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侠隐》

第九回 巨蹄踏黄沙 石破天惊追猛兽 抛刀飞血雨 晴开腹剖见明珠

作者:还珠楼主

  二人随谈随笑,已离五指山不远。先遇携酒水的山女,说是未见周、余众人,知在

前面,及至到了云九熊门首,见周齐带了两名从人在那里凝望,便问余独何往。周齐道:

“我乘山兜同余壮士到此,遇见九熊的兄弟十熊,正和我们派出来的人们说那怪物动静。

他说他昨晚见怪物还不知隔多远,大家就亡命奔逃,又因和他兄长斗了两句口,还未进

饮食。他本来好酒贪杯,走到路上腹中饥饿,心想怪物那样厉害,逃到哪里也不得了,

知道哥哥藏得有多年陈酒,平时被嫂嫂收住,轻易不给人吃,如今全家逃走,莫如趁此

时机回去享用,临死也来个酒足饭饱。想到这里,偷偷跑了回去大吃大喝,吃到天明,

并未听见怪物有什么响动。仗着酒胆,二次前去探看怪物动静,才知五指山前面的一座

山峰已被怪物撞倒。怪物在前面峰脚一个旱潭内,正和一条大蟒纠盘在一齐斗呢。他见

那条大蟒浑身五花斑烂,长有二三十丈,目如闪电,腥风扑鼻。倒峰旁边有一个数亩方

圆的地穴,那蟒想是在峰下面洞穴中盘踞多年,不曾出世,被怪兽牦象将峰撞倒,惊动

了它,跑将出来与怪兽拼命。二怪相遇,必然两败俱伤。余壮士得知此事,因十熊说山

路极为难走,山兜不能背我过去,见你二人未来,执意留我在此,带了十熊等先去探个

动静,相机行事。我拦他不住,已率领众人到前面去了。”

  林璇闻言,忙拉了筠玉跑往高处,朝虎穴那边一看,虎穴前面的一座小孤峰果然震

倒,把平时往行的去路隔断,隐隐看见前面尘土飞扬,知道山路隔断,周齐决不能过去,

只得下来,仍请周齐在九熊弟兄家中等候,自己同筠玉前去助余独一臂之力。林璇、筠

玉刚往前走了三四里,便听见有敲锅打锣之声随风吹到,知道余独业已先到动起手来,

恐怕有失,连忙脚下用力,一路飞奔,又越了许多崖涧沟谷,走离倒峰还有里许,漫山

遍路都是昨晚震碎了的大小石块,耳旁不时听见破锣般的怪吼。及至身临切近,忽见山

路当中平空陷下一个大深沟,两面壁立,相隔约有两丈,有一条藤子绞成的索桥分系在

两岸大石上面,猜是余独用来渡人之物,怪不得探路的人都说周齐无法过去。林璇、筠

玉因相隔不远,无须打索桥缘过,双双纵了过去,猛听吼声越急,不时也听见几声敲锅

打锣之声。二人往前飞奔,越过了那座断了的孤峰,听那吼声偏在西甫,连忙寻声跟踪

前去,刚走到一座山崖,见带去的山民各寻隐僻之处。藏住身形,手持铜锣铁锅,时缓

时疾的打,大半都现满脸优惧之容。九熊、十熊却拿着春藤鞭子到处巡视,遇见那打锣

不力的便给他几下,一眼看见林、毛二人走到,慌忙跑了过来,说道:“大司快来,余

爷正在底下和怪物斗呢。”林璇、筠玉闻言,纵身向前,朝崖下一看,下面的盆地自从

那座孤峰倒后,陷了一片深洼,已与虎穴相连,所占地面甚广。余独业已换了一身短装,

紧身缚挎,一手持刀一手持弩,在和那怪兽相斗,不住地纵跃避闪,往来驰逐。那怪兽

牦象果然大得吓人,从头至尾长有十五六丈,浑身乌黑,映日生光,白天看去,比虎儿、

十熊等说来还要显得狰狞凶猛,兽蹄起处,踏得尘土飞扬,响震山谷。壁雾中隐隐看见

怪兽头上好似有一个彩色斑烂的长鼻,定睛一看,原来是衔着半截大蟒的身躯,并非长

鼻,那般粗长的大蟒竟被它吞下大半截去,其厉害可想。见余独并不曾得手,深怕力乏

失闪,娇叱一声,双双纵了下去。

  原来余独颇知怪兽牦象的来历,知道此兽非常厉害,其性最畏金铁之声,一经听见,

便疑是同类求偶,周身软醉无力,少去一半凶猛,所以才自告奋勇,明说探视,已存下

除兽之心。及至到了五指峰,见林璇、筠玉还未赶到,遇见十熊回报,虎穴旁山峰震倒

以后,平时经行之路平空陷了几处深沟绝壑,周齐绝对不能坐着山兜过去。余独便对周

齐说明,不等林、毛二人,先领人去探看一番。周齐虽是见多识广,长于博物,只知牦

象身躯蠢重不会纵跃,原打算亲身前去偷相地形,因势利便再定除害之计,后来一听余

独所言,早明白了他的心意。到底二人俱凭载籍,这种亘古不轻出现的凶猛怪兽究属不

敢大意,所以仍愿同来,以防万一不济好留一个最后打算。及至见余独要单人领众前去,

知他为人持重,可以前往一探,只嘱咐多加小心,不可轻易涉险;又命九熊兄弟统率诸

人,凡事均听余独指挥,不准违拗,任他先去。

  余独别了周齐,依着十熊引导的路径,才离虎穴不远,便听见蹄声吼声响成一片,

时起时止,猜是怪兽仍与大蟒相斗。预先嘱咐众人休要害怕,到了前面,各觅隐僻之处

四面藏伏,一听吩咐,便将带去的铜锅铁锣拼命敲打,并不用他们上前,只自己一人下

去,一面结束停当。到了地头,往下一看,那怪兽牦象正和大蟒在盆地上拼命相持。先

是牦象蹲伏在地,一条两三丈长尾笔一般直朝天竖起,身上黑皮细鳞不住闪动发光,像

波纹一般起伏,一张一丈七八尺长、三四尺宽的长颚大嘴,露出一排像大门般的钢牙伸

向前面,两只火盆大小映日生光的蓝眼,瞪视着离它身前七八丈远的一条大蟒。那蟒有

黄桶般粗,长着一身五花斑鳞,头比身子略细,两腮凸出,目如闪电,也是将身在地上,

盘成一大圈,将头昂起有好几丈高,吐出好几尺长的红信,像火焰一般闪动,向着面前

的敌人待隙而动。

  两者相持并没多大工夫,牦象猛地将身往下一坐,头一低,正待朝大蟒冲去。那大

蟒更不怠慢,只把头一摆两摆,就在它这头颈屈伸之际,二三十丈长的蟒身疾如飘风,

像长虹一般抛起,张开大嘴,吞吐着火一般的红信,直朝牦象颈下咬去。这时牦象刚站

起身来,伸开六条大树一般的粗腿,未等开扑,那蟒已快到它的颈下,忙把头往下一低,

用它头上凸出的巨包去撞蟒头,就势将头一偏,张开小桥般的大嘴往蟒身中半截就咬。

偏那蟒乖觉不过,见一头扑了个空,就势在牦象光溜溜的头皮上滑溜过去,同时防着敌

人咬它蟒尾,倏地朝天甩起,五色斑斓,映着日光飞舞,炫丽已极。牦象一口未咬着大

蟒,刚抬前面双腿,昂起小屋一般大头,张开长嘴,想掉头去咬第二口时,哪知大蟒行

动矫捷,身子刚滑过牦象的背,倏地将尾悄甩在牦象顶上长角,身子往下一侧,只见牦

象身腰上平平添了一条彩圈。那蟒像转风车一般,瞬眼工夫,早将牦象拦腰柬了好几道,

掉转头往牦象颈腹间便咬。牦象二次咬了个空,身子反被大蟒拦腰束紧,丝毫也不慌忙,

只把头低了下来,用下颚紧贴着那一片白色要害之处,口中发出破锣一般的怪吼。那蟒

甩身躯束住了牦象,正张开血盆大口来咬时,被牦象贴着要害,别的地方又皮坚如钢咬

不进去,便也用力紧束牦象的身躯,眼看牦象中半身有两丈方圆的身躯被蟒束得渐渐缩

小起来。

  余独在上面,暗想这两个怪物这样拼命相持,结果自然是一死一伤,自己正可坐收

渔人之利,不过那蟒如果得胜,这东西行动如飞,不可不早作防备。回身一看,带来的

这些山民,除九熊、十熊和两三个胆子较大的,近身看得见的几个俱都吓得面色铁青,

身子不住抖战,瞪眼望着下面,大气也不敢出。其余伏在四面的人,想必也是大半如此。

原来山民最畏蟒蛇,平时奉若神明,任其吞食。林璇虽在毒蛇涧诛了怪蛇,到底隔年不

久,积习难改,今日一见下面这条大蟒比林璇所斩之蛇还要来得异样,以为涧中蛇神还

阳,畏蟒之心更甚于畏怪兽,除去几个胆子最大、又深受过周、林二人教化的外,余人

个个心寒胆战,只须有人惊呼,喊一声“跑”,立刻便会奔溃回去。余独见了众人这种

胆怯情形,心中暗暗着急,只得悄对九熊兄弟二人说,叫他们传语大家:“少时果大蟒

先死,你们只须急打铜锣铁锅;要是怪兽牦象被大蟒弄死,着那手法好的,先用弓箭射

瞎它的双眼,它便不能为害。不管下面蟒兽胜负,我决有本领除害,休得害怕。”刚嘱

咐了这几句,忽听下面怪吼越急,那蟒也发出滋滋的怪声。

  这时牦象的腰腹已被大蟒束小得约有一半,猛见牦象身子不住地颤动,前半截身躯

自项以下忽然往粗处膨胀,倏地一声大吼过处,身子往起一立,腰腹等处又渐渐粗将开

来。牦象中间两条腿离后腿最近,身躯前半截高粗后半截低细,被它用力一震,身上被

大蟒束成的七八道彩圈立刻往后滑溜下来。那蟒本已吃不住这般大劲,溜到中间被两条

中腿隔住,还待再往上柬去时,被牦象屁股后面一根三丈来长、木桶般粗细的长尾疾如

电闪朝背上反打上来,叭的一声山响过处,蟒身早着了好几处。那蟒一护痛,滋滋一声

怪叫,顾不得再缠束仇敌,不等牦象长尾第二次打到,像旋风一般一绕一转之间,自行

解缠,横着蟒身平蹿出去有二三十丈远,落在地上又盘成了一大团,和先前一样将头昂

起。看着前面牦象,好似也累乏了力,并不追赶过去,只将身稍往侧转了转,与大蟒正

面相对,重又蹲伏下来,口中喘息,在日光下好似开了锅的水一般直冒白烟。

  待了不到半盏茶时,那蟒二次又蹿起身来,仍是如法炮制。牦象依旧用下颚贴紧颈

腹间要害,将身颤抖,结果仍和将才一样,那蟒着了一尾鞭逃走。似这样斗到第三次,

余独暗想这两种东西都是力大性长,我等到何时才能除它?何不趁它两方都不能动转之

间,偷偷下去伏在暗处,给它来一冷箭,相机行事、想到这里,悄悄绕到牦象身后,寻

着一条路径,纵身下去,鹭伏鹤行,绕向牦象前面,藏在一块山石后面。往前一看,因

为牦象的头低下去朝着腹部,看不见什么形象,只见那条大蟒身子束着牦象,将头伸下

在牦象腹颈之间,不住摆动,口中红信乱吐,不时喷出五色烟雾。余独知道这蟒一定其

毒无比,如果牦象先死,除它比牦象还难,自己业已心急冒险跑了下来,除了与这毒蟒

怪兽拼个死活,决无反顾之理!想到这里雄心陡起,把心一横,整了整身带的兵刃暗器,

依旧俯身前行。快离牦象身前还有不到两丈地面,已觉腥味扑鼻,往前一看,那蟒的头

已停止摆动,睁着两只闪电大眼注视着前面,口中不住喷那五色烟雾。那牦象想是禁受

不住大蟒口中的毒气,大头也不住地乱扭,只不肯将下颚离开那要害所在。大蟒也想是

知道仇敌受创,毒雾越喷越急,牦象身上皮鳞颤抖得也越发厉害起来。

  余独猛的想起,若不趁此时下手,再有一会,大蟒便被牦象用力震散开去,无论遇

到哪一方都没了命,不敢怠慢,端起手中弩箭,先觑准大蟒两眼,用联珠手法射将过去。

才一出手,便听大蟒滋滋一声惨叫,接着便见牦象猛的将头一扬,一匹彩练在日光下往

空甩起。余独唤声“不好”,连忙横着一跺脚,“燕子三抄水”,接连三五纵,跳出去

有二十几丈远近,回头一看,不由又惊又喜。原来余独两箭正中蟒眼。那蟒在牦象腹下

早已看见余独走来,想是欺他生得渺小,又一心对付大敌,没把余独放在心上,及至被

余独用弩箭射瞎了双目,急怒攻心,将身解散,从牦象腹下照准余独站的方向蹿来,满

想一口将仇人吞入腹内,却忘了大敌当前。那牦象被蟒一缠,因为要护着致命所在,将

下颚去贴住,总想等蟒头伸过来,还可趁便去咬。那蟒也颇乖觉,只在它大嘴前面盘旋,

想伺便咬它要害,竟不上钩。最后这一次,又拼命将毒气从口内喷出,想等牦象禁受不

住把头一扬,便可上前去咬。牦象正恨大蟒,慾得而甘心,忽见它要从嘴底下穿过,就

口之食,岂肯放过、就势张开小桥一般的大长嘴,迎个正着,大蟒二下用的力猛,将身

窜入牦象口中有大半截。牦象原想一口将它咬死,慢慢受用,不曾想到它先是非常吝啬,

空教自己馋涎慾滴,这会又忽然慷慨,整个奉敬起来,未免觉得承当不起。那蟒周身逆

鳞,又是负痛钻进口去,见物便咬住不放,害得牦象吐又吐不出,咬又咬不断,急得乱

迸乱跑,口中带着十余丈长的半截蟒身朝天飞舞。

  余独见已得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回 巨蹄踏黄沙 石破天惊追猛兽 抛刀飞血雨 晴开腹剖见明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蛮荒侠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