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侠隐》

第四回 病榻话前因 肠断大涯 思亲何处 穷荒欣奇遇 心存故国 投老来归

作者:还珠楼主

  “我庶母病中打了半夜,连杀三人,力已用尽,快要死了。我正要去唤人取些汤水

来,我庶母连忙摇手止住,命我将耳朵凑上前去,对我说道:‘你原不是我同你爹爹亲

生。自从你祖父、爹爹打败猎虎寨,我嫁了你爹爹,夫妻十分恩爱,当年便怀孕。到九

个月上,我同你爹爹冬天出去打猎,顺着虎迹走到前面山口,天降大雪,山路大滑,时

光已晚,恰好路旁有座岩洞,想到洞中住一夜,明日回来。我怕你爹爹冷,也没对他说,

一人出洞捡了些枯柴,准备生火取暖,回洞时节,一不小心跌了一跤,痛晕过去。醒来

一看,你爹爹手上抱着一大一小两个小女孩,用一个绣花包袱包在一起,正偎坐在我的

身后,火也被你爹爹升好。我以为是双生,很喜欢,只不知你爹爹从哪里得来的花包袱。

你爹爹因我产后气虚,也不肯明言,只是笑。先原打算坐到天明就走,不知怎的竟会双

双睡着。

  天亮时,忽然觉得身上又热又沉,睁开两眼一看,原来是一只浑身黄紫花斑、吊睛

白额大老虎,正盘踞在我夫妻面前,两只前腿恰好搭在我的身上,所以觉得异常沉重。

彼时你爹爹也惊醒转来,我们都吓了个魂不附体,知道这种猛兽不大爱吃死人,想必是

见我夫妻睡着,错疑已死,所以不曾伤了我们性命。我在虎爪之下无法逃避,索性装死,

等它自走,一面悄悄去摸放在手旁的刀,准备万一。正在这危险万分之际,忽然想起昨

晚所生的两个孩子,以为定被猛虎吃了下去,不由又恨又急。我便趁你爹爹睁眼偷看那

虎时,朝他使眼色,意思是想叫他也去将刀摸在手中,两人合力,抽空腾起身来将那虎

刺死。正在用眼睛示意,那虎忽然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张开血盆大口,打了一个呵欠,

转过身去,重又蹲下。当它起身转侧之际,我同你爹爹看它磨牙伸舌,以为要来生吃我

们,正想就势纵起给它一刀,忽然一眼看见虎肚皮下还吊着一样东西,定睛一看,正是

那个绣花包袱,内中一个小孩正含着虎rǔ不放。那虎好似怕伤了小孩,起身时动作很慢,

直到它转过身去,才轻轻将头一个吊在rǔ上的小孩挣落,又将rǔ*移给第二个小孩吃。

头一个小孩吃不到rǔ,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因为每排虎rǔ相隔约有尺许,两个孩子包在

一起,无法同喂。那虎听见小孩哭便着了忙,又挣脱第二个去喂第一个,第二个也哭,

它又去喂第一个。这样好几次,那虎好似不耐烦起来,忽然张开大口,似乎要发威狂吼,

还未吼出,又自己收拢,站起身来,往洞外只一纵,便出去有十几丈。一会工夫,只听

虎啸连声,震动山谷,渐渐越听越远。我同你爹爹先想伺便杀它,及至看见它并未将小

孩吞吃,反倒拿虎rǔ去喂,知道我们两个孩子必然是神女下界,不由看得呆了,未及动

手,那虎已自己跑去。急忙赶过去将小孩抱起一看,绣花包袱上竟有许多虎的牙印,当

时也不及再说什么,恐那猛虎把我们生的孩子当它生的小虎看,等它回来走不脱,当下

由我抱了小孩,同你爹爹往回路飞跑。快要跑进山口不远,忽然后面猛虎狂啸,登高一

望,果然是那只吊睛白额大虎从后穿山越岭追赶前来,知道它是想抢回两个孩子。我们

夫妻慌得没有法,你爹爹本领不济,我又是在产后,昨晚今早水米不打牙,雪又大天又

冷,又跑了一大截山路,虽然带有弓刀,终恐万一抵敌不住,反做了猛虎口中之物。因

那虎肯用rǔ去喂小孩,想来不会伤她们,万般无奈,才想出将两个小孩先寻地方藏了起

来。空身迎敌,将虎打死更好,敌不过时,它不见小孩在我们手内,必另去寻找,也好

得多。

  我本是将两个小孩藏在一起,你爹爹一定不肯,百忙中也未对我说出原因,由他将

那绣花包袱撕做两半,一半包一个,分两处避风雪的小洞内藏好,外面还用石头封闭。

刚刚藏好,那虎已越追越近。我夫妻故意又引它逃出去有半里地才回头迎敌。起初看只

一只老虎,谁想它身后还跟着一只比它较小的老虎,登时人虎便争斗起来。先前洞中喂

小孩的那只吊睛白额大虎,见我们手中没有抱着小孩,狂吼两声,连跳带纵如飞而去。

同我们斗的一只老虎,被我射了一箭又砍了两刀,毒发身死,彼时身旁带的毒箭已在昨

天用完,只剩下射虎的一技,又被那虎中伤时在地下打滚折断,不能再用。恐那只大虎

回来寻仇,无法抵御,急忙寻地方躲避起来。果然那虎回来,对着那只死在地上的老虎

狂吼了一阵,忽然长啸一声,拨转身往东路就追。我们藏身的地方甚高,远远望见前面

一个毛人手中抱着一个东西,看去好似包小孩的花包袱。那大虎追赶在毛人后面,连吼

带纵,飞也似的追赶,转眼之间便越过两个峰头,隐隐听得虎啸之声,看不见踪影了。

我同你爹爹急忙赶到藏小孩之处一看,只有一个还在,那一个藏小孩的洞口,石头业已

搬开,连小孩同那包袱俱不见了,情知是被那毛人抱走。我又心疼又力尽,一阵难过,

不由晕死过去。等到醒来,你爹爹和许多同族已将我抬回寨来。我见这孩子长得又白又

大,非常心喜,只可惜失去那一个。你父亲命许多人持了毒箭,山内山外搜寻了好几天,

慢说失去的小孩,连那猛虎、毛人也都寻不见踪迹,只得罢休。这个女孩便是你,因为

吃过虎轧,从小就力大身强,聪明伶俐。我只奇怪你长得有些像汉人,还不知道你不是

我的亲生。等到你有了两岁,你爹爹有一天晚上喝醉了酒,当着大婆娘(指正室)说出

经过真情,才知你果是汉人之女。原来我夫妻追虎,遇见风雪不能还家,打算在那洞中

过夜。我出外去取柴枝生火时,你爹爹忽然听见小孩哭声,寻到洞角,摸着一个很长的

绣花包袱,拿到就明处一看,原来包着一个女孩,相貌甚好,看出是汉人之女。正要等

我回来商量,偏偏我进洞时跌了一跤,晕死过去,接着也分娩了一个女孩。你爹爹急忙

之中用刀将脐带割断,将包袱打开,将两个小孩包在一起,然后将火升好取暖,用身上

带去的青稞酒将我灌醒,知道我劳不得神,也未对我说那包袱来历。等到我夫妻把一葫

芦酒喝完,抱着小孩双双睡去,谁也没想到那洞便是虎穴。那虎进来时,你父先被儿哭

惊醒,正见它进来,并不伤人,先奔洞角,想是见包袱不见,浑身虎毛一抖,正要发威,

一回身看见我怀中抱着的小孩,便慢慢朝我走来。你爹爹先时惊慌失措,没了主意,及

至见虎走到面前,才想起危险,正要用脚将我蹬醒,已来不及。那虎进前,先张开嘴将

包袱含去放在地下,然后将肚腹凑将上去。包袱中的小孩好似吃惯了虎rǔ似的,含着虎

rǔ吮咂起来。你爹爹知道猛虎不大爱吃死人,两只虎的前爪又搭在我二人身上,稍一转

动触怒了它,大人小孩都没了性命,索性屏气装死,等它自行迁开,再唤我纵身起来和

它拼命。

  不多一会,我也被虎惊醒。那虎因为两个小孩不能同时喂rǔ,小孩一哭,它不耐烦

走去,我们才得逃跑。后来听见虎啸,你父亲知它来追原来的小孩,来不及说出实话,

彼时又稍存了一些私心,便将包袱撕成两半,将你藏在虎的来路容易寻见之处,却将亲

生女孩另寻隐秘之处藏好。他的意思是我们亲生之女虽好,你也非常可爱,又加老虎肯

用rǔ喂你,定有神助,将来必有出息。想能将两个小孩都保全更好,如若不然,那虎将

你夺回。’也就不再伤别人了,却没料到老虎又约了一个同伴来。后来那只也是母的,

想是它见自己不能同时喂两个小孩,再去寻一个帮忙。那虎见我手中并未抱着包袱,留

下一虎同我们打,自己便去寻你,不料竟未寻着,反被一个毛人将我亲生之女抱去。我

听完了这一番话,虽然怪你父亲不该存私心,反把亲生女儿丢失,爱你的心还是日甚一

日。大婆娘却不然了,她因彼时没有生育,又见你父亲同我非常恩爱,好生不服。按照

本山规矩,凡是擒来汉人,应该是祭蛇神的,谁要隐藏不报,便是死罪。她知道你是汉

人之女,几次三番蛊惑你父亲将你丢到毒蛇涧去祭蛇神。你父亲如何能舍?反将她大骂

了一顿。还算她怕你父亲,没敢前去告发。又过了几年,你父亲被岑氏弟兄逼逃后寨,

你那块包袱因为绣工甚好,便改作了你父亲的肚兜,改的时候,看见里面藏有一纸血书。

你父亲和汉人早年曾常来往,可惜识字不多,只知你是一个姓林的知府之女。彼时大婆

娘已生下二狗,我也才生了你兄弟。你父亲虽不喜欢大婆娘,却喜欢二狗。因见岑氏弟

兄自相残杀,知道大婆娘将来必把真情对二狗说知,和你成仇,便想把血书留下,准备

异日她母子不能容你时,你拿着血书、包袱去寻汉人认祖归宗。大婆娘知道了你父亲这

番用意,以为二狗仍有做家主之望,对你仇视也渐为好些。谁知你天生神力,全寨敬服,

不久便诛了毒蛇,夺回前寨,隐然做了一寨之主。你父亲虽做大司,反仗我母女二人之

力压住众人。她越想越气,便趁你父亲那日酒醉之时,先用好言同你父亲说,要你父亲

在生前将血书取出,对你说明经过,由你出山去寻原来生身父母,把二狗正式作为承嗣,

被你父亲痛骂了一顿。后来想是越说越僵,又被你父亲毒打,这才母于二人狠心将你父

亲合谋害死。你父亲死后,我间你先后进房,看见你父亲手上拿着的一纸血书,便猜出

了一半。我知我娘家素来厌恶汉人,若知你非为我亲生,决不能像如今这般拥戴,并且

也不能在此存身。我要拼死去报你父亲的仇,你兄弟又小,别人更不配做全寨之主,我

又不舍你离我远去,所以一向不对你说明。今天我大仇已报,我死在眼前,你可将血书、

包袱藏好,连对你兄弟也不要泄漏。你如不愿在此,也等你兄弟长成能做大司,再行出

山认祖归宗。你那被毛人带去的妹子,左耳上有五粒朱痣,倘能寻见,便领她回来。’

说完,将血书包袱交付与我,才由我去唤兄弟来送终。她同我兄弟见面,未说了几句话,

全寨的重要头目都得了凶信赶奔前来。我庶母挣扎起来,略微吩咐了一些后事,便即死

去。我因她从来待我恩厚,又不便背了本山规矩当人哭泣,哀伤到了极点。当下我再将

嫡母弑夫又来行刺庶母的事重说一遍,连被我庶母刺死的人也推在她身上。我庶母平日

待人恩威并用,赏罚严明,颇得众心,大家听了她的遗言,对我愈增加了多少拥戴好意。

  “不多日子,我把本山的出产,命通汉语的同族去换来许多他们喜爱之物同牛羊鸡

鸭,分给他们喂养畜牧。过了两年,人人都富足起来。知道全寨信服,全没二心,渐渐

禁止他们残吃生入,假说有神托梦,说吃了生人,死后便下地狱。等到号令通行,又故

意叫亲信同族到省城去购买许多应用家具以及各种陈设。那些生蛮见了个个喜欢,我才

对他们说:‘这些东西全是汉人日用之物,并不难造。本山有的是木材,只需找几个汉

人巧匠,便可仿造出来大家用。别的东西,本山没有的,也可以拿牛羊葯材去和汉人交

换。”他们果然被我说动了心,推出两个人来,求我去聘请良工巧匠来教他们。我还故

意不答应,经他们再三求情之后,我才答应派人去请。我原是思念生身父母,才想出这

许多主意,使汉,蛮接近,好打听我父母消息同那张纸条上写些什么,但是我听庶母说,

汉人虽然表面文弱讲理,存心却是非常之坏,只知取利,背义忘恩。这野人山虽与省城

隔近,因为险崖峻坂,深沟峭壁,猛兽又多,生人进山,不是被野兽所伤,便是被生蛮

所杀,很少有人生还。万一那些巧匠知道我寨中虚实,报告汉官前来搜剿,为我一人私

念,却害了全寨生蛮,怎对得起人!话已说出不便反悔,只得推说:‘汉人最怕人多,

你们相貌凶恶,言语不通,他们一害怕,俱不敢进山来,就是勉强设法将他们弄进山来,

也决意不肯传授。你们一定要请,只有听我分派挑出十个通汉语的人去跟他们学,学会

了再转教大家。’众人对我自是言听计从。过了好几天,我才将主意想得周密稳妥。通

晓汉语的人仅仅也不过十几个,我自幼就爱听爹爹教我说汉话,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回 病榻话前因 肠断大涯 思亲何处 穷荒欣奇遇 心存故国 投老来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蛮荒侠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