶、群鬼行抵洞前不远,便将桌上发网收口,指给半翁,吩咐如见群鬼齐到此网所及

之处,就将网口一收。二恶来者不善,单凭假形与敌恐不济事,尚须亲自遥为主持,免

使一人一鬼漏网。半翁领命,目不旁瞬,注定镜中。太冲又命刘炯手持怀中灵符,一闻

招呼,速取出向桌上白影罩下去。

  刘炯也领命准备之后,又过了一会,镜中人鬼方到洞前。起初并未人洞,二恶各在

隔溪石上坐定,两个门徒各持长幡分列两旁。这时洞中法坛上现出太冲父女正在持剑行

法,另有两人背朝里睡在榻上,乃李、刘二人的幻影。二恶向洞中望了一望,一个面作

狞笑,一个手持令牌,嘴皮微动,朝众鬼一指,便有三十六个恶鬼分成四面将山洞遥遥

包围,当前九鬼径飞过溪去,伏身洞侧,慾人未入。还剩九鬼立在二恶师徒身侧,朝洞

内指点欢跃。二恶遣鬼之后,一同伸手拔刀朝洞内一指,便有两股烈火朝洞中飞去。这

里太冲早有准备,也忙把手中刀掐诀一弹,洞中幻镜的刀也有一团火光飞出,两下接住,

斗将起来。二恶知不能胜,又令二童招展长幡,镜上立时狂风大作,沙石惊飞,山洞似

要坍塌,四外群鬼也纵跃欢笑,作势慾入。太冲见状大惊。一面令李、刘二人速作准备,

候令施为,万一不济,也不管能否一网打尽了。随说,手中早已取了七粒法米朝桌上掷

去,镜中风沙顿息。太冲见状稍喜,回手将几上备就的几十根竹签取了两枝,口诵禁咒

用力一撅,镜中长幡忽然折断。二恶见妖幡被破,益发大怒,起身堵住洞口暴跳,意似

辱骂。太冲一间,说是鬼数共四十五个,多半入了网下,还有九鬼和二恶师徒隔溪未过,

尚在网外未进。半翁知二鬼狡猾,这般行径,必还有辣手在后,如下冒险将他诱过溪去

赶速下手,久必生变,反而难制。当下将禁法催动,镜中太冲父女便持神刀缓步而出,

通体俱有护身法火围住,和真形完全相似。这时双方发出来的烈火已渐消灭,同归于尽,

太冲父女幻影方一离洞,两旁恶鬼想因洞中有人能见鬼影,尚在迟疑不前,禁不起二恶

手中鬼节频挥,暴跳不已,只得试探着走了进去,嗣见洞中二人面壁酣睡不醒,才大了

胆纷纷抢入乱奔向法坛之上,见物就抢,太冲父女幻影到了洞外,与二恶相对戟指骂了

几句。二恶刚往囊中取出一物,未及施为,太冲父女幻影忽似发觉有警,拔步往洞中跑

去,二恶手中宝物也跟纵放出,乃是两团梭形般的黄光。幻影奔入洞内,二恶似为太冲

神色所动,又当群鬼得了手,一指黄光,舍了湘玄,直取太冲;人却双双越溪而过,身

后九鬼和那两个该死的恶徒也相纵跟踪追去。

  半翁全神贯注镜中情景,目力又强,一见人鬼全数到了网下,知已大功告成,不等

太冲招呼,便把手中网口一收。镜中二恶追时,正值群鬼纷乱抢夺之际,一见尚卧着二

人,似乎有了警觉,刚把手一挥,意慾退去,一片黑云己然当头罩下。二恶群鬼想是知

道上了大当,内中一个把足一顿,取出一个水晶球,掐诀诵咒便要掷去。太冲因是大功

垂成,险期己过,一时疏忽,以为二恶智穷力竭,人鬼行即就缚,目注镜中,正在掀髯

得意,没有防到二恶看出他使大阴摄形换禁之法,身已落网,自知无能幸免,顾绶章更

是急怒攻心,竟将前师向真元生平惟一至宝人我相晶球取出,意慾与太冲父女同归于尽。

  这球有无穷妙用,能随己心随形幻灭,使人碎裂四体血肉纷飞而亡,用完一持禁咒

仍可还原,向真元恃以横行多年,死时顾缓章前往收尸,恰好敌人不知他身有“此宝,

不曾收去,此次如非想要湘玄生擒,早已使用这球,只一被他行法掷碎,二恶、群鬼已

然困住固难得脱,可是那座山洞连同这座法坛和太冲父女、刘炯他们三人,除半翁未见

过面不知形貌,想象不出形摄不去外,全要震裂而死。幸是刘炯深知此宝来历,起初还

以为被杀死向真元的剑仙得了去,一见顾缓章取出,不由心胆皆寒,不等他行法下手,

便将灵符往石堆下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四回 鬼影幢幢 古洞深宵歼巨憝 滩声浩浩 长江千里送归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蛮荒侠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