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侠隐》

第八回 谈异兽 奇迹溯洪荒 走孤藤 飞身行绝巘

作者:还珠楼主

  周、林二人见问不出什么端倪,嘱咐了几句,仍命他们各回防地。刚打发他们出门,

忽听远远轰隆一声大震,恍似天崩地裂一般,知道有了变故。林璇首先纵身出外,跑上

高处一望,月儿已到中天,照得涧谷通明,春风拂面,十分清爽;西望火场,火光熊熊,

白焰冲霄,火势仍和适才回来时一样,并未减小;近处各要口防守的人,三个一堆五个

一丛,影绰绰地在那里交头接耳,想是议论适才震响之事;余外静荡荡的无甚动静,只

西南角上一大片迷濛,和起雾一般,看不大清楚。这时随侍的人也跟了出来,林璇便命

人去喊防守的人来问。周齐扶了一枝竹节也随后走到,问林璇可曾查见什么。林璇说:

“那大声只震响了一下,走到此处,只剩一些山谷回音,并没响第二下,看不出什么迹

兆来。我己命人去唤他们在外防守的人来问,一会来了总可知道一点。”周齐道:“你

可曾听出震响的方向来么?”林璇道:“适才听时,好似在南边呢。”说到这里,猛的

心中一动,指着西南角对周齐道:“世伯你看,月色这样好法,独有那边昏雾沉沉,连

几个山峰中俱都隐没。那里正是往虎穴去的路,莫不是虎穴的怪物在作怪么?”周齐往

前仔细看了看,说道:“这月光照得到处通明,惟独那边如此昏暗,据我看来绝不是雾。

适才震响,分明是大山崩倒的声音,你听去又是在南方,想是连日大火将山脉烧燃,勾

动那边山脚地火将山峰震倒也说不定。”

  二人正在揣想,传唤的人业已纷纷来到。还未及问,忽见西南方有十几个人亡命一

般跑来,及至近前,看见周、林二人,气急败坏他说道:“大司快快想法,大祸来了!”

林璇见那为首之人正是五指山一带山人的百长云九熊,便问出了什么变故。云九熊道:

“从前些日起,我们就时常听得虎啸。前天黄昏时候过了一群虎,约有百十多只,跑得

很快,连头也不回,我们以为是神姑喊虎到后寨去。这本是近来本山常有的事,俱未放

在心上。及至后寨起了野火,接着大司派人传令,说五指山是去虎穴的要口,命我等轮

班防守,留神神姑、蓝牝牛等来往。我兄弟十熊年轻喜事,听说火起以后神姑、蓝牝牛

不见踪迹,猜是回了虎穴,今早起来便自告奋勇,要偷偷前往虎穴打听明白,好见大司

报功。我因神姑同那群虎都非常厉害,再三劝阻不听,他裹了些干粮,还约了本房侄儿

二牛同去)直到天黑不见回转。

  “我正替他着急,前一个多时辰他惊慌没命地跑了回来,说是他在午前就同二牛赶

到虎穴,沿路上静悄悄的安静极了。及至到了虎穴崖顶,先寻了僻静之处隐身,往下一

看,神姑、蓝牝牛不在那里,也没看见一只虎在下面跳动。依着二牛便要回来,我兄弟

不死心,他前次曾随大司往虎穴去过,知道神姑和那虎王常在下面一个崖洞内藏身,想

下去探看个究竟,万一遇见,便假说火势快灭,奉了大司之命来请神姑回去,想必不会

伤他。他二人又都有兵器毒箭,也不怕别的野兽,使一同沿了春藤下去。那崖原是凹进

去的,他二人追到半截往下一看,崖凹口有两只老虎横卧在一块黑颜色的大石旁边。怕

在不上不下的时候惊动了虎,扑纵上来无法抵挡,正要喊二牛援着春藤往上走,二牛却

说那两只虎是死的,下去不妨。我兄弟再仔细一看,果然一只虎断了一条腿,那一只只

剩了上半截,还有一大摊血迹。下面春草很深,又长着一片黄颜色的野花,和虎身上毛

色相混,乍看不易看出,知道虎卧总是蹲着,没见有横躺在那里的,他二人也没想一想

那里是虎窝,这两只大虎是怎么死的,冒冒失失还往下走。挨近虎身那块黑颜色的石头,

一头正在二人脚底下,看去有一两丈高,还有一头深藏在崖凹里面,看不出有多长。看

看下离那块石头还有三四丈,忽听有猛兽打呼之声,连忙用目往四处查寻,猛见那块大

黑石头在那里颤动。先还以为是眼花,及至定睛一看,那块大黑石头倏地往上高起,一

条水桶般粗两三丈长的东西,像黑蟒一般从那块黑石旁边直竖起来,一下扫到崖上,连

二人脚下春藤带崖石俱都打得纷纷断落。二人知道不好,连忙往上飞爬。就在这一转眼

的时候,忽听打破锣般一声大响,那块大黑石头从崖凹内掉头走了出来,这才看出是一

个其大无比从未听见过的怪物。那怪物生得浑身漆黑,两只蓝眼有火盆大小,晶光射眼,

头上生着一只丈多长的大角,那嘴像一只掘地的铁铲,上嘴短下嘴长,平伸出来有一丈

多长,黄牛般粗的两只死虎被它用嘴铲起,只嚼了两下,便咽了下去,把十熊、二牛二

人吓得浑身乱抖。我兄弟还算手脚快些逃了上来,二牛吓得骨软筋酥,两手抓住春藤,

一步也爬不动。十熊先时是只顾自己逃命,到了上面,见二牛不曾爬上,大胆想去拉他

上来时,那怪物已慢慢走了过来,举起前脚搭在崖壁上面,伸出长嘴往上一铲,活生生

将二牛一口咬住,只两三嚼便吃下肚内,一眼看见十熊在崖上探头,又要往上爬来。我

兄弟心惊胆战,不要命地连爬带滚往回路逃走,刚刚跳下那座山崖,一阵脚软神昏,踹

闪了步,坠落在崖旁深涧之内,幸而水深,他又精通水性,才没有死。那山涧离上面有

好几十丈,四无攀援,在水内泅行了半日,直到天黑,月光上来,才泅到水源尽处,寻

着一条窄径逃了回来。他刚落下水去时,听见那怪物在崖那边虎穴内狂吼,不时还有重

东西撞的大声发出,差不多两个时辰才住。当他在崖上探头准备去救二牛时,才看清那

怪物的模样。那怪物周身漆黑,头是个长方形,有一间小屋子大小,前额上圆圆鼓起一

个大包,包后面生着一只角,有七八尺长,木桶般粗细,亮晶晶映着太阳放光。身子站

在地下,有深草蓬蒿掩着,没看出是几条腿,从头到尾差不多长有二十来丈,头比尾高,

相差总在两三丈高下。声音像打鼓锣一般。虎穴那一群虎想已被那怪物吃得差不多了。

  “我先还不怎么信,不一会,老鸦口炼铁房住的几个弟兄叔伯也都抛了行当奔命跑

来。老鸦口前面的那一座山本来离虎穴最近,跑到山上便能看见虎穴景致。自从去年底,

周老爷子说那里水势急砂石好,又有天然的火井,便于淬磨刀箭打造铁器,虽然离虎穴

近,因为隔着两条大深沟,虎过不来,设下那座打铁房,图个近便,果然那里从未见一

只虎打那里经过。有时打铁的人累了,还常跑到前面山顶上远望成群的老虎打架。起初

他们都是早去晚回,今年正月,大司命在两月内赶造出二百把大刀同三千箭头,才留一

班人做夜活。他们因为太忙,已有多日不上山顶去玩了,今日午饭后,该着五天换班的

日子,去的人都听说神姑不见的信,到时太阳虽然业已偏西,还能看远处,他们接了班,

有几个先不做活,打算到山头看看神姑可在那里。一上去便见一只虎也没有,只看见一

个黑颜色的怪物在那里用头撞崖壁。那山与虎穴相隔也有二里多路,要走到还不止十里,

居然听得蓬蓬的大响声。后来忽见从怪物身后一个石窟窿里迸出两只虎来,不知怎的被

那怪物发觉,也没见它怎追,只一回身,那一只长尾正扫在一只虎的身上,远看那虎稍

微动了一动,便倒在地下。还有一只想是吓晕了头,不朝往日常行的路跑,反倒朝崖壁

上纵,一个纵虚了脚,落将下来,被那怪物张口往上一接,咬个正着。不一会工夫,便

将这两只虎吃了下去,站起身来,竖起那条尾巴,像老虎发威似的抖了两抖,伸了个懒

腰,便走往一个崖凹中伏着去了。那怪物是六条腿,他们说的形象也和我兄弟说得差不

多。我们站在高处往远处看,先以为是个不经见的怪兽,还不觉得那怪物生得长大,及

至两只虎出来一比,才知那怪物大得出奇,黄牛般的老虎的身躯只比那怪物的尾巴粗不

了多少,还没有它长。越看越害怕,正要回来报信,那怪物只一会便醒,又跑出来向四

面崖壁乱撞,有时也用两条后腿着地,举起四条前腿往崖壁上爬,抓得崖头春藤和上面

生着的小树直往下落,总未见它后腿离地纵起多高。它爬了一会没用,急得又往四壁去

乱撞,才看出那怪物虽然厉害,能吃老虎,却不会跳高纵远。虎穴四面俱是峭壁,又高

又深,往常老虎下去的路,只崖中间有一条偏斜窄径,余外俱是由几十处峭出来的崖石

上纵跳下落。那怪物脚才搭上去便将崖石抓断,看来那怪物己如同陷在深坑之中,决难

上来,大家才放了一点心。谁知那怪物忽然一阵发威,先跑到场当中站定,猛一回身,

将那升起的高头低了下来,张开六条腿,翻蹄亮掌,用前额直朝北面这块崖壁撞去,砰

的一声大响,连山谷都起了极大的回音。远看尘土飞起,壁上碎石草树纷纷坠落,有许

多石树从高处震落在怪物身上,腾起多高,那怪物好似通不知觉,撞了一下也不喘息,

复翻身奔向场心,拨转头又撞第二次。它撞的也真是地方,虎穴一面是连山,只北面是

一座孤峰,又加这次是怪物认定了一个地方去撞,被它撞了几十下,这边山顶上的人都

觉着地在微微震动,总以为怪物太蠢,难道还将山峰撞倒,爬了出来不成!谁知它撞到

后来竟和疯狂拼了命一般,有一下一头撞过去,轰隆一声,竟将北面崖壁撞裂成了一个

大缝,峰顶上倒下一片和怪物身躯相仿的大石来。可惜落下来远了些,正落在怪物的后

股上面,将怪物打了一溜滚,同时那座峰头也有些摇摇慾坠的神气。这边山顶上人才觉

出那怪物要是一跑出来,大家都没了命。先前是看得呆了,经不得有人一提,吓得丢了

家伙,纷纷跑了回来,经过我那里来与我送个信,顺便要点吃喝。我这才相信,一面命

家里婆娘准备酒食款待他们,刚要先由我那里叫人来禀报大司,刚把饭煮熟,忽然天崩

地裂般一声大震,我们住的那几间石瓦房都震得乱颤,屋顶瓦片碎落了好些。出外一听,

虎穴那边轰隆叭啦的大声直响,知道定是怪物撞倒山峰跑了出来。大家饭也顾不得吃,

同往这里逃跑,走出来有半里多路就听不见声响,但愿怪物不往这里来才好。现在我们

十几个腿快的赶在前面,后面还有连男带女大人小孩子一大群尚未赶到,请大司快想法

子!”说到这里,后面山民率领妇孺约有百余人也都赶到。

  林璇命左右先安置好了众人食宿之所,领去歇息,只留下两三个首要人间话,另与

他们预备饮食。林璇正要和周齐商量防御之法,九熊忽然失惊道:“我只顾率领众人逃

来,我兄弟十熊如何不见?”说罢,便要前去寻找。林璇道:“十兄弟素来聪明有胆子,

想必落在后面,不久自会到来。你先歇息一会,再作计较。”这时全寨山民有一半得这

凶信的,都惶惶然如大祸之将至。奉命防守的人因为林璇法令严肃,虽然心慌,还看不

出。余下的自从大震响过后,纷纷出来,站离林、周二人不远,三个一堆五个一丛,交

头接耳,个个惊慌,疑神疑怪,不知如何是好,周齐见此景象,忙叫林璇先将众人的心

安住才好办事。林璇闻言,当下传令,叫人出去转知大家道:“那怪物虽然长大厉害,

这条山路长有数十里,其问许多峭崖深沟,那怪物身躯虽然如此长大,可不会纵跳,它

非将这几十里石山全都撞穿不能到此。慢说它到此势有不能,就是算它能以到此,至少

也得十天半月,定有除它之策。这种害人的东西,它不来,我们还要去寻它,怕它何来!

大家休要害怕惊慌,本大司同周老爷子定有除它的主意。”又命人去告知火场诸人,省

得以讹传讹,得信惊慌。吩咐已毕,悄问周齐作何打算。周齐高声道:“这有何难!不

出三日,管教那怪物腹破肠流,你还得两样千古难逢的至宝以壮行色。起初听了大震响,

我还以为有什么了不得的变故!今夜月色甚佳,无端辜负好酒不饮,却来此跋涉劳顿,

真不值呢!”林璇便问:“可知那怪物什么名字?”周齐笑道:“天机不可泄漏。如今

真相已明,静等三日之内下手除它。无论再有什么响动,俱不足为异,那怪物也决跑不

到此,只管放心。我们进寨再作长谈吧。”

  林璇知道周齐故意大声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回 谈异兽 奇迹溯洪荒 走孤藤 飞身行绝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蛮荒侠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