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侠隐》

第六回 含沙射影 虎女忘恩 篝火天灯 狮王显圣

作者:还珠楼主

  “谁知好日子竟无福享受!那蓝牝牛被我兄弟推落山涧,只跌伤了一条臂膀。他在

山凹中因为无法上来,腹中饥饿,便去采野草野果捉蛇虫吃,无意中吃了一种怪草。他

又发现恫旁还有一个旱洞,他便住在里面,每日仍用野草野果蛇虫度日。转眼到了秋末

冬初,草木枯黄不能下咽,他越想越恨,又害怕要饿死。他却不知吃了那怪草之后力气

大足,身轻如燕。那涧崖峭壁除涧旁潮滩上生着许多草木外,崖壁上光滑滑的寸草不生,

只离地二十多丈有块伸出去的崖石。他几次想爬上去,用尽心力都未办到,早已绝了望

想。这日不知怎的,被他无意中着急一跳,忽然觉得身子纵离那块崖石竟差不了几尺高

下,便站好了地势,试一用力再纵,居然到了那块石上,还发现有路通到上面,不费一

点事,被他寻路逃了上来。他上来后,首先回到旧日巢穴一看,那里已变成了野兽盘踞

之所,知道手下人投降以后并无一人回去过。那野兽虽多,好在都是些狐群野兔之类,

容易打发。他寻了几件猎虎寨遗落下的兵器,打死了几个狐兔作为暂时的粮食,把其余

的也都赶走。先在旧穴住了数月,每日偷偷跑近我们寨前,想寻一个熟人打听消息。偏

巧这日遇见他旧日的一个最亲信的猎虎寨,先说他自己的经过,然后间起我们寨中详情,

知道不但那日我被他推下崖去不曾受伤,还将神姑夫妻收服,如今大家全很安居,过好

日子。他便劝那亲信替他传知他手下的那群猎虎寨,说他业己生还,并且遇见天神,给

他吃了仙草,身轻力大,一纵便有数十丈高,叫大家先订下日期,再定主意抢我们的山

寨。那亲信倒也聪明,知道这些猎虎寨自一归降了我们,不但没罪受,还很享福。我们

待人又不分客主,十分恩厚。谁也不肯再背叛我们,重去受那蓝牝牛的虐待。我们稽查

又严,凡是猎虎寨所居之处,必有两家黑蛮在他挨近处住。昔日仇敌,如今差不多不是

两下联了亲,就是成了好友。要替蓝牝牛传这种话,不但人心已变难得生效,说不定听

话的人还要前去报告,闯出祸来。再三劝蓝牝牛死了这条心,另打主意,最好远走高飞,

省得被我们知道,难逃活命。蓝牝牛见这人不听他话,便逞强用暴力将这亲信人捉回去

拷打,非逼他去游说众人不可。这人被他吊打了三天,终于趁他出外觅食,用嘴咬断绑

的春藤,逃了回来报信。我同周世伯一商量,都以为这是个隐患,立刻带了人前去搜擒。

谁知这厮见吊打的人逃回,知道不妙,先自隐藏起来。我们接连搜寻了个把月,也未看

见他踪影,以为他逃出山去,日久也就懈怠下来。

  “想是我在这里的缘分将满,过不了几个月,周世伯忽然中了瘴毒瘫废在床,饮食

都需人服侍,病势日重一日。偏这时候,我妹子神姑忽然有一天想到她出身所在的虎穴

中去闲游。往常她出门总是同贾妹夫一块,从未离过,这日因为同妹夫起了一点小口角,

斗气独自一人只带了两个近身的山女前去。妹夫知她一向有个牛性,要如何便如何,谁

也强不过她,气来不过个一天半天不会消的,只得由她。我妹夫没跟去不打紧,差一点

使我不能在此存身。我妹子神姑本是许久没有回老家,想去看望她的虎妈同那极小时候

在一“块玩的虎友的,及至回到虎穴一看,她虎妈和几只老虎正扑倒一个人,打算张口

要吃呢。她自从受了周世伯的教训,虽然性野丝毫未改,可是已懂得爱惜人命了。一面

作起她叫惯的虎声去止住她虎妈,一面往下纵去。她虎妈听见她叫声,又见她回来,果

然停嘴不吃那人,高兴得直吼,纵到她跟前和她亲热,她同虎妈亲热了一阵,便走到那

人跟前一看,原来正是我们遍处搜寻不见的蓝牝牛,因为吃她虎妈一扑,业已受伤倒地,

不能转动。我妹子起初原和蓝牝牛在一起共事好几个月,彼时蓝牝牛对她非常恭敬,两

下并无恶感。她便把蓝牝牛抱到虎穴中去躺着,又到上面将随去的两个山女接了下来,

用带去的于粮酒脯给蓝牝牛吃。蓝牝牛起初见她,以为她既同我成了一家,又在虎口之

下同她相遇,想必定要擒了回来治罪,本想逃走。奈因被虎一扑,胯骨脱了节不能动转,

满拟束手待毙,不曾想到神姑不但没有伤他之心,反用酒食喂他,又见她只带两名山女

在侧,以为她又和上次一样负气逃回虎穴,便用言语试探。虽知神姑只是归探虎妈并未

背叛。可是从谈话口气当中,听出神姑同我现时虽然骨肉情亲,对上次角牛力输在我手

中之事,总觉是个终身不忘的羞耻,觉得离间我姊妹的感情不是办不到的事。当下一面

恭敬神姑,故意又提起前事,再挑拨了几句。神姑先是半晌沉吟不说,后来被他说动,

大怒起来。据那回来的山女说,神姑发怒时不住地在山洞里纵跳,暴躁如雷,洞口山石

被她一阵踢打得乱溅乱飞,未了又息怒低头呆了一会,猛地蹿到蓝牝牛跟前,就地上抓

起,待要将他甩死的神气,忽又放下,喝问道:‘我虽然输在我姊姊手里,但是她待我

甚好,你不该提起我的心事。如今你须要替我想个法子,怎么才得使我去掉这个羞耻,

叫大家背后不羞我,还须不伤我的姊姊。你如光说闲话,不能替我想出好法于,我也没

脸回去,我就活生生把你甩死!’蓝牝牛知她业已中计,故意做出为难的神气,说道:

‘法子倒有,就怕你不肯依从,说了也是白说。’神姑性子本急,他越不说,越逼着间。

未后神姑又要恼了,他才叫神姑将跟去的两个心女带到洞的深处,不准偷听,他却同了

神姑走出洞外。商量了好一阵,神姑才高高兴兴唤两个山女出来,随她回去。走时照例

仍是她虎妈给她骑着,送她回来。神姑本打算四人同骑那虎,那虎想是也恨坏人,蓝牝

牛只一近身便咆哮起来,神姑怎么对虎叫唤也是无用。蓝牝牛又负着伤,不大好爬山路,

神姑只得命两个山女扶着他一同回寨。到底他做贼心虚,不敢就和我见面,又对神姑说

了一套话,叫神姑绕着山路回到神姑住的住所隐藏,他暂时先不露面。那时神姑已受了

他的蛊惑,言听计从,回去之后将他藏在后崖旁一个石洞之内养伤。第一步先下令给他

的左右不准走漏风声;另拨了神姑最喜欢的山女名叫荀二姐的到山洞去服恃蓝牝牛,准

备等他伤势痊愈,就照他的计策行事。神姑身边服侍的人,差不多都感激我的厚恩,见

她把我的仇人偷偷接了来如此厚待,又那么鬼鬼祟祟,连我妹夫都瞒起不提,虽不知道

他们什么用意,大家都不以为然,但都知道神姑力大性暴,怒发时,谁招惹了她,便被

她抓在手内,倒提双脚,一撕两半。我妹夫同她是恩爱夫妻,还时常吃她的亏。她既说

不准走漏消息,谁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上。

  “也是活该好媒败露,蓝牝牛伤势本重,又走了百十里山路,愈加痛得厉害,只我

这里有周世伯配下预备打猎时受伤人擦的一种百草膏葯可以医治,她偏又打发那同去的

山女来取。这山女名唤鹰儿,虽是黑蛮,随我多年,我因她聪明伶俐,才拨去服侍神姑

夫妇的。神姑也很信任她,所以派她来取葯。这山女人颇忠义,她已觉出蓝牝牛不怀好

意,神姑同我俱要受他的害,便把当时经过同现在他们的举动悄悄告诉给我,我听了非

常着急,周世伯又在病中,无人可以商量,他二人所说背人的密语准知于我不利,但不

知他们如何下手,想来想去,只得装作是给他夫妻二人说和,前去探视一下动静。到了

那里,正遇见我妹夫愁眉不展,一人坐在坡前。我便劝他哄哄我妹子,不要和她一般见

识了。我妹夫答道:‘大姊,我知道她是这样性子惯了的,谁还放在心里?只是她昨晚

回来到今天,虽然和我仍像往常一样,可是她不断地一人往后崖跑,我这里用的那苟二

姐也忽然不见了。我想跟她到后崖去,她便拦住不让去,稍一和她争执,她就要发大气。

我夫妻二人蒙大姊如此恩待,并是至亲骨肉,我怕她性情不好,并容易受骗,万一做了

对不住人的事,叫我如何对得住大姊!,我听他话中有因,便猜他也从匠人口中得了消

息。正要和他细谈,偏巧神姑走来,刚见了我,面带怒容,未后脸又一红,呆在那里有

好一会。我故意说东道西,对她极力亲热,又问她要百草葯膏作甚。她本是个直性人,

不会说诳,张口结舌答不上来。我不愿窘她,故意说:‘想必是鹰儿假传你的话,给她

的情人要吧?’她忙说:‘对了对了。’此时我暗暗好笑,我已知蓝牝牛藏身之所,口

中和神姑敷衍对答,信步往后崖便走。刚刚走离那崖洞不远,神姑忽然抢到前面抵住,

问我到崖后去作甚。我仍作不知,假说:‘因为好久没有到那一边走走,想将那洞收拾

出来,建几间石室,作消夏之所。’她闻言虽说不出什么道理不让我去,可是脸上神气

难看极了。我本打算故意边说边走,那崖洞原是我小时收拾出来歇夏的,里面并没多大,

只要一进洞去,便迅雷不及掩耳地将这祸害弄死。我也不给神姑说穿,只说蓝牝牛是我

仇人,到处寻搜不见,却被他偷入后寨崖洞潜藏,偏巧被我寻着,所以要将他弄死。如

此既除了害,又不伤神姑的面子,岂不两全其美?不想神姑见拦我不住,我老是笑嘻嘻

他说着话往前走,眼看已走到洞口,她忽然翻了脸,对我发怒,明说她洞中有事,今日

不能由我进去,并且还不许我在她住的地方停留,再隔三五日,她定到前寨寻我算账等

语。依我性子,当时就要和她争斗起来,只因想起我原是虎口余生,承我庶母恩厚抚养

多年,我早打算等他姊弟二人成立,多学一点知识,能以服众,我就让位去寻我的生身

父亲,这片家业迟早是他们的,何苦伤什么和气!一想到此,我立刻改了笑脸,对她说

道:‘我今日到此,原是给你同妹夫讲和,顺便到后崖看看,井无别的用意,不料倒叫

妹子你生气。这是何必呢!我爱你同弟弟,慢说不叫我到后面来,就是叫我将大司之位

相让也是情愿的。你有什么心思只管和我明说,只要于理无亏,当姊姊的没有不答应的。

我现在到前面等你,听你的话吧。’说完,我回转身就走。等我用飞索渡过后寨,回望

她正和我妹夫争吵呢。我远远还劝了他们几句,就回来准备。我知道我同族心腹中有一

人和鹰儿打过野郎(山俗未婚先合,名为打野郎,非有孕,终身不能为正式夫妇),悄

悄传他进寨,命他半夜里抄秘径险路去向鹰儿打听消息。这人才走后不久,忽有人进来

报告,以前投降的四个猎虎寨的千长(千长即山酋,位在大司之下),被神姑派人叫进

后寨去了。我一面暗下密令,传知我的心腹加紧防备。

  到了半夜,我兄弟捉住了一个刺客,我连忙起来拷问。这刺客就是四个千长当中的

一个,起初未归顺时,因他力大心狠,颇得蓝牝牛亲信,后来叛了蓝牝牛率众归降。他

不知本山规矩:。只有我是一个头子,虽然统率全山,有生杀之权,也不过住的地方与

众不同,多享受一点,其余的人除周世伯、神姑夫妇算是客体理当尊重外,别的人名位

虽有高低,享受完全一样,谁勤慎,谁心思灵,谁就过的日子比别人强;不同外人打仗,

各做各人应做的事,做完了事,大家在一起歇息玩耍,谁也不准欺负谁。这刺客以为他

四人领了那多的猎虎寨前来投降,无论如何我也要重用他们,至不济,原带过来的人总

得让他领带。他却不知本寨原不须要他们投降,准他们投降,不过是不愿自残同类。他

们降了过来,我们还得分出牛羊用具房子给他们食用。虽说本寨地利无尽,耗去的牛羊

用具仍可用人力去取回,到底还费我许多调度管理的精神心思。若不是为了想教三族合

一,免得年年打仗互有伤亡的话,像他们这种野性生蛮,谁愿意和他们在一起安居呢?

其余三个千长比较还好,只他见我待他和其余猎虎寨一样,虽说食穿住用都比原来舒服,

但是终嫌没有权柄,再加本寨全数的人耕作畜牧、打猎钓鱼、养蚕织布,男女各有各的

事,除了春秋好天气同祭祖节外,谁都得做事。我虽不常亲自去做,出主意、想心思、

考查勤情、调度买卖、添换物品、安置他们房子、读书写字,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回 含沙射影 虎女忘恩 篝火天灯 狮王显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蛮荒侠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